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248089300.htm 1 244 2018-08-03 14:25:41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院校 > 南京一中老三届 > 新作《白龙马》谈

新作《白龙马》谈

老也丝lorice 发表于:18-08-03 14:25

作者孙国光:各位领导、插友及热心人:大家早上好。正值南京知青插队内蒙古50周年、南京与鄂尔多斯结为友好城市20周年之际,在你们的热心关爱、倾情相助下,66万字的长篇纪实小说《白龙马》今天问世了。当年的南京娃孙国光(笔名成默),为履“生命之约”,集草原人民和支边知青集体智慧,矢志不渝,永不言弃,执笔创作出66万字的长篇纪实小说《白龙马》,讴歌了蒙汉各族人民患难与共,守望相助,一往无前,勇立潮头的时代精神。这是当年的知青集体向英雄的鄂尔多斯人民献上一份薄礼,献上一颗感恩的赤子之心。岁月易逝,真情难泯。再次感谢你们雪中送炭、雨中送伞。让我们记住这句话:——“风雨人生路,最忆草原情!”

读者周石海(南京十三中学生、在江苏插队)

这几天,作品《白龙马》吸引了我。每天除了日常家务,孙女学习,感兴趣的电视外,就一门心思,一头扎进。无奈,作品篇幅太长,手机上显示839版面,计5660几万字。加上手机上显示的字很小,看起来很吃力,直到今天下午才阅毕。真是老眼昏花,头晕目旋。有点象猪八戒吃人参果,来不及细嚼慢咽,没能很好的品味。以致有些人物名称和重要情节记不住。尽管如此,作品中栩栩如生的人物,精彩的情节,极具感染力的画面在我眼前不断地呈现……。这是长篇记实性的小说。客观生动地描写了南京知青赴内蒙支边的情景。文学就是人学,是研究耕耘人们心灵的学问,是时代精神在作家心灵上的投影,是时代感情的记录!作品中塑造了众多的人物。其中,南京知青的典型人物苏国庆,蒙族的典型人物钢巴图大叔。以他们的经历作为作品故事情节的主轴线贯穿全篇。演出一幅幅精彩纷呈的画面。刘忠诚,15岁的南京知青,因家庭出身问题,不能去内蒙。当他心系草原,跟另一南京知青朱金陵扒火车。从南京—徐州—西安—天水。历尽艰难,终于在鄂尔多斯跟先到的南京知青会面。他小小年纪就学赶马车。在一次赶马车时,马受惊而狂奔,马车上还有几个人。为了车上人的安危,他跳下马车,死死地板住车刹,不幸被马车压过,从而献出了年轻的生命。南京女知青史小燕,蒙族姑娘索龙嘎,在暴风雪中追赶失散的羊群。由于夜晚酷寒,她们被冻僵了,而羊群保全了。苏国庆明知自己贫血,却毅然为蒙族产妇输血……。知青们在马背上的摔打,锤练,铸就了蒙古马一往无前的精神,铸就了沙漠中骆驼忍辱负重,坚韧不拔的精神。正是这种精神,支撑起共和国的脊梁!在艺术表现上,作者经常采用切入的手法。在情节发展中,恰当地切入与情节相关,有重大意义的片段。使故事情节跌宕起伏,错落有致,给人一种真实生动的感觉,更具有感染力。在老革命钢巴图跟知青们交谈时,就切入当年他打击日寇的情景。在描写曹曜跟在苏北插队的哥哥曹灿见面时,就切入了《南京知青之歌》创作前后的情景……。

语言描述也颇具特色,常用地方语言。蒙族人跟知青交谈常用蒙语,时间长了,知青也学会了简单的蒙语。知青们在言谈中,常常流露出南京地方的方言。如“乖乖隆的冬”,“噫里巴怪”等等。使读者,特别是南京老知青们有一种真实又特别亲和的感觉。作品中多次有历史再现的场景。老一辈革命家高岗,习仲勋,乌兰夫在内蒙,陕北革命斗争的情景,蒙族的“圣主”成吉思汗当年征战的场景,以及文革中老干部,老知识分子惨遭迫害的情景(曹曜父亲,南京工学院教授受迫害跳楼自杀)。还有,知青们初到草原闹出了不少笑话:女知青丁香给羯羊(阉割了的公羊)挤奶,结果被羊踢翻了奶桶……。蒙,汉的姑娘和小伙子,在血与火的生活中,还磨嚓出爱情的火花:蒙族姑娘娜仁花,长期暗恋着苏国庆,而苏国庆因家庭问题(父亲是老革命,文革时期被打成反革命)把情感埋在心里不敢流露。最终有情人终成眷属。刘忠良(刘忠诚的哥哥)与惠蓉(南京女知青)长期相恋,最终结为夫妻。他()们之间的爱情故事也酿成了一断佳话。知青返城后,也经历了不少曲折。但是,经历过马背上的摔打,锤练,他们发扬了马背上的精神,勇往直前。他()们逐步走上了领导岗位,登上了知识的高峰,成为了国家的栋梁。在新的岗位上,他()们继承和发扬了马背上的精神,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征程上继续发光,发热。

在知青支边40周年之际,南京知青组成庞大的省亲内蒙代表团,回到了他()们曾经战斗和生活的大草原,来到了当年与他们患难与共,水乳交融的草原人们中间。双方像久别的亲人相互拥抱,倾诉。他()们亲密无间的热闹场景,双方代表在省亲大会上热情扬溢的讲话,这一切使我们感到南京知青与草原人们肝胆相照,情深意长!从而彰显出蒙,汉两民族之间的大团结,大融合!马背上的民族和龙的传人所产生的“龙马精神”将永远激历人们一往无前

新作《白龙马》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