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24750971.htm 2 1075 2016-02-03 08:06:34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人文 > 圣保罗教堂 > 基督事迹的珍贵文献

基督事迹的珍贵文献

nazarene 发表于:04-12-30 23:02
基督事迹的珍贵文献
Valuable Document on Jesus Christ
基督事迹的珍贵文献目次
 
第一章  迦马列     致犹太高等参议院访问约瑟马利亚报告书     一
第二章  约拿单     覆查伯利恒的奇事报告书             三
第三章  麦勒柯     致犹太高等参议院报告书            四
第四章   希律安提派底 致罗马国议会为其普遍屠婴事申辩书        五
第五章   希律安提派底 在犹太高等参议院受审记            七
第六章   希律安提帕  致罗马国议会为其杀死施洗约翰辩护书      七
第七章  该亚法     致犹太高等参议院处死耶稣申辩书        八
第八章  该亚法     致罗马巡抚彼拉多请予判决处死耶稣文     十一
第九章  该亚法     致犹太高等参议院报告耶稣死里复活书     十一
第十章  彼拉多     致该撒提庇留处死耶稣经过报告书       十二
第十一章 彼拉多夫人   致佛勒维亚的一封信             十五

第一章    迦马列 致犹太高等参议院访问约瑟马利亚报告书
(本文译自犹太高议院的档案,系从康士坦丁堡圣索斐亚清真寺,所发现的旧约圣经或名圣徒列传中找出的。乃犹太高议院档案中记载的迦马列的报告,时在主后二十七年。按:迦马列当时系受犹太高等参议院的委派,为孩童耶稣的事,往访约瑟和马利亚。)
我在亚扪或摩押地方麦加城里,寻见了约瑟和马利亚,可是没有找见耶稣。我照着人告诉我他所在的地方去找他的时候,他又到别的什么地方去了。于是我一处一处地跟踪寻找,最后失掉了能找着他的一切希望。究竟是否他因晓得我寻找他,所以故意躲避,我不能确所说。但是,我想多半是这个情形,因为他母亲说他性情羞怯,时常躲避和人来往。
约瑟是一个好工人,长得身材很高,但很难看。看起他的头发来好像青年时候的深褐色,他的眼睛呈显着严肃厉害的神气,他的外貌没有一点引人可爱的地方。他的性情是粗率严苛,像他的面貌一样。他也不是一个能讲话的人,好像只有是和不是,就是他的心声表现(言其只会说是和不是)。我深知道他在家里跟人必合不来;他的小孩子们长得很像他。从大体上看来,我只好把他的家庭算作三等家庭。我问他的父母是谁?他说:“我的父亲名叫雅各,祖名马太”;他不高兴谈这些问题,他是一个富有警戒性的人。后来我告诉他,我们听见他见过一个异象,所以奉派来调查这事的真相。他说:“我不把那个叫异象,我称之为梦”。他说:“我和马利亚订婚之后,好像有什么告诉我,马利亚有了孕”。当时他不晓得是睡着呢,还是醒着?可是这个意思给了他一个非常的印象,以致他决定和她断绝关系。
有一天,当他在一个荫凉下做工的时候,忽然有一个人,穿着雪白的衣服,站在他旁边;告诉他不要怀疑马利亚的贞操,因她在神面前是圣洁的。她所怀的孕不是由人,乃是从圣灵来的。并且这个孩子也必没有人的情欲,因此他必须——那就是说——他的人格必须完全出自阿勒马,(almah即希伯来文——童贞的字样),叫他能够忍受一切而不抵抗,应验成就预言一切的要求。他说:“天使告诉我这个孩子将要为大,执掌全世的国权。他说这个孩子要设立一个新国度,满有公义和平安并且全世上反对他的一切国度,都必完全被灭”。我问他一个童女没有男性的生育力,怎么会怀孕呢?他说:“这是神的事工。他曾叫以利沙伯的胎活过来,以致在她老年的时候生了一个儿子,叫这个孩子行在主的前面,向百姓宣告要来的王” 。他告诉我这些话之后,忽然无影了,好像光线消逝的一般。于是我去告诉马利亚我所遇见的。她告诉我说,这个天使或者就是,也曾向她显现的那一个天使,向她说过同样的事,所以我就娶了马利亚。我想如果天使告诉我们的是事实,就于我们很有利益。可是我怕我们想错了,因为耶稣好像不但不怎么关心我们,人的事情,任何世俗他都不感兴趣,我称他是懒惰粗心的人,我不想他会成就什么大事,更不必说他要作王了!如果他将来要作王的话,他在已往所做的,一定会有好成绩,绝对是这样情形才是!
