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247333070.htm 3 351 2018-06-03 20:09:39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院校 > 南京一中老三届 > 萌宠“呆呆”

萌宠“呆呆”

坐南朝北 发表于:18-06-03 10:17

    晚上在客厅看“晚间新闻”,已经很迟了。旁边卧室忽然传来笑声,吓一跳。推门一看,电视也开着,却没人看。太太靠着床头,独自捧着手机,笑得乱颤。原来,她又在看“呆呆”的视频。那是她亲手拍的,时长足有五分钟。
   “呆呆”是小狗,一条丑丑萌萌的巴哥犬。
    坐过地铁三号线的朋友,一定在沿途车站见过,那只大头巴哥犬的广告。专门留意过,乘客的回头率超高,男女老少,只要路过,都会扫望一下那只明星狗。照片上,巴哥犬两个大眼,圆溜溜,都瞪得突出来了,得了“甲亢”似的。一脸忧郁,额头满是抬头纹,咋看都像个老人。没办法,天生的。本来,狗与人关系就密切,长得还人五人六,难怪不少宠主喜欢巴哥。
    与“呆呆”那段缘分,印象还是很深的。
   “呆呆”是今年春节时,来我家“度假”的。狗主人小杨一家赶时尚,要到新加坡过中国年,不能带“呆呆”去。丢家里,怕它饿死冻死。送宠物店寄养,却又舍不得。据说有的店拿钱不尽心,阿猫阿狗受了委屈,有苦还说不出。小杨当年是格格一中同班的铁哥们,难得求助帮个忙,怎么好拒绝。说定了,只逗留一周。七天后没人接,直接扔大街。
    除夕前一天,“呆呆”坐“宝马”来的。带着过年的喜兴,套一件中式对襟袄,大红的。与“苏果”卖年货的大姐穿的,仿佛一个系列。有一身皮毛,还要加件衣裳。总觉得怪怪的。是不是多此一举,有点那脱了什么放什么的味道。
   小杨家经商,有点钱。住“仙鹤山庄”,那里是别墅区。他家地盘大,有车库、地下室,有大院子,还有菜地。“呆呆”活动范围大,到处撒欢。狗窝就安在地下室,冬暖夏凉。 “呆呆”一岁多,折合人寿,大概五六岁,正是调皮的年龄。平时被惯得没规矩,没事儿就爱跳上床,吃饭不和主人分桌。拉屎撒尿,也记不住跑厕所。
    所有这些毛病,要么是主人训练不到位,要么巴哥太蠢学不好,或者兼而有之。这个犬种的智商确实不高,比不了泰迪雪纳瑞,更比不了德牧和金毛。取名“呆呆”,可能也是恨铁不成钢。
    既然换了人间,就得客随主便了。
    咱家没院子,就是客厅还大点。虽说也有几十平,但毕竟是室内,不是开放式空间。最怕它随处排泄,那气味还不要命。
    我们把“呆呆”的窝,一个大大的笼子,放在朝北卫生间的旁边。这样,离我们的卧室和活动区域都远一点。为不至于令人讨厌,主人已经花钱给狗洗了澡,喷了香水。还备齐了狗粮、玩具,尿盆,尿不湿。外加三套小衣服和一条牵狗绳。不过,即使香水,也掩不住狗身上隐隐的怪味。只能彼此适应了。
   “呆呆”胆小,有些认生。头天很老实,在笼里趴着,相当文静。有人经过,它会斜眼看看,身子却不动。到了饭点,放出来喂食,“呆呆”能把满食盆狗粮,吃得一点不剩,毫不浪费。这算个可爱的优点。吃完狗粮,就喝水。喝了水,就在垫了报纸(方便善后)的尿盆撒尿,然后回笼子继续趴着。吃饱喝足了,就睡觉。于是,开始打呼噜。那动静,跟人没二致。
    如果一直这样,除了味道不爽,倒也省心。
    第二天开始,“呆呆”就不老实了。除夕的大清早,就在笼子里折腾,还不停叫唤,它要下楼溜达。我只好起床,顾不得刷牙洗脸,就开了笼门,给它套狗绳。“呆呆”激动不已,直往我身上扑,力气真大,按都按不住。头回应对,没有经验。使出吃奶劲,花了几分钟,才算搞定。汗都出来了。
下了楼,被“呆呆”拖着往前奔。它不爱走直线,左右的晃着走,这边闻闻,那边嗅嗅,还不时的把尿,挤在途径的树根墙角上,自以为是的做记号。一段路,硬是走出两倍的长度。
     出小区大门,就是带广场的小公园。“呆呆”对广场很敏感,开心无比。拽着绳子,冲得更欢。最后跑到一个水泥花坛边,停下来,放起了“大招”。如果狗粪拉在路上,还得考虑清除问题。“呆呆”不错,在角落干这事,省了麻烦。欣慰之余,就陪它多玩会儿,前后花了半小时。“呆呆”一直跑得直喘粗气,才肯往家走。
     到家后,就闹着要喝水。小瓶装的矿泉水,倒进食盆,一口气喝光。
     该回笼子了,可它偏不。没过瘾,还要人陪着玩!只见它从笼里把几个长毛绒玩具,一起叼出来,摆在我面前。然后,让我不停的仍,它就不停的追,再叼回我面前继续。它那张脸,看不出笑容,但能感觉它在心里乐开了花。这么折腾着,家里其他人,也被闹得爬起来了。然后,一起在边上看热闹,时不时还插科打诨。
     反正“呆呆”适应了环境,混熟了人,调皮捣蛋的天性就藏不住了。
