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246761979.htm 2 744 2018-04-17 09:07:00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人文 > 锐思评论 > 理性冷静公道地坦承彭德怀张闻天在庐山会议的责任

理性冷静公道地坦承彭德怀张闻天在庐山会议的责任

老孔佛转世灵童 发表于:18-04-17 06:59

理性冷静公道地坦承彭德怀张闻天在庐山会议的责任

道学失传 举世无人替毛主席拔刀相助

工作失误 点到为止 不可指斥乘舆 当文过饰非 主动背黑锅 方能维护领袖形象 所谓君皆尧舜 奸臣蛊惑圣听

此无他 纠错需毛主席领导之下 直言不讳则颜面扫地 难以立足 遑论有错必纠哉除非欲望领导引咎辞职 否则不宜口无遮拦 彭德怀离经叛道 今人需换位思考 任何人设身处地为毛主席 基本上判断其咄咄逼人 旨在逼宫 主席被逼无奈 惟有正当防卫 罢黜彭德怀一貉 无路可退明矣

彭德怀曰大跃进 钢铁元帅 高指标 毛主席有责任

王光美回忆录风雨无悔坦言其言下之意乃追究领导责任 亦即领导水平低不合格

斥责毛主席小资产阶级狂热性 如此贬低无产阶级革命领袖 显然上纲上线 无异于宣布其不配继续领导也 盖小资产阶级岂能为共产党主席哉 哪怕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彭德怀言过其实 难辞其咎也

显见不争 转移话题 把工作会议变为政治斗争者 始作俑者彭德怀 远非毛主席明矣

古代皇帝不可能退休 是以吾皇圣明乃口头禅 即便昏德公亦然 职此之故也 彭德怀现代人 鲁迅教唆传统吃人不读古书 而人不学不知道 彭德怀无从知书达理 不会说话 误国误己 良可哭也 其咎谁任 庆父鲁迅耳

庐山会议堪称神仙会 畅所欲言 足见毛主席从善如流 远非拒谏饰非

彭德怀鲁莽 节外生枝 且武将越职言事 妄议国事 古今大忌也

彭德怀之信 毛主席公之于众 显然公事公办 光明正大 大公无私者也 彭德怀反而为此耿耿于怀 委实令人莫名其妙也 既然是国家大事 毛主席发动同志们公开讨论 集思广益 有何不可邪

毛主席三次与彭德怀不期而遇 恳请面谈 彭德怀每次抡起拳头举过头顶大叫有什么好谈的 其不逊甚于周亚夫蓝玉之无君 毫不尊重领导 简直是不成体统也 居然生主席气 真是岂有此理 不可救药 自取其辱 毛主席仁至义尽也 拒不与毛主席面谈沟通 何必写信 是何居心 据此正常人不能不本能怀疑与张闻天串通一气 顺理成章 何过分之有哉

彭德怀之信 若曲高和寡 无人问津 群起而攻之 毛主席如释重负必矣 何来反右倾哉 无奈同志们不知国学 集体无知彭德怀越职言事 不宜随声附和 理应划清界限 反而一呼百应 火上浇油 毛主席成为少数派 岌岌可危 所谓大有炸平庐山之势 绝非危言耸听 柯庆施等忧心忡忡曰 主席再不反击 恐怕要变天了

由是观之 赞彭德怀者 其实帮倒忙是也

黄克诚总参谋长 同样不该插嘴政治 张闻天者 前领袖也 当自知之明明哲保身 效法李靖恂恂然似不能言 居然滔滔不绝 不分场合 咄咄逼人 与总路线唱反调 换成我是毛主席 毫无疑问断定其醉翁之意不在酒而在乎借机复辟 与彭德怀文武合璧反党集团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 先帝绝无发言权 理应避嫌 装聋作哑 绝口不提国事 既然彭德怀张闻天黄克诚等异口同声 与毛主席形同陌路 则打入反党集团乃理所当然 毛主席被逼无奈 理直气壮 义正词严 无可厚非也

《杨尚昆谈新中国若干重大历史事件》 庐山会议后,撤销了彭德怀在军队内的职务,但仍保留中央委员、中央政治局委员的职务。党内文件照发,中央政治局会议也照常通知他参加,不过彭德怀照例请假就是了。根据毛泽东的意见,彭德怀有什么事都是通过杨尚昆这个办公厅主任向中央反映。

罢官休闲而已 哪里是打倒整人呢 高岗饶漱石自绝于人民 本来是下放为地方党委书记 毛主席从不致人死地 与莫斯科的审判霄壤之别 其伟大仁慈 堪称空前绝后者也

历史但可就事论事 方能客观中立公正 切忌先入为主 自我蒙蔽 须摈弃成见 忘记毛主席及其对立派之黑白定论 一如明镜止水方可鉴物 虚其心 设身处地 换位思考 将心比心 方能拨云见日 豁然开朗 真相大白也

以事实为根据 实事求是 平心而论 不偏不倚 庐山会议之责任者其实彭德怀张闻天 绝非毛主席明矣

社会主义中国 路见不平一声吼 替毛主席说句公道话 合理合法 义正词严 脱不见容 显然有愧社会主义四字 愧对毛主席在天之灵也 悲乎哀哉

拨乱反正 不容妖魔化开国领袖 檄文乃右派照妖镜也

帝师 天子争臣 翰林侍读大学士 自然孝子 郭金昌



青青的小屋 发表于:18-04-17 09:07 0
2

我操,什么文章,连个标点符号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