我问他天使和他说话之后,有多少日子就生了这个孩子呢?他说他记不清了,可是他想是过了七八个月生的。我问他那时候他们在什么地方?他说是在伯利恒。那时罗马执政者通告一切犹太人,须在某日报名登记,以便纳税。伯利恒比较着近便,所以他和马利亚就到伯利恒去报名。在那里的时候,就生了这个孩子。我问他生的那一夜里发生过什么特别的情形没有?他说:“有,别人都很受惊;可是我因太困乏,老早就睡了,所以也就没有感觉什么”。他说,过了几天,有几个祭司来看他们和小孩儿,并给了他们许多礼物。消息传到各处说这个小孩子要作犹太人的王,因此引起激动的情形。为着安全起见,我就带着小孩子和他母亲来到摩押地方,恐怕罗马人听见,就要杀害小孩子,免得他作他们的后患。
我发现约瑟的一切意见,都是迹近自私自利。他所思想的都是为他自己。马利亚却完全和他性情不同。像约瑟这样的人哪配有这么高贵的女子作妻子!她好像有四十或四十五的年纪,却充满着欣喜快乐的精神和高尚的思想。她长得美丽丰润,一对眼睛天真温和。看起来是天生的一个贵妇美人。我问她父母是谁?她说:“父名希里,母名安娜,祖母名叫潘耐是亚设支派很知名的一寡妇”。我问她耶稣是否约瑟的儿子?她回答说:“不是”。我请她把这个孩子的历史和情形给我述一下,她就说:“有一天她正在磨面,门前忽然出现一个生人,穿着常人的衣服像光一样明亮;我一看见非常吃惊,颤抖得好像树叶子一般”!可是他一给我说话,我一切的惧怕就平息了。因为他说:“马利亚,你是被主所爱的,主打发我来告诉你,你将要生一个孩子,他将要为大,统治地上的各国”。
她接着说:“我立刻意会到我和约瑟订了婚,大概这就是生孩子的途径”。可是她更叫我吃惊的,乃是告诉我说,她的表姐以利沙伯已经怀了孕,要生一个儿子名字要叫约翰。她所生的儿子,要叫耶稣。这样的话,就叫我想起撒迦利亚曾见过一个异象,因为他和天使辨论就成了哑巴,以致不能再当祭司。我问到这个天使的事约瑟晓得不晓得?她说:“我已经告诉过约瑟,我要因圣灵而生一个儿子,他要把他的百姓,从罪恶中救出来,并要治理全世人人都要承认他,他要管理地上一切的君王”。我问她,怎么知道他是一个天使呢?她说是他告诉她的,并且从他的来径去路,也知道他是天使。我请她把天使离开的情形形容一下,她说:“他好像灯光吹灭一般,忽然地消逝了”。我问她知道施洗约翰的什么事不知道?她说她住在犹太山地里,最近知道的就此一端。我问她耶稣和约翰认不认识?彼此探望往来否?她说他们彼此不认识,她不想他们彼此认识的。
我问她在天使来见她的时候,她是不是一个(almah)童女?她说她确是一个童女。她从来不让男人见她,也不和什么男人来往。我问她那时候是否保持着童女的证据。她和约瑟了解我的意思以后,她们两个都说:“有的”。约瑟又说,他曾因此察验过她的贞操。我问她怀孕的时候知道不知道?她说:“不知道”。我请她告诉我是否有一个时期,她的性感上有过特别的知觉?她说:“没有”。我问她怀孕分娩的时候,有过什么疼痛没有?她说:“没有什么大影响”。我问她的身体强壮不强壮?请她把她的生活给我描述一下:
她说:“我十分健壮。从来没有听见,因什么疼痛或不满意的事而呻吟过。我的饮食也很合适,摆上什么就吃什么。假如有别人发生什么怨声,我就要说,我想这是很好,比我们应得的好得多了”。
她说约瑟是一个不易得其喜欢的人,可是这个孩子常常回答他,而且他的回答非常温和,又十分完全,使他没法子找一点儿错。她说他虽是儿童,常常解决家里的一切口舌。不管关于什么事,什么人,他说一句话,就闭了大家的口。他有这种力量是因他说话常是不需思索,又很谦逊,说出的话又没有责备的意思,但确是一种果断的决定词。
我问她是否有时候曾见他不高兴,或发脾气?她说她曾看见他显然为了别人的愚妄和争吵,现出忧伤烦恼之色,可是她永没有见他恼怒。我问他是否对属世的金钱,富贵,或名誉等持有一些希望?他是否像一般年轻人,喜欢穿好衣服?她说,那就是令他麻烦的一桩事,因为他一点也不顾自己,穿得好坏他也不在乎,家里过得好或过得坏,他也不注意。在他好歹都是一样,她说她和他说到这事的时候,他好像有一点悲叹的样子,对我说:“妇人,(他常常如此叫我)你不知道我是谁”!她说:“他委实地对世界上的事和日常生活的问题没有兴趣”。所以他们对他很失望,想他永久成不了什么大事,还有什么希望要照着天使所说的作王呢?果真他要作王,他所作的一定有点两样。我告诉她说,犹太的医生都主张说,人好色的本性,是从男性来的。我问她在耶稣私人生活中,看见过他有这种天性的表现没有?她说:“没有”。我问她曾否见过他对女性方面,有什么特别喜欢追逐的人没有?她说:“不但没有,恐怕还正得其反”。
青年妇女们倒都很喜欢他,并且常找他和他来往。可是他好像一点不在意她们。要是他们喜欢他过甚的时候,他就用轻蔑的态度对待她们。他常常立起身来,离开她们到别处去,把他的时间用在祷告上。他的生活是一个苦行禁欲的生活。每一次我看见人们很喜欢跟他在一块儿,(男女都如此)向他发问题,他们似乎又非常喜欢听他的回答。真叫我很希奇!
