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248890717.htm 4 2765 2018-11-30 07:20:34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人文 > 锐思评论 > 女性群体物质化致国家堕落?智商虽好他却没有

女性群体物质化致国家堕落?智商虽好他却没有

墨黑纸白 发表于:18-11-20 19:57

 女性群体物质化致国家堕落?智商虽好他却没有
    撰文丨墨黑纸白

    把大环境的问题推脱给女性群体,纸白君认为这样的观点都是不可取,也不应该有的,毕竟我们还是个男权社会,还没真正体会到男女平等的精髓。

    男权社会,何必为难女性群体?

    何谓男权社会?在重大问题的考量上,始终是男人在做着决定,在重大策略的执行上,始终是男人在起着主导的作用。

    自然也就包括了社会大环境的好坏,社会价值观的好坏,社会趋向性的好坏,社会可持续发展性的好坏。

    另外对俞敏洪动辄拿国家来说事,然后再拿女性群体做垫背的,出自一个男人之口,纸白君是很不屑的,如果想说什么而不能明说,就别给无辜群体下套。

    不知道俞某人的母亲和妻子是否会要求他应该努力赚钱?我们这个社会又有谁能够不去努力钻研怎么去赚钱?用到钱时觉得好,有了钱后就觉得坏?

    当年俞某人打着某大的幌子在外面招私人培训班的时候,也没有觉得这钱赚的是不是有些手软吧?当然某大赚的钱体面不体面,这些年的名声也有目共睹。

    有些读者认为俞某人说的话没有错,我们现在的社会确实太过纸醉金迷了,尤其是女性对金钱到了偏执的地步。

    以前纸白君年岁尚小,也批判过女性群体过于纸醉金迷的问题,但随着年岁的增长,也不似以前那么幼稚、浅薄了,古人云: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如果古人的话过时了,那就现代世界而言,在某时期世界诸国都在寻求如何用思想和科技来创新财富,来创造更多的工作岗位,来营造更好的社会秩序。

    我们那时在做什么?我们在以穷为美,我们批判并抛弃金钱,我们在遏制一切可能用思想和科技来带来更多的财富,更多的工作岗位,更好的社会秩序。

    直到现在,还有一些那个时期的人,想要回到那个以穷为美的时代,这与我们的世界潮流是格格不入的,至少连有司衙门都在努力扶贫的时代背景下。

    我们为什么要反F?反F的根本在于社会的财富被某些人给霸占了,而不是来自于普罗大众辛苦所赚来的血汗钱真正回馈到普罗大众身上。

    我们在反F的时候需要反金钱吗?那个以穷为美的时代,最终的结局是什么?相信不用纸白君多说吧?当然现在的大环境也不允许纸白君多说,自行脑补。

    女性群体对男性有金钱的要求,与社会的本质相违背吗?我们现在不强调GDP了吗?我们现在不讲产业升级了吗?我们现在不谈国家、国民经济了吗?

    曾经纸白君也被类似俞某人这类貌似道貌岸然式批判女性的观点所误导过,不仅把同龄女性对物质的认知和需求当做是肤浅,甚至还撰文批判。

    而今想来实在是惭愧,在我们的社会你没钱你怎么活?你没有房车你如何让自己的孩子上学?如何更好的用节省路程上的时间用来做更多有意义的事?

    金钱本身无罪,个体价值应充分发挥并得到认可

    不是纸白君随着年龄的增长被金钱所迷惑了,而是纸白君开始意识到,我们社会的本质就是要让大多数人赚不到可以停下来歇一歇,想一想,看一看的钱。

    大多数人如果没有赚到这个钱的资本,思考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是没有意义的,社会的好坏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也是漠不关心的。

    而那些早些年,在改开中取得良好的经济发展大环境的人,经过多年的或好或坏的资本运营,而今已经站在了各行业的顶尖位置,却反而要人们甘于贫穷?

    反而要责怪是女性群体太过于物质化?说句于咱们男性群体不体面的话,正如一直很流行的段子那般,中国男人有两大爱好:拉良家下水、劝小姐从良。

    俞某人也是很有这种特性的,不仅有这种特性,还要就自己所拥有的话语权,竟然还上升到国家的高度,对所有女性群体进行鞭挞?其人何德何能呢?

    就学科英语而言,我们为什么这么多年来都要重视英语?是因为我们要与西方发达国家沟通,要向发达西方国家学习进步,那么学习的是贫穷吗?

