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247629328.htm 8 8635 2018-07-12 21:13:49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媒体 > 南京零距离官方版 > 一吐为快

一吐为快

liyanming5512 发表于:18-06-30 09:11

  一吐为快

   

     一个社会如果只剩下法律,那法律必然异化;一个政府如果只有规章,那规章必然沉沦。这两句话用在徐州中级人民法院和徐州铜山区政府身上是非常合适的。为什么这样说?礼、义、廉、耻国之四维嘛,什么是“四维”?当然是道德和道义了,这四维可不是法律。“……四维不彰国将不国”这句话可是一代最伟大的人民领袖说的,一个国将不国的社会那法律和法规又有什么用呢?更何况我房产被强拆一案在处理上,这两家国家机关连基本的法律、法规都违反了。真的,当一个人没了道德、道义时,他敢践踏人间的任何法律,如果此人又有权力,那就无法无天了。 


     我房产被强拆一案原本是一个小的不能再小的案子了,只要不受官商利益集团和黑恶势力的控制,以政府官员和法官的基本素养问题早就解决了。如果官员能遵守政府规矩,谁的房产由谁来签拆迁协议,铜山区政府还能让上级徐州市政府批评吗?如果一审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能按法律的公平公正原则,判对我的赔偿和其他被拆迁户一样,还有后来的上诉吗?如果政府官员不是畏惧官商勾结的黑恶势力,能丧失基本的政府道义吗?如果法院的法官有捍卫法律尊严的勇气,能不顾事实,恶意拖案并有意错用法条把我应得的赔偿狂减三分之二吗?一个只要依规章办事,一个只要依法律办案就可以把问题解决了,也不至于案子到了二审省高院让法官们头疼为难了,立案一年了也不敢开庭。一个如此简单明了的案子竟然五年解决不了,不能不说这是共和国的耻辱,司法的悲哀和官场的堕落。


     从我的房产被强拆一事上看,徐州的贪官污吏简直是疯了,为了与民争利连我这个六十多岁没有退休金的残疾老头子都不放过。为了获取更多的不义之财,铜山区政府的官员们竟让与我们没有房产关系的人擅自签我们房产的拆迁协议,玩起了从张三手里买李四田产的游戏,事后不顾我们的举报把房子强拆了。当我对这种伤天害理的缺德行为维权时,又使他们恼羞成怒做出更多不可理喻的事。为什么徐州的贪官污吏非要对我一个残疾老下此狠手呢?非要剥夺我赖以生存的养老钱呢?非要把社会主义的公平公正践踏的体无完肤呢?因为他们自认为是徐州的土皇帝了,手中的权力可以使他们为所欲为了,可以对不听话的人,敢于争取合法权益的人任意打击迫害了,可以随便与民争利了,可以随意指使官员、法官当自己的女佣和男仆了。是的,从我这个个案看他们的确达到目的了,用拖延的办法,用错用法条的办法,让社会主义的公平公正原则在徐州死亡了,让神圣的法律扭曲了,让照亮光明的宪法火炬暗淡无光了,把党的阳光给遮蔽了。不过这也使他们与人民为敌的面目更加清晰,更加狰狞了。


    不得不说,徐州的贪官污吏是个很好的反面教员,在他们的“教育帮助”下我的内心世界强大了,我的维权知识面扩大了,我的维权技巧成熟了。现在我已在几十家网站注册了公众号,与多家媒体取得了联系,并与一些知名大V建立了往来,也联系了一些知名人士,我写的一些文章可以说都是讨论社会问题和民众觉悟的,但在事实与比较上我可是拿徐州和我亲身经历作素材的,我的一些文章在友人的帮助下可是要越来越有影响力的。我现在正在争取友人帮助和资助到发达的民主社会主义国家游历,采访报导人家的社会民生,相信我会把这些反面教员的题材运用好的。有时我不由得偷笑,想想也是,如果我的采访报导真的有了什么成绩,那徐州铜山区政府和徐州中级人民法院可是要有一份功劳的。



liyanming5512 发表于:18-07-01 09:16 0
2

今天是党的生日,我重新翻阅了建党史,对党当年的理想、信念无比钦佩,无比敬仰,对老一辈革命家更是崇敬有加。如果党一直沿着当年的理想路线走下去,不被一些人的私利所利用,那中国就已经建成民主、自由;民富国强欣欣向荣,以民为本的社会主义了社会了。看看眼前的社会,都到了不得不提:“不忘初心”了,可见当年建党的初衷和理想信念是被人弄丢了,都到了要招魂的地步了。中国自古以来就有:为了打鬼借助钟馗的说法。达到目的了,子女也万贯家财了哪还有什么初心哟。不得不说那些赤胆忠心为共产党理想、信念献身的人真的好悲凉哟,如果中国真的成了万恶的资本主义,那他们可就成了一大堆笑话了。


liyanming5512 发表于:18-07-02 11:43 0
3

在道德缺失的情况下,有权的人对老百姓最常说的一句话:一切按法律办事。真的是这样吗?绝对不是,他们这样说一是欺负老百姓不懂法,为自己办坏事打掩护;二是权力可以支配法律,里外都是他的理。当一个社会不讲道德,官员不讲道义法律、法规实际上对老百姓来说就是最没用的东西。难道不是吗?就以我的案子为例,政府明明违法强拆,法院还能给他编织一大堆不是理由的理由维护强拆者徐州铜山区政府的强拆得利,甚至蹂躏法律,让庄严的法律女神掉了裤子。可以说在我这个案子上铜山区政府和徐州中级人民法院已经没有了最起码的羞耻感了,要不也不可能在强拆赔偿上只让违法者赔偿拆迁的三分之一。可以说这一强拆赔偿判决不但洞穿了人类文明的底线,也刷新了人类有文明以来最大的无耻。难道不是吗?相同情况下对我的拆迁赔偿只有他人的三分之一,用的还是国家的名义,还是强拆后的结果,还是五年前的价值时点,全天下你能找出这样的司法赔偿判决吗?如果有,请大家一一例出来,我们给他们建一个无耻博物馆让世人给他们排排榜,分分类看谁能排在第一名。


