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246736140.htm 5 1653 2018-04-17 18:27:05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都市 > 江苏城市论坛 > 有碑为证:“人民公仆”甘当孝子贤孙

有碑为证:“人民公仆”甘当孝子贤孙

绿扬野老 发表于:18-04-15 10:23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自上世纪八十年代末起,江石溪的名字不断出现在媒体上,其生平、事迹不断被介绍。1994年7月正值江都撤县设市时,在江都水利枢纽工程二站东侧建起一座古朴典雅的纪念碑亭,亭顶覆盖黄琉璃瓦,两层花岗岩台基,周围环绕两层汉白玉栏杆,亭中矗立一宽1米、高2.2米的汉白玉石碑。碑亭占地面积虽然不大,但四周场地开阔,绿化成荫,道路通畅。这就是由地方政府出面、出资为前领导人祖上修建的“江石溪先生安息处”。

从碑后200字的生平简介(见后)中,人们看不出江石溪有什么历史功绩和突出贡献。除了提到他的生卒年和世居地,关于他的职业就是行医,碑文说他幼年即开始学医,而据广为转载的长文《秋风里陨落的一颗大星——记江上青烈士》中所记,江石溪“从小苦读诗书,18岁时曾随姐夫朱右村到皖南去应秀才之试,未果后返回,又到丁沟镇名中医周沄溪处学习歧黄之术,6年业成,在仙女庙、头桥(今属邗江区)一带悬壶济世。”18岁回原籍参加考试,名落孙山,再回到江都另谋出路,居然还是幼年,或者真是8岁习医,6年业成,14岁即行医,也让人长了见识,不仅是神童,还是神医。可惜正是经验丰富、年富力强的半百时候,却弃医从商。且不说扬州,仅江都一地,“医术精湛”的江湖郎中或坐堂郎中都不乏其人,当地史料中找不出他有何特别医术,或对一方疫病防治和百姓疾苦有何特殊贡献。有文章曾称,当时众口呼之为“江神仙”(江石溪谐音),江都话的江神仙和江石溪发音根本没有一丝相通,不知此说从何而来。如此“江神仙”却在“声望鼎盛”之时放弃坐堂看病卖药,而改为卖船票和办托运,直至参与航运,他是哪里来的资金购得南通大达内河轮船公司股份的呢?可惜这段光辉历史在碑文中只字未提。

接着,碑文道:先生早年参加“冶春诗社(后社)”。“冶春后社”是民国初年扬州地区松散的民间文学团体,参加者众多,据该诗社江都成员董玉书在《芜城怀旧录》中提及的有名有姓有籍贯的就有110人,良莠不齐的诗稿甚多,后大都散落。至于说他“著有《梦笔生花馆诗集》”,鉴于此诗抄早已散佚,无从考证,负责整理其诗稿的其子江树峰也承认仅存稿六篇九首,都是个人自娱自乐的感怀之作,后其中有六首作为附录收集在其子《江上青烈士诗抄》里。据公开资料和扬州媒体报道,《梦笔生花馆诗集》的真正作者,一说是近代扬州著名书法家、诗人王景琦;一说是江石溪;一说是两人合著。王景琦与江石溪同为冶春后社江都籍成员,当时曾与诗友多次相聚江都、扬州唱和,该诗抄也可能是所有江都籍成员的诗集。该自费刊印或手抄的诗集早已不存,恬不知耻地将其作为江石溪一人所著,刻在碑文里,不是对先人的嘲弄吗?好在不涉及著作权官司,究竟是谁所著,让王景琦、江石溪在地下争论吧。

