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248300795.htm 19 20598 2018-12-12 19:45:36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媒体 > 江苏媒体爆料平台 > 对江苏省科技厅拒不执行政令的投诉

对江苏省科技厅拒不执行政令的投诉

子曰以直报怨 发表于:18-09-19 21:15


吴政隆省长:

我是原江苏省科技厅直属院所——江苏省计算技术研究所(下称省计算所)的职工,我所改制后广大职工要求科技厅公示如下有关省计算所改制事项:

1、经国有资产监督管理机构确认的省计算所改制清产核资结果或经济责任审计报告。

2、江苏省计算技术研究所改革转制工作方案。

3、与“江苏省计算技术研究所改革转制工作方案”相配套的五个附件材料。

4、关于江苏省技术研究所有限公司股权设置的说明。

5、国有资产评估项目备案表。

6、省计算所资产评估报告

职工的诉求是符合《江苏省省属科研院所改制办事程序》及“国务院办公厅转发国资委关于进一步规范国有企业改制工作实施意见的通知”的精神,上诉政府文件要求国有单位实施改制时必须向职工群众公布企业总资产、总负债、净资产、净利润等主要财务指标的财务审计、资产评估结果,接受职工群众的民主监督。

不知何故科技厅拒绝依法公开,理由是:因属于江苏省计算技术研究所文件,文件信息涉及该所权益,你申请公开的省计算所改制文件仅涉及省计算所本身的运行和管理,并不涉及公共利益。因此,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规定,我厅在依法征求省计算所意见的基础上,尊重该所不同意公开的意见。

职工对省计算所改制行为的民主监督权力是政府赋予的,科技厅是必须予以满足的。对改制事宜的公开并不涉及到改制后的私人公司的运营和管理以及所谓的商业秘密,我们不理解科技厅为何多此一举去征求民营公司的意见?科技厅以民营企业不同意公开事业单位的省计算所改制事项而拒绝信息公开是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曲解,请吴省长责成科技厅提高执政能力按照国务院政令公开省计算所改制事项。

对江苏省科技厅拒不执行政令的投诉



子曰以直报怨 发表于:18-09-19 11:01 0
3

江苏省计算技术研究所是在2002年12月26日改制完毕的(由职工出资384万元买断了全部国有资产,挂牌成立了江苏省计算技术研究所有限公司),研究所整个改制过程不透明,政策法规要求必须的公布的事项未予公示,包括:改制政策、有关的优惠条件、安置费、住房补贴、历年应付工资和应付福利结余、省计算所出售公有住房收入、单位住房基金、研究所的总资产、总负债、净资产、净利润等主要财务指标的财务审计、资产评估结果、职工群众的知情权和民主监督权力被剥夺,时任的省计算所第二届职工代表(在2002年8月24日换届,非选举产生)是领导班子圈定的,38个职工代表中有36人是私人企业江苏省金思维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下称金思维公司,截至到2001年2月26日,私人占股71.3%,省计算所参股28.7%)的股东,尤其过分的是一个已经选择了自谋职业(领取了安置费)不参加改制的前员工韩飞“获选”成了新一届的职工代表,群众对研究所的改制模式、及产权制度改革的途径上的选择权被剥夺,改制方案被金思维公司股东设计成对省计算所的远期反向收购,省计算所将被私企改制为:金思维公司、江苏金思维系统集成有限公司、江苏金思维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江苏金思维软件有限公司。




 


对江苏省科技厅拒不执行政令的投诉








萨拉赫 发表于:18-09-13 21:20 0
4
吴省长有时间看论坛?

子曰以直报怨 发表于:18-09-19 11:01 0
5

我所2000年底在册人员约276人(含外协单位江都县建筑站劳务人员8人、金思维等聘用人员50人),提前退休84人、自谋职业67人,改制留用且有资格持股人员75人(1999年前入职事业有编人员),实际认购股份的职工50多人。

而,改制后的省计算所有限公司97%股权被金思维公司股东持有,其中吴莉莉、刘海青、黄文清、张朝晖4个原领导班子成员持股34%,杨建青、李钧、周志勇、蔡捷、陈恳等5个所谓首席项目负责人持股25%,其余人员按服务人员0.3万,管理人员0.4万,技术人员0.6万为基数,并根据职务及管理层定义的骨干、项目经理、顾问咨询公司副总增加1-5.4万元。

