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247415303.htm 1 161 2018-06-11 08:28:28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院校 > 南京一中老三届 > 人才选拔是一个“信息问题”

人才选拔是一个“信息问题”

殷鍚中 发表于:18-06-11 07:41

逻辑思维第511 | 人才选拔是一个信息问题

 

人才选拔是一个“信息问题”

立即打开

511 | 人才选拔是一个信息问题

 

和你一起终身学习,这里是罗辑思维。

这周,我们继续为你介绍苏力老师的著作《大国宪制》。刚开始我说至少要说十期节目,现在看来要远远超过这个数字了。因为书很多,但是问题很好,方法很新的书,就不是那么多。所以,我们还是要尽可能挖掘这本书的价值。

前两周,我们讲了中国人的祖先为了构建一个超大型国家,在基层社会、行政区划、军事、文化等各个方面的制度创新。从今天开始,我们来谈人才选拔制度。

关于这个问题,我们都知道,中国人最终摸索出来的解决方案是科举制。但是你想过没有,为什么到了隋朝,科举制才出现?中国有了皇权的大一统国家的1000年之后,才有科举制出现。而且到了宋朝,科举制才成熟?为什么建立一项有效的人才选拔制度那么难?

对,科举制不是一个单一的制度,它是一组非常复杂的解决方案。所以,演化出来,需要漫长的时间。

要想理解科举制,我们还是得回到中国人的祖先面对的那个非常独特的难题:如何在农耕经济的社会现实和科技水平上,构建一个超大型国家组织。如果是小国,不需要复杂的人才选拔制度,要么用有血缘关系的人,要么用众所周知的能人,就行了。

但是,大国,这个问题就复杂了。怎么在高度离散的村落里面,挑选出潜在的政治文化精英呢?在中国这么大的版图上,最大的难题,是信息不够。

第一, 从哪里发现人才,获得有关人才的线索?第二,怎么核实和验证他是人才?第三,更进一步,发现了也验证了,但是人才很多啊,怎么在他们之间比较和衡量?怎么知道这个人就比其他人优秀?

你看,是不是全是信息问题?

这个问题,有意思的是,从下往上看,和从上往下看,结论是不一样的。

从下往上看,中国的知识分子最担心的是怀才不遇。当政者是不是求贤若渴,是知识分子的一个问题。但是,如果从上往下看,就是站在当政者的角度看,你就知道这不是个问题。只要他想做成事,哪怕是维持现状,也一定是需要人才。动机上没问题,根本不需要劝说。

这种视角上的落差,在今天的一个单位里也能看得到,大量的人觉得自己的才能被低估了,应该担任更高的领导职务,但从上往下看呢?几乎所有的领导都感慨没有足够的人才可用。

这种焦虑,在中国国家成型的早期就非常明显。韩非子,写了一个寓言叫滥竽充数,为什么啊?就是讽刺那个时候的君主,没有人才的甄别机制,不管香的臭的,只要敢吹自己能干,君主都要。

还有战国时候的四公子,什么孟尝君之类的,动不动就门客三千,什么鸡鸣狗盗之徒都来了,也没听说做出什么了不起的事。为啥?他虽然求贤若渴,但没有选拔机制。

你想,那是春秋战国啊,人才竞争就是国家存亡的竞争啊,君主再求贤若渴,也没有用。动机急迫,也解决不了人才甄别的信息机制问题。

到了汉代,国家一统了。君主选人才的渴望是不是就降低了呢?当然不是。要管理那么大的国家,需要多少人才储备?需要多大的官僚队伍啊?所以其实问题更严重。

刘邦的时候好办,开国君主,一起打天下的功臣、兄弟们可以用,人才都是在战争中显露才能的,不存在选拔的问题。到了汉景帝的时候,问题已经出来了,功臣凋零了,死差不多了,怎么办?用官二代,就是功臣的儿子或者是外戚。到了汉武帝的时候,这个问题就更严重了。

你发现没有?汉武帝基本用的都是外戚。刚开始的时候是窦太后的侄子窦婴,他自己的舅舅田蚡。还有各种小舅子,卫青、霍去病、霍光其实都是汉武帝的小舅子。你看,那个时候汉朝已经开国60年以上了,还没有形成一套人才选拔制度,只能靠汉武帝自己的眼光在身边的人当中选。

