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247411800.htm 3 717 2018-06-11 07:57:36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院校 > 南京一中老三届 > 活到老,学到老。

活到老,学到老。

九竹龙 发表于:18-06-11 07:57

活到老学到老

  

    自儿时起就不断从妈妈和老师那里听到“活到老、学到老”这句话。那时,还没有什么具体概念,老年离自己还远着呢!对这句名言主要是从“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这个角度去理解,否则“黑发不知勤学早,白首方悔读书迟”。

 以后招工到工厂,提拔当干部,进入了社会,经历了风雨,更加明白一个人要想立足社会,取得人生道路上的一个个的成功和进步,一刻也不能离开学习。此刻,虽然可能没有老师给我们上课了,但社会的要求、工作的需要无时不在提醒和督促我们不能放松学习,唯有如此,才能立足社会。基于以上的认识,我在宝应县服装厂的领导岗位上,完全利用业余时间攻读自修大学的课程,用三年时间获得了南京大学颁发的自修大专科文凭,再用两年时间获得了江苏省委党校颁发的本科文凭。

 但直到退休真正步入老年以后,我才完全理解了“活到老、学到老”的含义。学习是人生的必修课,而且是一门永无止境的课。所谓”活到老、学到老”,讲的是人一生都要学习。从幼年、少年、青年、中年直至老年,学习将伴随着人的整个生命历程并影响人一生的发展。少壮要刻苦学习,老年仍需努力学习。活到老,学到老,不仅是一种人生态度,更是一种人生境界。

    “活到老、学到老”这句话是1957年5月26日周恩来总理在中华职业教育社立社四十周年纪念会上讲话中提出的,原文是:“活到老,学到老,改造到老”。在西方,这句话最早出自古代雅典著名政治家梭伦之口直译为“我愈老愈学到了很多东西”。之后,著名传记作家普鲁塔克在《梭伦生平》中引用了这句名言。18世纪,法国启蒙思想家卢梭在晚年的著作《一个孤独散布者的遐想》中又加以引用和发挥,使得这一名言得以流传开来。

  古今中外,无论是领袖统帅,还是大家名流,不管是社会精英,还是普通平凡之辈,作为个体,学习始终伴随着一生,才能不断进步。世界上一切优秀的民族都是在学习中不断取得进步的。

  时代在发展,社会在进步。践行“活到老、学到老”这句经典名言,对我们过好退休后的晚年生活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在我们老三届校友里,在我周围的亲朋友好中,越来越多的人退休后参加老年大学,或参加各种培训班学画画,学书法,学唱歌,学跳舞,学英语,学太极拳等,生活得有滋有味。退休后重新学习已蔚然成风,老年朋友们正以崭新的面貌展现出“夕阳红”的无限风采!

  我是这无数个追求新知识的老顽童之一。退休以后,我的日常生活主要是三件事:培育小孙子,读书写作,健身唱歌。在行这三件事的过程中,我好奇心不减,60岁开始,又重新开始学习了大量的新知识。

 我们这一辈人大多数都是在结婚生子后顾不上家庭,忙于工作。而我更是远离家庭,在深圳工作了20年。等儿子结婚生子后,我立即退休回到南京,全身心地投入到培育孙辈身上去,以弥补我中年长期在外工作,顾不上培养儿子的缺憾。

    我主要学习的是冯德全教授的《早教革命》和儿科专家郑玉巧的《育儿经》这两套教材。冯德全教授被称为“中国早教之父”,他吸取国外的先进理念,把儿童智力开发提前到零岁。这不仅是一个伟大的创举,也是人类认识自己的一次突破。它集优生,优育,优教于一身,为儿童潜能的早期开发开创了诱人的前景。教材由浅入深的理论,系统全面的内容,简单有效的方法,从潜能开发,性格培养,行为教育三个方面入手,开发孩子十几个方面的智力潜能,同时解决了令家长头痛的诸多问题。

    郑玉巧是从事儿科临床工作20余年的儿科专家,她的《育儿经》包括胎儿篇、婴儿篇和幼儿篇,科学翔实的育儿理念和方法受到广泛好评,被称为是“中国人自己的育儿经”。

    对我这个刚刚退休的老爷子来说,育儿是一个从未接触过的全新领域,这两套教材让我耳目一新,眼界大开我带着满腔激情一头扎了进去,边学边运用到我带小孙子的具体实践中去,对小孙子元辅寓教于乐、玩中有教,取得了较为显著的培效果。小元辅上学前,我是集爷爷、保姆、教师、保健医生于一身,几年如一日,天天和孩子玩在一起,玩中教,玩中学,以身作则,做给孩子看。我每天记录《育孙记》,孩子的每个“第一次”都有详细记录。每个孩子都是特殊的个性,世界上没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教材,哪些方法不适合小元辅,还要做哪些改进?我都有理论指导,有实践经验。