他们说伯大尼有一个很年轻女子,他想要娶她,我想除非他把他的方针和态度改变,他就永没有成家的资格。不过我不相信这个传言,因为他在我跟前的时候,仿佛一点谈不到妇女身上去。
看起来约瑟和马利亚都在他身上失望,不想他成什么大事。他们似乎想着参议院应当为他作一点事,叫他去把自己向百姓显现出来。我试着要安慰他们,所以告诉他们,据我在预言上所得的光亮,他先得在大祭司的职务上着手,在人心里属灵的主观上开工,等到他能得了众人的心,大家精神上有了联合,目的也就成了一个,那时候就容易把他政治上的主义建立起来了,那时再挥耶和华和基甸的刀,那些不甘心服从他的人,也就容容易易地服在他的约束之下了。我觉得他父母的主意,都是自己的性质。他们并不顾及什么有犹太政府,和罗马帝国的压迫,他们所想的都是他们自己的高升,要藉着儿子成事,本身得点利益就是了。
可是我已告诉他们,他们弄错了!要建立天国,不要用势力,也不是用才能,乃是依靠主的灵。我们也不能用属世的兵器,也不能希望从其中得着什么肉体的幸福。照我在预言上所得的光亮,这个王决不能为自己,或为一个团利的利益使用这种的兵器,乃要为众人的利益才可。因为他的国权是一个普及全世的国权,并且是一种属灵的性质。他奉差遣不是为那些已经寻着的,乃是为那些失丧的。
他的父母告诉我,有一个老年人住在伯大尼的路上,从前当过祭司,是一个很有学问熟习律法和先知书的学者。耶稣常去她那里和他一块儿读律法和先知的书,那人的名叫玛赛琳。我或者能在那里找见他,可是他也不在那里。玛赛琳说:“他常在伯大尼的一个青年家里,他想他和他家里的一个少女双方有些爱情的关系”。我问他曾否看出他们中间有什么求爱的情形?他说:“没有看出什么,不过从他们来往的亲密和那女子一方面喜欢他的情形和表情方面推论而言”。
我请他把耶稣的品性大略给我述说一下。他说:“耶稣是一个思想感觉都极高超的青年人,他一辈子从未遇过像他这样年纪,善于应对,最会解决任何人的困难问题的人。他的回答确能给人普遍的满意,以致年高的哲学家,也竟拙于言辞,不能和他一辩;也不能在他的结论中,再发挥什么意见,更不能质问他什么”。我问玛赛琳谁教他诵读解释律法和先知书?他说据他母亲说,他自己知道怎样诵读律法,好像他起初就会应用律法书。同时他对于天然律,以及对于人的关系,从他的教训和说话上,可以看出他能洞见内情,发扬了人类彼此间的爱助,坚强了社会上的普遍信托。他还有一个计划,要叫人与自然律能够协合不背。他把自然界转变成一本带解释的大律书,指明每一株小树就是一个火焰。每一个磐石乃是水泉。每一个星宿乃是一根火柱。每一朵云彩,乃是引人到神跟前的。他使一切自然界,都传说信赖天父的真理。他指明百合花是神施行照顾的实据。他指出天上的飞鸟,就是神顾念人类利益的证据。谁能丈量神和田野鲜花中间的距离?人和百合花双方之间有什么关系?他竟用这样的比喻,给人心中造出了一种思念,叫人似乎因畏惧面起尊敬神的心。同时使人被属天的思想所吸引,而觉得站在那位至高者的面前。在他的话里面,也能叫人觉得自己与神接近。他说神即是如此,你们的父岂不与你们更近吗?虽然人神之间的距离不可丈量,可是情形还是一样的。(是一个平面)他就这样从一朵花上起首,直讲到神身上去,然后又说回来,教训人学习信靠父亲的课程,靠托神的工作。又给那热切听他的人很大的心愿,引起他们的盼望,愿意再多得着一些。当他把听的人领到热切最高度的时候,他就忽然中止打断话头,好像他一点不管人家了。
耶稣用这些解释,让人觉得与他们同类的人十分接近,并教训他们得知与神的关系,和在神身上依靠。虽然他的方法适切中恳,可是我觉得并不是最有效的。因为虽然他教训人说,人和花鸟等,都从一个泉源里喝水,都在一个桌子上得食,同时他好像把各样的事,讲得激起人的疑惑和成见。我们等着要看他圣工的起始,可是他仍使我们在他身上的盼望,成了可望而不可及的,又好像愚弄我们的要求和想望。什么时候一个人在教理教训方面,把他自己与别人隔开,那一方面他就冒很大的风险,特别在他以自己的指令,把神限制成了好像一条河道的时候,那就危险极了!
