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247749486.htm 2 780 2018-07-11 09:37:04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院校 > 乐思闲 > 也说立波寻枪秀

也说立波寻枪秀

nwr老牛 发表于:18-07-11 08:51

也说立波寻枪秀


司马百忌 于 2018/7/9 22:03:54 发布在 凯迪社区 猫眼看人


    也说立波寻枪秀

    周立波回国了,给闹得沸沸扬扬的涉枪案,在法律程序上,画上了一个句号。

    周立波回国后,也许是需要尽快修复公众人物的社会形象,也许是为了正式对该案的真相做出必要的澄清,周立波携夫人胡洁,分别接受了数家媒体的访谈,比较有代表性的,就是接受了
@局面 王志安的访谈。

    王志安主持的这期访谈,无疑是局面的访谈节目历史中较为出色的一期,传递了许多公众亟需了解的事件细节。对于周立波而言,起到了很好的澄清事实真相,修复社会形象的作用。

    但,硬伤还是不少:周立波在访谈过程中,毫无必要的表现了许多职业性的夸张表情和肢体动作,试图主导访谈节奏的主观意愿过于明显,使得访谈言论的真实性和可信度,大打折扣。相比之下,周立波夫人胡洁的表现,说服力要远远好于周立波本人,端庄淑静,眼神集中,表达流利且准确,几乎没有做作的沉思和回忆停顿,给之前周立波的表达言论的可信度,拉回了不少得分。

    上海男人要听老婆的话,不是没有道理的。

    言归正传。

    周立波回国后的公开言论,迅速引起了其他当事人的抗议,首任律师莫虎,另一涉案人唐爽,先后发表声明,对周立波的公开表态,表达了否认的意思。

    莫虎和唐爽的表态,给周立波涉枪案的真相,再次蒙上了一层迷雾。

    极大多数社会公共事件,其实真相并不复杂。之所以会扑朔迷离,通常都是因为当事人基于各自的利益需求或者立场,说一半藏一半,这就是信息控制,这也是在多数社会事件中,官方喉舌惯用的技术手段。

    对于涉及到公众人物的纠纷,我们既无须因为盲目支持而全盘认可某一方的说法,也无必要出于个人立场视为通篇谎言。更多的情况下,当事各方都只是有选择的透露了对己方有利的信息,而已。

    周立波涉枪案,亦是如此。

    首先,我们必须明确几个毫无争议的客观事实:

    1、周立波在事发时,被警察从车上搜出他人注册登记过的枪支,和少量古柯碱,烟斗(疑似吸毒用具)。

    2、经过美国检方的送检,上述违法物品上,没有找到周立波的DNA和指纹。

    3、经过美国的法院前后十一次开庭审理,裁定同意被告方提出的撤诉动议,法庭判决周立波无罪。检方没有提出上诉,即意味着表示同意。

    上述客观事实说明,至少在法律层面上,警察在周立波车上搜出的违禁物品,和周立波本人无关。

    但对于公众而言,也许更想知道的是,这些违禁物品,究竟是谁的?或者究竟是如何出现在周立波的车上的?

    这就涉及到逻辑和常识了,也就是周立波在访谈时说过的:“逻辑是个很恼人的东西”。

    (注:以下括号内的文字,是我认为王志安应该继续追问的问题,或许王志安在访谈过程中已经问过了,但没有播出。)

    周立波回国后,在其个人微博上的声明,对此次涉枪事件的起因,认为是“遭到他人构陷”。

    首先,我们可以姑且认可周立波的这个说法,同时,我们应该结合周立波对此次经过的详细描述,寻找是否和“构陷”动机产生矛盾和冲突的细节。

    周立波对警察追踪并且搜车的经过,描述的很详细,但是,周立波明显省略了几个关键的细节:

    1、众所周知,在美国,警察截停车辆,首先会要求驾驶人员出示合法的驾照,如果有必要,会使用警用通讯工具和信息中心联系,验明身份。

    (警察要求你出示驾照了吗?)

    2、另一位警察在车外用强光手电筒查看到车后座上的,被外套盖住大部分的枪套时,首先应该询问周立波或者唐爽,车上是否有枪,枪在何处?你们二位是否拥有持枪证。因为在美国,法律允许合法持枪。

    (警察询问你们是否拥有持枪证件了吗?)

    3、警察在发现车后座上的枪套后,只有在明确获知周立波和唐爽都没有持枪证的前提下,才会继而怀疑车上还有枪支,这就涉及到违法持枪了。但是,即使周、唐二人否认车上有枪,警察仍然怀疑车上有枪,警察也必然应该首先搜寻车厢内部的所有环境,没有发现之后,才会搜查车后厢。

    (警察搜查了车上的工具箱和车座位底部了吗?)

    4、警察在车后备箱的旅行包内搜获枪支后,必然会再次询问周立波和唐爽是否拥有持枪证,才能决定临时控制或者逮捕周立波和唐爽。

    (警察向你们宣读了米兰达权利了吗?)

