http://www.xici.net/d249023904.htm 1 450 2018-12-08 10:36:48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都市 > 江苏城市论坛 > 周禄宝:内蒙官二代张馨月替父收70万由谁来查办?

周禄宝:内蒙官二代张馨月替父收70万由谁来查办?

周禄宝有话说 发表于:18-12-08 10:36

周禄宝:内蒙官二代张馨月替父收70万由谁来查办?


文/周禄宝


内蒙古自治区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监管三处处长张跃农女儿张馨月自称被闺蜜李安琪诈骗150万元,引发案中案、腐中腐。2016年3月28日,内蒙官二代张馨月前往北京市西城区公安分局广外派出所报案称:“2015年11月至2016年3月23日期间,闺蜜李安琪以介绍算命大师做法事为由骗取150万元。”至此,昔日亲密无间相处8年一起在欧洲留学4年的一对闺蜜,分道扬镳。闺蜜李安琪一审被判有期徒刑10年,李安琪上诉后,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认为原审事实不清,依法撤销原审判决并发回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重新审理。


“官二代借闺蜜账户替父亲洗白73万,怎能嫁接到李安琪头上并错误认定为诈骗款项?”李安琪母亲无法接受摆在面前的这一残酷现实,她表示,“在侦查起诉阶段,有关方面则故意隐瞒了报案人张馨月借用李安琪银行卡转款这一事实,将张某、崔某林转到李安琪账户上的73万元全部认定为李安琪的诈骗款。”在题为《实名举报张跃农受贿线索》写给内蒙古自治区纪检委刘奇凡主任的实名举报信中,她写道:“2016年3月份,张跃农涉嫌受贿73万元。”

李安琪母亲寄给内蒙古自治区纪检委刘奇凡主任举报材料显示,2016年3月1日,9日、10日,张某将送给张跃农的50万元、2万元、6万元,分别转入张跃农女儿即张馨月闺蜜李安琪银行卡内;崔某林在2016年3月18日,将送给张跃农的15万元同样转到李安琪卡内。不明真相的李安琪于2016年3月1日、9日、10日、18日、24日,将上述转给张跃农的73万元,按照吩咐转到了张跃农之女张馨月兴业银行卡内。而对于上述款项涉嫌受贿,被蒙在鼓里的李安琪此前并不知情。


这封由李安琪母亲寄给内蒙古自治区纪检委刘奇凡主任的举报材料显示,张跃农女儿张馨月2009年至2012年留学澳洲,2013年至2015年留学英国。举报材料还写道,张跃农为其女儿花巨资购买路虎豪车,及购买北京汽车牌照“京N40Y90”,张跃农为其女儿在北京三环内购买北京市三环北路38号院3楼15号高档住宅,张跃农妻子李艳萍在北京燕郊购买豪宅。张馨月为男友及自己父母,三个月内算卦的费用就高达149万元。


李安琪身患重病的母亲杨女士和律师一样,认为女儿李安琪遭人联手构陷,她坚持向各级职能部门邮寄控诉材料。李安琪母亲在一封邮寄给上级领导的控诉书中写道:“公安机关网监部门调取案中虚构四人微信注册信息均与李安琪无关,公安机关在腾讯公司调取举报人张馨月微信账号同样显示不存在”。李安琪妈妈认为,公安机关在腾讯公司没有调取到张馨月提交的微信聊天记录,算命大师等4人微信账号登录日志为空白。被鉴定手机也没有任何与算命大师及算卦内容相关的内容,李安琪妈妈在提交给上级主管部门的控告书中指出:“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检察院检察官白春雪在法庭上却说空白不代表没有,没有证据不代表没干过。对于举报人张馨月微信账号不存在这一事实,白春雪则是故意回避。”


李安琪的代理律师徐昕认为,认定李安琪犯罪的关键证据有两个,即张馨月提交的聊天记录和李安琪手机提取的聊天记录。但张馨月始终未提交作为原始储存介质的手机,李安琪手机上的信息被删改,因此,这些不能作为定案根据。


李安琪母亲在控诉材料中写道,官二代张馨月报案至今,始终没有提交原始载体手机,而李安琪手机是能够证明李安琪有罪或无罪的关键证据。2016年4月5日,办案警察到李安琪住所时,协警直接从李安琪手中将手机抢走,之后手机便不知去向。李安琪到案记录明确载明涉案物品“无”。西城看守所存物清单手机一栏亦载明“无”。


李安琪母亲在控诉材料中写道,2016年5月11日,办案人员携带来源不明的手机去做司法鉴定,司法鉴定结果显示手机送检当日,被鉴定手机从10:03:27秒至11:10:27秒一直有人在操作、删除修改手机内容,被鉴定手机显示有多个微信号登陆过该手机,唯独没有李安琪的微信号登陆该手机的信息。李安琪母亲认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一部关于办理刑案件电子数据规定,没有封存扣押原始载体的电子数据证据不能作为定案依据。


李安琪母亲控诉的其中一项理由认为,在法庭上,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检察院检察官白春雪对于被鉴定手机没有被封存扣押、手机来源不明、且被鉴定检材源头已被污染的解释是:“由于办案人员不知道手机是作案工具,因此直接将手机拿走,没有对手机进行封存扣押,后来办案人员知道手机是作案工具后,便对手机进行了司法鉴定。”对于办案人员涉嫌恶意毁灭证据、删除修改手机内容,白春雪解释为“由于办案人员不熟悉手机性能,开机时不小心删除了一条没有用的商务信息,但不影响作为定案依据。”


李安琪母亲寄给内蒙古自治区纪检委刘奇凡主任的举报材料落款日期为“2018年7月13日”,截止目前,该举报材料如石沉大海、杳无音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