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247759612.htm 1 591 2018-09-23 17:51:05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都市 > 南京转让求购大全 > 来自江苏省东台市梁垛镇梁北村’’污染村‘’村民的呐喊

来自江苏省东台市梁垛镇梁北村’’污染村‘’村民的呐喊

林林有俞 发表于:18-07-11 20:06


【中国经济新闻联播 东台讯 记者晏雷】“梁垛镇政府严重不作为、环保局监管不力,致使磊达水泥厂无序生产,导致粉尘满天飞、污染无处不在啊”。
图为 磊达水泥污染现场

“我们就准备死在这里了,反正这几年我们梁北村已经死了好几十个人了,都是得癌症死的。”这是江苏东台梁垛镇梁北村众多村民的无奈之语。记者站在204国道边上,就看见天空灰蒙蒙的一片扑面而来。练姓村民告诉记者:“梁垛镇政府不顾老百姓死活,任凭磊达水泥厂污染环境,以致我们周围的村民无法正常生活,因癌症病死的每年都有不少人,这都是以往没有的现象。唉,我们死就死了,可这些小孩怎么办
图为 村民多次反应意见书

磊达水泥的烟囱吐着浓浓黄烟,记者在磊达水泥厂周围实地走了一圈,方圆几公里内有一种要窒息的感觉,咽喉十分难受,咳嗽难忍。更让人惊讶的是,所有通往磊达厂区的大门口都有一块‘外地车辆禁止入内,违者罚款500元’的招牌。

命如蝼蚁:粉尘深夜偷排放 患癌奇高人早亡

然而,就在磊达厂区仅一墙之隔的地方,坐落着一个住着58户的村庄——梁北村6组。谢玉平是6组的村民,本来生活得也算幸福平安。不曾想到的是,磊达水泥的污染打破他及其他村民的宁静生活。

谢玉萍告诉记者:“尽管我们村民多次反映过,也去堵过磊达水泥厂的大门,可政府就是不给解决问题。你们记者看看房子,都是灰蒙蒙的,原来的白墙红瓦现在都成了黑墙黑瓦,洗好的衣服都不能晾晒在外面,水缸里的水常年都漂浮一层厚厚的黑灰无法饮用。现在梁垛镇政府来要求我们拆迁,但补偿才给600元一平方,最高才900元啊,拆完还不够买他们的小区的,我们哪有钱来购买啊,现在他们政府也不讲道理了”。王姓村民说,他们村本来是以种田为生,现在因为磊达水泥的污染,秧苗长到5公分就枯掉了,所以都不种水稻了,目前只能靠开个小超市谋生了。
图为 受污染的水稻和未被污染水稻的对比

一位朱姓老者对记者说:“白天还好,要是晚上七点之后再来村里,就会有一股非常难闻的气味,因为厂子都是晚上生产的,特别是阴雨天更厉害,那气味就更难闻啦。就是把门窗关得紧紧地也还是免不了受到粉尘污染的折磨。粉尘会从窗户缝里进来,经常在半夜之中被逼得久久无法入睡,实在困极了只能蒙着被子睡。”说到这里,老人显得既气愤又无奈。
民怨极深:近万村民尝苦果 
投诉无门泪两行

记者在走访中发现,受污染之苦的并不只是梁北村2组,厂区周围还有6,4,3,2等组及梁垛村,总共有好几个组,人口总计近万人。





记者在厂区门口一家小餐馆了解到,由于离村庄太近,污染很厉害,很多人都不愿在附近吃饭,即使餐馆门窗关得很严实也不能幸免。老板娘告诉记者:“我们附近有上万村民天天饱受粉尘污染之苦,尤其是晚上,门窗关得连一个缝都不敢留。很多人得了癌症,死的死,没死的就在家等死。”

“我们多次反映也没有人解决,今后的日子没法过了。 
大人闻了都呛人、吃不消,别说小孩子了。”李珍说,所以她坚决不让外孙女住在这里。他们想搬走,只是没有钱。李珍向记者诉苦:“我们很想搬啊!可是没钱买房子,不管去哪买都没钱,政府也只给很少的补偿。如果有钱,早就搬走了。所以现在就希望政府能给解决,不能解决我就准备死在这里了,反正已经死了那么多人了。”说到这里,另外一位陈姓村民也忍不住了,哭诉道:“磊达的汤广宏是我们梁垛镇人,还是全国劳动模范,江苏省人大代表,真是不拿我们老百姓当人看啊!”



图为 村民手指被磊达水泥污染被迫拆迁的房屋

村民被逼得受不了,于是去镇政府、市政府**。最后都不了了之。有苦没地方诉,于是当地百姓就编了一个顺口溜:

污染企业要把关,广宏责任重于山。

却将权力谋私利,梁垛民众怒相传。

官商勾结有奇妙,污染管理瞎胡闹。

害群之马不可要,磊达水泥要改造。

人民公仆环保局,专为污染来布局。

各种怪病齐出现,癌症畸形处处见。

梁垛环境大破坏,百姓受害成倍来。

监管腐败是首祸,害民害国害后代。

只有政府真监管,人民才有安全感。

据了解,磊达集团每年给地方创税1.5亿元左右,对推动当地经济发展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然而,发展地方经济当然是无可厚非。磊达集团从一个很小的企业能发展壮大,非常不易,应当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成果。但如果一味地追求经济而不顾环境保护和百姓生命利益的话?岂不是有违“磊石成山,达无止境”的理念?

部门回应:相互推诿无人问 
百姓困苦谁来尝

记者在磊达水泥的办公室,一位丁姓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采访要到梁垛镇政府找孙镇长。经过一番周折,记者终于联系到了孙镇长,他告诉记者,他不在政府,让记者联系何【谐音】委员。何委员说他在市区开会,可以先到企业喝喝茶。磊达集团和梁垛镇政府的做法就好比儿童玩“丢手帕”游戏一样,从左手丢到右手,再从右手丢到左手,相互推诿,互不承担责任。但在事实面前,相关部门犹如一只把头伸进沙子里的鸵鸟不愿抬起头来。

梁垛镇对企业监管不到位,对高污染企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导致企业更加有胆为所欲为,以致老百姓的生命健康与安全受到威胁。华东环保督查中心杨处长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说:“我们打击污染企业主要落实在行动上,发现一例,治理一例,磊达水泥的严重污染、严重扰民问题一经查实,绝不手软,并问责当地环保部门,届时请你们媒体监督。”

东台市的这种发展是只顾经济不顾百姓利益的片面发展,一味追求GDP增长,而忽视百姓的利益,如何能在民众心中站稳脚跟、树立良好形象?这样的“发展”如何实现“以人为本”的发展?厂区附近百姓的生活困境能否引起东台市领导的高度重视?磊达水泥的污染问题将何时得到解决?梁北村村民何时不在发出不和谐的声音?

本网将继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