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247765389.htm 1 4495 2018-07-12 09:47:04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媒体 > 江苏媒体爆料平台 > 【市井生活】浙江东阳吴英集资大案始末及思考

【市井生活】浙江东阳吴英集资大案始末及思考

yrf我的香樟树 发表于:18-07-12 09:47

     编者按;最近南京市公安局对南京‘奥泰’公司‘假’老总马克聪;男,38岁,家住南京市浦口区浦珠北路xx号,该犯利用集资诈骗手段骗取南京和合肥两地数万老人养老金4,5亿元,目前马克聪被南京市公安局采取羁押措施,该犯的犯罪形式与犯罪动机与浙江东阳吴英案有雷同之处;可以肯定的判断;南京‘奥泰’马克聪;特大集资诈骗案不是马克聪一人所为,该犯的背后肯定有一个‘团伙’密谋作案,目前已有南京合肥两地数千老人前去公安局报案,该案目前的进展情况我们不得而知,但是;我们相信公检法一定会以法律为准绳,让犯罪分子得到应有的惩罚,给广大受害者一个公平公正的说法,,,                                                                                    下面看看吴英集资诈骗案的作案过程,让我们从吴英案再看【南京奥泰马克聪集资诈骗案】的进展情况,,,                            ---------------------------------------------------------------------------------------------------------------------                            

浙江义乌东阳本色集团吴英案谜团终于揭开:楼忠福供出斯鑫良!真相震惊高层!

【市井生活】浙江东阳吴英集资大案始末及思考黄牛火锅 发布于 2017-11-13 21:51:07 举报

阅读数:16995

鑫良的落马,解开浙江一个多年来困绕在人们心头的未解 “ 之谜 ” :浙江本色控股集团原法人吴英最负盛名时身家 38 亿。

2006年12月,吴英资金掮客杨志昂等将吴英绑架,强迫签署空白文件,吴英上亿元珠宝、银行卡被洗劫一空。绑架者制造假案金额达2亿元。金华中院离奇官司转移吴英资产。2009年底,以吴英非法吸收资金3.8亿余元判其死刑。吴英上诉,2012年1月,浙江高院维持原判。正是吴英案背后的多少离奇给人们留下难解之“谜”!

令计划-楼忠福-斯鑫良

1950 年出生浙江东阳的斯鑫良,曾任东阳县副县长、东阳县委副书记兼宣传部长等职,后官至浙江省委组织部长省政协副主席。斯鑫良与楼忠福同为东阳人,两人同时起步于东阳。楼忠福事业随着斯鑫良一路升迁。楼忠福 “ 出事 ” 不久斯鑫良被调查。至此,笼罩在人们心头多年的一切悬疑引刃而解!显然,正是斯鑫良成为串联起楼忠福、令计划、周永康的关键链条!正是他们撑腰使浙江黑社会 “ 刘汉 ” 导演了亿万富姐 “ 吴英案 ” !当然,牵扯其中的多少浙江高官和司法官员一定会逐步浮出水面!

“吴英案”谜题!

难解之谜一:东阳广厦集团董事局主席楼忠福涉嫌瓜分吴英财产!本色酒店被楼忠华以超低价拿下转手;吴英的博大花园被查封后重新开业楼家人参与其中;绑架吴英也跟楼家有关。楼忠华一直收保护费,因吴英不向黑势力低头得罪楼氏家族。浙江两级法院不惜冤杀吴英而媚权;这是公权力配合黑社会操纵下的公开“抢劫”。显然,楼忠福是浙江东阳的黑社会“刘汉”,是楼忠福蓄意谋杀“亿万富姐”吴英!在这场合谋的“抢劫”中,黑社会、富商、官场、司法何以如此默契紧密配合?楼忠福绝没有这样巨大能量?地方政府究竟有多少官参与制造吴英案?究竟是谁操纵了浙江两级法院?显然,这背后站着很强势的官员?其背后无形黑手究竟是谁?

难解之谜二:吴英欠账3.8亿元,吴英父亲认为吴英剩余资产达5亿多元。吴英一百多家商铺,现价应翻多少倍,却被公安机关违法处置缩水。吴英资产怎么竟由公安机关违法处置?而不是法院依法处置?

难解之谜三:吴英案一审前,东阳市政府十几名官员联名要求判吴英死刑,这些官员又联名要求高院维持原判。吴英案究竟与这些官员有什么牵扯?这些官员为什么竟然对吴英一片喊杀?这背后岂能没有人操纵?浙江高院判决不公引发民意普遍责疑!吴英案一再出现不合程序现象,吴英案怎么牵扯多少官员敏感神经?是谁操纵司法“杀人灭口”?