    周立波在叙事过程中,省略了上述细节,使得整个事发过错,看起来确实很像是警察是有针对性、有目的性的搜查行为。

    周立波在访谈中,一直强调在整个事件过程中,即被关押、被起诉,完全是“零口供”,也即是从未有警察或者检察官对周立波做过询问和笔录。

    这是一种令人难以置信的说法。

    首先,涉事的枪支是合法登记在某某的另一位朋友的名下,属于合法枪支。警察搜查到枪支的地方,也不是在周立波的随身携带,正常情况下,无论是羁押周立波的警局,还是提起诉讼的检方,都会在案发后分别询问周立波和唐爽:你们是否知道枪是谁的?如何会放在了旅行包内?你们触碰过这支手枪吗?

    因为如果这把手枪是在警察搜查之前,周立波的朋友放置在包内,离开车辆的时候忘记带走了,周立波的非法持枪罪,即无法成立了。同时,周立波的辩解理由也很简单:这把枪应该是某某坐在我车上一起出去的时候,临时放进去的,离开的时候他忘记带走了,我也不知道。

    (警方和检方,从来没有人问过你,是否拥有持枪证件吗?也从来没人问过你,知否知道这把枪的主人吗?)

    周立波在谈到自己的奔驰轿车时,称自己通常不会锁车,其他人随时可以进入到车内,意思是某某构陷他具有充足的条件。

    问题在于,按照常识,在美国,虽然大多数情况下,没有锁车的必要性,但是,即使是车主回到自己家的车库,也必然会把车钥匙带离到家里的客厅存放,而不会留置在车内。

    同时,即使车主认为没有锁车的必要性,但车钥匙也不会留只在车内,否则极易造成车辆的自动上锁,车主就被锁在车外了。这种情况并不罕见。

    必须注意的是,如果周立波将车上的遥控感应钥匙带在了身上,奔驰车的遥控车钥匙,离开一定的距离后,车就会自动锁车。

    (你在家的时候,通常是把车钥匙放在家里的什么地方?你的习惯是把车钥匙留在了车上,你没担心过车会自动锁车吗?)

    周立波的夫人胡洁的访谈,是最为具有可信度的内容,但是,也留下了硬伤。胡洁陈述在案发后,第一时间就和某某取得了联系,并且和莫虎一起赶到了某某的住处见面,某某声称枪支是他的。

    正常情况下,胡洁的第一反应,必然应该是要求某某立刻去一趟羁押周立波的警局,向警察说明枪支出现在车内的原因和情况,以求迅速解决周立波被关押的问题。

    但是胡洁的陈述,并没有涉及到这个方面的诉求,而是和某某扯起了律师等其他问题。

    这是令人难以理解的过程。

    (你有没有要求某某一起去趟警察局说明情况?你的律师莫虎为什么没有提出这个建议?莫虎在这之前认识某某吗?)

    最后一个细节,也很难支持周立波的“构陷”说法:

    事发当时,枪支和古柯碱、烟斗是在车后备箱内的旅行包内被警察发现的,但是,枪套却是在车后座上被发现的。

    (车后座上的外套是谁的?是什么时候放在车后座上的?)

    问题开始出现了,如果周立波车上的枪支,确实是遭人构陷悄悄放进了车后厢的包内,那么,构陷者有什么理由要把枪套分开,放在车后座上?正常情况下,驾驶员在开车之前,总会习惯性的查看车内以及车后座上的物品,以免遗忘物品。

    构陷者难道就丝毫也不担心放在车后座上的枪套,会很容易的被周立波或者唐爽发现,以至于整个构陷计划失败?

    其次,在美国,携带个人吸食的少量古柯碱,并不是重罪,即使是构陷者设计陷害周立波,完全没有必要在放置偷偷枪支的时候,同时放置了古柯碱和烟斗,这个完全没有必要的举动,完全属于多此一举。

    再其次,这把枪支,是合法登记在某某的另一个朋友的名下,周立波的律师,以及检察官,也完全可以轻易的查到枪支的主人。如果构陷者确实是计划陷害周立波,也就不可能愚蠢到会使用一支合法登记的枪支,而是更为合理的使用一支无法查找来源的枪支,陷害周立波。

    否则,构陷计划就不能成立了。

    (你的律师调查过手枪的合法持有人吗?你的律师向检察官申请过调查枪支的来源吗?)

    综上,无论如何,美国的法庭调查和判决结论,周立波涉枪案无罪,枪支及其他违禁物品与周立波无关,这是一个明确的法律事实。

    但是,在客观事实层面,对于关心该案的社会公众而言,枪支的来源和故事的真实性,依然充满了疑惑和猜想,也许,真相远比我们想象的更为简单,只是我们无从获知,而已。



nwr老牛 发表于:18-07-11 09:37 0
2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id=12849184&boardid=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