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246720456.htm 2 359 2018-04-17 16:46:40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媒体 > 江苏媒体爆料平台 > 战俘狱工眼里的南京城保卫战15!

战俘狱工眼里的南京城保卫战15!

wang1960 发表于:18-04-13 19:22

蒋兴源薛颖依依不舍,告别了医疗队战友。


忍饥受饿趁着天黑,深一脚浅一脚的。


向着燕子矶山方向,艰难的一步步前行着。


路上遇到了混乱不堪的逃命官兵。


还有穿着破衣烂衫的,桂系两广子弟兵兄弟。


它们是人生地不熟,夹在逃命队伍的中间。


跟着中央军队队伍中,争先恐后穿行着在。


一片废墟荒凉的街道上,借着月光一路望不到头。


薛颖蒋兴源在队伍中,穿梭在废墟空荡荡的。


没人居住的大街上,夜晚天气非常寒冷。


官兵们走着走着,队伍是越来越乱。


不论编制番号是什么,为了一个共同的心愿。


不被小鬼子打死,不去做小鬼子俘虏。


还好这里一路上,没有遇到小鬼子兵。


凡是有火堆亮的地方,都被小鬼子给占领。


因为这里没有火光,是一片黑洞洞的荒野。


蒋兴源扶持着,怀有身孕的薛颖。


气喘吁吁走走停停,薛颖不能过于疲劳。


怕肚子里的孩子会流产,为了保住肚里的孩子。


薛颖是特别的小心,不能有半点的闪失。


逃命过江的官兵,一个劲的往前赶。


蒋兴源薛颖,实在是直的走动了。


薛颖恳求的说,亲爱的我太累了。


让我停下休息一会,薛颖说话没力气。


蒋兴源也只好停下,等他们休息完时。


大部队已不见踪影,蒋兴源望着心上人。


再看看夜晚荒无人烟,得想想办法才行哎。


弄得吃的喝的,最好能找到一块。


用着渡江的木门板,蒋兴源细心的很。


从德国造步枪上,取下了尖锐的刺刀。


作为薛颖防身用,还小心从薛颖卷发上。


取下一枚金沾子,专门走夜路避邪用的。


过去有钱大户人家,孩子出生长不到。


13岁时火焰性太低,家长买来金锁金沾。


怕遇到小鬼当差,来抢活人去投胎。


金制品用来避邪用的,薛颖不解的追问说。


你在搞什么鬼吗,你能实话告诉我吗。


蒋兴源害怕薛颖,会担心实话实说。


颖姐姐你不用多虑,隆格马上出来一下。


顺便找点吃的喝的,你看你又不太会水。


最好能找到一块,本门板用来渡江。


你坐在门板上稳妥,身子不会被江水打湿。


关键是能保住孩子,身体又不会被冻坏。


薜颖望着蒋兴源,想想说的有点道理哎。


薛颖依赖性强的说,你要小心点快去快回。


姐姐有时挺小气的,你可千万一定要回来。


薛颖说着泪流满面,女人的心里太柔弱。


蒋兴源看着薛颖,诚恳的点了点头。


勇敢的冲进村子里,辛苦不服有心人哎。


蒋兴源在一户家中,翻箱倒柜搜出几个山玉。


还好撤下一块,破旧的木门板。


蒋兴源象一个,饿急的恶狼猛兽。


不管三七二十一,狼吞虎咽填饱了肚子。


老祖宗说得好。民以食为天哎。


二个山玉下肚后,经历充沛有力气哎。


蒋兴源赶紧去,解开裤腿上的奔带。


捆绑在门板插梢上,一路上背着跑不担格。


薛颖看见蒋兴源回来,一头扑上去死死的。


搂抱着小马鹊的头,打死了都不放手哎。


盼望心情爱不释手,颜质高的小美女人。


总是在关键的时候,好可爱还挺会撒娇的。


蒋兴源是个大男人,没有时间去浪漫爱情。


拿出洗干净的山玉,不能亏了肚子里孩子。


薛颖边吃边笑着,一股欢乐幸福的暖流。


在薛颖心中荡漾着,美丽的女人喜欢浪漫。


蒋兴源薛颖吃饱了,有的是力气奔跑着。


见见的燕子矶山环,出现在官兵的眼前。


逃命过江的官兵,一个个兴高采烈。


过了江咱就安全了,求生的欲望激励着。


逃命的官兵手拉着手,向着山顶吃力爬行。


当官兵走下坡路时,看见江边上空荡荡的。


没有接送过江的渡船,顿时官兵的心里头。