难解之谜四:吴英所借资金用于正常经营,吴英最大债权人林卫平认为吴英和他是正常的生意关系,从不认为吴英骗他。被害人、证人没有任何债权人认为吴英诈骗。吴英11债权人有本色集团高管,有其夫妇好友,这是向特定人群借贷,这是商界“借鸡生蛋”企业行为,并非非法占有。吴英若想非法占有,何必买拿不走的房产?民不告,官不究。吴英行为没有社会危害性就没有犯罪。人们颇为迷惑的是此案究竟是谁在起诉吴英?既然没有原告,吴英怎么就成为被告?

难解之谜五:吴英案引发数百学者、上百家媒体和亿万公众关注,舆论曾喷涌着对浙江高院判决质疑,社会精英们、学者、律师、企业家及许多社会名流,以各种方式为吴英求情。浙江企业家几乎无一例外地为她鸣不平。新华社呼吁为制度改良留条生路。中国律师界泰斗张思之致函最高院一级大法官张军,呼吁“吴案刀下留人”,吴英赢得舆论广泛同情。案件背后太多诡异之处?一起普通案件竟演变为一起法治事件?吴英最终引发最高层关注,2012年4月,最高法不核准死刑,吴英被改判死缓。

难解之谜六:更为离奇的是参与绑架吴英的杨志昂、吴小英被取保候审,未受任何司法制裁。撬动引发吴英案的罪魁祸首怎么这样被轻易放过?这一切只能是司法被高官任意操纵的结果。谁将法律玩弄于鼓掌之中?

难解之谜七:2014年12月22日,政协第十二届副主席、中央统战部长令计划落马。12月27日,广厦集团创始人楼忠福从澳大利亚回国即被从中纪委带走。媒体称这位浙江富豪与令计划家族来往多年,在数十年商业开拓中与该家族有紧密联系。显然,令计划有能力操纵司法,更因为令计划是周永康的人!或许,令计划对周永康打一个招呼就解决问题了!然而,人们不解的是楼忠福怎么搭上令计划这条线?谁是背后牵线人?这成为最后一个未解之谜!

处死吴英为何难以服众?

——简论中央为何不能放任地方豪强以法律的名义谋财害命

美国已故知名思想家塞缪尔.P.亨延顿在其传世名著《变化社会中的政治秩序》第一章“政治秩序和政治衰朽”中,曾引用上世纪美国最著名的时评家沃尔特.李普曼的话,这样写道:“我确实知道,对同居于一国或一地的人群来说,最大的必需品莫过于被统治,如有可能便实行自治;如蒙天赐,便受廉明政府统辖;但无论如何,非被统治不可。”

令人深感惊异的是,亨廷顿在引用自己的同胞这段话之后,继续写道:“李普曼先生是在对美国感到绝望之际讲出这番话的。但这番话对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的处于现代化之中的国家来说,更是切中要害。在这些地区,政治共同体因分崩离析而危害其自身;政治机构权力微弱,威望更差,不堪一击,——在许多情况下,这些地区的政府压根儿就不在进行统治。”

如果按照这位美国上世纪曾指导全球前现代国家进行现代化变革,而具有广泛知名度的思想家上述理论,来看待中国最近30余年以“改革开放”为特征的社会变革,我们不难发现,中国的国家体制,尽管迥异于西方的国家体制,但显然不属于“政府压根儿就不在进行统治”的失败国家之列。

不过,现在有一起令不少中国公共知识分子和法学家们高度关注的东阳女子吴英集资诈骗案,被二审定罪维持一审判决的死刑,将在某种程度上考验中国的中央政府,是不是“压根儿就不在进行统治”。

所谓吴英集资诈骗案,从现有已经公开披露的案情来看,其吊诡和荒诞不经之处,至少有以下几个看点,令人有一头雾水之感。

首先,据吴英案一、二审辩护律师于庭审辩护中,和随后在公众场合言之凿凿的传说,遭受吴英“诈骗”钱财的11个最主要的苦主,竟然没有一个人愿意指控吴英这个“罪犯”曾骗取过自己的钱财,而是令人匪夷所思地众口一词地坚持,自己跟吴英的债权债务关系是属于民间的借贷。他们竟无一人愿意违背做人的起码良知,指控吴英实施了公诉人和一二审法官们所指称的诈骗行为。

其次,要吴英去死的人,不是吴英集资诈骗案的受害者,却是案发地东阳一帮在后台运作的神秘官员。这帮官员除了在暗地里试图操控吴英案的司法流程之外,竟然集群去省高院和相关部门上访,坚决要求处死这个并未损害其个人利益的小女子。

第三,早在吴英被二审终审裁定维持死刑的判决下达之前,吴英所拥有的优质资产,已经被案发地东阳市的公安机关,以一种诸如购买吴英的赃物汽车 “ 必须十辆打包购买 ” 的怪诞方式,以低得令人瞠目结舌的价格,处理给了特定的出资购买者。据知名浙江律师陈有西在新浪微博上传言,其中, “ 吴英的本色概念酒店,至少价值 5000 万,以 450 万拍卖成交; 38 辆汽车,值 2000 多万, 390 万拍卖成交;法拉利汽车,值 375 万,去向不明;珠宝值 7000 多万,去向不明;博大新天地商品房定金 500 万,去向不明;希宝广场定金 500 万,去向不明。 ”

