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247157041.htm 1 443 2018-05-17 21:23:25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媒体 > 江苏媒体爆料平台 > 辽宁公安副局长姚伟保驾护航“17年猖狂盗窃鞍钢数亿”

辽宁公安副局长姚伟保驾护航“17年猖狂盗窃鞍钢数亿”

梦之羁绊 发表于:18-05-17 21:23

辽宁公安副局长姚伟保驾护航17年猖鞍钢数亿

举报人:王仲:辽宁省鞍山市公安局立山分局民警,中共党员。

警号:302899 身份证号:210303196601272530电话:18704121167

辽宁公安副局长姚伟保驾护航“17年猖狂盗窃鞍钢数亿” 

(实名举报者王仲声明为本文真实性和发帖转帖行为承担全部法律责任)

 

本人是辽宁省鞍山市公安局的在职警察,从事刑侦工作28年,实名在此为大家揭露辽宁黑社会大胡永家”,团伙内部称为“家哥”在辽宁一带,横行乡里、欺压百姓。年来,该团伙疯狂作案百余起,当地群众无辜被打者不计其数……“家哥”为首的黑社会团伙,由于“黑后台”、“保护伞”的权力巨大至今无人敢查。

辽宁“家哥”黑社会犯罪团伙基本形成

胡永家,1962年生,辽宁鞍山市人,高中文化,兄弟6人。家哥后曾先后开过废品回收站、经贸公司,办过锻造厂、机械配件厂、工程机械修配厂,铁矿、滑石矿。2010年成立鑫汇钢铁集团公司,任董事长。

 

2015年特别是成立辽阳赫泰矿业公司保安部,招募以“两劳”释放人员为主要打手,该团伙组织固定、人员结构稳定、分工明确,配备专用的车辆,对有不满的企业、个人进行打击报复这些打手只要接到“家哥”等主要成员的命令迅速出动,携带枪支、砍刀、铁棒,进行打、砸、砍、杀从中牟取暴利。这些人行事手段极其狠辣,真真是独霸一方令当地人提之胆寒。

辽宁“家哥”手眼通天 央企鞍钢蒙受巨额损失

1996年以来,胡永家在鞍山市千山区达道湾镇红旗变电所料场成立了废品回收站,与鞍钢集团公司签署的货物运输合同,组织骨干成员胡永第、(刑满释放人员,因盗窃罪判7年)张浩、(刑满释放人员,因盗窃罪判4年)曾雷、胡伟、胡其姜、王海等人带领货车司机,王永新、关文利、赵维斌、赵洪志、王德强、赵春生、王强、高栗峰和铲车司机罗乃斌、赵洪、张忠升,将自己的货车伪装成鞍钢汽运公司的货车,勾结鞍钢厂内作业区负责人,周孟利,鞍钢门卫人员,王钟、华特、孙航、魏新,以排废物为名,夜间进入鞍钢作业区,盗窃鞍钢成钢材、废钢、球团、矿粉、煤炭、铜料、烧结矿和红粉,货物表面上加盖尾矿坝粉煤灰外运长达17年多。

 

2013年5月仅在该团伙骨干成员被抓当晚,公安机关现场就查扣烧结矿3471.08吨,价值人民币2680885元。铁碳球散料(红粉)2701.56吨价值人民币945546元。赃款现金650万元。这是胡永弟在被公安机关逮捕后交代的一部分事实。此事如果按照偷窃长达17计算,鞍钢集团蒙受亿的巨额损失,鞍山市公安局长(现任辽宁省刑侦总局局长姚伟)保护下,盗窃罪,变成了职务侵占罪,胡永家对外称此事行贿花了3000多万元人民币摆平了,令其弟胡永弟仅判6年!手下团伙成员逃避法律的制裁!而真正的幕后黑手胡永家却依然逍遥法外

官匪勾结策划抢夺张艳秋钾长石矿

2011年1月,胡永家策划钾长石矿原法人刘铁成向胡晓芳借款1800万元,通过原鞍山市中法院长宋景春,在张艳秋不知情的情况下,法院作出了裁定,刘铁成承担利息900万元,合计2700万,并查封张艳秋矿山。

 

刘利全拿出中纪委的证件自称自己是中纪委在东北的巡视员

2012年6月,国家机关纪工委副书记刘利华利用职权指使其弟刘利全,冒充中央纪委干部、伪造中央纪委公函、私刻中央纪委公章在辽宁干扰司法。与胡永家、胡晓芳、刘铁成定刮张艳秋矿产股份合同,约定刘利全必须找到省高院的席铁斌法官驳回张艳秋的上诉维持原裁定。

 