一个人要在这样的为位置上负起这些责任,他必须有一个能够随意取用的大泉源,不然他就要陷自己卤笨所造成的旋涡里。虽然耶稣在他的教训和说话上,很像黑莱(Hillel)或薛买(Shammai)但他又没有特别受过教训。他叫我们知道神是一个灵,神是一位父亲。他说只有这两件,是人应当知道的两件事。他常以作父母的为比方,问他们怎样对待他们的孩子。他籍此引到神身上去说,神就是我们的父亲,他们就欢呼起来,因为他们都很快乐。耶稣却起来离开了他们,好像很讨厌他们的样子。
玛赛琳说,他有时似乎对耶稣失去耐性,因他太在细小的节目上用工夫。一个来到世上救人的人,竟被医治疾病的事所延误,好像太枉费时间了!他想他能促进耶稣施诊的事务,来一个最省事的,就是说一句话;把所有的病人都同时治好,这岂不是最大的胜利!我问他,耶稣曾否医治过什么人?他说没有,目前还没有。不过他要是真作了犹太人的王,就得医治列国人的病,既然如此为何不在同时都医治了呢?试看一粒麦子的长成,得费多少时间?需要多少劳苦?为何不叫地里每月成熟的粮食等于一年一次呢?这是基督为他的父亲辩护的话就是了。人必须先学爱神,听神的话,然后才能尊敬神呢!他说是的。耶稣所代表的父,就是人能敬爱的神,他是慈爱的神;就是一个恶人,他也没有叫他流血的企图。人若能以爱为条件,他也就不再为恶了。
还要注意的就是在耶稣的话语里,显然常提到将来。他说的许多话,好像封住的信件,除非到了时候不能拆看。一粒芥菜种,结果要成一棵大树。他一切的主义,都是关于将来;好像做父亲的以明日的幸福,来作鼓励安慰孩子担负他今天的担子,使今天成为明天的种籽;同时又以明日的审判为警惕,好叫他把今日的动作,约束在道德之下。
他又说,耶稣是最能明断人类天性的一个青年。他有时候能够把人的意念说出来,把人的恶意也暴露出来。可是虽然他有这一切卓越的生活,但他并不滥用,也不十分注意这些长处。他似乎对任何人都喜欢,而且对人人都一样不分彼此;以致他的父母都讨厌他,简直像弃绝了他一样。不过耶稣有那么一种特别脾气,好像也不在意。甚至任何人他都满意,在他没有分别。他说耶稣好像喜欢住在伯大尼的马利亚和马大的家中,或者我能够在那里找见他。
玛赛琳是一个富于思想长于判断的人。他研究了一辈子的圣经,最善于鉴识人类的天性,他主张耶稣就是基督。他说耶稣似乎藉着心的直觉力,明白经上的预言。我问他耶稣在何处受教读预言?他说,据他母亲说耶稣从起头就会读,从来没有人教他念书。他也说承认他的记忆力不好,有时引用预言还有引用错的,但是耶稣每一次不用经卷,就能更正他的错处。有时候他以为耶稣这次一定弄错了,谁知从来一点也都没有错过。
我请他把耶稣的仪表给我描述一下,以后我遇见的时候便好认识他。他说:“你几时遇见他,你就会认得他,他正像他母亲的长相,不过不像他母亲的圆脸,嘴也不像。头发虽然有点晒黑的样子,可是比他母亲更显金黄一点。身材高大,双肩有点下垂,他的容貌清瘦,因久曝于外,面色发黑。眼睛大而微带轻蓝,有点笨重不敏的样子。眼睫毛很长,眉毛很重。鼻子高大合体。老实说,你不管说什么,他显然是一个老样儿的犹太人就是了。他不见得是一个演说家,可是一提到天上或者神的什么事,他的舌头立转流利,眼睛特别明亮起来。虽然如此,他有一个特长,从来不跟人论辩争驳。他愿意给人陈述事实所说的话又极有根底,没有人胆敢和他争辩。虽然他有一个标准的判决力,可是从来不对那些非难他的人显出傲慢的神色,反倒常常好似对不起他们。我曾见他受律法师的攻击,好像一帮小学生,在老师跟前听课的一般。他最得力的要点,是论到律法属灵方面的能力,与先知的旨趣和目的是什么,有些年轻人想请他收一班学生教训他们,但是被他完全拒绝了。有些犹太人深信他就是世界的弥赛亚”。
我从那里到了伯大尼,谁知耶稣又不在那里,他们说他同拉撒路早出了门,他们也说不知道上哪里去了。于是我去见了拉撒路的姐妹马利亚和马大,和他们长长地谈了一会儿。她们都是很好的年青女子,尤以马利亚长得非常漂亮。我以耶稣取笑她,她们两个一致否认说,耶稣不是什么讲爱情的人,乃是一位尊贵的朋友。自然这是青年女子常有的态度,我不知该信她们的话不该,我就把我来访问她们的真情告诉她们,当我告诉她们,耶稣就是二十多年以前,有一个童女所生的儿子,他母亲已把一切情形告诉了我,她们似乎对这事非常感兴趣。于是她们告诉我说,她们敢以名誉担保,耶稣不但没有提过婚姻问题,也并没有向她们或她人有过一点示意。但马大带羞地说,她希望过他有这个表示,如果他要作王,她很愿作王后呢!
我问她们是否听见再有什么青年女子跟他来往?她们说没有听见。我问她们曾否听见他多提到妙龄女子,或者多和女子来往的事?她们同声说:“没有听过”。连她们也常常奇怪他哩!我问她们,耶稣跟她们在一块儿的时候,常讲什么?她们说他并不常和她们来往,他常和她们的兄弟上房顶上去,一坐就是半夜,有时候还整夜在房顶上,谈论他们二人感兴趣的问题。马利亚说,她常走到离他们很近的地方,能够听见他们。她很爱听他的话,因他态度温和,不骄矜,理性充足,实与别人迥然不同,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的。