    当然不是,学习的是如何生活的越来越好,如何让每一位普通公民,在更广阔的思想面前思考出真正的自立、自尊、自强。

    也在日益便捷化的信息时代中,学会如何努力成为一个国家的公民,如何正确的看待生活,看待金钱,看待自己的每一份努力应该收获的回报。

    至于俞某人说的女性群体要求男人赚钱,男人就会为了钱不管良心,这是监督、问责体系的问题,也是公民自身认知度未被重视的问题。

    聊到了这里问题的本质就浮现了,是物质化的错吗?是金钱的错吗?是女性群体的错吗?堕落是谁在堕落?俞某人敢实事求是的说吗?

    当然如此诘问有点为难俞某人了,毕竟他也要在同一片天下讨饭吃,当然要和那些戏子们一样把演戏不仅仅停留在拍戏中,也要演戏到生活中。

    那么还请与俞某人一般的人,不要站着说话不腰疼,对于大多数普通公民而言,金钱不是罪恶的根源,社会财富被少部分人吞噬才是罪恶的根源。

    但这不是批判或者再来一次大乱斗就可以解决的,那只会让更多的人陷入苦不堪言的境地,我们需要用一套行之有效的方式来合理将社会财富回馈公民。

    整个社会的问题,请不要推给某个非掌控群体

    当然更为重要的是,如何让大多数普通公民尤其是少年们,在上学阶段就开始明白,自身与社会的关系不只是群体与个体的大小关系,更是相互成就的关系。

    如果我们在教育阶段,就是用完全违背社会现实观的方式,去教育我们的孩子,教出来的不仅可能会是狗屁不通的孩子们,更有可能是连立身都没能力的孩子。

    不知道俞某人作为一个培训班的掌门人,在收取孩子们的高昂学费时,就是要教孩子们甘于贫穷?然后对女性群体的物质要求进行鄙视和谩骂?

    有句话说,做女人难,做中国女人更难,千年来我们的女性同胞们所受到的苦难,在日益强调男女平等的相对进步下,开始意识到社会的本质,有什么错呢?

    可怕的是很多男人还没有搞清楚社会本质,就敢冒然结婚生子,于家庭于妻子于孩子都是一种不负责任,男人苦点是应该的,否则就不会思考为什么这么苦。

    俞某人道歉说:“女性追求知性生活,男性一定会变得更智慧,女性眼里只有钱,男性就会拼命去挣钱,忽视精神的修炼。女性强则男人强,则国家强。”

    这样蛊惑人心的道歉还是休了吧,不要乱篡改少年强则国家强的老话,我们到现在还没彻底实现这句话,有什么脸面拿来用在女性群体身上?

    另外, 男人如果没有基本经济基础的支持下,很难产出什么智慧,更多的是产出坑蒙拐骗黄赌毒等等作奸犯科的想法和行为。

    如果真想改变浮躁的大环境,男权社会下只能靠不断开始被动清醒的男性群体们,诚如胡适先生所言,你看一个国家的文明,只需考察三件事:

    “第一看他们怎样待小孩子;第二看他们怎样待女人;第三看他们怎样利用闲暇的时间。”

    那么如何让人们的血汗流得有意义,每一滴血汗都有社会来保障,才是他们这群已赚得盆满钵满的人,该为普罗大众们争取的事,而不是乱七八糟胡侃一通。

    千万别跟某戏子一样,赚了银子就立即移民,然后竟然扯着爱中国的旗帜继续招摇撞骗,还腆着脸批判别人不爱国,一点脸都不要真的好吗?

    2018—11—20落笔于墨辩阁
    微信私人号:mhzb726
    微信公众号:moheizhibai723


五陵少年 发表于:18-11-28 00:28 0
2

有事说事,扯别的有点不地道。

至于老俞说的是否正确是否是真理我觉得不那么重要,只要他没侮辱谩骂,怎么说都是他的自由,那只是他个人观点的表达,没必要跳着脚急赤白脸地要人家道歉。

女性自然有女性自身的问题,其实女性有很多问题,主要是生理上的缺陷导致心里及行为上的偏差。我们追求平等与女权,往往不能正视女性身上的这些问题。其实这些问题都是常识性的问题,可我们不缺乏智慧,偏偏缺乏常识。


贫僧的法号梦遗 发表于:18-11-29 09:03 0
3

说女性群体物质化并没有错,但是说这是国家堕落的根源就有点扯了。 最多也就是个互为因果。


竹海散人品茗 发表于:18-11-30 07:20 0
4
真爱还是有的,基本只存在于大学校园里。
自己就是从校园里就把老婆骗到手了,一起吃过泡面,一起交了首付,一起造了宝贝公举,我相信这个社会有真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