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248982160.htm 1 739 2018-12-03 11:32:53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人文 > 锐思评论 > 唯有虞兮不负心----穷且愈坚的杜茶村

唯有虞兮不负心----穷且愈坚的杜茶村

wushusheng 发表于:18-12-03 11:32

唯有虞兮不负心----穷且愈坚的杜茶村

清诗人朱锺萱有诗云:“百鸟啁啾饥凤存,梅村应觉愧茶村。冬青伐尽前朝树,赢得诗人表墓门。”

所谓“饥凤”者,讲的是即便饿死也义不仕清的明末爱国诗人杜茶村。杜茶村名浚,字于皇,湖北黄冈人,生于明万历三十九年(1611),明末崇祯乙卯贡生。少年时才俊不可一世,欲建树功业,后见南明小朝廷奸臣马士英、阮大铖用权,时政不纲,朝政紊乱,于是决意仕进。挟书南游,历经名山大川,广结贤仕名流,于是名振东南。杜茶村原名诒先,有一次读过宋末高士杜浚的述志诗,羡慕其高洁易名浚以明志。当时明末乱起,便流离南京,岂不知便和南京结下了长达四十年之久的姻缘。

这时已是清朝顺治初年,南京秦淮河画舫又盛。原明官员所谓“江左三大家”之一的龚鼎孳入清,官至刑部尚书续灯船之胜,将画舫载满各类物品,写榜书于画舫旁云:“能为诗优者,愿以赠予。”杜茶村立成长歌《秦淮灯船鼓吹歌》“腾腾更有鼓音来,灯船到处游船开。烛龙但恨天难夜,赤凤从教昼不回。”等一百七十四句,通篇抚今追昔,浑厚苍凉。诗篇抚今追昔,感慨秦淮的歌舞兴衰,改朝换代之悲哀,令在座游客流泪叹息,不能自禁。龚鼎孳夫人秦淮八艳之一的顾媚也唏嘘不已,脱缠臂金钏赠之。于是杜茶村声名日噪,只要一有新诗作出来,南京歌舞戏曲演出单位便争相传唱,引为时尚。

明亡后,杜茶村在鸡笼山鸡鸣寺之西,一条小巷的深处(即今鼓楼二条巷)结茅舍数间,宅院设竹门,常在外加锁以示谢客,虽墙屋皆倾斜,杜茶村喜其穷巷车马无法进来。他在园中安贫守素,洁身自好,屡拒征召,誓不仕清。洪承畴降清后曾亲自上门劝说杜茶村做清朝的官,被他严词拒绝,并讥笑洪承畴是两截人。所谓“骚坛领袖”钱牧斋宴客,伶人演楚霸垓下之战戏,时杜茶村居上坐。牧斋索诗,茶村援笔立就一诗:“年少当筵意气新,楚歌楚舞不胜情。八千子弟封侯去,只有虞兮不负心。”讽刺钱牧斋变节媚敌。

杜茶村经常没饭吃,而每遇断炊则卖所穿衣冠,再就是书籍,连瓶瓶罐罐都卖了,最后连床也卖掉。杜茶村写信给朋友蒋前民:“书画古董之类,有一轮回,多变为灶下之柴,釜中之米。今则洗然一空,变无一变,书画涅盘,古董圆寂矣。一笑。”他有多首歌咏贫穷的诗歌,如:“饥来但吃梅花片,寒至惟烧黄熟香。彩笔一枝书数卷,何人信道是空肠。”他回复友人王于一的信写道:“承问穷愁何如往日,大约弟往日之穷,以不举火为奇;近日之穷,以举火为奇,此其别也。”可见其穷苦自甘的态度,真是沉痛诙谐,兼而有之。

日子艰难,杜茶村益以文章气节自厉,决不与世俗同流。当日的官绅,可以住免租房,其友人王东皋见其住房已成危房,欲代为申请,他耻居官绅之列,坚决拒绝。另外,他与孙枝蔚相交三十年,互以名节;后孙将北上仕清,他写信劝孙说:“今所效於豹人者,质实浅近,一言而已。一言谓何?曰:毋作两截人!......深愿豹人坚匹夫之志,明见义之勇,毋为若人所笑。”表现出他的品质和气节。