这对汉帝国来说其实是有极大风险的。不仅是有没有足够的人才组建官僚队伍的问题。苏力老师说,如果中央政府不能充分地吸纳人才,后果就不只是埋没人才了。真正的人才很难被埋没的,最大的风险,是某些地方政治势力可能吸纳他们啊。这不是瞎猜啊,事实上就发生了啊。

你应该知道有一本书叫《淮南子》。组织编写的人就是汉初的淮南王刘安。刘安之所以能编写这本书,就是因为招揽了大量的人才。后来七国之乱的时候,刘安差点就加入了反叛的阵营。你看,这个危险是现实存在的。

听到这儿你可能会说,这汉武帝怎么不搞科举呢?你想,要办科举,得有多少先决条件?就说最简单的,得有考试内容吧?那个时候的学问可是三教九流,谁都说自己是人才,都说自己有安邦治国之术,你信谁?越是这么说的人,越有可能是骗子啊。

但是,汉武帝也不是什么都没干。他还是干成了两件为后来科举打下重要基础的事。

一件是罢黜百家,独尊儒术。这件事,通常的解读,都是从思想的角度来分析,说儒家怎么符合皇权统治的需求。但是苏力老师说,其实大家还忽略了一个角度,就是这件事的本质是划定人才选拔的考试范围,制定了统一教材。

你想,选拔人才和激发思想,这是完全不同的两件事。要激发思想,当然是百家争鸣。但是如果是选拔人才,就必须有标准、有范围。有了范围,一个乡村里的孩子才能看到具体的努力方向。

你想想今天的高考就明白了。孩子有旺盛的好奇心,爱广泛学习知识,谁也不会反对。但是如果是参加高考,国家就得划定知识范围,并且禁止超纲教学。这和汉武帝的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底层逻辑是一样的。都是划定范围,让潜在的人才有上进的抓手而已。

这件事,从汉武帝开始,经过7个半世纪的推广,儒家经典定型,等于是有了全国统一的教材了,这才在技术上为科举制度出台打下了基础。

汉武帝干的第二件事,就是让各地官员推举人才。每个郡有名额的,都要推举,你要是作为一个郡的太守,不推人才,就是你的失职。这就是早期的推举制和察举制的源头。

学过历史的人都知道,这项制度后来引发了很多弊端。各地官员不管是推举还是察举,都是选自己熟悉的,有势力的家族的人。这就是就是阶层固化嘛。所以这项制度一直被指责,哪像科举制,自由报名,完全凭本事考,那多公平啊。

但是你想想,汉代那个时候没有纸张啊,更没有印刷术啊,书籍很贵。谁能有书啊,当然还是贵族和富人。只有贵族和有钱人才看得起书,如果那个时候就大规模搞科举制,造成的阶层固化也许反而更严重。

实行察举制和推举制,反而在中间加了一层人的因素,在没有标准的时候,用人的推荐当标准,反而是比较公平和有效的。

举个今天的例子你就明白了。很多公司在人才市场上招人,普通的岗位,靠公布个招聘标准就行了。但是真要是比较重要的岗位,公司往往会号召自己的员工推荐自己的朋友。一旦推荐成功,公司往往还会发大奖。为啥?

因为员工推荐,加上了自己的判断,这个人能力、人品、态度、协作能力,他会综合考量。这种考量,是靠标准化测试很难衡量出来的。而且因为他自己也在这家公司,多少要对这种推荐负责。所以,反而靠谱。

但是,我们必须看到,不管推举还是察举,都为后来的科举,打下了一个逻辑基础,就是人才是要在全国范围内逐级选拔的。只不过,这项制度的最终成熟,那要在几百年之后了。

苏力老师在《大国宪制》这本书里有一句话,我觉得特别精彩,他说,一个群体的长期的看起来的愚蠢,很可能就是他们在生存的具体情境中被逼出来的唯一选项。所以,别觉得他们是愚蠢。因为别无选择,所以恰恰是智慧。

好,苏力老师的《大国宪制》精排版电子书,在得到App独家上架,你点击本期节目的文稿,或者到首页找到电子书板块,都可以看到。

明天我们继续聊人才选拔问题。

罗辑思维,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