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247052475.htm 1 246 2018-05-09 21:45:03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人文 > 锐思评论 > 孙猴子化岳飞 孙子写作大纲重现 秦桧重见天

孙猴子化岳飞 孙子写作大纲重现 秦桧重见天

老孔佛转世灵童 发表于:18-05-09 21:45

孙猴子化岳飞 孙子写作大纲重现 秦桧重见天 
  岳飞特赐死 喊冤者讪上天诛 
  欲望叫屈 唯有掩耳盗铃 诿罪权奸蔽主 擅杀功臣 自坏长城 必系金奸 是谓清君侧 吾皇圣明 奸党万恶也 
  宰相方堪充杀岳凶手 若反和者张浚赵鼎拜相 亦照诬不误 在劫难逃 可谓宰相杀飞 岂秦桧杀飞哉
  若谓秦桧公报私仇 则二者中外分居 无缘生隙 举证难矣 且无从取信 此不可行也 
  唯有公仇可撰 且冠冕堂皇 义正辞严也
  秦桧乃和平使者 拯溺救焚 解民倒悬 故虚构岳飞与金势不两立 一意北伐 而秦桧乃奸细 则秦岳政见之争 宛若仇雠 水火不容 你死我活 大家蔡东藩亦信以为真 而况全民洋奴文盲乎 秦杀岳自然而然成为必然矣 不由读者不误信也 
  然微微推敲 宗弼岳飞所言活灵活现 俨然录音机作证 与写小说何异哉 聪明反被聪明误 纸包不住火 欲盖弥彰 造假犯万载后亦终究原形毕露 篡改历史者当望而却步矣
  和议本归还二帝及陕西河南 大金上了大当 鸽派叛国罪见诛 岂有金奸而损金利敌若斯者哉 
  孙子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贻笑大方 难以自圆其说 被迫捏造宗弼秦桧通奸 然金史曰宗弼岳飞无缘无战 不啻重赏孙子一记耳光也
  万幸有金史 故孙子妄图一手遮天 指鹿为马 忠奸颠倒 适足搬石头砸自己脚 自证其罪耳 诬秦者贼喊捉贼浑然不自觉耳
  宗弼必杀岳飞而后安者 手下败将心有余悸 生怕岳飞不死 一旦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 直捣黄龙府 饥餐虏肉 痛饮匈血 及杀婿女寡之国仇家恨也
  是以孙子闭门造车 纸上谈兵胡诌宗弼惨遭岳爷爷打个落花流水 抱头鼠窜 痛哭流涕 故淮西之战 闻岳而遁 一遁再遁 畏岳如虎 却胆敢屡屡入侵 何其怪哉
  金史宗弼独无河南之战 与孙子之言 孰尤足信邪 岳飞死于逗留 反证其闻金色变并非金闻岳而遁明矣
  秦桧只身南逃 何来党羽 
  枪杆子出政权 自古皆然 诸将藩镇 跋扈无君 目中岂有宰臣 御林军亦高宗心腹 秦桧何权 配称权臣哉
  窃弄威福 擅杀大臣 真权奸如韩佗胄史弥远史嵩之贾似道之流尚不敢如此妄为而不臣也 念区区一桧亦何能 秦杀飞才是真莫须有也
  岳飞反和 盖金兵不堪一击 北伐如探囊取物也 故孙子抄袭顺昌大捷张辽传 与今日教授剽窃同出一辙 一丘之貉 惟一稍异者乃岳云区区500人 以彰刘家军不如岳家军 
  宗弼言诸将皆易与而独岳飞可畏 然杨再兴300人万箭穿心才是空穴来风 邓广铭则曰朱仙镇大捷子虚乌有 足证岳飞传无异于西游记神话故事 孙子以马良神笔画功 终究纸包不住火 南柯一梦也
  岳飞口头禅捣虚 淮西逗留 窝藏韩世忠麾下反战者足 未曾与兀术战故杀金功皆杜撰 无一疏反和 言山阳亦即淮南不可守 讥张浚北伐 不可能主战明矣 足见其审时度势 悲观北伐 知彼知已 识时务者为俊杰 与秦桧英雄所见 惺惺相惜 耻于以卵击石 穷兵黩武 兵连祸给 生灵涂炭 置人民死地 真仁人智士 名将知兵也哉 孙子妄语其好战不疲 颠倒黑白 强奸爷意 大不孝也 
  为了鸣冤 陷害忠良 愧对秦公 岳爷有灵 家法沉塘 义不容情 大义灭亲必矣 
  帝师 天子争臣 翰林侍读 老孔佛转世灵童 自然孝子 郭金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