1998年之前的刘海青虽是所谓研究室主任,但手下仅有7人,1998年后刘海青当上了省计算所副所长队伍才得以扩大,为了让圈子内(金思维公司)的小伙伴在股权上获益而改弦易调,废掉了过去的按职称和历史贡献去公平分配利益的常规,像曹伏林(持股1.56%)、周枫(持股1.04%)、徐刚(持股1.04%)、朱龙(持股1.04%)、钱一欧(大专、持股1.04%)等省计算所公司实名股东不过是1998年刚入职的学生,2000年他们的职称最多是助理工程师,但,股权却是圈外的高级工程师的10倍以上,如此一来,金思维圈外的20多名职工中虽不乏高工、工程师,但,总持股比例却不到3%,且,必须挂靠在15个实名股东名下(也是金思维的股东),所谓首席项目负责人无非就是参与在外开设表外公司共同洗钱的犯罪同伙,如:苏州市图灵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南京灵尧软件有限公司的股东吴莉莉、刘海青、周志勇、陈恳、黄文清、张朝晖、杨建青等。

职工自然对这样的改制不满,凭什么挖国家墙脚的人可以制定和组织实施省计算所的改制方案?私人企业收购省计算所应当是挂牌公平竞买,搞个曲线购买国有资产,明摆着就是坑国家,坑职工吗。

群众因不满省计算所改制的不公平、不公正、不公开,群体上访举报要求科技厅公开省计算所有关改制的事项,从2000年上访到2018年,科技厅总是推三阻四的不公开,群众在向其他部门上访中了解到原管理层克扣了50多万的安置费、套取100多万的房贴,以及金思维公司侵占国有资产、侵占省计算所成果的情况,在2018年仍有数批的职工群体举报,但,科技厅依然不依法处理。

对江苏省科技厅拒不执行政令的投诉


子曰以直报怨 发表于:18-09-18 15:36 0
6

江苏省省属科研院所改制规范性文件《关于全省科研机构改革转制工作的实施意见》(苏政办发[2000]100号文,下称100号文)是在2000年9月12日印发的,此后,据此文件精神我所有义务为离职(自谋职业)的员工发放经济补偿金。

同时,改制的政策法规明确了人员分流是改制的重要内容,要求涉及职工安置方案必须及时向广大职工群众公布,其中就包括公布自谋职业职工的经济补偿金支付办法,而,我所非但未予公布,且,当自谋职业的职工向原所长吴莉莉询问安置费政策时,吴莉莉明确告诉他们没有。

离职未拿到补偿金的不算惨,没拿到补偿金还要交违约金才叫悲惨了,王强同学是个这样苦命的孩子,他是2001年考取了研究生调档案,而,单位却要求他赔偿1.3万元钱的违约金才给档案1999年才参加工作哪里会有钱交纳天价违约金,于是全家人来单位苦苦哀求,铁石心肠的领导不为所动、毫不怜悯,无奈之下农村的父母砸锅卖铁、借遍了亲朋好友的钱才赎了身,其实他离职非但不违约,不仅不需要交纳违约金,并且可以依据改制文件领取到安置费,省计算所改制提留费用的专项审计报告(兴瑞审[2002]第1367号)中揭示吴莉莉事后从他头上套取了10809.75元的安置费,其性质比盗窃更恶劣。

职工不知道吴莉莉克扣安置费的原因是科技厅与吴莉莉配合默契,总是以各种理由拒绝对省计算所改制信息的公开。

克扣改制职工安置费的情况罕见,已领取了安置费的自谋职业前员工韩飞能够进入职代会审议改制方案就是天下奇闻了,兴瑞审[2002]第1367审计报告揭示韩飞已经拿到了安置费不参与改制,同时,他还是省计算所的继续履职的职工代表。

省计算所领导班子敢如此肆意妄为一定是头上有“伞”了

 


对江苏省科技厅拒不执行政令的投诉
















子曰以直报怨 发表于:18-09-18 21:20 0
7

2002年8月15日兴瑞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兴瑞审[2002]第1367审计报告揭示了韩飞已拿到安置费,不参与改制,2002年8月24日他仍以第二届职工代表的身份继续履职参加了审议改制方案,这太奇葩了。


