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24788356.htm 1 256 2005-01-02 07:31:42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购物 > ai尚 【女館】 > 思想复杂(摘录自www.sana.cn)

思想复杂(摘录自www.sana.cn)

装得进 发表于:05-01-02 07:31
真正了解领导人的责任是在1992年管理奥维尔约克合资厂的时候。当时带领了一批熟练工人和几个初出茅庐的干部整顿一家士气低落的老厂;最滑稽的是自己也是半路出家的土八路。做得稍微有点成绩,我就开始有点得意了。在QSBM(季度经验策略会议)上,我不检讨实际业绩与预算相差大的原因,却沾沾自喜地说业绩比我接办的美国人总经理强多了。当时我心里想的是老美明知道自己再管一个季度就要回美国的了,所以有意把预算做高了,高到不可能完成的地步。既然我的思想是这么的复杂,所以我根本就不看老美所做的预算操作了。

大老板郭令灿脸色突变,对二老板老刘说:“你的人怎么这样的?”这事件我在《从书生到商人》略有交待。在这里我深入一点谈领导人定位和责任归属的层面。从专业或法治的角度来看,在约克合资厂只有“总经理”,没有庄迪君或是JOE CLAY。1991年7月到1992年6月的年度预算是“总经理”所做的预算。JOE CLAY 离开了,但是“总经理”并没有离开,只是从1991年10月份开始,“总经理”的皮肤变黄了、头发变黑了而已,“总经理”还是“总经理”,所以他必须尽责任把自己所做的预算落实好;如果落实不好当然就必须检讨,同时还要提出亡羊补牢的“挽救方案”。

这里头还有第二个责任的问题,那就是“总经理”开季度经营策略会议的责任是什么?季度经营策略会议,顾名思义,就是要检讨上一个季度策略执行的情况和绩效,然后讨论下一个季度的策略修正或持续改善。我心里压根没有这些概念。

我常常讲的思想复杂,很多人是不太能理解的,症结是定位的逻辑问题。1992年,我绝对是全身心投入进去,要把工厂管好,让员工能发挥的。这里头还牵涉到两个深层的原因:
1)在这之前的八年,我和职工会的领导AROKIADAS等在思想上比较认同,总想帮工人争取合理的待遇,现在自己身处总经理的位子,如果做不好,那就是口是心非;
2)1991年,政府开放企业对中国的投资,老刘正在策划到中国发展。老刘说:“印度人的思想比中国人还复杂,如果你能管好印度人,那么到中国去就游刃有余了。”

第二天要交货,加班到凌晨两点钟,突然停电了,大伙都说没办法了,我就用汽车灯照明,继续做焊接的工作。周末因为供应商的风机轴没车好而不加班,我找到供应商家里,用我的面把车把大铁棒载去供应商的工厂,再组织员工星期天组装,赶星期一的货期。冲片机调不好承接单排铝箔,生产部经理就决定等到星期一再说,我亲自把铝箔冲在临时做得盒子里,然后一片片地整理好……我这么全身心地投入,难道思想当真还复杂吗?

答案确实是复杂,如果以为自己全身心投入工作所以思想不复杂的话,那么思想就更是复杂了!

道理其实是很简单的,我把没有关联的事件混在一起谈了。这是我们中国人经常犯的思维逻辑上的毛病。最典型的是气壮理直地说:“我鞠躬尽瘁地位公司卖命,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呀!”

事实是,不管我有再多的苦劳,或者其他方面的功劳,“总经理”的预算,我既然身为总经理就必须严肃地执行和落实,如果没有这么做就是不负责任!开季度经营策略会议,总经理的责任就是要检讨和讨论经营策略,如果没有严肃的去做就是不负责任!这就是法治和专业精神。法治不是空谈理论。

所以,我确实是思想复杂的。这个案例也许可以帮助大家理解“思想复杂”、“责任”和“法治”的概念。

(摘录自www.san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