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246751783.htm 5 1047 2018-06-14 15:13:36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都市 > 六合人家 > 农场记忆(九)知青食堂

农场记忆(九)知青食堂

棠邑老者 发表于:18-04-16 13:56


 农场记忆(九)知青食堂

 

张国平

 

同是上山下乡的知青,农场要比插队好一些,主要体现在“住、吃”两方面。每位知青下乡,政府拨财政经费230元,在农场主要用于砌宿舍、打床和桌凳、建食堂,购农具,添公共生活用品等。这230元经费,农场能保证用在知青身上,而插队到农村,就不能保证全部花在知青身上了。

 

农场知青三人一间房,前后有门有窗,光线倒也敞亮;一桌三凳,生活也挺方便。不过建房过于紧迫,用芦苇扣的屋顶没有用石灰抹平抹光。裸露在外的芦苇杆上的包衣没有除尽,知青住进宿舍的前两年,每到春夏之交那几天,隐藏在芦苇杆包衣处的“芦虱”像雪花一样向下飘,蚊帐也遮挡不住,知青们有的用报纸,更好的用塑料布把床全部蒙起来,“躲进小帐成一统,管他芦虱漫天舞”。

 

农场非常重视知青们的政治学习,为每个班征订报、刊各一份,我们班通常是我要求订的上海的《文汇报》和《学习与批判》。那时农场还没有通电,白天生产任务紧,看书学习时间大都在晚上。我们开始时都自制小油灯,一个墨水瓶、一块铁皮、一根细铁管、一条灯芯就做成了照明灯,从机耕班要来柴油,就着柴油灯看书学习,每天早晨起来,鼻孔里流的鼻涕和吐出的痰全是黑的。

 

按照安置知青的政策,县财政拔给每位知青230元中含有1968年10月下旬到1669年5月底夏收前计7个半月的生活费,农场以每月9元的标准换算成饭菜票,按月发给知青在食堂吃饭。刚进农场时知青哪里会烧饭,食堂人员主要由撤迁来农场的农民担任。农场创建时期全都是重体力活,食堂又是定量供应,肚子吃不饱是常有的事。

 

知青中只要有人回六合,步行回农场时背的东西不能太多,基本上都是自己或是其他知青家长委托带的食品。农场知青家庭经济条件好的也不多,所带食品多半是“炒面”,而且是用“大麦面粉”炒的。

 

可惜农场当时开水供应也不足,知青下工回来,先到床头,打开罐子,用“勺子”挖一口塞进嘴中,连说话和笑也不敢,否则会呛到自己。这“炒面”吃到肚里是“熬饿”,但是胃里“糙得很”。知青中回民子弟传授了经验,要用“牛油”融化了和面粉放在一起炒,吃时要用“开水”调和开来,吃时香喷喷,油润润,这已算是回民中的高级食品“油茶”了。

 

这“油茶”说来话长:话说明成祖朱棣,当时还是“燕王”,被老爹朱元璋委任到大漠中追歼元顺帝的残余,为了省去行军中“做饭”时间,有一位“回民”伙夫发明了每位士兵发一袋“用牛油炒熟了的面粉”,吃的时候,只要用“开水”一冲搅拌后,就成为香甜润口而解饥饿的“油茶”。燕王得胜回朝后,这伙夫只要朱棣奖他一御赐“大铜壶”,在北京城里开了一家“油茶”馆,生意兴隆了数百年。据说六合人“油茶”的吃法,就是六合浮桥南端常姓回民祖传下来的,“常氏族谱”记载,他们乃是推翻元朝、平定大漠,明朝开国大将常遇春的后裔。

 

知青对连队食堂有意见,集中爆发于第一年冬季的早饭上。头天晚上值班的知青明明称足量煮稀饭的米,可第二天的稀饭真是“稀”,有知青编了顺口溜:“一吹三层浪,一吸九条沟,有心低头看,又怕浪打头”。有细心观察的知青发现,农民炊事员乘稀饭煮熟时,捞起了“硬头米”,带给其家人吃。当知青责问稀饭为什么这么稀时,那位农民还狡辩说是“雪的反光”。

 

连部对关系知青生活的食堂问题进行研究,决定在用人制度和经营方式上变革。首先食堂人员全部由“一人吃饱,全家不愁”的知青担任,食堂由事务长负责,增设生活连长监管,定期公布食堂收支账目。二改变食堂定量供应方式,知青每顿饭吃多吃少由知青自己决定,知青不需要再从家中带食品来农场,饿了加餐,只要添钱买饭菜票就行。