对江苏省科技厅拒不执行政令的投诉






子曰以直报怨 发表于:18-09-18 16:54 0
8

廖工是2001年3自谋职业时询问过安置费的政策,吴莉莉当面告诉他没有安置费补偿。

2018年他在得知安置费被克扣的信息后讨说法,省计算所管人事的林海燕骗他说:“那时职代会未审议安置费方案,因而没有申报,后来审议了安置费方案时忘了为他申报,在2005年7月29日为改制留用人员申报时将他一同报上去了,此次的安置费是19041元,由于失联没有及时发放,现在可以到单位来拿。”

林海燕是鬼话连篇,省计算所早在2000年12月20日上报科技厅的改制方案(“江苏省计算技术研究所改革转制工作方案”苏计所字[2000]第62号)(该方案标称是经省计算所首届职代会第五次职工代表大会审议通过的)中称:愿意领取安置费的职工,按南京市1999年职工平均工资的3倍(30885元)发给安置费后自谋职业。

情况应当是吴莉莉克扣了他的安置费,2005年又重复骗取了财政的安置费,会有什么事她们不敢干的?坑蒙拐骗来的钱买保护伞罩着就平安无事了。

克扣职工安置费16个年头了,一句道歉都没有,找个叫朱龙的人通知来拿钱就算完了,这叫什么事???


对江苏省科技厅拒不执行政令的投诉


子曰以直报怨 发表于:18-09-21 20:11 0
9

省计算所早在2000年12月20日上报科技厅的改制方案: http://club.kdnet.net/disp


对江苏省科技厅拒不执行政令的投诉






省计算所在2005年7月29日为改制留用人员申报的安置费


子曰以直报怨 发表于:18-09-18 23:01 0
10

张老师是在2002年5月办理自谋职业手续的,省计算所早在2001年11月30日(改制资产评估基准日)就根据职工的意愿为选择自谋职业的67名职工提留了安置费,其中就包括张老师和王强,按说张老师正式离职时省计算所应当及时支付安置费或者约定一个支付时间,可是,吴莉莉等领导不这么做,不告诉他们改制自谋职业职工有安置费补偿,在他们走后冒名签字克扣了安置费。

2002年8月15日的省计算所改制提留费用的专项审计报告(兴瑞审[2002]第1367号)中揭示出67名自谋职业职工的156.95万元安置费已经被领走了,“江苏省财政厅关于省计 算技术研究所改制净资产调整和股权设置方案的批复”(苏财国资[2002]159号,批复日是2002年11月29日)根据江苏兴瑞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改制日审计报告的鉴证意见同意了从净资产中提留156.95万元支付职工安置费。

张老师知悉安置费被克扣了就到省纪委要求明确事情的性质及责任,查实是谁冒充他签名的,搞清究竟是会计人员造假盗窃了职工安置费,还是管理层授意会计造假侵吞了职工安置费?以及为什么改制的资产审计会失真?

奇葩的是信访被转到厅纪检组,他们根本不搭理,直接让加害人刘海青负责处理,刘海青让朱龙通知张老师领款了事,呵呵,这叫什么事?

 

对江苏省科技厅拒不执行政令的投诉













子曰以直报怨 发表于:18-09-20 21:53 0
11

省计算所仅11652.6㎡的土地价值就值2个亿了,被克扣安置费的合理解决之道是将这部分债权转化成省计算所公司的原始股,当初省计算所是384万受让的,算起来也有依据……

对江苏省科技厅拒不执行政令的投诉


子曰以直报怨 发表于:18-11-23 07:48 0
12

省计算所的房改是在1998年开始的,那时所里出售了大约150套以上的公有住房(含瑞金新村3栋住宅楼、后宰门1栋,河西芳草园1栋、苜蓿园1栋)回笼了上百万的资金,公有住房售房款根据《国务院住房制度改革领导小组关于加强住房出售收入管理意见》(国办发[1996]34号)的规定须纳入单位住房基金,专项用于发放住房补贴。

1998年6月所领导动员职工购买月苑小区的住房,给出的优惠条件是职工自付40%的房款,单位承担60%的房款,房屋产权归职工所有。

江静、谈正同、刘正松、王春梅、沈世民、徐德辰、郭建东、杜晓松、王靖、林海燕、鲍全松、陈忠等12名职工参与了这次的福利购房。

2000年我所被列入到改制名单中,单位以防止员工流失的理由变更了支付方式,将约定一次性支付的60%房款改由职工个人办理10年期商业贷款先行垫付,而后,省计算所按月为他们支付银行的按揭,且,约定职工一旦离职,单位即刻终止支付按揭。

