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248775243.htm 4 730 2018-12-09 07:55:05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媒体 > 江苏媒体爆料平台 > 伽马刀到底害了多少人?东南大学研究生被治成精神病

伽马刀到底害了多少人?东南大学研究生被治成精神病

雨花区能仁里 发表于:18-12-09 07:55

伽马刀到底害了多少人?东南大学研究生+西安交大本科生,**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在南京脑科医院,治后就成精神病(癫痫)。

导致家破(离婚),失业。。。。。。流落街头。。。。。无钱治病。。。。病情开始只是脑血管肿瘤,头偶尔不舒服。

求全国受害者,电话微信群133  8209   6641

伽马刀到底害了多少人?东南大学研究生被治成精神病
















雨花区能仁里 发表于:18-11-11 19:47 0
2

被巨毒无比的高能量伽玛射线伤害大脑后

http://bbs.tianya.cn/post-free-2103526-1.shtml

我是一个伽玛刀的受害者,这是一种稀见的放射线损伤,危害之重,痛苦之深,无以言状。
伽玛射线是世界上能量最大的放射线,它既能切割坚硬的金属物质,又能让一张白纸自燃。如果把它错误地用在人的大脑上,其害人之深,伤人之重,不可言传。
请看这篇报道,地址是:http://www.fzzg818.com/news/weiquanzaixian/2010-04-08/1399.html 这是一个被伽玛刀伤害、引起放射线脑病的典型例子。
伽玛刀,在未做它之前,名字很陌生,直到做过伽玛刀出现各种奇怪痛苦症状后,才对它有所了解。伽玛射线既可以助人,也可以害人。当它用在医德和医术双馨的医生手中,它可以为许多病人缓解痛苦;如果被草菅人命的无良医生利用,就像暗箭杀人,受其害而不明凶手。它危害之后,不留下痕迹。任凭检查化验,很难看出蛛丝马迹,最多不过是出现或多或少的脑水肿。如果因为伽玛刀出现脑水肿,无赖的医生是不会承认的,因为其他毛病也会引起脑水肿。即算你伽玛刀之前没有脑水肿,而伽玛刀之后出现了脑水肿,他也不会承认,他会说病情是变化的,你怎么能跟这种无赖医生辨得清。伽玛刀伤害的是脑血管和脑白质,最先是使脑血管变性,脑血管的形态却没有变化,而检查手段看到的是血管形态。血管变性到一定程度,人就会因为抵挡不住强大的放射反应而致命。
我因为脑动静脉畸形在湘雅附一医院神经内科医生的大肆鼓动下,做了伽玛刀,做了之后,一直求医不停,痛苦不堪,踏上了悲惨的求医之路。
做伽玛刀将近两年了,近两年来,我因为做完伽玛刀就出现剧烈头痛,并相继出现以前从没出现过的众多放射性脑病症状而四处求医,到处诊疗。远到北京,近在湖南。还不断进行网上问诊:北京医生、上海医生、山东医生、广州医生等。这些城市医术高明的神经科医生我都问诊过。因为是放射线引起的各种症状,很多医生不明说,只含糊回答,当然正义医生也不乏其人,好几个正义医生明确告诉我:是伽玛刀引起的,可湖南湘雅医院的伽玛刀医生不承认,在万般无奈不得已下发送伊妹儿请同学帮忙到美国求医,把各种检查材料,不管是伽玛刀之前的还是伽玛刀后的,一股脑儿发送到那儿,请远方医师诊治,结果也一样:放射损伤是凶手。