 

为了减轻知青们的经济负担,知青开辟土地作连队菜园,菜园的大工作量的事,由连里安排出工出力,知青刘怀萱担任菜园的日常管理,在这个很平凡的岗位上,刘怀萱起早带晚,任劳任怨,整天不是锄草松土,就是担水浇粪;一年四季,菜园始终郁郁葱葱。就是这位平日寡言少语的女知青,心甘情愿地用自己的全部精力,保证食堂里除了肉蛋乳品,蔬菜基本能自给自足,但却落得混身伤病,回城后不多久,因血吸虫病复发导致肝腹水而早逝。

 

食堂的其他工作也不轻松,那时没有自来水,淘米洗菜全靠挑水,食堂有两个大水池必须保证储满水,一个食用,一个用明矾沉淀待食用。我的初中同班同学夏光明,1.85米的个头,外号“胖子”。从河塘中的“跳板”挑水,到食堂水池,每天百十担水,若遇雨雪,道路泥泞,没有点过硬的功夫那真是不行。夏光明1972年被推荐到扬州师范学院体育系上学,1974年分配到扬州师范学校任教,1975年我到扬州师范学校上学,他的身份从“我的同学”转变为“我的老师”了。

 

每天知青们下工回来,男知青们总是抢先涌到食堂排队打饭。要问知青炊事员的手艺如何?俗话说饥不择食,肚子饿,吃什么都觉得蛮香的。印象特别深的是,食堂用“水面机”,把和好的面“机”到平整的面皮卷后,把面皮摊开,切成菱形方块,加以韭菜作汤,起名为“片儿汤”,吃到嘴里,既滑溜爽口,又有咬劲熬饿。一天,一个平时爱说笑话的知青,在食堂打饭的窗口,一本正经的宣布:“我刚才在烧青菜里吃到一张纸了”。大家一听就立马感到有“恶心”要吐的感觉;他却话锋一转说,不过看到纸上写了两个字:“能吃”!大家都给逗乐了。

 

那时我们男知青真能吃,直径20多厘米的大瓷盆,每顿都是一盆饭加一盆菜,我也有曾一顿中饭吃过二斤米饭的记录。男知青肚量大的缘由除了劳动量大外,主要是肚里没有油水。腊月里的一天,我们一连三班的农民胡桂升家里杀“年猪”,我们三班8个男知青凑钱买了10多斤“槽头肉”,在“知青夫妻”管春生家中“打平伙”。我们从食堂买来一脸盆大馒头,就着白菜粉条炖猪肉,大快朵熙,吃的正痛快。突然班长董绵陇和几个女知青推门而入,看着我们这顿晚饭每人“一斤馒头一斤肉”的“馋”样,也忍俊不住的笑成一团,原来董绵陇班长是怕我们喝酒多了会生出事儿来。

 

打那起,食堂也有个约定俗成的习惯,每年一大聚、一小聚。每年国庆节中午,食堂免费供应饭菜,每班分别用脸盆从食堂打回饭菜,全班男女知青在一起海吃海喝一次,记得1972年的国庆节,我猛喝了几口酒,就全身皮肤通红,睡了一下午才缓过劲来,从此我一生与喝酒无缘。每年除夕,留在农场值班的知青,也能免费享用和家中一样丰盛的年夜饭。

 

食堂也是个锻炼培养人的岗位,鲁洪啸、杨贤龙等都是从食堂事务长开始,提升到连长,招工上学工作后又成为独当一面的局长、校长。

(未完待续)


农场记忆(九)知青食堂      本集刊载于2018年2月7日《今日六合》报“棠邑春秋”版



2008年“建场40周年”活动的组织者在忙碌着。


以下照片为10年前(2008年10月23日)的欢乐聚会。(张国平提供照片)


10年前的长江社区杨美和书记在聚会上致欢迎词。


1968年六合知青二连合影。



一连知青合影。


四连的老知青合影。


三连的老知青合影。


姜贤月班长所在的二连三班知青合影。


从小是同学,一同到农场的好友。


主持人周晓燕作“主题”发言。



杜光强(左一)友情经费赞助。




看望农民老连长许国顺。



老9呢 发表于:18-04-16 14:48 0
2

青葱岁月!


面朝大海00春暖花开 发表于:18-04-18 08:29 0
3

农场记忆(九)知青食堂


woshiqianlizhiwai 发表于:18-04-18 21:36 0
4

青葱岁月


天空之龙98 发表于:18-06-14 15:13 0
5

农场记忆(九)知青食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