职工将40%的房款交到所财务并取得事业收据作为凭证,经由单位开出支票转付给开发商。当时沈世民、徐德辰出于调离等原因全额自付了22.4万的房款,估计职工实际交到所财务的房款约80多万元,已超过了约定承担的40%份额。

其中有位职工因不符合购房贷款条件,所领导作为特例为其一次性支付了6.5万元的房款(原本所里答应承担的60%部分)并作为合规的房贴做了账务处理,从程序上说这没有问题,可是领导却背地里让该职工打了一份欠条,并约定要在单位服务10后豁免债务,该职工在离职后单位通过诉讼向其讨要欠款,在庭审调查中暴露出省计算所改制前为购买月苑小区住房职工支付了87万的房贴。

这意味着职工的自付房款加上单位支付的房款已经远远超出了总房价(这12套住房的总价是1346545元)。

为何会出现已经超额支付了开发商的房款,而购房职工还需要按揭购房的怪事?不言自明职工所支付40%多的购房款被充作单位发放的房贴入账了。

如果事情到此为止,或许可以认为吴莉莉出于留住职工的目的将发放给职工的房贴扣下了,但,可以肯定的是已入账的房贴是个人财产了,吴莉莉无权扣留个人财产。

那时吴莉莉还为金思维员工钱一鸥、杨名、沈文福、范翠霞、喻忠超、王成广、沈建勋、康传勇等人发了70多万的房贴,将省计算所账上余留的住房基金耗空,其操作上与月苑小区职工的房贴情况雷同,也是欺上瞒下用欠款混淆合规房贴,其性质也同上。

然而事情的性质在2005年发生变化了,这一年省财政为省属改制院所符合条件的原事业编制的职工一次性兑付了房贴,此时,仍留在省计算所公司工作的月苑小区购房职工所剩无几了,而,他们的购房款几乎是个人承担的,为此要求领取房贴,而,吴莉莉正确的做法是将已侵吞的87万房贴悄悄的退给职工来救赎自己。

可是,吴莉莉贪得无厌,竟然不从所“扣”的87万元房贴中拿出钱来给职工,而是蓄意隐瞒了省计算所改制前已发放过这笔房贴,又向省财政以无房户的标准为他们申报了房贴。

千万不要以为吴莉莉重复申报了房贴就会如数发给职工,克扣是必须的(http://bbs.tianya.cn/post-free-311408-2.shtml ),如:刘正松同志购买了月苑小区76.44㎡的住房,房价是126217.73元,如果他自行购买该房产可以领取90300元的房贴(他1968年3月参加工作,享受75㎡的住房标准),其个人只要支付35917元的房款。

而他被忽悠参加了所谓的福利购房,在省计算所为月苑小区购房职工支付了87万元房贴及省财政2005年再次为他发放了房贴后,他却实际支付了62720元的房款(见,1998年6月17日他交给省计算所财务房款的江苏省行政事业单位结算凭证,编号0626467,见附件),请问这叫哪门子的福利购房?以他被克扣的26802元房贴在当时可以多买16㎡的房产,以现在均价25000元/㎡计算亏了40万元,有这么坑员工的吗?

刘正松等人为追讨房贴到厅纪检组上访,被打发到省计算所解决,结果被告知他们还欠省计算所4000元房钱。

他们要求按规定公示单位申报的《江苏省省级机关职工一次性住房补贴清册》以弄清是非曲直,被以涉及商业秘密拒绝。

有这样欺负人的吗?职工本人没有填报过《江苏省省级机关职工购房(工龄)补贴登记表》,该表的填报内容是要本人签字确认的,本人未经手过,房贴被克扣了,还不给查阅。

刘正松等人气愤不过于2018年7月11日上访到省纪委,省纪委接待室的人好像知道他们要来一样,见面就说:“你们举报的吴莉莉才被科技厅免去厅党委委员职务,对她的举报已经不属于省纪委受理了,你们不能越级举报,还是要到厅纪检组去。”

