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247511128.htm 2 1887 2018-06-21 00:12:23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人文 > 锐思评论 > 杀死第一名不难,难的是你怎么预防自己被杀?

杀死第一名不难,难的是你怎么预防自己被杀?

墨黑纸白 发表于:18-06-20 17:24

    杀死第一名不难,难的是你怎么预防自己被杀?
    撰文丨墨黑纸白

    纸白君大学期间,无意间看到了某剧中的某段台词,一位洗白了的黑帮老大对自己想要杀对手的朋友说:“杀人不难,杀人不留麻烦,难。”

    背着一条人命过日子,何苦来哉?

    这位洗白了的黑帮老大接着说:“背着一条人命过日子,这是一辈子都治不好的绝症。什么绝症呢?”

    这个人接着说:“背负人命东躲西藏的绝症,还是畏惧阳光下的那种阴暗绝症。我想都是存在的。这仅仅是其一,还有其二、其三。”

    商场如战场确实如此,但商场更多的也是取决于自己对市场和产品的把握度,以及对有可能出现对手的了解程度,以避免无法掌控的风投。

    在这一点来说,那位洗白了的黑帮老大竟然也给出了见解:“如果市场救不了你,那么杀这个人的意义又在什么地方呢?企业的命根子都没了,企业存在的价值又在哪里?如果竞争不过人家就去杀人,你就是把全世界的奖杯都抢回家又有几分含金量?”

    精神绝症,这是对商场上因轻敌导致失意,从而想要铤而走险去杀人越货的人所面临的死地,我们需要做的是如何避免这样的死地出现,而不是等待出现后选择最为惊悚的抉择。

    黑道不是谁家独有的买卖,这句话道出了那个洗白了的黑帮老大的深刻见识,无论对于个人还是对于一个集团,这都是每个人心底最为阴暗且被掩藏得很深刻的东西。

    那么杀死自己的对手,真的会让自己过得好吗?自己的对手就没有亲朋好友?就没有可能请更高级的杀手对自己下手吗?承认失败也是一种成功的标志。

    我们中国人最缺乏的是理性认知失败,同时也缺乏理性对待竞争,更缺乏理性了解死亡和接纳死亡。

    这可能是作为人类最为失败的一点,完全被人性的弱点所克制,且很少能有反制之力。

    杀死第一名的他,只能沦为阶下囚而非第一名

    我们再参见前两天发生的新闻,山东一个中学生把另外一个中学生杀了,据说是班上的第二名把第一名杀了。有自媒体说,“凶手坦言,杀了第一名,他就会是班级第一名了。”

    纸白君不太了解这位学生到底是不是这么想的,但纸白君所了解的我们的教育机制,确实存在着这种恶性竞争,因为竞争机制本身就存在的很大的问题。

    我们不是把一个孩子教育出多个孩子的可能性,而是把一群孩子教育成一个孩子的目标性。

    在这个目标中,孩子丧失个性,丧失天赋,丧失独立自主的见解,这都是其次的,要害在于还可能产出孩子畸形的心理成长。

    正如我们所见的第二名杀死第一名,就不说可能还会被后来者超越,只说仅仅就法律这块,就难逃追责并担负上他人生难以负荷的法律责任。

    杀第一名的意义何在呢?给第三名、第四名以上位的机会?通过杀死一个人并杀死自己?这实在是一种国际笑话。

    成为第一无论是一个学生也好,一个普通职业也好,一个企业老板也好,一个官员也好,一个集团也罢……

    不讲自身实力和对自身实力的深度挖掘,总想着旁门左道,投机倒把,都是一种耍流氓,结局必然是南辕北辙。

    我们对第一名的蔑视,取决于我们自己对自身弱点的恐惧,也取决于对第一名自身实力的无法估量或者说不愿估量,最终却是导致自身陷入绝境。

    这一点我们不仅从山东这名学生身上看到了,我们这一两年整个大环境也是这样的,相信但凡有些理性思考的人,都能够对纸白君这句话感同身受。

   是什么让我们迷失了方向,从而放弃了理性竞争?

    为什么我们的大环境会陷入如此尴尬的境地?贵族们可能没时间反思,但我们普通公民应该是足以警戒的,仅仅从山东这名畏惧竞争的第二名学生身上。

    第一名也不傻,可能也就咱们的第一名只知道努力做一个解题高手,但世界国家中的第一名可并非如此愚昧。

    人家所经历的风风雨雨比我们只多不少,而人家一直走在世界的前列到现在,绝非靠自宫式的天下第一。

    没有一套可以玩转全球的自身机制所发挥出的国民智慧,怎么可能在我们谩骂了几十年,甚至咒怨了几十年中,依然稳步在世界前列呢?

    别看某只傻逼鱼整天瞎比比的谩骂人家,咱们某位伟大人物还是要一个劲儿的说,咱们和人家是好朋友,世界上关系最铁的好朋友,虽是嘴不对心的话。

    但至少我们能够知道我们与他们的差距,我们也应该知道我们与他们的差距到底在哪里,他们依赖于民智,而我们规避于民智,这是最为根本根本的根本。

    如果我们用战国时的耕战思维,真的灭掉了第一名,想象之中我们也会像二战时的德国那样,成为世界的众矢之的,未来不可预料,也充满更大的危机。

    故而你的智慧,才能代表我们的社会何去何从,而不仅仅是让我们的社会来代表我们个人何去何从,这一点至关重要,虽然现在思考这些毫无意义。

    其实我们也算不得第二,只是我们幻想我们是第二了,此非纸白君妄自菲薄,我们对第二不应该仅仅是经济考量,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在为此负重而行。

    2018—6—20落笔于墨辩阁
    微信私人号:mhzb726
    微信公众号:moheizhibai723



刘松萝 发表于:18-06-21 00:12 0
2

很可怕。不要在宣扬泛经济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