近两年的时间里,我钱财花光不计,精力耗费不说,就是医治无效,让人心灰意冷。两年时间,看病病历有厚厚一堆,用过的药物不知有多少。伽玛刀后,药物一直不能停用,即使效果不佳也不能停(副作用大的激素地塞米松一直被迫不停地服用),否则会出现不断进展的多种症状。抗癫痫药物和激素都是副作用大的药物,为了控制病情发展,不得不天天服用。用过的头部药物种类繁多,可以说应有的都用过,可就是没有起奇效的药物,怪不得啊,放射损伤在全世界没有哪个国家攻破,就是美国那样先进发达国家也无能为力。
被湖南湘雅医院的伽玛刀害了,痛苦、无奈!
最残酷的伤害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人上一百,各形各色。人世间,杀人害命的事例累见不鲜。视生命如草芥的狠毒医生,不乏其人。世界上害人的方式多种多样,五花八门,有的软刀子杀人,杀人不见血,有的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当场毙命,毒药害人,更是多种多样,可利用能量最高的伽玛射线害人的方式,却还鲜见。我却最不幸,被湘雅的伽玛刀医生用这种稀奇的杀人方式害了,有苦无处诉,有冤无处伸。请看看这篇报道,地址是http://www.fzzg818.com/news/weiquanzaixian/2010-04-08/1399.html 这是一个伽玛刀的受害者,患者拖了十年的时间,在受尽非人的折磨后,命归黄泉。
   走出家门到北京求医
   2009年8月25日,我忍受着头痛、恶心的折磨(那时,还没有出现其他症状,只有头痛、恶心两个症状),来到北京天坛医院求诊,在那里做了磁共振,特此请大名鼎鼎的世界著名神经外科专家天坛医院院长大教授看了病(特注:是世界、而不只是中国)。面诊前,大教授仔细看了我的所有资料,包括伽玛刀前的和伽玛刀后的资料。把影像资料张张挂在壁上,平铺开来,在看片灯下仔细看,看完后,面诊时,大教授第一句话就是问:“你在哪里做的伽玛刀?去找他们吗?”我回答:“我在湖南湘雅医院做的伽玛刀,我去找了他们,他们说不是伽玛刀的问题”。他又说,“湘雅的技术应该也好的啊”。大教授说这句话的言外之意是:怎么会做出这种低下的手术来?我无言。
   我又看了神经内科另一医生,她说话干脆,毫不犹豫,很坚定地说:“是伽玛刀的问题,你去找伽玛刀医生看看”在天坛看病的经历,让我感到:天坛医院不愧是全国神经科技术力量最雄厚的医院,天坛医生无论医术和医德都是一流的。
   天坛是世界三大神经外科研究中心之一、亚洲最大的神经外科临床、科研、教学基地和WHO在中国的神经科学培训合作中心。 天坛的医生说话是十分慎重的,特别是像大教授这样世界著名神经科大教授、大专家,他的每一句话,都是金口玉言,绝不会乱说的。他清清白白地对我说:“你在哪里做的伽玛刀?找他们吗?”我一直不停地重复这句问话,心想是不是伽玛刀手术有大问题会出现危险??心想自己遭受人为伤害,好无奈,去湘雅医院找了伽玛刀医生,他们漠不关心不说,还矢口否认,毫无一点慈悲之心。他们说话冷漠,一副爱达理不达理的无赖模样。明明是被他们做的伽玛刀害了,却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为啥做伽玛刀手术之前没有症状而一旦做完伽玛刀就接连不断出现症状?最先是剧烈头痛,接着出现恶心、打嗝、脚痛,大癫痫、全身火气重——等等,到现在新症状还在不断出现,出现口、鼻、眼火热严重,严重到鼻孔每天出血丝,牙龈红肿,牙痛,靠每天服用降火中药控制。从赵教授的问话和自己出现的危险症状,感到问题很严重,可对此束手无策,只能任凭病魔肆虐,无能为力。放射线的危害谁能抵挡得住?它能让白纸自燃,把金属切割,谁人有如此巨大的力量。
   做伽玛刀前做过所有检查,都正常,心肝肾肺等内脏功能都正常,没有高血压和糖尿病,医生说我没有其它方面的问题。就因为患脑血管畸形在湘雅医院内科医生的大肆鼓动下做了伽玛刀,做后就求医不断,痛苦不堪。