在此,笔者出于复杂问题简单化的考量,也为了节省网友的阅读时间,对诸多围绕着吴英案所发生的稀奇古怪之事,在此不赘。感兴趣的网友可以去阅读知名刑辩律师浦志强写的博文《吴英的生命和你我有关》,及其它真假莫辨的所谓曝料帖文。

毋庸讳言,即使从当下的中国法律常识角度,来看吴英以高息向民间寻求巨额资金的借贷行为,只要依照现行中国金融管理法律的相关规定来比照,其涉嫌违法犯罪,无疑是成立的。那些为吴英脱罪的人,绝对不能离开中国的司法环境,来比照西方的法律看待吴英案,更不能以浙江的民企多有向民间寻求资金支持的行为,以所谓法不责众为由,而要求法院豁免吴英的法律责任。至于在吴英案被定罪以后,国家会如何出台宽松的规范民间融资的相关法律,则另当别论。

不过,以吴英现有的违法犯罪事实,而将极刑加诸其身,显然太过分了。简直有一种令人深感被浙江东阳地方豪强势力强行窒息的意味。

事实上,即使按照东阳官方和浙江两级法院的说辞,吴英案之所以留下一个3.8亿的巨大资金窟窿无法填补,恰恰是吴英所操控的本色集团的正常经营,被东阳的公权强行打断才是最关键的原因。遑论东阳警方低价变卖吴英名下的优质资产,而导致其资本急速缩水。

对此,我们可以试试换过一个角度,来看看吴英案的另外一种结果:如果不是案发地的豪强势力站在吴英的对立面,非要将吴英及其担纲的企业置于死地,而是像对陷入困境的国有企业一样,提供破产保护,那么,吴英经营不善留下的亏空,是不是还会有这样大的窟窿呢?相信所有明眼人,都不难得出另外的结论。

基于以上早已公诸于众的案件事实,再来看看吴英案所能导致的深远法律后果。

如果吴英案的死刑判决,万一经最高院核准,会产生什么样的示范效应呢?相信任何明眼人都可以看到,此例一开,必将给诸多地方豪强势力发出一个强烈信号:只要是打着法律的旗号去谋财害命,将是一种无本万利的买卖。其意味着中国的民企将进入一场严寒将至的冰河期,自不待言。而如果吴英案在最高院的复核中,遭遇不复核的结局,而被发回重审,其结果将迥然不同,也自不待言。

对此,一起六年前发生在浙江因拆迁纠纷引发的特大命案,由于最高院明知地阻断了地方豪强的作为,其引发的示范效应,似可佐证上述观点能够成立。

六年前的2006年8月9日,在浙江义乌江东街道,因宅基地纠纷而引发的的吴广德驾车碾死3人致伤16人的案件,虽经金华中院一审和浙江高院二审判处死刑,但在案发两年之后的2008年10月10日,最高院却历史性地不复核吴广德的死刑判决。从而,不仅给浙江所有面临被强拆命运的住户,带来了抵抗强拆的勇气和信心,而且,最关键的是,沉重地打击了那些地方豪强肆无忌惮强拆民宅的嚣张气焰。其最积极的法律后果是,导致整个浙江省成了最和谐的拆迁省份,该省因强拆所引发的社会不稳定事件,几乎难得见诸报端和互联网。由此可见,最高院一个判例所发出的强烈政治信号,是如何能够改变一地的政治生态。

由吴广德案件的历史性改判,再回到对吴英案的观感,我们是不是可以作出这样的预期:如果吴英以死结案,那些地方豪强正在蠢蠢欲动的地方,将立马依样画瓢,将自己所操控的一亩三分地,变成为一个硕大的屠场。如果吴英可以死里逃生,将给那些正在摩拳擦掌的地方豪强,以当头棒喝,其准备伸出的爪牙,也必将给震慑得缩回去。

最后,本人可以在此作出下列预言:如果吴英被最高院顺水推舟核准死刑,那么,在诸多地方政府债务偿还无望的地方,必然会有数不清的吴英、李英、王英、张英,将隔三差五被送上审判台。这是因为,在当下的中国立国原则不变的情境之下,中国的所有民营企业均原罪难脱,因此而构陷一个民营企业家,可谓简直易如反掌。

如果吴英死了,由此所导致的一个灾难性的后果,将是中国最富有创造力和经营才干的民营企业家群体,或是沦为沉默的羔羊任由地方豪强宰割,或是脚板涂猪油抛弃自己的家园移民一走了之。中国社会,也将历史性地从正改革状态,被逆转为负改革状态:在国际经济环境日益恶劣而导致国内经济增速趋缓,增量利益不敷分配的情状下,地方豪强必将对存量利益展开肆无忌惮的任意切割。 960 万平方公里土地,将由此再次沦为动荡的恶序社会,也就合乎逻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