我问她们,她们的兄弟对他的意见如何?她们说,他说世上从来没有过这么一个人。他想他是神的一个先知。他说他们许多时候跑到山上去。一到山上,耶稣能够把一切花草,树木,石头的种种告诉他。世界上的东西,他没有说不上来的。同时野兽也都不害怕他。他说常常有狼和牡鹿来站在耶稣跟前,让耶稣抚摩它们的皮毛,好像常不情愿离他而去。他也说,没有一条毒蛇在他眼前示威。我们的兄弟想着他跟着耶稣就十分安全。我问她们耶稣曾否把自己的什么事,告诉过她们的兄弟?她们说没有,即或说过,可是她们的兄弟没有向她们提过什么。
以色列的诸公!我调查此事,先从耶稣成胎跟踪起始,直到如今。关于这件重要的事,所调查的端倪差不多都不是从不说实话的人那里得的。同时这些人又不是向他抱乐观的人。再从这个事情的预言和历史观点来看,我也断定他就是我们所仰望的基督了。我这样结论的缘故何在?请诸位注意下列数点。第一,以赛亚预言的第七章记着说:“主说,大卫家啊,你们当听,这岂算一件小事吗?因此主自己要给你们一个兆头。必有童女怀孕生子,给他起名叫“神与人同在”。到他弃恶择善的时候,他必吃奶油与蜂蜜,因为在这孩子还不晓得弃恶择善之先,耶和华所憎之地,必致见弃于她的王”。第八章说:“你要卷起律法书,在我的门徒中间封住训诲,主要向雅各家掩面,我们就要等候他”。
至高者神的话在这里真正应验了,并且非常清楚明白,无人能够弄错。耶利来三十一章说:“唉爱!女子啊,你当转回转回到你的主那里去,因为主的手在你身上,主耶和华要在地上造一件新事,一个女子要围护一个男人”。在这里又把以赛亚所说的那件事,和我从马利亚那里所得着的说出来了。弥迦五章说:“伯利恒以法他阿,你在犹太诸城中为小,将来必有一位从你那里出来,要治理我的百姓。他从太初就有,我要将他们放弃,直等到她受产难,生出我的长子,好治理一切的人”。这里我们看见了这个城,这个童女,并他的职位,和他生活的情状,以及参议院对于他的追寻,这一切的事,都摆在我们眼前了。因此我在这报告里把这一切的见证都充分完备地呈写在各位面前。我们作神子民的人,怎能再争辩反抗这事呢?在创世记四十九章十节里,写书的人提到现在临到我们的历史说:“胜利必不离犹大,制律者也不离他而去,直等到细罗来到,把他的百姓聚在他两脚之间,永远保护他们。”
第二章    约拿单  覆查伯利恒的奇事报告书
(海塞勒的儿子约拿单,因公会曾获得报告谓伯利恒发生了奇事,便据此调查伯利恒的牧羊人及其有关各项后,将此报告书呈交法庭。)
约拿单谨致此书于神的仆人以色列的元首:我奉命来这里调查,曾遇到了两个人。据他们说,他们是牧羊的人。那时候正在伯利恒附近看守羊群。他们告诉我说,他们看守羊群的那一夜,天气严冷,就有几个人聚木生火,籍以取暖;还有些人就躺下睡着了。以后被那些值班看守的人所发惊喊的问题“这是什么事呢?看哪!多么光亮啊!”吵醒了。
他们起来一看,真的明亮得如白天一样,可是他们晓得那不是白天的光亮,因为那时候正是夜深三更的时候。正当那时空中好像充满了人类的声音说:“荣耀,荣耀,荣耀归给至高的神”。“伯利恒阿!当欢喜快乐,因为神已经成就了向你列祖所应许的话。在你的内室里,降生了一位要用公义治理的王”。他们的欢呼,一阵似乎冲入高云,升达于天庭,一阵又似细微幽柔,沉落山脚,寂然而逝。那种幽扬温柔的音调,是他们从未听见过的。忽然歌声又起,高扬震动天空。继又变为甜蜜优美的音调,降低消去。这种歌声,使他们不能抑制地同时既欢呼又歌泣。所见的亮光好像爆出之物飞升天上。忽而变为幽柔的线,下垂照在小山幽谷之上,使一切的事物,比较在日光下更加显明美丽。虽然没有太阳那么光明,可是较太阳更清亮,好像皎洁最明的月夜。
我问他们那时候觉得怎样?他们害怕吗?他们回答说,起先颇觉得害怕,可是过了一会儿,顿时心灵里得到了安静,心中充满了爱与平安:以致他们不想别的,只有感谢赞美神。他们说那个现象围绕着全城!甚至有些人几乎被吓死。有的人说是世界着了火,有人说诸神下凡要杀灭他们。还有人说或是一个天星在落下了。
等到祭司麦勒柯出来,一边鼓掌,一边呼喊,喜欢得好像发了狂一般!人民拥挤到他跟前,他就告诉众人说,那是真神下世,要成全给他们的先祖亚伯拉罕所应许的话的一个兆头。他告诉我们说:“一千四百年前神向亚伯拉罕显现,叫他使一切以色列人都服在约束之下,服在神的圣神约束。如果我们忠心不变,神就要赐我们一位救主,把我们从罪中救出来,并要赐给我们永生,使我们不再饥饿,叫我们的苦难永远止息。并说他降临的异兆,乃是从天上有光照亮,并有天使宣布他的降临,城里的人要听见天使的声音,人民便要欢喜快乐;贞洁的童女必受生产之苦,她要生产头胎的儿子,他要(藉着)叫人成圣,叫人顺服,管理凡有血气的”。麦勒柯大声向人民说了这些话以后,他就和年老的犹太人进了会堂,留在那里称赞神。
我去见了麦勒柯,他所说的和牧人的话大致相同。他告诉我,他从前住在印度,他的父亲曾作过安提阿城的祭司,他一生曾读了神的经卷,从一切预兆上,晓得这已经到了时候,神要眷顾拯救他的百姓,脱离他们自己的罪恶和罗马人的压迫。为证明这事实起见,他又指给我从铜祭坛上拿出关于这事的许多的记载。他说,第二天曾有三个从远方来的客人拜访他,以后他们就去寻找这个婴孩去了。在一个洞里寻见了婴孩和他母亲。洞前有那么一块棚荫伸出,用以遮盖羊群。婴孩的母亲是嫁给一位名叫约瑟的。她把婴孩的历史告诉了这些人,说有一个天使曾来见她告诉她将要生一个儿子,要给他起名叫耶稣,因他要将自己的百姓从罪恶中救出来。他将要管辖万国,万国要称她是有福的直到永远。
