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248179588.htm 2 772 2018-08-12 21:23:23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院校 > 南京一中老三届 > 大运河,我心中的河!

大运河,我心中的河!

九竹龙 发表于:18-08-12 20:33

    

          大运河,我心中的河

 

    一条大河波浪宽,

    风吹稻花香两岸,

    我家就在岸上住,

    听惯了艄公的号子,

    看惯了船上的白帆。

    ……

    这首创作于1956年的电影《上甘岭》插曲“我的祖国”,唱响大江南北、长城内外,60多年经久不衰。

    我曾在一次电视节目《乔羽访谈录》中看到这样一幕:主持人问词作者乔羽老先生:“请问‘一条大河波浪宽’这首歌中的大河指的是哪条河?”

    乔老爷子用浓重的山东口音回答:“歌曲中的大河没有特指,也就是说歌里的大河既是真的又是虚构的,其实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条大河”。

    我在南京出生,在秦淮河畔长大,但我心中的大河却是奔流了千年之久的古运河。准确的讲,应该是京杭大运河流经宝应的那段河道。

 大运河,我心中的河!

    我和大运河的不解之缘始于50年前。

    1968年11月2日,我和南京一中老三届的一批校友们乘拖轮离开南京下关码头,去苏北的宝应农村插队。第二天,船在大运河边的界首镇靠岸,我们就在大运河畔的子婴河公社落户当了农民。当年的交通远没有现在便捷,我们所在的卫星大队距离大运河尚有十余里的路程,回南京探亲都要走到界首轮船码头,乘轮船行走在大运河上。

    两年后,我招工到了宝应县城的农机厂。农机厂就坐落在紧靠大运河的大堤旁,宝应人称为“西门堆”,农机厂也被称为“西门农机厂。我一开始住的集体宿舍,以及后来新婚的小蜗居离西门堆仅一、二百米远,真的成为“我家就在岸上住”了。

    由于距离大运河太近,住在农机厂的那几年,我经常会在下班后去西门堆上散步,眺望大运河的河水奔流,观看河面上穿梭来往的船只,机帆船中有时能看到点点白帆。宝应是鱼米之乡,运河两岸有着万亩良田,收获时稻浪滚滚。那场景,感觉和“一条大河波浪宽”中描绘的太吻合了。

    我在宝应生活、工作了20年,又远赴深圳工作了20年。我们公司的大部分员工来自宝应城乡,春节都要组织员工回乡探亲。当大巴行驶到大运河畔的公路上,一看到大运河奔流不息的波浪和船队绵延,心头一热,顿时便有了漂泊的游子回家的亲切之感!

 

    我这个人遇事喜欢寻根问底。小时候就曾听说京杭大运河是隋炀帝为了到扬州看琼花而修建的,自打生活在大运河畔很多年后便对此有了怀疑。

    经查阅相关资料,京杭大运河全长1797千米,公元前486年就开始建造。春秋末期,吴国为北伐齐国争霸中原,在江苏扬州附近开凿了一条引长江水入淮的运河,当时称邗沟(不知这个称呼和现在宝应县城郊的“邗沟”有什么关系)。以后在这个基础上不断向北向南发展、延长,尤其经隋朝和元朝二次大规模的扩展和整治,基本上完成了今日京杭大运河的规模。

    京杭大运河是世界上最长的一条人工运河,是苏伊士运河的16倍,是中国重要的一条南北水上干线。它肩负着南北大量物资的运输流通,对促进中国的政治、经济和文化的发展发挥着巨大的作用。

    京杭大运河沿线是中国最富庶的农业区之一,新中国成立以后,为了使“黄金水道”产生“黄金”效益,沿线的鲁、苏、浙三省对大运河各段进行了整治、扩建和渠化,使千年古运河重新焕发了青春,成为中国仅次于长江的第二条“黄金水道”。

    对于修建这项伟大工程的原因,用流传至今的“隋炀帝杨广为了去扬州看琼花”来解释是经不起推敲的。

    杨广在登基前曾就在扬州担任江南总管十年,经他的治理,占据隋朝半壁江山的江南经济复苏,社会安定,百姓安居。要看琼花他早就应该观赏过了。当了皇帝后,他如果再想去扬州看琼花,随时都可以去,根本没有必要花了4年时间,动用数百万人去修一条大运河来满足自己的旅游需求。包括对杨广那些“谋兄”、“淫母”、“弑父”、“幽弟”等故事,这些野史所为存在着诸多漏洞以及逻辑上的硬伤。

    五年前,我有幸阅读了青年历史学家张宏杰写的《坐天下很累》一书,他在书中共写了8位皇帝的命运,其中写杨广的那一篇说“他是一个聪明、热情、热爱生活的人,更是一个事业心极强的男人。如果在大业(大业是杨广登基时选定的新年号)五年“及时"去世,隋炀帝就会成为中国历史上功业最显著的帝王之一。导致他身败名裂的主要原因,是成为‘子孙万代莫能窥'的千古一帝的雄心,催促他把车开得太快,终于车毁人亡。”

    杨广在隋国开展轰轰烈烈的举国建设运动最重要的一项就是修建京杭大运河。

    经过两晋和南北朝,到隋朝时国家虽然已经统一,但近四百年的分离使南方和北方形成了明显的差别,南方经济富足,二北方却土地贫瘠。杨广向大臣们展望:要使随帝国的统一真正从形式上升华到精神层面,就需要一个可以促进南北物质交流和文化融合的大动脉,因而建设一条贯穿南北的大运河就是最好的渠道!