   人的大脑手术做反了位置也没症状吗?
   就伽玛刀后出现的症状,我到湘雅问了伽玛刀手术医生:为啥做伽玛刀后头痛出现在与病灶相对应的位置?是不是伽玛刀做反了位置?他回答:“伽玛刀做反了位置也没有症状。”请问这像医生说的话吗?伽玛刀是一种能量很高的放射线,目前还没有发现哪种射线的能量比它高。如果做反了位置,犹如正常的脑袋切了刀子,会没有症状吗?如果做对了位置,切割的是病灶这些本来多余的部位,那倒没有症状。把他的脑袋随便切去一部份,他会不痛吗?除非他是木脑壳。大脑手术做反了位置,也没有症状,何须精确定位!伽玛刀定位精确原来是晃子。湘雅的医生真牛啊,大脑随便切刀子也无所谓。是不是因为没切他,切的是别人,痛在别人没痛自己无所谓?这种心狠手毒之人,医术低下不说,医德哪儿去了?这不是为人治病,而是杀人害命。湘雅怎么会有这种医生?如此态度、如此技术、如此医德,不害人才怪。大脑手术做反了位置,没有症状,试问大家是不是?妇孺皆知的道理,湘雅的医生怎么不知?真是荒唐至极。就凭伽玛刀医生的回话,可以知道,湘雅的伽玛刀技术是何等的差!湘雅的伽玛刀医生是何等的草菅人命!被湘雅不良医生的荒唐手术害了,悲哉怒哉!!
   生死未卜
   我做了伽玛刀后,多次出现生死不测的大昏迷,第一次是伽玛刀后4个月,那时刚从天坛看病回来,此后多次出现.出现大昏迷时,人如同死了一样,5个小时人事不知,家人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以为人要死了,急得母亲嚎淘大哭,送医院急救才慢慢醒转过来,醒来后好几天都没有记忆,对发生的事一点不知,伽玛刀前从末发生过这种现象,北京医师说右侧头痛和癫痫发作都是伽玛刀引起的。发生大昏迷以后,多次出现小癫痫 。
   头痛是最大的痛苦,伽玛刀后的头痛折磨得自己生不如死,一直不能活动,靠年老的母亲服侍,用激素地塞米松也无法控制持久的头痛,用甘露醇 (脱水药)只能缓解头痛,一停用,头痛又如故。甘露醇对肾脏有损害,不能长期用,我因用甘露醇,引起腰痛厉害。甘露醇、抗癫痫药、激素都是毒性很大的药物,我却不得不用。血管畸形在左边,头痛却一直在右边,还有血流受阻、流不动的感觉。后脑壳闭塞感很严重,很怀疑伽玛刀做反了位置,伽玛刀的作用是使血管变性,然后封闭,怀疑伽玛刀把正常的血管封闭,畸形血管却没有受影响,伽玛刀的作用是持续而缓慢使血管变性、坏死、萎缩、消失。伽玛刀的特点是它的“后劲”,而不是现场“功夫”。伽玛刀后一年做的磁共振畸形血管还没有变化,怀疑得很,头痛那么重、症状那么大,畸形血管却没有受影响,这如何解释?看病的病历和检查化验的结果都保存着,真不知道该如何办。
   人心叵测
   伽玛刀前,我到湘雅咨询此手术的相关事谊,反复询问手术有没有反应,是否安全,他们说,没有反应,很安全,我在那儿观察了半天时间,后来不放心,又第二次去了解伽玛刀。内科医生说:“做手术的话,有危险,做伽玛刀没任何不适,动静脉畸形不治的话,会出血,你已经出血过,再出血的话,会致命,要赶快治。”伽玛刀室医生说:“动手术的话,要切去一大砣,做伽玛刀可以切干净。”“动静脉畸形最适合做伽玛刀。”我考虑:既然要尽快治,手术又不可靠,伽玛刀又很安全,就决定做伽玛刀,哪晓得,悲剧就此开始。
   做伽玛刀之前,伽玛刀室的人对我说:“要有吃就吃,有穿就穿,今天不想明天的事。”他们说话怪气傲慢,我当时不以为然,根本没考虑有什么阴谋。他们还说:“看我怕。”我听了不知何意,心想自己既不峥狞可怖,又没有一幅吃人像,模样也不难看,为什么看着可怕?现在回想起来 ,才知道他们事先有预谋,原来他们是在蓄意拿我做伽玛刀实验,如同是在杀人一样,所以才怕看,越想越觉得他们有鬼,拿活生生的人做实验的话那真歹毒无比,凶狠毒辣,蝎毒蛇心,让人恐惧。