此外,他“闲爱品箫笛,重山水士林,以才艺称”,有此境界和才艺的知识分子全国各地多如牛毛。碑文所称“袁世凯与日本签订《二十一条》卖国条约时,先生愤撰歌谣多首,教唱乡里,讥刺民贼,爱国情怀备受世人尊崇”,也是十分值得研究的。且不说“先生愤撰歌谣多首”迄今一首不存,就是“袁世凯与日本签订《二十一条》卖国条约”,至今在史学界也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新近发现的一些资料表明,条约签订之前还有另一重压力:在“二十一条”谈判过程中,袁世凯方面(不是袁本人)曾因此骂孙中山“将效法吴三桂,引外兵扰乱本国”。二次革命之后,孙中山被通缉,流亡日本。现在日本外务省档案馆确实存有一份孙中山与日本人签订的《盟约》。按照《盟约》,如果日本人出钱或武器,帮助他重新在大陆夺取政权的话,(孙)就把满洲割让给日本。这个问题现在也还争议得非常厉害。但有一点很明确:对此次外交失败,袁世凯也视为“奇耻大辱”,并将五月九日定为“国耻纪念日”,写入教科书,以待后来者奋发图强。

1915年初,日本政府乘“一战”列强无暇东顾之机,向袁世凯政府提出灭亡中国的“二十一条”。消息传出后,激起了全国人民无比的愤怒,一场声势浩大的全国性反帝爱国运动很快形成。这次运动遍及东北、上海、北京、天津、广东、福建、湖南、江西等全国各地,海外华侨也群起响应,包括各地先后掀起抵制日货运动。难道所有这些利用各种方式参与反帝爱国运动的群众都需要树碑立传吗?而这一年,江石溪也忙得很,据有关资料,在此前后,他不仅坐堂看病,还要协办新学,自撰小曲,在禹王宫门前教唱;又是协调关系,疏通航线,还要发明水上割草机。更重要的是,这一年他因接办大达内河公司扬州轮船局事务,举家由仙女庙迁住扬州城内(见江石溪外曾孙女、中国红十字总会事业发展中心主任江丹《纪念江石溪先生辞世80周年 美德才干励后昆风范长存》)。奇怪的是,碑文仅提及江石溪在1915年之前的简历,而其后近二十年的经历,特别是他作为南通两大公司的股东之一、从事所谓“实业救国”和“教育救国”的经历竟然一字没有提及。

如果是一个家族为自己的祖先在适当的地点自费建立墓地,外人也无可厚非。但江石溪墓在上世纪50年代江都兴修水利时被平,四十多年后却由原江都市人民政府(现扬州市江都区)出面出资,在南水北调东线的源头——江都水利枢纽工程附近,为领导人祖辈修建“纪念碑亭”,且动用国库和人民的纳税钱,这是什么人的授权和批准?上世纪五十年代大修水利时,全国各地有多少坟茔被平。为什么独独江石溪1934年初归葬的墓地受到如此重视。这充分说明有些“人民政府”领导头脑中仍固守着不以甘当“孝子贤孙”为耻、反以为荣的根深蒂固的封建意识,实在是有悖现代文明的核心价值。

最近,民政部等九部委提出《关于推行节地生态安葬的指导意见》,“鼓励家庭成员采用合葬方式,提高单个墓位使用率”。为此,建议先撤除这些占据繁华闹市、通衢要道和膏腴之地、大煞风景的各式现代陵园和墓地,为国家发展腾出地方,也摒弃各种形式的封建残余,建设清明的政治和生态环境。

 

附:江都市人民政府1994年7月所立碑后的江石溪生平简介:

江石溪(一八七〇—一九三三),原名江绍岳,字江汉。世居江都县仙女庙(今江都镇),幼从丁沟名医周云溪习岐黄,业成,悬壶于头桥仙女庙。医术精湛,深得病家赞许。

先生早年参加“冶春诗社(后社)”,著有《梦笔生花馆诗集》,闲爱品箫笛,重山水士林,以才艺称。袁世凯与日本签订《二十一条》卖国条约时,先生愤撰歌谣多首,教唱乡里,讥刺民贼,爱国情怀备受世人尊崇。

一九三三年九月,病故扬州,归葬此处(原仙女庙大王庄侧)。有碑为证:“人民公仆”甘当孝子贤孙












版友33207600 发表于:18-04-16 20:38 0
2
拍与屁!

拙者 发表于:18-04-16 21:10 0
3

历史是得势者的记功碑。


绿扬野老 发表于:18-04-17 11:50 0
4

有碑为证:“人民公仆”甘当孝子贤孙

下左二为江冠千

这是在哪里拍的全家福呢?不是所谓“故居”(东圈门16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