这就像一个失主抓住了小偷扭送给警察处理,警察说你跟小偷谈谈,让她把钱还你,小偷说:“你不知道你还欠我钱呢,我在你兜里把钱拿回来了,可能还不够还账的。”失主说:“那你把欠条出示一下。”小偷说:“这是商业秘密不能给你看。”失主就找到督察投诉,督察说:“小偷的治保主任职务已经被警察撤了,你找我投诉是越级了,你再回去找警察处理。”

这难道是官匪一家的世道,70岁的刘正松为了追赃在大热天里求告无门,他在有生之年能不能拿回被盗脏款成了问题。

这件事情的性质很容易界定,原省计算所或财政发放给刘正松的房贴是私人财物,被克扣毫无道理,至于重复申报房贴的行为于他无关,他未参与申报,是领导越俎代庖申报的,领导的这种行为是诈骗财政资金。厅纪检组应当知道诈骗87万元财政资金的性质,却投鼠忌器怕“拔出萝卜带出泥”http://club.kdnet.net/disp,只想和稀泥。

对江苏省科技厅拒不执行政令的投诉


子曰以直报怨 发表于:18-09-21 08:05 0
13

刘正松交给省计算所财务房款的江苏省行政事业单位结算凭证

对江苏省科技厅拒不执行政令的投诉

70岁的刘正松在厅纪检组上访,期待有生之年能够追回赃款

刘正松本人没有填报过《江苏省省级机关职工购房(工龄)补贴登记表》


子曰以直报怨 发表于:18-12-12 19:45 0
14

对江苏省科技厅拒不执行政令的投诉


子曰以直报怨 发表于:18-12-01 15:02 0
15

江苏省计算技术研究所自改制起职工举报了18个年头,因领导班子有“保护伞”罩着,国有资产流失、股权设置、离退休人员的权益等问题无人过问……

对江苏省科技厅拒不执行政令的投诉


子曰以直报怨 发表于:18-12-05 16:33 0
16

省计算所的女士比男士更有血性,我所最早向检察院举报管理层贪污及隐匿国有资产的职工是两位女士,之后,紧随她们步伐的职工也纷纷向司法、纪委部门举报……

但,因科技厅主要领导及纪检组的陶静组长也深陷其中,陶静(15岁就参加工作的老党员)不仅公然为吴莉莉等领导班子开脱罪责,甚至泄露举报人信息致使举报人被打击迫害!!!

对江苏省科技厅拒不执行政令的投诉



子曰以直报怨 发表于:18-12-10 18:24 0
17

职工张建民是在2010年10月份参与了到科技厅纪委的举报,共同反映了公司高管侵占职工利益及苛刻对待职工,包括:克扣了50多万的安置费,套取100多万的房贴,不公示省计算所财务状况“暗箱操作”违法改制、隐匿表外资产以及改制中的国有资产流失问题。

始料不及的是在举报当日职工举报的信息就被泄露了,这触到刘海青痛处了,他气急败坏的在公司大会上公然煽动群众仇视和孤立他们……

接踵而来的是极其下流地打击报复,2010年1216日上午老张在巡视停车场(室外)的路上见到有一丢弃的废旧接线板,恰好收费亭的接线板也坏了,他就捡起来放在收费亭使用,这被一直暗中监视的韩飞窥视到了(目的是威慑职工串联),韩飞要求老张写一份经过,老实本分的老张不明就里,就将事情经过书面提交了。

哪知他被设局构陷其偷窃了南京永兴音像店的接线板,2001年126日韩飞再次逼迫张建民承认偷窃,并威胁其如不承认就扣发2010年度停车场收费提成来迫使他就范,情急之下老张拽住韩飞的衣服申辩,不幸坠入陷阱,韩飞借机对其大打出手,幸好是同一大院内的江苏省情报研究所职工目睹了老张被打地满地打滚求饶,担心出人命就报警了,双方被带到锁金村派出所处理。

警方调解后,单位进而盗用公安机关名义对老张进行诬陷,以公安机关已认定为偷窃为由发布了处分决定(金思维软件[2011]3号):201012161040分左右,在未经任何人许可的情况下,公司员工张建民擅自拿了南京信息技术科技创业园(服务中心)入驻企业南京永兴音像店的一条5米长电源插线板私用(公安机关已认定为偷窃行为)……公司安保人员及有关领导多次与其谈话,敦促其认清问题性质、服从公司安排,但张建民不但以“忘记”拖延、以“找碴”拒绝,甚至辱骂相关人员,态度非常嚣张。更为恶劣的是,1261445分左右,部门领导找张建民沟通时遭到其报复性殴打……对张建民做出如下处理决定:

一、公司对张建民记大过处分。

二、张建民本人必须承担被其殴打人员韩飞的相关医疗费用。 

三、公司缓发张建民2010年度年终奖,直至其认识到自己行为的错误并做出深刻的书面检查。

四、从2011年1月起,下浮张建民月工资人民币150元。

如果张建民一直拒绝承认错误,公司还将保留进一步处理的权利。

就处分决定书所说的老张在未经任何人许可的情况下,擅自拿了南京信息技术科技创业园入驻企业南京永兴音像店的一条5米长电源插线板私用,公安机关已认定为偷窃行为的表述就构成污蔑,盗窃的法律定义是指以违法占有为目的,采用规避他人管控的方式,转移而侵占他人财物管控权的行为。

老张捡拾的是被人丢弃的废旧接线板,其主人是谁已无法查证,就不存在以规避他人管控的方式,转移而侵占他人财物管控权的情节,公安机关凭什么认定他偷窃的呢?

事关个人名节老张就去公安机关讨说法,南京市公安局玄武分局通过走访调查,认可了租用金思维场地经营的南京永兴音像店是南京市最大的“盗版”和涉黄碟片源头,已于20101214日被警方查抄了,警方依规对其查抄物品予以造册登记的事实,就金思维公司称南京永兴音像店在20101216日被盗窃接线板一事出具了编号:320100110215642的答复意见书明确:‘江苏省金思维软件有限公司(决定)引用的“公安机关已认定为盗窃行为”,没有公安机关出具的法律文书,属于单方面行为,与公安机关无关’。

老张2003年因公外出被违章车辆撞伤,经南京市社保局认定为工伤(宁劳社工认字[2004]0853号),伤残鉴定等级为八级(宁劳鉴通字[2004]2406号),按规定单位应该赔付他十多万的补偿金,老实巴交的他连伤残补偿金都不敢主张,敢去盗窃?

令人发指的是金思维公司在被警方批评警告后,将处分决定书中“公安机关已认定为盗窃行为”的文字删除,重新制作了一份金思维软件[2011]4号的处分决定书,并要求老张将写明“公安机关已认定为盗窃行为”的金思维软件[2011]3号处分决定书上交销毁。

谁是小偷?将省计算所帐外资产隐匿的人才是贼!克扣职工安置费并平帐的人是贼!!处分决定书之所以强调南京永兴音像店是南京信息技术科技创业园的入驻企业,无非就是宣示创业园是科技厅认定的,头上有“伞”,谁都不怕……

 


对江苏省科技厅拒不执行政令的投诉



子曰以直报怨 发表于:18-12-10 20:28 0
18

盗用公安机关名义对老张进行诬陷:

对江苏省科技厅拒不执行政令的投诉





南京市公安局玄武分局通过走访调查,认可了租用金思维场地经营的南京永兴音像店是南京市最大的“盗版”和涉黄碟片源头,已于20101214日被警方查抄了,警方依规对其查抄物品予以造册登记的事实,就金思维公司称南京永兴音像店在20101216日被盗窃接线板一事出具了编号:320100110215642的答复意见书明确:‘江苏省金思维软件有限公司(决定)引用的“公安机关已认定为盗窃行为”,没有公安机关出具的法律文书,属于单方面行为,与公安机关无关’。





南京永兴音像店是南京市最大的“盗版”和涉黄碟片源头










子曰以直报怨 发表于:18-12-06 16:06 0
19

令人发指的是金思维在被警方批评警告后,将处分决定书中“公安机关已认定为盗窃行为”的文字删除,重新制作了一份金思维软件[2011]4号的处分决定书,并要求老张将写明“公安机关已认定为盗窃行为”的金思维软件[2011]3号处分决定书上交销毁。

对江苏省科技厅拒不执行政令的投诉




老张2003年因公外出被违章车辆撞伤,经南京市社保局认定为工伤(宁劳社工认字[2004]0853号),伤残鉴定等级为八级(宁劳鉴通字[2004]2406号),按规定单位应该赔付他十多万的补偿金,老实巴交的他连伤残补偿金都不敢主张,敢去盗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