之后,家里三人分了工。早晨下楼遛狗和清理家中便溺(包括换尿不湿),任务归我。陪伴“呆呆”玩耍和打扮,以格格为主。喂狗粮喂水、喂酸奶水果,则是太太的责任范围。
    酸奶和水果,是我们家倒贴的,主人并没特别交代。只是知道,“呆呆”在仙林自家时,每天下午是有酸奶喝,也有水果吃的。这边也不能亏待它。这习惯有些西式,弄得像英国人喝下午茶似的。杨同学也确实是留学英国的“海归”。
这样,吃酸奶就多了一张嘴,超市又多了一笔生意。水果可以忽略不计,因为担心“呆呆”肠胃吃不消,每次喂得不多。
    真佩服“呆呆”吃酸奶的本事。把塑盒酸奶上面的贴膜撕掉后,摆在它的笼口。“呆呆”会轻轻叼起,放到笼子里,然后放平,慢慢地舔着吃,非常享受。最后看那酸奶盒,能比洗过的还干净。吃完后,还会咂咂舌头,意犹未尽。然后用深情的大眼睛凝望着我们,似乎很感恩这份关照。
    不过,当初的担心应验了。“呆呆”还是辜负了我们,它太不讲卫生了。太太考虑它夜里要撒尿,晚上不关笼子门,把尿盆摆旁边,心想它该明白怎么做。但次日清晨,我带它下楼前,却闻到满屋子尿骚。仔细察看,竟然有三处尿迹。空调柜机后一处,健步机边一处。最恶心的,是还把尿撒在沙发扶手的下沿,上面看不见,一摸一大片。莫非在家里,也需要做记号圈地盘么。
    就“呆呆”干的这破事儿,让家人忙了半个小时。又是拖,又是洗,又是抹,又是喷,只喊吃不消。我们也学着训导,拽它脖子,给它闻现场。警告说不听话,就不管饭,不给水喝,再不行就扔出去。它睁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看我们骂,一动不动,一付可怜样。通过训斥,以为它会老实点,可效果并不明显,只要不关笼门,它就难改老毛病。余下的几天,夜里不再给开笼门。垫上尿不湿,随它在笼子里解决。
    也许不能全怪它。撇开它的“笨”不谈,平时在那边,大概就没立好规矩。反正地盘大,在院子里,地下室撒点尿,也没人计较。可惜,咱这边不行。
   “呆呆”有很强的好奇心。除了和我们一块玩耍,它喜欢四处巡视。所有带门的空间,都想进去看看,包括平时关着的储藏室。还粘人,我坐着看报,它会把前爪搭我腿上,盯着我看。不理它,它也不走。格格有时自己打咖啡喝,当听到桌上咖啡机工作的声音,“呆呆”就跑过去,用前爪扒桌沿,拼命伸头往上看。太太在卫生间洗洗涮涮,“呆呆”也会跑进去,在脚边蹭来蹭去。看得出,它还喜欢操心。
   “呆呆”也有些小聪明,还有点小心眼。平时要下楼玩,想让谁带它,就会叼谁的鞋,放你面前,绝不会搞错。反之,如果不理它,它能把所有鞋叼到笼子里,害你们谁都没得穿。那些鞋子,不洗肯定是不能穿,上面全是它的口水。
   “呆呆”虽不乏可爱,有一点却让我们越来越无法忍受。这就是“呆呆”的体臭越来越重,直熏得脑仁疼。接它走的那天,大早我就找借口外出了。说去保养汽车,实际上开车奔了河西。国际博览中心正好有车展。
    下午到家,有关“呆呆”的所有痕迹,至少表面上都消失了。地面才拖过不久,空气里还飘着浓浓的消毒水味。有个综艺栏目,叫“谢天谢地,你来了”,到我这儿,却是反着说的。两位女士,也满是庆幸的样子。我随口问,杨同学接它走,“呆呆”啥反应,没舍不得么。格格说,还好,一周哪能比得上一年呢。倒也是的。但杨同学说,“呆呆”好像养胖了。非常感激我们的收留和尽心,并执意要送一套资生堂化妆品致谢。也难怪,我好像倒是瘦了些。
    那段日子,太太倒是拍了不少“呆呆”的视频和照片。一些场面,十分欢乐。
  “呆呆”走四个月了,但有时还会聊到它。太太给我看过几回视频,可爱的镜头,还没有臭味。当时虽然嫌弃,事后却存念想。人就是这样,即使失去的是鸡肋,也总会有一丝遗憾。“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发病机理,似乎就因之于人性中这样的特点。
    坦率讲,喜欢宠物与喂养宠物是两回事。一家人虽然都喜欢宠物,但就一个体臭,一个尿骚,就把我们打倒了。且不说,作为主人,平时在宠物身上还要耗费无数的时间和精力。友好对待别人的宠物,善待那些流浪猫狗,方便时,就喂点吃的。不便时,也不虐待。没有问题。人性就该是向善的。但是引入家中,还是免了。毕竟,中国只有一亿多的“有宠家庭”,“无宠家庭”依然占据“主流”的。我们愿意继续融入“主流”。

 

 

 


 


登远画下 发表于:18-06-03 18:49 0
2

有趣的“托宠”记事!

养宠物、不养宠物全凭各人爱好,没有什么“高低贵贱”之分。

爱宠物的,要理解对宠物反感的;不喜欢养宠物的,也要理解爱宠如人的...


坐南朝北 发表于:18-06-03 20:09 0
3

萌宠“呆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