    杨广雄心勃勃,每天都不断询问工程进展情况,不断亲自查看图纸、督促进度。大臣们都感觉跟不上他的工作节奏,工作人员都不得不跟着这位“工作狂”皇帝每天加班加点。大运河的一期工程通济渠,是一条千余里长、四十步宽的河道,仅用171天就完成了。

    在杨广的鞭子急抽下,修治运河的督工为了获得皇帝的嘉奖,男人们在工地上干活,女人们也被征召来负责做饭。原本政府规定每人每年参加劳役最多一次,最长不超过一个月。但为了早日完成任务,大臣们早已一年两次,甚至三次地征发民工。严格的工期要求,以打骂为主要手段的严厉监工,长时间、超负荷的强度劳动,恶劣的伙食,以及医疗、劳保措施的缺乏,导致了大批民工生病甚至死亡,

    皇帝的废寝忘食、大臣们的辛勤工作,老百姓巨大的付出,使隋帝国的“大干快上”取得了显著的效果。仅四年时间,从西安迁都洛阳的壮举实现,一座崭新的都城奇迹般的矗立在中原大地。巨大的大运河工程也接近尾声,两千里的人工运河已经将黄河和长江沟通,创造了由人类以来从没有实现的奇迹。

    这四年,大隋天下连连丰收。

    这四年,杨广亲自主持编纂图书三十一部,一万七千卷。朝廷设立的国家图书馆藏书达三十七万卷,创中国历史之最。广招人才的科举制也正式确立。

    杨广登基的第四年,隋朝大军攻灭西方强国吐谷浑,正式将西域东南部地区纳入了隋朝版图之内。

    大隋的文治武功都成就显著。

    如果在这个伟大的时刻能歇歇脚,休养生息,杨广就会在历史上获得“一代英主”的光荣称号。

    可惜,杨广在一片歌功颂德中忘乎所以了,他太想在历史上成为“千古一帝了,结果他犯了一生中最大的错误,劳民伤财地三次东征高丽(朝鲜)。为了这场战争,他耗尽了帝国国库中的金银,榨干了老百姓的汗水,在各地的农民起义中断送了大隋的江山。

    在国家一片混乱,大势已去时,杨广彻底颓废了。他南逃江南,躲进离宫,沉溺酒色,醉生梦死。最后被叛变的侍卫让他用一根白绫吊死在朝堂上。

    继承了大隋江山的唐高祖李渊和他的部下们给杨广送了个“炀”字作为谥号。《谥法》云:“好内远礼曰炀,去礼远众曰炀,逆天虐民曰炀”,这是所有谥法中最坏的一个字,这也可能是野史把杨广尽情描绘成一个最荒淫无度皇帝的重要原因。

    李渊是杨广的表哥,李世民娶了杨广的女儿,他们又是儿女亲家。念及旧主和亲戚的份上,他们派人从江南离宫的一个套院里找到了杨广的尸体,把他改葬到了扬州雷塘,让他长眠在了自己修建的大运河畔。

 

     虽然我退休后定居在南京,户口也迁回了南京,但老伴是宝应人,我们还会常回宝应。只要回到第二故乡,我一定会走到大运河畔,深情地眺望这条心中的大河。

    祖国一日千里地飞奔,昔日的大运河早已旧貌换新颜。

    沿叶挺路走上“西门堆”,迎面矗立着一块锗色的巨石,镌刻“古运河”三个红色大字。右方不远处的公路边,鲜花簇拥着一块刻着“京杭大运河宝应段生态廊道”的碑石。

    顺台阶而下,一条古色古香的观景长廊紧邻运河堤岸边,石砖地面,雕石栏杆。人伏于栏杆,可闻水声入耳,可赏河浪拍岸,可观船队绵延,可见水鸟翱翔。遥望对岸,蓝天白云下,繁茂排列的大树高大挺拔,似忠诚的卫士在为大运河站岗。

    









    大运河没有惊涛骇浪,它温顺地流淌着,仿佛就像一位久经风霜的老人,正用低沉的语调叙说着历史的沧桑,时代的变迁。

    漫步在大运河畔,徜徉在心中的大河边,我又轻轻地哼唱起“一条大河波浪宽”……

 



登远画下 发表于:18-08-12 21:23 0
2

“我家就在岸上住,

听惯了艄公的号子,

看惯了船上的白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