   伽玛刀害人之后,不留下痕迹,它威力巨大,尤其是它那不断加重的后续作用,血肉之躯的人是抵挡不住的,这种后续作用,时间长,有的长达十年甚至十年以上都有效,一般在伽玛刀后头三年,放射线损伤力最强。神经外科医生说:被伽玛射线照射后就像晒干菜一样,慢慢萎焉。错误的伽玛刀使人慢慢萎蔫而死,是最残酷的杀人方式。如果一刀致命,没痛苦,零刀碎剐最残酷。湘雅的伽玛刀医生为了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为了他们一已私利,视病人生命安危于不顾,何等卑鄙,何等缺德,何等无情。被湘雅的伽玛刀害了,是不是蓄意谋害,只有天知地知,他知我不知。
   伽玛刀手术
   伽玛刀手术的第一要点:必须定位精确,把射线完全不偏不倚地照射在病灶部位,才能发挥它的正常作用,这就是说要定位无误差,定位有误差的话,就会引起放射线脑病,出现千奇百怪的放射线脑病症状,有的致残、有的致盲、有的致瘫、有的致聋,有的出现长期不能缓解的头痛恶心,有的不能张口吃饭,靠鼻饲,有的出现大癫痫 、大昏迷……各种千奇百怪的症状,其害无穷。我做伽玛刀后,有畸形的左脑没有不适,反倒在正常的右脑出现不曾有过的剧烈头痛,很怀疑伽玛刀定位的准确性。是不是荒唐医生把伽玛刀做在正常的右脑部位,引起右脑剧痛?并相继出现众多症状?右脑是正常部位啊,伽玛刀前做了一千多元一次的磁共振,还做了四千多元一次的血管造影,这是很精确的高科技检查,能看到大脑的一丝一毫,我除了左顶枕的血管畸形外,大脑其他部位是正常的,伽玛刀后出现右脑部位剧痛,很怀疑伽玛刀的定位。伽玛刀室医生说,伽玛刀做反了位置也没有症状,照此说来何须精确定位,可见他的伽玛刀手术是很轻率的。
   伽玛刀手术的第二要点:必须严格掌握放射剂量,剂量过大的话,同样会引起放射线脑病,放射剂量中以边缘剂量最重要,它的正确与否,与定位一样重要,是决定伽玛刀手术成功的关键。在我的伽玛刀剂量中,中心剂量是40gy、边缘剂量是20gy,20这个数字却涂涂改改,这是伽玛刀做完后医生写给病人的病历记录,按理说,一是一、二是二,20这个数字实在很简单,涂涂改改莫非是做作的数据?你看这种伽玛刀还有什么可信?
   伽玛刀手术的第三要点,病灶直径必须很小,真正能做伽玛刀的适应症是很少的,伽玛刀通常只用在外科手术的辅助治疗。伽玛刀医生说:“你如果做手术的话,要撬去一大砣。”这不就是说畸形大吗?为啥他们又说我的畸形适合做手术?真是荒唐。湘雅神经内科医生和伽玛刀医生都推荐我做伽玛刀,并恐吓我:“要赶快治,怕引起脑出血。如果做外科手术,有危险,有损害,做伽玛刀没有反应,很安全。”脑血管畸形的最大危害是脑出血,但出血的机率也只有2%-4%。我因为怕这2%-4%的机率,在他们的误导和恐吓下做了错误的伽玛刀。
   无论从哪方面说,湘雅的伽玛刀手术,糟糕透顶。根本不是为人治病,纯粹是谋财害命!做一次伽玛刀,短短半个小时,就能轻易获取两万元的利润,还有比这来得轻易的钱吗?谋财尚可,害命实在不应该!
   耽心
   我上有年迈多病的农村老母,下有尚在读书的孩子,自己正当盛年,遭此厄运,受此大难,自己的生死不足挂齿。让我最不安的是,年迈的母亲含辛茹苦把我培养出来,不仅没有尽到赡养的责任,还让她操心担心,伽玛刀后不时的头痛,让老人跟着担惊受怕,还有那伽玛刀后出现的大癫痫,发生时,半天的时间不省人事,每次都要送到医院急救,才能醒过来。我说的是自己的真实遭遇,不在乎其他,只想让更多的人了解伽玛刀,让更多的人以我为戒,不再重蹈脚印。
   