这事是否真实?只好留待日后证明。世界上曾经有过很多这类欺诈的事,有许多伪装是由神迹生下的小孩子们,全都事后露了马脚,令人可笑。这一个孩子也许又是假的,或者这个女人要藉此遮羞企图骗得犹太人的同情就是了。我听说她将要受我们律法的裁判,如果她对自己的贞操,不能给予比她给麦勒柯所说的证据理由更为充足,她便要照着我们的律法被石头打死。虽然麦勒柯说,从来还没有这样明显的神圣显示,像这次的情形,然而,也恐怕不足为凭。已往曾经有好几个情形,都是童女假装从圣灵怀了孕,可是到了把她们交给公会受审的时候,天上并没有光辉照出,也没有天使显现,从云端里宣告说,某某是犹太人的王。可是对于这件事情的真实性,伯利恒全城的人都见证所看见的是真实的。
同时罗马的守卫兵士,当时也出来询问是什么事情,并且他们的神态,显然看出他们是饱受惊骇。麦勒柯说,这些事都是圣经中已经声明过的,确是他降临的预兆。麦勒柯是一个有名的学者,十分通晓预言,也给你们呈上这封信,提出那些预言。以下就是伯利恒城会堂的祭司给耶路撒冷犹太高等参议院的公函。
 
第三章  麦勒柯 致犹太高等参议院报告书
(耶稣降生的时候,他是伯利恒会堂的祭司,以下是他用自己的话,描写那一天晚上所发现的现象,本文系由犹太法典译出的。)
以色列的圣教师们:你们的仆人谨请你们注意,兹呈明古时先知对于先祖以及一个大而有力的国家的兴起和首领的预言;因为神要把他地上的国权组织,外部的管理,和公义的真原则,都要建立其上。从事实上来证明,撒迦利亚最近所见的异象,和所遭遇的苦况,足够叫一切的人满意地说,这就是那要来的大事的先兆。以利沙伯的这个孩子,乃是良辰已到的起头!
约拿单谅报告过你们最近这几天在这里所发生的事情,已经永远的解决了一个大问题;叫我们深知我们得救赎的日子已经近了。我可以把这些分界,分作三段来说:
第一段、        普通的调查,人类单独情形的命运,和原来的根基,(The Rsoeuangel)人类完全的发展,神向那和他立了约的人民的先祖们所应许的,以及作领袖的有犹大支派。
第二段、        摩西的律法,摩西的守望,巴兰(Baalanu)的预言。
第三段、        主的受膏者。受膏者的以色列民,诗歌里面先知的约,和被掳以后的先知,哈该,撒迦利亚,玛拉基,及玛拉基预言中所提起的主的先锋。
以色列中可敬仰的诸公:如果你们参考以上所提的这几段要旨,就能看出先知们对于神要在地上要做之工的预言,在过去的这几天已经应验在以利沙伯和伯利恒的马利亚生子的这两件事上了。
想到有些人对与以上圣道中的预言有无限制的自由看法,叫我们不能不受极严厉的批评。但使我们稍慰的乃是看见圣言的庄严和权势,毫不依赖属血气的批评和分解,乃是根据一种里面的亮光从深奥组织里出来而有的联络和坚实一致的目的,并且彼此结连从关系中发出来,而且一直照到各处,时常超越过一切的障碍。过去的历史和现在的情形,一致地给予近几天所显露的这两桩事情证明的亮光。真的,已往的时日是与现在的地平线混和着的,已往各世纪神的事工,正要在这个特殊的时间里,开始扩张光大起来。现在的这个事件,正在带领我们接近神在地上的道路。我们既尊敬这些属神的人,就应当不误用他们的话语。拿一个例子来说,以赛亚的第三章,先知没有提到安慰者被掳的话,却预言了以色列人被掳的事。他所说的,一方面是论到将来的情形和理由,一方面用甜蜜的话安慰那些在被掳之下的以色列人,其间充满了将来幸福的应许。
可是让预言的灵把我们与先知一同带到将来的时日里去,远超过这世界上一切国度,一直到一个荣耀的将来里,与什么罗马、巴比伦,甚至玛客比的管治等都没有关系的地方。可是永远不要忘记,先知是一个受了灵感被神所召,受了使命,并赋以宣扬神旨意和知识的资格与权能的人。是的,他是一个先知,他的预言是有启示性的,因他包裹封闭了本身一切的才能,在身体之外,不依赖体力作用,把自己放在这样的地位,献身作神的先知。诚然,不用身体比较着好得多!因为魂离开身体越远,他的活动也越大。从我们的睡梦中,可以显出这事实来。魂力活跃逼真的势力,在梦境里比较任何时间活动得多,知觉也更清楚,同时敏感的天才智力,在人睡熟以后,比较清醒的时候还活泼。我们从一个临死的人身上可以证明这个事实。临死的人眼睛常常更为光明,心里更清楚,当他离世与永远接近的时候,他的魂便多得自由,排除了自私自利的心。
先知正是如此,他与神十分亲近,以致他们的个性使用得好像过分似的,其实还是住在他们里面的圣灵,使他意气洋洋,使他的舌头如同着了火一般。给你们提到的这些动人的话,就是从这个情形下产生出来的。我认为那些属神的人曾预先看见了这次所聚集的光辉,看见了童女生产的苦难,看见了那无人帮助的婴孩,生在马槽之中,他们也预先看见了天军的欢唱,看见了罗马军兵人性中的野心,决意要伤害这个婴孩的性命,他们也看见了这个婴孩里里的人性,和他人性降落无助的景况。同时好像他们也预先看见了这个婴孩成长为完全的人。他既然成为世界的主题,他进步的天性就要在凡事上夸胜。他既然在冷天逃脱了罗马的权势,他就要至终战胜全世界,甚至死亡也要被他毁灭。