杜茶村虽困顿,然从其为老友范性华之爱侣陈小怜所作传,亦可知先生固至情人。杜茶村爱花惜花,乃至葬花,寄情花魂,虽陋巷箪食,不改其乐。杜茶村酷爱饮茶,尝曰:“吾之于茶,性命之交也,清泉活水,相依不舍......有绝粮,无绝茶。......”故将茶渣埋入地下,谓之“茶丘”。花塚茶丘,先生之闲情逸致,洵乎穷困中自有乐地。而一言一行之中,且多有风义存在。

杜茶村短文“陈小怜”传】

唯有虞兮不负心----穷且愈坚的杜茶村


杜茶村自甘清贫,已穷成经典,有人询以近状,所谓“奇穷厄穷”也者。到了晚年,更是四壁萧然,炊烟常绝,然志趣操守愈坚,江宁太守聘其撰修《江南通志》,礼金甚高,杜茶村托故坚辞。康熙二十六年(1687)杜茶村七十七岁高龄竟饿毙南京岔路口,经日无人问。家人也无钱下葬挖浅坑草草埋去。一代大家终归尘土。


杜茶村先生书法】



【王家湾伊刘苗圃内杜茶村墓】此图摘之“EpochOfYao”先生新浪博客文内《南京名人墓——杜茶村墓》


【旧拓《杜茶村先生墓碣》拓片】

上镌刻乾隆十一年冬十有二月后学桐城方X

杜茶村先生之X



十五年后,陈鹏年任江宁知府,适逢康熙南巡,总督阿山为了取得皇上更大的宠幸,借大摆陈设、迎接皇上为名,召属官议增赋税。这时属官皆默不作声,陈鹏年力持不可,且曰:“官可罢,赋税不可加。”结果,阿山对陈鹏年怀恨在心。以他事谗害之,致系江宁监狱,论处死刑。陈鹏年敬佩杜茶村的气节和文采,从容将杜茶村遗骸迁葬于太平门外梅花村(今中央门外伊刘村苗圃),立碑料理后入狱。当时有人评论说:“江南有客杜茶村,文采风流世所尊,不有江宁陈太守,谁为营葬太平门。”亦有诗曰:“不合时宜陈太守,金钱不爱爱诗人。”前者哀悼杜茶村,后者歌颂陈鹏年。民国诗人朱锺萱亦有诗云:“百鸟啁啾饥凤存,梅村应觉愧茶村。冬青伐尽前朝树,赢得诗人表墓门。”陈鹏年风义之笃,虽隔百年也被人赞颂。

杜茶村一生贫寒,恃才傲物,靠写文字和友人接济维持基本生活。他著述丰富,因无力付梓,故其诗稿多已散失。现存《变雅堂集》只收录其作品十之二三。清初诗人如朱彝尊、王士祯、陈维崧等,都很推尊他。黄周星有秋日与杜子过高座寺登雨花台诗,最能描绘出他的思想感情。诗云:“被发何时下大荒,河山举目共凄凉。客来古寺谈秋雨,天为幽人驻夕阳。去国屈原终幸直,无家李白只佯狂。百年多少恁高泪,每到西风洒几行。”如其《梅花》诗:“数尺霜根几载移,一枝深赏向南枝。平生只是知惭愧,逢着梅花不作诗。”如其“古树”写道:“闻道三株树,峥嵘古至今。松知秦历短,柏感汉恩深。用尽风霜力,难移草木心。孤撑休抱恨,苦楝亦成阴。”全诗借树自喻,表明自己坚贞的民族气节,此诗当时在民间广为传颂,从而使其声名卓著。

杜茶村留有三子。长子湘民善诗被时人称道。二子世农夙慧孝顺,早夭。三子逸名远出为僧,闻武功甚好。

杜茶村著作丰富,有“史泣”、“史笑”、“顽山变雅堂集”、“茶村诗钞”。后人为之搜之遗稿编辑刊行如《变雅堂文集》、《变雅堂诗集》、《黄冈二处士集》、《杜茶村诗》、《杜茶村诗钞》等。


杜茶村著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