   此恨绵绵
   我患的是脑血管畸形,到底是哪种血管畸形,尚不明确。脑血管畸形包括动静脉畸形和海绵状血管畸形,两者都是良性病。在湘雅医院是做为动静脉畸形给我治疗的,后来在北京天坛医院做磁共振,诊断为海绵状血管畸形,为此特此在天坛问了医生“湘雅医院诊断为动静脉畸形,你们诊断是海绵状血管畸形,到底是哪里的正确?”天坛医生毫不含糊地回答:“我们这儿是正确的,我们的诊断不会错,你应该相信我们的结果。”我多方查看海绵状血管畸形的相关知识,知道海绵状血管畸形一般出血量小,没有生命危险,一般不要理它,定期观察就可以,不提倡伽玛刀,做伽玛刀没有效果不说,反而容易引起放射线脑病,病人不放心非要治疗的话,做外科手术切除可治愈。
   我的畸形位置在左顶枕叶,因为不在脑干位置,如果不放心非要治疗的话,外科手术治疗可以治愈。即算是动静脉畸形也是一样。就算是动静脉畸形,不治疗,也只有一部分人会出血,有的人终生不出血,有的人出一次血就不再出了,有的人隔上十年才第二次出血,出三四次血仍然活着,好多患者根本不知道自己患有血管畸形,做其他检查时才意外发现,血管畸形可以与人和平共处,有的患者八十多岁了根本没有一点事。
   如此说来,一个可治可不治的病,却被他们治成了一个难治而又危险的病——放射线脑病,引起终日痛苦不堪,这是多么不幸;良性病治成了不可救药的恶性病,这是多么得不偿失。将近一年时间了,血管畸形还没有变化,依然像以前一样存在着,出血的可能仍然存在,本来能动手术治疗的,现在不能了,那么严重的放射线脑病症状,谁知道伽玛刀损伤在哪里,再做手术就是雪上加霜、伤口撤盐,根本没有意义。伽玛刀引起如此大的创伤,这种创伤到底有多大,还得看它以后的后续作用有多大,危害时间有多久,有的副射损伤十年以后还在不断表现症状。但愿症状能够就此止步,不再发展,不引起更严重的危害:如瘫痪——卧床不起;失明——看不见东西;失聪——听不见声音;鼻饲——不能吃东西……如果引起更严重的危害,实在想不通。自从我伽玛刀后出现头痛以来,我不时进行网上咨询,北京一位著名神经外科教授,他每次都给我耐心细致的回复,他说,我要做好长期同疾病作斗争的思想准备,言外之意,是疾病治不好了,感到很绝望。
   放射线最大的危害是损伤后,不像刀伤枪伤那样立杆见影,立即表现出来,它是隐蔽伤害,当时表现不十分严重,随着时间推移,慢慢发展,不断加重,无法控制。长的十年以上才把毒性完全释放出来,短的至少也要三年以上才能全部释放毒性,这种持久隐形的毒,是世界上的巨毒。它杀人不见血,害人不留踪迹。
   
   来自大洋彼岸的电话
   2010年3月17日,我的同学从美国打来电话,特此告诉我病情:是辐射损伤,只能在药物的帮助下耐心等待。需要做个脑电图和复查磁共振,以便了解损伤是否有所恢复。还推荐了两个抗癫痫的药物,Depakote andTopamax
  
   我对自己的病感到很绝望,美国同学和素昧平生的美国华侨,他们一再来信鼓励我:一定要坚强,要充满信心,相信不久会好起来 ,他们为我祈祷平安。他们的安慰和鼓励,让我精神振作,信心倍增,可这种好心情只有一会儿的功夫,瞬间即逝,难耐的头痛,奇怪的症状,很快又让自己萎靡不振,信心顿失。


雨花区个人精装房 发表于:18-11-15 20:58 0
3

在广州军区总医院做的伽马刀啊,做完了,几年后人就不行了。。。。。。


红九路 发表于:18-11-22 20:43 0
4

伽马刀到底害了多少人?东南大学研究生被治成精神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