张艳秋省高院提出再审,庭审时法官已查明胡哓芳的证据是假的,法官当庭质问胡晓芳的代理律师,在鞍山中院诉讼时所提供的证据是怎么回事?律师当庭回答:当时证据拿错了,与1800万元无关。至此,本案应以涉嫌诉讼诈骗移交公安机关立案侦查,至少应该撤销鞍山中院(2011鞍民二初字第15号)裁定,但是席铁斌法官竟然用与胡晓芳、刘铁成毫不相关的案外人的转账来认定驳回了张艳秋的再审申请(调取2014辽审三民提字第00009号)。鞍山中院2015年7月下达了执行裁定。

了阻止张艳秋上访,2015年7月7日胡永家指使刘利全、刘波(鞍山中院法官)、刘铁成、巴老四带领手下20余人,开8台无牌车辆,带着镐把、砍刀等凶器冲进矿山打砸、毁坏财物、将矿山的工人撵进山沟,打伤2名司机,用雨伞怼张蕾的面部、头部,致使张蕾头部多处伤,经法医鉴定鼻骨塌陷式骨折。刘利全要求吉洞乡派出所抓人,所长庞俊清说没有犯罪事实,刘利全对所长大声谩骂,所长说解决不了,要到县局刑警队。刘利全说:到公安部我也不怕,并将张蕾押送辽阳县公安局,称张蕾盗窃矿石,要求辽阳县公安局立即将张蕾刑拘、逮捕。辽阳县公安局经调查,认为张蕾没有犯罪事实,不予处理。刘利全和法官刘波称:我们到省法院直接拿逮捕证,将张蕾逮捕,要求辽阳县公安局不要将张蕾放掉,等他们在省法院回来。辽阳县公安机关在关押张蕾两天一宿的情况下,仍不见刘利全和刘波法官取回逮捕证,直接将张蕾送至刘波法官所在的鞍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中法根本不知道此事,又找不到刘波法官和刘利全,张蕾自己在法院门口,等着来人对他进行审判,直至凌晨才敢回家。 

“家哥”强占农民林地口粮田 阻挠取证 将刘显峰砍成重

2007年5月、2008年2月和4月,刘显峰经辽阳县吉洞乡六道河村委会同意承包张忠义、曹素华、张文喜、大西一组等蚕场、山场、林地、口粮田等土地,承包期限均为三十年,并且给付了承包费和租金。


20158月初刘显峰、陈庆大发现,承包地上竟然安置了简易房,雇佣的施工队正在盖起一座二层办公楼和起工,二人到矿上要求停止侵占承包地,但矿上人根本就不理睬。 

为了确认占地范围,找到了所在的六道河村书记杜俊丰,提出想看看土地台账。杜书记说等阅兵结束9月4日9点到村委会找他。

9月4日他们到村委会,刚下车就被5台无牌照的轿车堵住,下来20多名赫泰矿业保安部的人,将刘显峰、陈庆大围住,打手手持刀、镐把甚至枪刺,上来就打,边打边说“胳膊腿都打折,只要不打死就能摆平。”刘显峰被打倒在地,陈庆大趁乱跑进村委会和杜俊丰跳窗逃跑。等这伙人走后陈庆大回到现场,刘显峰满身是血倒在地上。陈庆大立即开车把他送到鞍山市中心医院。经诊断,刘显峰左胳膊皮下出血,左腿两处骨折,腿、头部多处被扎伤,血气胸、脑震荡、脾破裂、盲肠开裂,多处钝挫伤。事后,陈庆大想起杜云峰跳窗逃跑时,边跑边打电话说“打得不是很重,要不要报案。”怀疑杜云峰和矿主胡永家勾结,将他们二人骗到村委会

 

被害人报案,由于保护伞的干预无人受理。后来经过网上呼吁、大海热线等新闻媒体的介入,才受理此案,但案件的性质却定为聚众斗殴。事后“家哥”奖励羁押团伙成员每人20万元。真是法律的耻辱

 

当地政府和执法人员也有着不成文的潜规则:有关“家哥家事”不许提、不许问、不许传、更不许管!这样的“规则”令许多遭受以“家哥”为首的黑社会团伙所迫害的当地百姓无处喊冤!

 

“家哥”为首的黑社会砍刀把门 执法者被吓破了胆

刘显峰、陈庆大二人向辽阳县国土资源局举报,洪旭局长却说,不敢管!也管不了,归林业局管辽阳赫泰矿业有限公司(矿山)非法侵占土地破坏山场、林地,但至今没有部门管。

 

二人又向矿山所在的吉洞乡举报,主管副乡长刘绍斌却说, 不管! 管不了,并且阻止林业站莫站长去管,乡政府去矿上检查,门卫拿着刀不让进。他们不是管不了,是根本不敢管。也向辽阳县公安局报案,也没有了下文。

中国人民在共产党的领导下能赶跑占我土地的日本侵略者,代表人民利益的国资源局、乡政府却不敢管!如果一个政府的执法部门都害怕拿着刀的黑社会,这样的政府还怎么为人民服务呢?

如今,我们已走头无路,希望在这次全国打黑除恶的战役当中,能给张艳秋和带来一线生的希望。我们有以上全部的证据,如有虚假本人愿意承担一切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