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248953256.htm 1 749 2018-11-28 18:00:48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人文 > 锐思评论 > 落红飞去夕阳边----南京花神庙谈往

落红飞去夕阳边----南京花神庙谈往

wushusheng 发表于:18-11-28 18:00

落红飞去夕阳边----南京花神庙谈往

南京花神庙位于南京市雨花台西南一段丘陵上的西边,从中华门出去,向南,大约走三公里,大道从中穿过一个叫“息心亭”的建筑即是。花神庙建于清乾隆年间,占地近六亩。庙内有一间大殿和一小后殿,大殿中间供奉牡丹花王神像。两边每边六座配殿,按十二月令供奉着各种花神一百四十四尊,每一种花都有对应的神祗。花神庙每年农历二月十二日所谓“花朝”,是花王的生日,而九月十六日则是菊花诞辰,每年这两个日子在此举行盛大的庙会。场面非常热闹。

“百花生日是良辰,未到花朝一半春。万紫千红披锦绣,尚劳点缀贺花神”,清人蔡云的这首《咏花朝》是旧时江南民间庆贺百花生日风俗盛况的写照。

每值芳菲盛开、绿枝红葩的时节,花神庙乡的花农花贩,率于此日会聚集于花神庙内设供,以祝神禧;杀牲供果,以祝神诞。庙前有花市,所售花上,均用红布条或红纸束缚花枝,谓之“赏红”或“护花”。

花神庙乡是民国初年设置,由当地四十八村组成,分一保五甲。花神庙乡种花的村民约占百分之七十,而花业以徐姓家族资本最大,传到上世纪三十年代到徐永茂、徐月清、徐月根手里。他们每人有园地十亩左右,并雇技师、花工五、六人不等。当时花工的工资六十元以上,还包食宿。可谓收入不菲。徐家花圃建有高大的温室,里面长有三十多年生的白兰花,高达二丈多。还有芮、毛、翟、尹、夏、王、李姓花农世家。但花神庙乡更多的是规模较小的花圃场主,什么都是亲自操作了。

所谓“十里栽花当种田”,花神庙花农向以培植白兰、茉莉、珠兰、栀子、代代五种传统香花为著名,另有各色月季、茶花为最大宗。苗木大多为偏柏、园柏、女贞、海棠等,各类花木大约有一百多个品种。花神庙花农还经营大小各类盆景,令人目不暇接。花神庙的花农都由固定的花贩包销,每月结账,但必须找保立据。以后,再分给小贩。第二天“栀子花、白兰花哟!......”悠长的卖花声便飘遍城南大街小巷。

据上世纪三十年代文字记录,花神庙虽在,但渐与破败,庙门口已经挂上《市立花神庙简易小学》的牌子,有小学生七十多个在此就读。有一座教室就设在大殿里,花神老爷依然端坐在宝座上,香炉中袅袅香烟和琅琅书声倒也相映成趣。大殿西边配殿还设一座民众夜校,有三十多个成年学生。这两个学校一共有四个老师,教了白天再教晚上,着实辛苦。大殿东边配殿为和尚宿舍,有三、四位老僧,还关照着每月初一、十五依旧前来敬香祈福的善男信女。

此际正值七七事变,日本侵华前夕,市场疲敝。花农们诉苦:“以前公馆衙门都要我们的花,再加上夫子庙娱乐场所需求也很大。现在花市已经一落千丈了,公馆衙门要花都向中山陵花园去买,夫子庙也不景气,用花量大减。同时,我们对外国花却一点不会种,城市人不少喜欢洋花,我们也无可奈何。”“近来,不少花农因为亏本,有的改种蔬菜,有的改当花匠。人可以不玩花,可是总要吃青菜吧。”“不过,春天卖的最多的是“地花(业内行话,即苗木。)谷雨之后生意最好,每年收入万儿八千不算一回事,不过那是二十年前的事了。”


【旧文选登】

落红飞去夕阳边----南京花神庙谈往




目前,在谈及南京花神庙的文字都说“朱元璋在南京定都后,为了让他的皇宫一年四季都有鲜花装扮,下令派人寻找地方专门为宫里培育鲜花,......郑和下西洋带回很多花种,种子就分布在牛首山、铁心桥等处。”这些其实都是没有多少根据的传说。

南京育花为业起源于唐,因时间久远已无据可考了。不过依然从当时诗人的笔下略窥一二。如韩翃的《送丹阳刘太真》诗中“长干道上落花朝,羡尔当年赏事饶。”句,想见南京栽种鲜花的广泛。

不过,在清代中期以前,雨花台那边是不种花的。明末清初诗人屈大均曾写诗描绘金陵花市:“金陵花贱甚,红白少人怜。......花从虎踞关,卖向汝南湾。城北无花市,花多少往还。......十钱花一束,持插胆瓶中。斟酌教如画,参差势始工。......秣陵花草地,城北更春多。黄乌催人去,其如花市何。”


屈大均告诉我们,金陵种花基地是在清凉山一带,花很便宜,十文钱一把。买回家去,插入瓶中,如作画,必须得讲究。城南有花地、花市,香飘漫天。但城北虽不种花,也无花市,但却杂花生树,群莺乱飞,自然自在,春意盎然。

花神庙古宅深处,有两口古水井,当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姑娘,象一朵白云一样飘了过来。臂弯上一个小篮,篮里用白色的湿毛巾盖着的一排排穿缀成花环,花珠,花饰的白兰花,珠兰花,.....一声“白兰花!”响起,霎那间,井水盈盈拂动,仙乐律动,双井和鸣,演绎为花神庙美妙的奇观。从此“白兰花!”的吆喝更加甜美悠长,透过了南京重重门庭,寂寂长巷......梦醒在氤氲的芬芳中的婆婆,大妈,姑娘,媳妇的鬓发上,衣襟前,一朵朵洁白清香的白兰花便开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