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246944063.htm 3 801 2018-04-30 15:46:53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人文 > 锐思评论 > 痛悼航亿苇:一代人要做一代人的事

痛悼航亿苇:一代人要做一代人的事

屏山_石 发表于:18-04-29 21:56

    航亿苇先生去世了。


    若非他的夫人用他的微信号发出一条消息,我并不知道这位老大哥真实名字,叫季兵。


    有人会要问,你写的这个人,他是做什么的?


    他做什么的,我并不知道,我只知道,他是一个愿意说真话,敢于说实话的人,他是一个理性、不偏激的人。他的文章有理有据,绝不煽情。


    前几天他还在朋友圈里写,公众号被迫休息一个月;然而没有人会想到,不久之后永远休息的反而是他。


    知道他去世的消息后,我的脑海里总是浮现出一个人的影子,那就是《走向共和海外版》的李鸿章。


    在电视里,他总爱说一句话,一代人只能做一代人的事。


    此话何解?


    一个人不可能超越他所处的时代。


    鸦片战争,并没有死多少人。但是列强的坚船利炮,吓坏了老大清朝。这个周边很多国家朝贡的大佬,迅速与英国签订了不平等条约。


    自那时起,头脑清醒的中国人,就知道了一件事,如果不想被欺负,就要富国强兵。


    大清朝一众老头、半老头,曾国藩、左宗棠、李鸿章、张之洞……举起了洋务运动的大旗。


    他们只可能中体西用,他们不可能说服爱新觉罗们,去学习列强的思想与制度。


    于是,李鸿章他们,只能买枪买大炮,造船拍电报。只能学器物,而不能学精神。


    而同时期的日本,开始了明治维新。从天皇到志士,多是20来岁的年轻人,他们没有多少顾虑,敢想敢干,关键是——不要脸。


    后来与李鸿章签订《马关条约》的伊藤博文,曾经是个狂热的攘夷分子。他前脚与同学烧了英国领事馆,后脚,他的老大就腆着脸求英国领事,帮伊藤博文等人偷渡到英国留学——因为幕府锁国令,擅自出国者,死。


    长州藩、萨摩藩,他们都是攘夷急先锋;敢向美国商船、法国荷兰的军舰开炮。


    然而,当他们被列强胖揍了一顿之后,迅速变脸,成了向西方学习的开国派。


    正因为年轻,不要面子,思想活络,日本只比清朝多学了那么一丢丢,引进了一点点制度,就造成了两国的巨大差异,并在1894年的对决中,见了真章。


    然,这能怪李鸿章他们吗?他们所处的环境决定了,他们不可能像日本一样的变革——这场变革,只能留待被列强打得鼻青脸肿的慈禧太后等人去尝试了。


    但,李鸿章所谓的一代人只能做一代人的事,还有另外的意思。


    它的反面是,一代人要做一代人的事。


    李鸿章们位高权重,他们完全可以不去做那些吃力不讨好的事;


    完全可以不去做那些他们自己并不了解的事;


    完全可以向那些道德君子一样,说着什么中华道统,世界最强;列强有枪炮,我们有仁义。


    但是他们却做了最难的那一种;


    最没有现成道路可以依循的那一种;


    最容易讨骂的那一种。


    李鸿章他们那代人做了他们应该做的事;


    他们没有推给别人。


    这就是那代人的担当。


    航先生其实也完全可以写写诗歌,写写小说,悠哉游哉。


    但是他写的最多的,却是时事评论。


    他选择了最艰难的一条路,也最不为家人理解一条路(写时评的人,估计都有这种感觉)。


    这条路会上瘾,一天不写,就会觉得不舒服。尽管,常会受到某些不理解与攻击。


    而且,未必能真正影响很多人——可写10万字,如果能影响一个人,也就够了。


    一个时代,沉默者,是大多数;还有一部分,在说着好,支持,威武,有希望了。


    然,真正难能可贵的是,那些直面社会的各种不足,并且言说的人。


    航先生就是这一个人。


    他的遽逝让很多人伤心,很多人惋惜,但一定也会有一些人,会哈哈大笑。


    这,很正常。航先生所追求的,也正是人人都可表达。


    我在想,五十年后,人们应该还会念叨着中国曾有个航亿苇;就像我们还记得,五十年前死去的那个女人一样。



xcwleocheng 发表于:18-04-30 13:58 0
2

dddd


ji_angnanzhu 发表于:18-04-30 15:46 0
3
不知道谁能看到自由的那一天!都老了的我们,从“醒”来那天就坚信自由肯定会来的,只是迟早。
已经有几位志同道合的老友带着遗憾“走”了,愿昨天的他们和今天的我们、明天的“希望”一起收到自己的“权益”拒绝“出卖”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