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247452946.htm 5 367 2018-06-14 11:51:03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院校 > 南京一中老三届 > 青草何茫茫 白杨亦萧萧

青草何茫茫 白杨亦萧萧

zzb523549440 发表于:18-06-14 11:01

              青草何茫茫    白杨亦萧萧

                 --------祭扫福海同学(树葬)墓

                             江之峰

 2018610日上午,我们电大同学七人在徐福海的女儿(徐杰)、女婿的陪同下,前往雨花功德园,(位置在望江矶和花神大道之间)祭扫了福海的树葬墓。

 依照福海生前的意愿,不要搞仪式,墓碑不刻姓名,不要占地的墓葬。(最好是撒入江海)后来福海的弟弟说,还是要留一个念想,让后代人好去祭扫。于是,女儿女婿就搞了树葬。(5万元一个穴)

福海的树葬的石牌的记号是15 A,没有刻写姓名。

我们看到别人的树墓都有姓名,就建议徐杰以后还是刻上姓名,比较好。他们也在考虑斟酌,是否在石牌上刻一两句藏名(有福海两字)诗句,以便与他人的墓碑有所区别。

我们恭恭敬敬地向墓碑献了两捧花束。然后依次一一向福海墓鞠躬,表达悼念和尊敬之情。衷心祝愿我们的老同学、老同事和老朋友-----福海在天堂里安心安息,并保佑自己的亲人过好日子。

周围有的树葬,靠边的,3万元一穴;像柜橱一样的,则18---20万元一穴。这里的环境优美,地点离南京城区比较近。很多人会考虑百年以后,自己也“住”进来。这从石牌上预留的姓名(或者红字)就可以看出来。

树葬是比较环保的。埋入树葬的骨灰盒,据说是可以降解的。

俗话说,一代“亲”,二代“表”,三代“了”。现在时代一日千里,生活的节奏更加加快了。三代以后的事情谁来管?我看,普觉寺公墓提倡在电脑网络上注册,搞网祭,(不占土地,不占资源)这倒是一个可能发展的方向。

在回来的路上,大家谈到:平时福海的体质还是很好的。福海的过早离世,可能与初期有些大意,和某些医生误诊有关,病情一拖延,等到(转至好的医院)发现了真正的病根,再来用药(抗生素),则正不压邪,为时已晚。

有的说,岁月不饶人。我们应该认识:自己已经是老人了。劳逸结合,动静搭配,必须细心把握。特别要当心-----长期或者多次疲劳对于身体和健康产生的积累破坏作用。

我的岳母(88岁)最近忽然肚子痛,送到省人民医院。做CT,发现阑尾内发炎。必须赶紧动手术。刻不容缓,连夜开刀。方才救得一命。(如果稍微送迟医院,或者碰到医生误诊,或者设备故障,则后果不堪设想)

有人说,扬州人是“虚子”。(过于敏感)其实老年人有时候,对于突发的疾病,还是“虚”一点好。

 

注:今天祭扫福海墓的七位同学是,杨叶旺、胡肄炘、舒德汇、饶宁生、张克琳、徐国定、单晓宁。  祭扫之后杨叶旺做东,在殷高巷旁一家酸菜鱼饭舘招待我们中餐。

 

                   悼福海      2018.06.10.

                                      德汇

          福海我兄弟,聪明有豪气。  在港是能手,在家顶梁柱。

          生死若天定,早晚应可调。  昨日聚同窗,今日载鬼册。

青草何茫茫,白杨亦萧萧。  魂魄散何之,骨灰寄空盒。

千秋万岁后,谁知荣与辱。  但恨在世时,饮酒不得足。

 

 

 



zzb523549440 发表于:18-06-14 11:03 0
2

青草何茫茫 白杨亦萧萧
















zzb523549440 发表于:18-06-14 11:05 0
3

                   回忆福海的一段往事     

2018.3.16.   江之峰

     我认识徐福海是在上电大班的时候。他姓徐,我感到亲切。他似乎是我半个娘家人。(因为我妈妈姓徐)他名为福海,大概是取中国人都喜欢的“福如东海”之意罢。

我是19812月结婚的,那时我是33岁。(因为插队等等耽误了一点)我结婚之后,知道徐福海尚未有对象,就热心为之张罗,牵线搭桥。

 第一次,我妻子联系了她的一位单身的闺蜜,(接近30岁)我则通知了徐福海。我们四人见面之后,很客气地谈了一阵子。大家都是有一点修养的人,喜怒不行于色。即使不中意,也依然很有礼貌。

(当时当场不表态,有话事后说)

事后才知道:女方不满意。大约是她嫌福海脸有一点黑,有一点粗犷之气。(其实她自己长得也不秀气)

我问徐福海是什么态度。他说,“如果女方认为可以,他也愿意谈。既然女方表示不满意,那就算了。”

我说,“她是有眼不识金镶玉。你是电大的高才生。不是你不优秀,而是你还没有碰上懂你的人。大丈夫何患无妻?你不要灰心,我们以后再帮你找,就是了。”

我对妻子说,男人的美,有的是(女性式)柔美型的,如蔡国庆、贾宝玉等;也有的是(男性式)粗犷型的,如腾格尔、杨在葆型的。你的闺蜜就喜欢前一种男人。或许福海就是后一种类型的男人。

我们的福海,如果不优秀,我会介绍给你的闺蜜?你的闺蜜错过了一个好机会。大家都知道,我们电大的学生在当时那是很吃香的

后来我们又经过辗转,为福海牵线介绍了一位更为年轻漂亮的姑娘。    

两人一见钟情,相见恨晚。(据说她在下关区房产局工作,这是一个多好的单位。)一来二往,两人很快就结了婚。(就是现在徐福海的妻子)……生活很是幸福。

(我妻子的那个闺蜜,因为挑肥拣瘦,一直拖延到40岁,只好马马虎虎找一个比福海条件差得多的、离异的男人嫁了。此是后话了)

可见,爱情是要有缘分的。一旦有缘,一旦爱降临了,什么都挡不住,原先预设的各种条件,框框条条,都被一下子冲破了。

可见,人才好比是千里马。如果你是人才,也必须有伯乐----有慧眼的人才能识别。如果一时无人能识别,你也不要太着急。也要适当地宣传自己。否则,为什么好的商品也要做广告呢?

 



登远画下 发表于:18-06-14 11:17 0
4

 

悼福海

2018.06.10.

德汇

福海我兄弟,聪明有豪气。  在港是能手,在家顶梁柱。

生死若天定,早晚应可调。  昨日聚同窗,今日载鬼册。

青草何茫茫,白杨亦萧萧。  魂魄散何之,骨灰寄空盒。

千秋万岁后,谁知荣与辱。  但恨在世时,饮酒不得足。

 

 



登远画下 发表于:18-06-14 11:23 0
5

“...也要适当地宣传自己。否则,为什么好的商品也要做广告呢?”

—— 有趣的“结束语”  青草何茫茫 白杨亦萧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