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248923844.htm 2 224 2018-11-25 19:41:05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院校 > 南京一中老三届 > 姜夔(南宋)《杏花天影》赏析

姜夔(南宋)《杏花天影》赏析

ggx618 发表于:18-11-24 20:59


姜夔(南宋)《杏花天影》赏析


    原文

丙午之冬。发沔口。丁未正月二日,道金陵。北望淮楚,风日清淑,小舟挂席,容与波上。


绿丝低拂鸳鸯浦,想桃叶、当时唤渡。

又将愁眼与春风,待去;

倚兰桡,更少驻。

金陵路、莺吟燕舞。

算潮水、知人最苦。

满汀芳草不成归,日暮;

更移舟,向甚处?


【注释】

①沔(miǎn)口:沔水为汉水入江处也称沔口,即今湖北汉口。

②丁未:淳熙十四年(1187)。

③容与:迟缓不前的样子。

④绿丝:指绿柳丝。


【翻译】

鸳鸯浦口,绿柳丝条低垂飘逸,我想起桃叶,她曾呼唤小舟摆渡。杨柳又将含愁的柳眼送与春风,我正待扬帆上路。倚着木兰船桨,又泊舟稍作停驻。金陵的道路,处处有莺歌燕舞。我想那无情的潮水,知道我心情最苦。芳草长满汀洲,归去合肥的打算尚未成行,此刻已黄昏日暮。重新移舟漂泊,何处是归宿?


【赏析】

这首词为思念远方恋人之作。上阕由“桃叶”而触动思念远人的愁思,“待去”写出欲去未去的踌躇。下阕向恋人表白身不由己的隐痛。文笔细腻,深情动人。

本篇为旅签字怀人之作。

本词与《踏莎行》(燕燕轻盈)作于同时,可看作是姊妹篇,一为感梦而作,一为舟中触景感怀而作,所怀者都是一人。

绿丝即柳,点明季节,”鸳鸯浦”点地,同时”鸳鸯”双宿又后衬词人单行之苦。”想桃叶”切地怀古而思恋人。”鸳鸯浦”、”桃叶渡”既实写景前风物,使用本地典故,又暗示作者对过去爱情生活和离别情景的美好回忆,辞采华丽,切地切景切情,妙!

下片前三句以对比法抒写自心的痛苦,他人之乐最易引发孤独者的愁肠,此为人之常情。

结拍三句本是内心独白,却以自问句式出之;于幽怨中又含有无可奈何之感,这也是人类生活中常有的生活体验,更显得委婉深沉。满汀芳草不成归,日暮。更移舟向甚处?”

满汀”三句写目望金陵秦淮河人长江处的白鹭州长满绿草,兼融淮南小山《招隐士》:”王孙游兮不归,青草生兮萎萎”与崔颢《黄鹤楼》:”芳草萎萎鹦鹉洲,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之诗意,隐喻词人烟波日暮,羁旅未归而愁如芳草的伤感,遂发出”移舟”飘泊,何处是人生归宿的茫然失落之慨叹。颇有悲楚难抑,低回不尽之致。全词辞采华美,委婉情深。


上片写景思人。“又将愁眼与春风”一句,与起句“绿丝”相呼应。

春风乍到,柳芽欲绽还闭,恍似含愁,因而愁人所见的柳芽,自然也成为“愁眼”。

这是一种移情作用。此处词人所云之愁,寄寓柳可再见而人难重觅,景物犹在而情事已非之愁恨,故着一“愁”字,含蓄精妙。

下片写离情愁苦。主要运用了反衬、拟人、融情于景等手法。

如:“金陵路,莺吟燕舞”,以秦淮莺燕之乐景反衬作者离索怀人之悲情。

又如:“算潮水,知人最苦”将潮水人格化。潮声呜咽,好象与自己交流心声,最能理解我之愁苦。

托喻微妙,感慨亦深。又如:“满汀”等句写江中小州,芳草萋萋,隐喻词人烟波日暮,羁旅未归而愁如芳草的伤感,遂发出“移舟”漂泊,何处是人生归宿的茫然失落之慨叹。

国破家亡,无限痛楚,均注于词义转折之中,神情刻画之内。



姜夔(生卒年约在1155—1221间),字尧章,号白石道人,鄱阳(今属江西)人。南宋文学家音乐家。人品秀拔,体态清莹,气貌若不胜衣,望之若神仙中人。他少年孤贫,屡试不第,终生未仕,一生转徙江湖,靠卖字和朋友接济为生。姜夔词题材广泛,有感时、抒怀、咏物、恋情、写景、记游、节序、交游、酬赠等。他在词中抒发了自己虽然流落江湖,但不忘君国的感时伤世的思想,描写了自己漂泊的羁旅生活,抒发自己不得用世及情场失意的苦闷心情,以及超凡脱俗、飘然不群,有如孤云野鹤般的个性。曾著《大乐议》,宁宗时献于朝。姜夔往来鄂、赣、皖、苏间,晚居西湖,卒葬西马塍。有《白石道人诗集》、《白石道人歌曲》、《续书谱》、《绛帖平》等书传世。其中《白石道人歌曲》是其自度曲附有旁谱





s.d.y. 发表于:18-11-25 19:41 0
2


回复 第1楼 的 @ggx618:



  学习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