  小元辅上幼儿园前的几年,我做了八大本日记,有3000多张照片和很多录像资料,这是小元辅长大后,我留给他的最珍贵的礼物。

   为了带好孩子,我必须提前学习,比如,教孩子背《弟子规》我要先背下来。《弟子规》讲的东西我必须先了解,《弟子规》中哪些是精华,哪些是糟粕?我必须先搞清楚。

    教孩子背唐诗,我要先会背,唐诗的内容我也要清楚。因此我和孩子一道成长,复习和新学了中华传统文化的很多经典。

    孩子大了,对事物充满了好奇,看到什么都要问个“为什么”?他问的东西,懂的我可以立即解答,不知道的回去查资料,给了我一次再学习的机会。

    孩子上学后,我又和孩子一起学习。特别是每周五我陪小孙子去上学而思培优”的奥数课,有些题目老师如果不告知解题方法,不要说是孩子,就连我们那些坐在后排的家长,没有一个会演算!这又让我学到了新的东西。

    小孙子一开始有些不适应,慢慢产生了兴趣。他还多次笑话我:“爷爷,你怎么那么笨,连我们二年级的算术题都不会做。”上了几课后,掌握了方法,我也兴趣越来越浓,老师出的题目,小孙子和同学们在前面课桌上做,我在后面的家长位置上同时做。儿子戏称我陪同孙子上“学而思培优”,可以避免得老年痴呆症。

    喜欢动笔,一直坚持写日记。做秘书几年写了很多官样文章,那时就很想自己也能搞些创作,但一直没能如愿。做宝应县服装厂领导时,曾试图用自身的经历写一篇短篇小说《六分之差》,由于工作忙,断断续续,写写停停,后来去深圳创业,没能写下去。

    退休后,时间可以自己掌握了,我便拿起笔,开始来圆自己写作的梦。

    写作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要大量读书,汲取营养;要仔细观察,掌握素材;要勤于思考,激发灵感;要深入研究,选好角度;要反复修改,精益求精。从某种意义上讲,退休以后提笔写作,有些“自讨苦吃”的味道;一旦写起来,又尝到了“苦中有乐”的滋味。

    2013年5月8日,我写的第一篇文章在南京一中老三届论坛发表后,得到了校友们的热情鼓励和关注让我增强了信心。于是我坚持每天写一点,并形成了一种生活习惯。至今为止,我已陆续写了近百万字的各类题材文章,那篇几十年前没有写成的短篇小说《六分之差》也终于完稿。

    去年写完旅游西藏的系列记实随笔后,颇有“江郎才尽”的感觉。于是我暂时停笔,静下心来大量读书,又买了几本如何提高写作技巧的书籍来学习、充电。虽然我不打算去当一个专业作家,但最起码要对得起那些一直鼓励和关注我的兄弟姐妹们。

    唱歌是我从小喜欢的爱好,但真正意义上的学唱歌是从50岁才开始的。那时我在深圳工作春节和员工一起回南京过年时都要参加“南京知青宝应体育小分队”的春节团拜会。小分队里有一位挚友韦鸿生,长相、唱歌的风格酷似李双江,有“小李双江”之称。他听我在卡拉OK厅唱了几首歌后,指出我唱歌方法不对,声线太小,不会运气,没有共鸣声。然后指导我如何打开口腔,如何练习丹田运气,要学会把自己的身体当作一个大音箱。他是我第一个声乐启蒙老师。

 60岁那年我退休回到了南京,回到了不带任何功利色彩的亲情和友情之中,并融入了南京一中老三届这个温馨的大家庭里。在“南京知青宝应体育小分队”春节团拜会时,王亚伦学长听我唱了几首歌后,说我唱歌还不得法,如果改进一下,声音会好很多。

 指出我唱歌存在的毛病有几点:一是口腔没完全打开,声音是向外唱,而不是向内唱,声音没有打在后咽壁上,共鸣声不强。二是唱歌时口唇扁平,造成声音不稳定。别人走音是走在下面,你和别人不同,你是飘在上面半个调。三是丹田运气,胸腔共鸣,在衣服的第二和第三个纽扣之间的位置发力。四是男高音唱歌要有英雄气,俯瞰大地,越是高音,越是要把气沉到脚跟。五是唱歌时声音不能太满,就像气球,太满了就会炸掉。要控制在七分左右的音量。六是我唱歌音太重,要尽量控制平直一些。

 参加一中老三届合唱团后,我开始和王老师学正规的发声方法,这是我以前从未接触过的。课间休息时,他也会一句一句的教我练唱。按照他的科学方法练声,颠覆了我以前练了10年的发声方法,刚开始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唱了。合唱团第一节课教科学练声,王老师点我站起来唱,我也不知道如何发声。

