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248940956.htm 1 848 2018-11-27 12:39:10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人文 > 锐思评论 > ​一瓢金陵春 钟山醉流霞----消失的《南京特产》之六

​一瓢金陵春 钟山醉流霞----消失的《南京特产》之六

wushusheng 发表于:18-11-27 12:39

一瓢金陵春  钟山醉流霞----消失的《南京特产》之六


昔日李白,紫袍乌纱,擢歌秦淮;举杯邀月,留下了《金陵酒肆留别》的诗篇:风吹柳花满店香,吴姬压酒唤客尝。金陵子弟来相送,欲行不行各尽觞。请君试问东流水,别意与之谁短长。

【《金陵春》酒】
金陵酒绵美醇厚,品牌《金陵春》酒更是如江南飘逸的柳花清纯自然;如淳朴地道南京人那般情真意切。以至李白离开南京许久了,对南京美酒《金陵春》始终恋恋不忘,依然多次在其诗篇中提及。“堂上三千珠履客,瓮中百斛金陵春。”可见唐朝时南京名酒“金陵春”已倍受士人广泛青睐了。

南京《金陵春》兴盛于唐、五代、宋、元时期。因事隔久远,早已从南京人的记忆里删除,但曾经的清醇可口,还有那流连在唇边的醉人的甘甜都铺展在诗人的舌尖上,传给了现在。

元诗人萨都剌在任江南行御史台掾史期间写下了多篇盛赞南京《金陵春》的诗篇。如《同友人扬子江送客》诗云:“将军之马骏且雄,葛仙骑之如游龙。金陵之酒香且冽,葛仙饮之豪兴发。马上送客扬子津,下马饮客金陵春。主人上马客已渡,回首江南江北人。” 
 
如《雪中饮升龙观》诗云:“银烛春船剪夜寒,道人鹤氅紫霞冠。山瓢未尽金陵春,玉树飞花满石坛。”

有资料说,南京《金陵春》清澄如雪,故又叫《金陵雪酒》。明诗人屈大均曾至南京谒明孝陵时期,写下了《友人饷金陵雪酒》词曰:“色如眉黛。篘成香可爱。梅花三白总将来,赛。赛。赛。花里封泥,柳边开瓮。客愁全解。”

李白和萨都剌,诗人所有心情,似乎都从《金陵春》如碧如玉的涟漪,台城如云如烟的柳色中开始,香洌的飘荡到今天,浓浓地浸透了南京过往的故事里了。

金陵美酒是值得诗人去歌颂的。元朝诗人梁在明太祖朱元璋征天下名儒修述礼乐时,被征召为集庆(南京)路儒学训导,也对南京美酒情有独钟。他写的《金陵美酒行》诗云:“序曰,余在金陵郡,庠白推官子京饷酒二壶,云钟山僧所酿风味殊常,余素不饮不能知也。因客至,酌之果以为佳,遂赋此:金陵美酒人共夸,千金百金多酒家。绿印青瓶若山积,粉书彩帜明春花。......”

明代学者江苏苏州吴县人史鉴亦有诗谈到金陵酒:“黄鸟嘤嘤柳絮飞,送君无计伴君归。一春买遍金陵酒,落尽红香万绿肥。”

六祖寺明代诗人江源的《丁参戎邀游明山》诗:“酌我金陵琥珀之美酒,荐我太官适口之羊羹。......投壶百罚不辞醉,抚掌一叹俱忘形。......相逢不一醉,徒叹三闾醒。足见南京的美酒历史悠久,并名闻遐迩。

还据史料记载,元代南京还有出产特供朝廷的“满殿香”。而最接地气的明代的“真一”,“风泉”,荷花”,“露华清”,“靠壁清”等诸色美酒,其声誉更是名动大江南北。

【“满殿香”酒】
洪武九年征入南京书馆的明代诗人童冀一首《酬胡季安学正见和》:“何处玉箫吹晚凉,月明如水浸华堂。神游自信非人境,清梦长思在帝乡。天上漏声传凤阙,云间剑气射龙光。燕山此夕知何夕,犹醉扬州满殿香。”

【“真一”酒】
明代学者苏葵有诗《寄从兄月江先生致政司训》云:“同在风尘先息机,皋比丢却理荷衣。风高彭泽知公逸,梦久邯郸愧我非。漠漠水田香稻熟,清清池馆落花飞。家传真一须多酿,留待游人十月归。”

《奉和罗方伯游静居寺韵》诗云:“十里山光接少城,终朝游兴为山清。心随野鹤怜垂翅,吟对幽花且放情。大斗酌残真一酒,新词歌到喜迁莺。旁人莫道无仙骨,紫府丹台旧有名。”

明诗人陈献章有诗《次韵张侍御叔亨至白沙》云:“旧事追惟喜复悲,一生羸马著鞭迟。春来花鸟偏留赏,老去膏肓更莫医。苏子瞻家真一酒,邵尧夫样打乖诗。同歌同醉同今夕,绝胜长安别后思。”

明清时期,孝陵卫因毗邻钟山,山间泉水丰沛清洌。每到冬日,当地人用糯米,以灵谷寺前霹雳沟的泉水,酿成美酒,名曰“蜜酿”。其甘如饴,味醇力足,饮者易醉。时人又称之为“迎风倒”。还有一种用锅巴酿制的酒。色微黄,极醇美。但产量较少。另有用钟山泉水酿制的名曰“卫酒”者,上品叫“堆花”。性平和而味极佳。该酒装入瓶中用力摇动,酒花飞成泡沫,宛如白花堆就。中品叫“土烧”。此为大众饮品。下品叫“大麦冲”。性烈。乃贫苦人所喝。

【“蜜酿”酒】
明诗人李梦阳《送鲍相如金陵》有诗云:“......金陵市头酒如蜜,此去酣歌与谁侣。我在梁园独岑寂,寞教碧草生春渚。”  

【“堆花”酒】
曾在南京生活过的明末清初诗人陈恭尹,虽至云南边陲,依然怀念南京的““堆花”酒”留给他的感觉。“火种刀耕只任天,峒瑶安处堠无烟。都人总计堆花酒,斗米年来五十钱。”

尤其在明末清初,孝陵卫地区酒坊林立,芳香飘溢。有竹枝词写道:“孝陵卫上满街香,几处行人在醉乡。一次迎风真醉倒,洋河未必逊高梁。”可惜这些小作坊,在民国前后,无法与大批涌入南京的名酒竞争,再加之战祸频仍,便纷纷倒闭了。

桃叶歌残秣陵酒,梨花梦断景阳钟。

南京酒业凋残了,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几乎什么都没有留下。我只能从一些文学作品中的片言只语中寻觅。挂一漏万,在所难免。但愿这一番苦心能留得下南京曾有的一抹斜阳。

​一瓢金陵春 钟山醉流霞----消失的《南京特产》之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