我们犹太人过于信任外貌上的形势,我们对于天国的认识只有属世方面的认识,只有形式和礼仪。我们所引证的预言和我们所提供的其他许多经过都给我们指明了,神的国要从我们里边起首,在我们里面的生命中掌起权来;再从里面的天性里,涌出外面的一切动作,与那由启示而出来的各种教训和神的诫命,完全形成为统一的态度。预言的(灵)乃是如此,虽然使用语言的自然官能,同时又约束着自身生命的才智,因此有时发生正(出神)的情况。可是这又是机械动作,虽然在那一个时候,断绝了外界的任何关系,但不是失了知觉,不能自主。人这样受了支配就用人类生命的机能说出神的话来如同巴兰一样。
我们犹太人应当把这事认为是最重要的。我们也要记得他的预言,不但关于将来,也是论到已往。同时还注意到人类完全的主权,不但例举到个人和国家的事,也常提到教训和原则的方面。在这亮光之下,以色列便基于预言,成了一个富有宗教教训的国家。所以童女生的婴孩就这样启示,降生并要管理地上的邦国。律法书(Forah)本身也回顾到预言上去。每一个先知也都根据着这律法书(Forah),因为一切预言都根据这个宣布了背逆的人受刑罚,忠心的人蒙祝福。神与亚伯拉罕所立叫他的子孙承继地业之约,也是根据这个原则;事实上与大卫所立的约也是如此。所以一切的应许,不管是政治上的,伦理上的,司法上的,和礼仪上的,都是根据这个律法书(Forah)。简单地说,全部的管理和施行都从预言的默示中,照着神的律法所公布的寻得了他的势力,要归正人类的生活。这个生活是从人内部的生命起首,逐渐扩张于外。从个人进而至于国家。
关于弥赛亚的预言,再没有比这个更正当的证明了。教会——犹太教——根据此点,神权政治也根据此点,神国将来在地上成立的荣耀也根据此点。
预言的全部联系已经在这个婴孩身上应验了;不过发展方面,才算起了头。他要把古旧的祭仪永远废除。可是在人一方面,却要发展伸张,与时俱长。在前影里,植物里,在动物里,已有很多的预表。每一次罗马人庆祝替伯河(Tiber)的胜利,就影射着要来的该撒,大卫所受的各种苦处,或是约伯的悲伤,或者所罗们的荣耀,也是如此。是的,人类每一种悲哀,和各样的悲痛与苦楚,人死前的各种叹息,各样失败,一切眼泪都是预表,都是预言犹太人的王,世人的救主降世的事。
以色列不过在历史的大世纪中,做普通的代理人就是了。预言书色彩的荫蔽,并不删削真正的以色列人在神国里将要得的荣耀的预言。以色列具有历史性的选召,要向各国传达救恩的事工,并不因这个在肉身中显现的婴孩而致终止。因为预言是关于来生的,不但要精练内部的生命,也要范围外部的生活,使之适合一切的善律。如果我们也注意到末日的情形和末日与我们的重大关系,便能看出其中有好些教训,叫我们也有好些当学习的。已往的世代一切伟大的善良快乐的事,都是因为先学习了他们的本分,以后才作出来。几千年来以色列这样站立得住,希望永不失掉希伯来人的国魂,并且成为发扬真神所保持的知识的指定泉源。直到如今她仍是这样的一个主因和中心,使世界的各国都就近她来,受指教,得领导,使他们变成更美好的国家。
我们犹太人籍着摩西从神那里所接受的这些经卷乃是世界唯一的希望。人类如果失掉了这个,就比太阳月亮及夜间的星宿被取去更糟,因为那便是失掉了人类灵魂上的圣光。我们每想到四面的环境,就晓得现在正是建设真道的时候了。这个机会的顺适是从来未曾有过的。回顾我们已往几百年的历史,好像这真是把神的真国度传达进来的好时候。世界上拜偶像的各国,已经厌烦了他们的神像,不再打算信任依靠那在危险的时候不能帮助他们的诸神。他们现在需要一位不但能够听他们呼求,也愿意允准他们呼求的神。
有一天,希律王打发人叫我们到他那里,我给他述说了犹太人的神并神的事工,也历数了神向我们的列祖和我们犹太国所行的大事。他仿佛意识到,如果有一位像我们所承认所信仰的神,那么事奉他就比事奉依靠罗马无用的木头、石头、和铁所造的神好得太多了!因为甚至用金子所造的神也没有一点能力。他说,假若他早一点晓得这一次天使报告的婴孩是这样子的一位。正像从红海拯救了以列人,拯救了但以理的三个少年人脱离了可怕的烈火的神,他一定对他另取一个态度。他想着这个婴孩降世为的是要把罗马人驱逐出境,背该撒而自称为王。他以为全世界上普通的观念都是如此。照着他所听见的人都已经预备好了,想要接待一位能够在他们的生活中,证明是人类能在急难中依靠得住的神。如果这位神能向他的朋友显出这样的权能,那么他的仇敌便要敬畏他了。这样就可以让全世界各国完全向他敬拜了。
我怕这个要成为我国的遗憾,我们的人民恐怕要把他看为暂时的救星,恐怕要把他限制成犹太人独有的拯救者,一旦他的怜悯和慈爱的动作涌流到全世界的人那里,好像圣先知在经上所指示得很确实的,我怕那时候犹太人就要弃绝他了!因为事实上在耶利米的第三章里,已经警告过我们,假使要免去这一种不幸。以色列人必须注意以赛亚的预言。不是只论到以色列人被掳到巴比伦,又回到祖国就算止住,同时以西结所论的轮子不是在天上转着政治的,或属灵的运转;乃是在地上转着,把地上的改革变化指证出来,叫我们晓得一切要来的大事。这个伯利恒的事件便是其中最光荣的一件。