 有人曾说我是一个“完美主义者”。确实,对喜欢的事,我有一股一定尽量好的劲头。60岁再来重新学唱歌,还要把以前固有的唱歌方法全部丢弃,这是一个比较痛苦的“蜕变”过程。既然认准了,我坚持天天揣摩,天天练唱合唱团活动的课间休息时间,我都要麻烦王老师,请教一些练唱中遇到的问题。大概用了大半年时间,我感觉唱歌有了明显的进步。

 几年来,无论是在合唱团参加声乐训练,还是后来我因家庭原因退出了合唱团,我都坚持每天按照王老师教的方法练声、练唱。都快70岁的人了,并不是想唱出什么名堂,而是在坚持一种健康乐观的生活方式。

 自从50年前我在母校南京一中参加校排球队以来,喜爱体育锻炼陪伴了我大半生,已融入我的日常生活习惯。虽然年近七旬但我对体育锻炼的热情有增无减。一年四季每天都要沿秦淮河边快走一万步左右。依明城墙伴秦淮河的这段地带,花团锦簇,景色迷人,随四季变换,美不胜收。春露秋霜,寒来暑往,快走在这里,既强身健体,又愉悦身心,一举两得!

    我当年打排球时身高才1.70米,扣球、拦网全凭苦练达到的90多公分的弹跳能力。30多岁以后,弹跳力逐步减退,排球打不成了,朋友推荐我打羽毛球一拿起羽毛球拍,我便深深喜爱上了这项运动。中年以后,羽毛球拍一直伴随我走南闯北直至现在每周我还和儿子搭档配合,和他的一帮球友打两次羽毛球。无论是盛夏酷暑,还是数九严寒,挥汗如雨后,通体透泰,舒服极了。所以我不惧暑、不畏寒,再冷再热,从不窝在家中,极少使用空调。

    五年前,小孙子元辅参加了系统羽毛球训练,教练是江苏队退役的专业运动员,一招一式十分规范。因每次训练我都陪同,观摩后才发现,我以前打羽毛球基本上都是运用的排球技术。虽然有的动作有些相似,但毕竟不是一回事。

    排球的扣球是跨步向前,迎球起跳,挥臂时肘部略高于肩膀。而羽毛球扣杀时,往往是后撤步起跳,扣球时肘部抬高,球拍垂到身后,然后用力挥臂。我在比较年轻时打羽毛球,对手把球打到我后场时,我不会后撤步,而是利用弹跳力高高跃起,拦截式的把球扣向对方场地。到了60多岁弹跳力明显下降后,对手一把球打到我的后场底线部位,我不会后撤步的毛病导致经常失误。

    排球是六人集体运动,如果球打到我的反手位置,一般都是身旁队友来接球,所以,排球根本没有反手技术。而羽毛球只是单打或双打,如果球打到反手位置,必须跨步过去,用规定的反手技术把球回击到对方场地。而我从没学过羽毛球的反手击球动作,对手一打我的反手后场球我就没辙了。

    排球防守时往往采用低手垫球,所以打羽毛球搓网前小球时,我总是习惯性的把球拍放得很低,这样不是球不过网,或是勉强过网也是球被对手一拍杀死。

    这些习惯性的排球动作造成了我打羽毛球的局限,要想玩得开心必须得补上这些短板。于是我利用陪小孙子参加正规训练的机会,“偷师学艺”,孩子们在场上按教练的要求一招一式地学,我在场外照着一招一式地练。练正手挥臂动作,练反手击球技巧,练后撤步的步伐,练网前高抬臂搓球。时间一长,我和几位教练很熟了,有什么问题请教,他们也很乐意的给予帮助。

    打了几十年的球,技术早已定型,要改过来确实不容易。有些新学的动作练的时候很规范,但一到比赛时习惯性的就运用起旧动作来。五年来,不停地练,坚持去改,确实也在不断地进步。

    有朋友曾问我:“你那么认真图的什么?”

    我告诉他:”快70岁的人了,还能有多大名堂?喜欢唱歌尽量唱得好一些,喜爱打球尽可能打得一点,图个乐子而已!”

    我觉得,如果每个老年人都能做到老有所学,老有所为,老有所乐,那么每天就会过得非常充实,心态和身体也会越来越健康,这样不仅对我们老年人自己,对我们所属的家庭和整个社会都是大有处的。是不是这个理?! 

 


活到老,学到老。

三楼居民 发表于:18-06-10 18:52 0
2

    “...如果每个老年人都能做到老有所学,老有所为,老有所学乐,那么每天就会过得非常充实,心态和身体也会越来越健康,这样不仅对我们老年人自己,对我们所属的家庭和整个社会都是大有益处的。是不是这个理?! "


——是这个理哦!严重赞同!

 



紫气东来a 发表于:18-06-10 19:31 0
3

欣赏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