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249011071.htm 2 596 2018-12-06 20:58:45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人文 > 锐思评论 > 只能做个神经病了

只能做个神经病了

天行者郑天 发表于:18-12-06 17:19
只能做个神经病了

只能做个神经病了:
我是一个被精神病者,所以这样是因为我没有犯罪,城市各个角落已经烂透,邪气太重,魔性太多,未来整个天下都会这样,除非庙堂改良成功。有时候我会因为苦命而相信命运,也难免抱怨,毕竟我只是推崇圣贤却并非是真圣贤,我怨造化弄人,为什么把我和福建联系起来,为什么不是江南才子佳人的地方。命运是无法改变的,争取也是不可能实现希望的,但是我会坚持,比如继续爱好文学,虽然苦难深重,我还是相信善良的存在。我与福州没有任何联系,没有在福建诞生,所以没有它们的污秽血统,母亲受到闽妖迫害后自杀,我一样被迫害于是到处流亡,未知死期,我也没有读过福建任何一所学校,在福州落魄了也是省外的良心救了我。
莫须有已经是现在人的伎俩,在种种罪名与谩骂中,如传播我是神经病,假设我是神经病,我有没有破坏过你们的生活,有没有犯罪伤害你们。我与人说话习惯了文质彬彬,不闯红灯,不抢座位,不满口脏话,不乱丢垃圾,不随地大小便,不侮辱传统,不粉饰丑陋,不歌颂虚伪,无论开车和骑车我都避让他们,我同情苦难,怜悯弱势。形容我这样的人是神经病,那是对这个城市的讽刺,难道那些没教养,低素质的人就是正常人,何况形形色色的犯罪我都没有参与,却成为了大家憎恨的坏人,我的人生确实是讽刺。
敌视我的人,看不惯我的人,几乎也是恶人了,如果都和我一样的人,怎么会发生冲突呢。比如一个小偷,对我不满不就是因为我不肯像他一样去偷东西,一个赌鬼对我不满,是因为我没有像他一样去赌博,吸毒的看不惯我应该是我不肯去贩毒,低素质的人对我不满是因为我没有和他们一样随地大小便,不学无术的对我不满是因为我手不释卷,坚持学习,心术不正的对我不满是因为我觉悟,不肯同流合污。我性格已经这样,又是底层人,他们更不戒备我了,没完没了丑化,污蔑,如果我处于庙堂,我直接把这些是人的身体,牲口的思想的人彻底进行教育,至少不能让他们崇拜男盗女娼。

在租房我没有与任何人说话,不是搞对立,是我没时间,我需要把时间用于听古风歌曲,读书学习,写东西娱乐,和他们也没有共同语言。不过他们都敌视了我,颇有微词,我无所谓,从小到大已经习惯了被流言蜚语。我做什么都没有攻击别人,换工作,换城市都是选择避开别人。一个没有参与形形色色犯罪的人却受到伤害,监控,排挤,究竟是个人问题,还是社会问题,社会没问题怎么那么多新闻。我没有和他们说过一句话,他们怎么知道我爱好文学,怎么知道我发表诗歌,是有人给他们传播,他们成为了监控我的力量。
隔壁住了一家三口,小孩洗澡没有去洗手间,而是在门口过道,每次都是搞湿一地,合租房难道不能互相尊重吗,别人也是付房租的,万一走路不小心摔倒伤了怎么办。我住这里超过半年了,对他们一直忍耐着,小孩不懂事,难道大人也不懂事,还好意思传播我是神经病,我是神经病我还去洗手间洗澡,你们正常人却把走道搞成了雨季。我越被诽谤就越见证环境的危险,邪恶,缺德,土匪逻辑都是别人,古人说以身作则,自己心术不正,无论交朋友,教育下一代,也只能是一丘之貉,非奸即盗。
社会的病态就是把是非对错混淆,把正常的看是不正常的,把不正常的当成了正常,如是观之是道消魔长了,君子亡,小人成。可悲的是许多人把不正常当成正常后,居然毒害了世界,比如广场舞扰民,插队,胡搅蛮缠,低素质让外国人叹为观止。我这样的神经病,是不会把马路上的横冲直撞当成正常,那还需要什么红绿灯。如果觉得阿谀奉承是正常的,那还需要修养干嘛,把随地大小便当成正常的,还要什么素质,读完大学和小混混没什么区别,那还要教育干嘛,把暴力当成正常,那还要什么法律,把欺骗当成正常,那还有什么诚信,把谎言当成正常,那还有什么信誉,把顺从当成正常,那还要什么骨气。
最近为什么打黑,不就是坏人太多,可是什么造成坏人多的,是利益勾结造成,上腐下败,一些警队就有许多害群之马,因为他们在最前沿,如果坏人存在,他们无法推卸责任。风气为什么败坏,是电视节目的娱乐化造成,现在毒害到戏子指手画脚,娘炮谈古论今,社会沦为阴阳怪气,不人不妖。教育也是要负责的,走出校园的人没几个有人格,有思想的,谁有谁就是异类,就没有前途。网络也要负责,讨论天下大事的帖子不是删就是不让发表,甚至封杀账号,于是论坛尽是色情,娱乐圈,连香港马会广告都铺天盖地。

这么多形形色色的问题,弊端不去说他们不正常,却积极说我不正常,我只能做个神经病了,这样的时代我无可奈何。


天行者郑天 发表于:18-12-06 20:58 0
2
狐狸,《都是流氓》怎么没让发表,你最近忙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