就是但以理所见的这事也不能被玛客咯比时代犹太人得胜的这个影儿所限制。同时这些大问题也不能由我们不生效力地尝试决断,并找出先知所记的那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先知自己所明白的到底是什么?乃是预言系统的全体联合上,推论到这世界的国权将要怎样服在世人救主的国度下的这些要题上求答案。神把这些大问题单独的托付了我们犹太人,因此犹太人就是唯一的委托者。世人当然注目在我们身上,希望我们能够解释这些问题。神既然托我们去办这些事,那么我们若在这个题目上不给人真的亮光,他们就要坚持使我们负责。到那时候,我很怕犹太过于分裂,或者对于这工作的性质过于误会,愚昧和别国一样。我因跟罗马人,希腊人,及别人的谈话得知他们对于犹太人所盼望的救主的知识,不论是间接的或是直接的,反正都是得自犹太人的。就是希律也是照他们的话才有这个意见,他要作个暂时的王以属世的兵权能力治理施政。其实如果我们考察先知们属灵的含意,就知道他的职份是要把世界上的各国连成一个团体,并要把爱建立起来代替了律法,使人心深受爱的激动。在这个例子下使世界有一种普遍的平安,人们无论在何处遇见了别人便都成了好友。在先知书里给我们指明这国要毁灭一切属世的兵器,把那些东西变成有用的器皿,这样他就成了为众人利益的一个活动者,并要教导一切的人彼此行善。假使先知不传扬这个,还有什么可传呢?
我们因念了神一切经卷,得知先知们的连合和总结,无非要我们晓这个意思。因为每卷都有论这个伯利恒圣婴的话。假如我们要考察本题的的时候可以察看以西结合所提的轮子。那里清楚的指明世界各国的变革,在时间方面也定规了这事;再可以考察与这个大事有连带关系的几个人。撒迦利亚给我们指出了这个童贞的妻子以后,又指出了地点,并提出了地名,以后还把天使的显现,和所发的光亮都提出来;同时也宣布了罗马人的反对。现在我请求神的仆人高等参议院的诸公,务要善为斟酌这些事。试想世界上不同时代的人,又住在不同的地带上,彼此都不认识;并且不是聚首议妥按次序说这预言的奇妙。在人类的问题上他们并没有利己的兴趣,其中有些反受了害,有些因为宣扬这些预言而舍了命。如果不是神亲自分派了他们,给他们这样的启示,他们怎能清楚明白的指出这个地点,时间,和那些名字呢?我知道罗马人和一些祭司们说:撒迦利亚是一个假冒为善的人,马利亚是一个不好的女人,世人所能武断的就是如此。可是请问谁能伪造这样的预言,又能使之成为事实呢?请问谁能叫天上发光,叫天使下来报告,说这是神的儿子要作犹太人的王呢?
高等参议可尊敬的领袖们啊:并不是我一个人说这话,为这些事作见证的不单独是我。伯利恒主要的人民和我一样看见了。我要向各位说,如果这不是犹太人的王,我们就无别人可再等候了。因为预言逐条逐节地完全应验在他身上。如果他没有显现拯救他自己的百姓,我简直就没有得释放的希望了!我也将相信我们错解了先知的意思!然而我确实觉得这就是他,我要十分急切的盼望他,等候他。我也不害怕有什么伤害的事临到他。全世界的罗马人没有能伤害他的,虽然希律大发烈怒,可以毁灭全国的婴孩,可是侍候他降生的天使必要一生护卫他。罗马人如果要害他,就得向从前法老所抵抗的神显显身手并须遭遇同样的失败啊!

补充日期: 2004-12-30 23:07:08

请斑竹删了

 我们所传的有谁信呢耶和华的膀臂向谁显露呢他在耶和华面前生长如嫩 
 芽像根出于干地他无佳形美容我们看见他的时候也无美貌使我们羡慕他 
 他被藐视被人厌弃多受痛苦常经忧患他被藐视好像被人掩面不看的一样 
 我们也不尊重他他诚然担当我们的忧患背负我们的痛苦我们却以为他受 
 责罚被神击打苦待了那知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为我们的罪孽压伤因他受 
 的刑罚我们得平安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我们都如羊走迷各人偏行己 
 路耶和华使我们众人的罪孽都归在他身上他被欺压在受苦的时候却不开 
 口他像羊羔被牵到宰杀之地又像羊在剪毛的人手下无声他也是这样不开 
 口因受欺压和审判他被夺去至于他同世的人谁想他受鞭打从活人之地被 
 剪除是因我百姓的罪过呢他虽然未行强暴口中也没有诡诈人还使他与恶 
 人同埋谁知死的时候与财主同葬耶和华却定意将他压伤使他受痛苦耶和 
 华以他为赎罪祭他必看见后裔并且延长年日耶和华所喜悦的事必在他手 
 中亨通他必看见自己劳苦的功效便心满意足有许多人因认识我的义仆得 
 称为义并且他要担当他们的罪孽所以我要使他与位大的同分与强盛的均 
 分掳物因为他将命倾倒以致于死他也被列在罪犯之中他却担当多人的罪 
 又为罪犯代求 
脚掌所踏之地


潇湘江南 发表于:16-02-03 08:06 0
2
你好 主内肢体!请问您有基督事迹的珍贵文献 全文吗 能发我QQ邮箱吗 1023162890@qq.com 不胜感谢之至 以马内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