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247753491.htm 1 620 2018-07-11 13:25:10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人文 > 锐思评论 > 因某电影,近日竟又有人把赖某星捧为英雄?

因某电影,近日竟又有人把赖某星捧为英雄?

墨黑纸白 发表于:18-07-11 13:25

    因某电影,近日竟又有人把赖某星捧为英雄?
    撰文丨墨黑纸白

    许是有感于药神这部电影所带来的启发,这两天不少人又谈起了赖同志,认为赖是油神,并且当之无愧是为大家谋福利的好走私者,实在“大逆不道”……

    从无耻者逐渐被捧为英雄,是什么情况?

    曾经得到实惠的人们,这些年来逐渐从谩骂无耻走私赖同志转变成了无私英雄赖同志,这个转变到底是怎么来的?换句话说,是谁把赖同志变成了英雄?

    如果说印度药房和中国病患共同把非法贩卖仿制药的陆勇变成了英雄,那么某委和两桶油则是共同把赖同志变成了英雄。

    当然这只是我们看到的结果,这个结果会让很多人不开心,有人一定会骂:“竟然把走私者奉为英雄?寡廉鲜耻,占社会便宜,饱个人私囊。”

    但人们受到了优惠却也是不争的事实,但问题的要害若也是如同那部电影一样,无论有意或无意的,将矛头指向药商肯定是有问题的。

    在纸白君昨天那篇文中,有反对者认为:“如果全世界都如印度那般无耻,谁还会去研究专利靶向药物?”

    看似从保护专利角度出发,实则是一种“曲线救国”,也就是说印度也应该卖得跟我们一样贵,并且更不应该有国家性强制仿制的制度。

    而纸白君了解到的是,印度在做这个事的时候,是有着国际上明确限制的,大致是这种仿制药不得卖到发达国家,只能自用或少量卖给贫穷国家,并且不能是暴利式的,当然印度的法律也不允许仿制药暴利,其强制依据即“为了让印度人能享受到平价药。”

    实际上我们也是有仿制药的,只是我们的仿制药,同一款药物与印度相比,质量太差,价格确实印度的好多倍,所以没什么市场。

    而今天纸白君还看到一则旧闻说,6月20日一位中国公民携带大量“抗癌药”入境印度被抓,而相关人士对这则新闻的解读这是让人瞠目结舌的。

    即这名中国男子在中国的小作坊里将印度的仿制药作假(和印度药包装一样,印仿制药虽没版权但确实可以治病,这个假药不能治病,没任何作用),偷运到印度,然后再骗中国的癌症病人说,这是印度的仿制药,一来一回将假药卖给中国人赚钱。

    看了这则旧闻之后,我们可能会有更多的心酸,那个泰国副总理就游艇倾覆事故所说的“是中国人害中国人”的话,让我们感到义愤填膺,而这则旧闻这可能会让我们感到不寒而栗且心痛不已。

    这可能是这部电影上映以来,我们大多数人都没关注到的一则旧闻,我们可以从愤怒中让那个泰国副总理道歉,当然他的态度还是很傲慢,但我们是否可以让我们的自害模式彻底终结?却也考量着我们每个人和我们的社会。

    如果说我们没有资格做仿制药也就罢了,但事实上我们也是可以做的,只是我们质量做不到,价格也无法便宜下来,我们也跟风去骂印度侵害专利权,人家可只是在人家那卖的。

    我们所尊重的文明,一定也应为最苦难阶层兜底

    而纸白君还了解到的是,有些原研药商干脆就授权印度去做,连仿制都省了,只要保证不低价卖到发达国家就行,这似乎成了一种约定俗成,也是我们中国成语中的劫富济贫模式……

    纸白君在一些论坛还看到有这样的信息:“其国际上获得了地位,原研药企并没有始终持对抗态度,很多原研药企都放弃专利诉求,转而和印度药厂合作。比如说去年最火的丙肝重大革新药物,原研药企准备在印度只卖1%的价格,并且和仿制药厂合作。”

    药商真的很黑心吗?如果药商真的是黑心的,甭管有没有所谓的印度可以仿制专利药,是因为西方要遏制中国而默许,从资本高于一切的角度来说,无论什么原因都是需要严厉打压和制裁的。

    所以如此奸诈的药商一定会要求自己的政府对印度实施制裁,但事实上也只是嘴上骂骂,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已。

    回归到赖同志身上,人们为什么越来越恨不起他了?这两天为什么又有人提起他的那个英雄头衔了?终归来说就一个税字,上了就不是走私了。

    有人认为赖和印度一样无耻,但实际上赖也没有把所谓的欧美高油价暴利的卖给人们,但他仍然是赚钱的,两桶都卖到了七八块还是亏本的。

    公民们没实惠不说,连国家都是亏损的,这实在有些说不过去,所以赖的问题可能不是无耻,而是咱们稀缺的东西,他能够低价搞进来,只是没有上税。

    有网友评论说:“不鼓励更多的人想办法把低价油倒进来,反而卡独食,到底谁更无耻呢?”

    所以有人这两天聊起赖,基本上也是从每一位个人的角度出发,如何让我们的社会更多的为底层人兜底,而非一味的谋利,所谓的非法,可能从某种角度上来说,它本身就存在一种不合理,需要我们去矫正。

    也应该能理解特某人为何这两天也在搞笑炮轰药商,认为它们也高价卖给了他们国家的穷人,估摸着从咱们的电影里得到的启发?但同时他也着重强调了:“他们竟然低廉的卖给一些穷国……”

    所得出的结论,无论是印度药房,还是陆勇,或者赖同志,抑或药商,他们本身还都是有一定的底线的,这个底线是从人类的基本元素出发的,即做人得有一定的良心。

    前几年有一个词挺火的,现在不让说了感觉,即“仇腐不仇富”,这个论调明显是一个进步的论调,我们总是不理解为什么美的会有那么多愿意为社会付出的富人,大约是他们觉得他们为社会付出的钱并不会被一小撮人糟蹋了吧?

    而我们所面临的问题关键,还是在于我们每个人的尊严,什么时候能被自己看重,然后也被我们的社会看重,其他的头疼问题才能迎刃而解。

    2018—7—10落笔于墨辩阁
    微信私人号:mhzb726
    微信公众号:moheizhibai7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