liyanming5512 发表于:18-07-03 16:32 0
4

不得不说,徐州的贪官污吏是个很好的反面教员,在他们的“教育帮助”下我的内心世界强大了,我的维权知识面扩大了,我的维权技巧成熟了。现在我已在几十家网站注册了公众号,与多家媒体取得了联系,并与一些知名大V建立了往来,也联系了一些知名人士,我写的一些文章可以说都是讨论社会问题和民众觉悟的,但在事实与比较上我可是拿徐州和我亲身经历作素材的,我的一些文章在友人的帮助下可是要越来越有影响力的。我现在正在争取友人帮助和资助到发达的民主社会主义国家游历,采访报导人家的社会民生,相信我会把这些反面教员的题材运用好的。有时我不由得偷笑,想想也是,如果我的采访报导真的有了什么成绩,那徐州铜山区政府和徐州中级人民法院可是要有一份功劳的。


 










liyanming5512 发表于:18-07-04 20:47 0
5

今天在网上看到一张图片真的无语了。为什么?它针砭时弊太犀利,太到位了,如果结合徐州铜山区政府和徐州中级人民法院绝对会让你忍俊不住。

一吐为快



liyanming5512 发表于:18-07-08 12:55 0
6

我们这个社会有一个十分可怕的现象,那就是党形像受到污损,没人出来制止,许多基层政府没有责任,却得不到查处,司法没有担当也没人过问。更可怕的是一些基层政府可以任性胡来,许多法院不敢坚守法律的正义甚至为虎作伥,要不我一个极简单又正常的上诉案,省高院都立案一年多了至今也不给开庭的通知,如果司法有担当的话能这样么?如果政府有责任,为什么不出来主动解决自己的违法行为? 那些权力任性的人为什么非要自己的违法行为在社会上发酵,让党的形像污损,让人民政府的威信扫地,让司法逃避自己应有的法律责任呢?是不是有人有意要按自己的意志从新来改变这个社会的性质呢?看来那些把持权力的人真可能有这样的想法。不过那可就不是共产党人干的事了。作为受党领导的干部,就应该做到既然错了,最起码也得按党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来检讨自己的错误,只有这样才能算是个党的干部,才能让政府有应有的担当。强拆了人家的房子,又不按自己制定的拆迁标准赔偿,又拿不出一国两制的拆迁赔偿上的国家法律,又坚持自己的错误行为,这不是有意用权力给党的优良传统抹黑,给人民政府的形像抹黑,给人民法院制造难堪吗?这不是有意用权力诋毁人民群众对党的崇敬,对人民政府的尊重,对人民法院的的信任吗?谁都知道,中国有权力的人是很任性的,但这种任性绝不应该洞穿这个社会所能可容忍的底线。



liyanming5512 发表于:18-07-10 10:33 0
7

 真不知道竟有如此的堕落的事,徐州铜山区政府强拆民房,虽被判违法不但未受查处反而还获利,也就是用违法的方法赚了钱;徐州中级人民法院,对违法的铜山区政府轻柔地说了句:“你违法了哈”还赶紧用被强拆者三分之二的财产来安慰铜山区政府这个有点受惊的小兄弟。虽然这两家都挂着人民的牌匾,但从我这一被强拆案来看,这两家国家单位不是在为人民服务而是抢劫人民,而且抢劫的还是一个年过六旬的残疾老人。可以说天下最缺德的事都被这两家披着“人民”外衣的单位做绝了。他们为什么这样做?可能真的不是什么权力任性那么简单,很可能是被逼的,是被权贵集团逼的。什么是权贵集团?就是有权又有势的商人官员,或官员商人。这些人上通天下入地,能左右一个地方的财政,能决定一个地方官员的升迁和荣辱,在祸国殃民上可以说他们如入无人之境。不过最近听说,徐州已有一个权贵集团落马了。


liyanming5512 发表于:18-07-12 21:13 0
8


我房产被强拆一案原本是一个小的不能再小的案子了,只要不受官商利益集团和黑恶势力的控制,以政府官员和法官的基本素养问题早就解决了。如果官员能遵守政府规矩,谁的房产由谁来签拆迁协议,铜山区政府还能让上级徐州市政府批评吗?如果一审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能按法律的公平公正原则,判对我的赔偿和其他被拆迁户一样,还有后来的上诉吗?如果政府官员不是畏惧官商勾结的黑恶势力,能丧失基本的政府道义吗?如果法院的法官有捍卫法律尊严的勇气,能不顾事实,恶意拖案并有意错用法条把我应得的赔偿狂减三分之二吗?一个只要依规章办事,一个只要依法律办案就可以把问题解决了,也不至于案子到了二审省高院让法官们头疼为难了,立案一年了也不敢开庭。一个如此简单明了的案子竟然五年解决不了,不能不说这是共和国的耻辱,司法的悲哀和官场的堕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