是冰冷冰冷的感觉,撕裂刺心的伤痛感。


没吃没喝没子弹的,对于一个军人来说。


已经是雪上加霜了,现在过江的船支也没了。


天快亮小鬼子打进来,到时候谁都跑不了。


心里头的焦急苦闷,心理素质差的官兵。


急匆匆的哭泣着,再好的人面对现实现。


谁也无法去承受的,人的生命是脆弱得。


官兵们眼里的泪水,哗啦啦的往下流呀。


理性点好动脑筋的,逃命官兵在发挥作用。


一个安徽六安了的,同生死滚打多次打交道。



开山炸井挖煤采矿,有塌陷漏水遇险的经历。


有在坑道里深水中,用手抱着道木争扎生还。


看了看山坡上的树木,人到山前别有路哎。


应地治移果断头的说,还傻乎乎干吗动手啊。


官兵们不再忧郁了,干脆脱去棉衣拨出。


大刀片刺刀照着树木,一震震的猛砍猛锯。


人多力量大哎,你一刀我一锯齿的。


将大树给拦腰砍断,现存的造木阀材料哎。


官兵们奋奋解下奔带,把一根根树棍连接着。


捆绑结实排列起来,一个长3一4m宽2m的。


一个个作过江用的,木阀摆渡制作成功。


咱们说句心里话,还是煤矿工比较聪明。


谁砍的谁用这是规矩,没有砍树的就别说了。


女人孩子优先照顾,身体强壮的一绿等候。


薛颖是女性护士,优先坐在本门板上。


蒋兴源紧跟着木板傍,心里这下总算踏实了。


其实在当时的夜晚,用木门板树木阀渡江。


是非常见方便实用的,关键是时间上太短了。


由于没有太多的,木门板树木阀渡江。


大多数的逃命官兵,还是选择游泳过江去。


薛颖坐在木门板上,深情的望着心上人。


哗动的木门见见远去,消失在夜色的江面。


寒冷饥饿巨浪漩涡,阻挡不了蒋兴源。


逃命求生的心愿,刺骨冰冷的江水。


扑打在蒋兴源的身上,咬牙切齿始终有。


一股力量摆在那里,时时刻刻在激励着。


为了薛颖的爱情,为了肚子里的孩子。


男人的担当责任感在,衡量着蒋兴源的勇气。


江面上的流量是,每秒钟2m一3m左右。


上游不断有物体流下,有的甚至在相互碰撞。


发出碰擦的响声,小鬼子不是吃素的。


逃命渡江的官兵,面对的是凶神恶煞。


南云忠一的,海军陆战队官兵。


真是冤家对头,外高桥的保卫战。


侠路相缘勇者胜,弱者只能是背动挨打。



江面上突然间传来,旺旺的狼狗狂叫声。


狗日的小鬼子够缺德,日本海军陆战队官兵。


有六艘水泥舶船,隐蔽在江中间埋伏。


时刻准备着,封锁江面上通道口。


六个移动探照灯,突然打开交叉性。


在转动式照射着,船头沙包上架设着。


六挺92式重机枪,当探照灯照到物体时。


六梃92式重机枪,立刻就开火扫射。


子弹的速度是每秒钟,700m止800m左右。


木阀木门板上,坐着站的官兵人群。


根本无法识别去判断,来快速反映躲避着。


蒋兴源立刻呼喊着,颖姐姐赶快趴下。


机枪子弹的射击,薛颖不幸中弹了。


急速的子弹穿透了,薛颖的脑门胸脯。


半个脑袋瓜子,全给打掉了。


脑血浆沾在蒋兴源,脸颊上身体上面。


子弹的猛烈撞击,薛颖猛的截到在。


波浪凶涌的江中,蒋兴源看见听见了。


蒋兴源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女人消失了。


心中的悲伤和泪水,蒋兴源整个人都疯掉。


你想想看自己的女人,还有薛颖肚子里孩子。


在一瞬间被小鬼子的,92左重机枪给打死了。


蒋兴源是一路,走到黑没了救。


对眼前继续的杀戮,蒋兴源心都快碎了。


蒋兴源对生不重要,蒋兴源只想着去拚命。


解救中弹落水的薛颖,蒋兴源拚命争脱着。


捆绑在木门板上奔带,怎么撕却也撕不断。


蒋兴源想方设法去,接近薛颖湿透的身躯。


只差一步之遥哎,不管蒋兴源怎么努力。


薛颖最终沉入江底,蒋兴源悲痛哭喊着。


颖姐姐不能死呀,老天爷行行吧。


开开恩救救它们吧,你听到了没有。


亏好一名落水老兵,在躲避着小鬼子的。


92式重机枪的扫射,看见蒋兴源不去躲避。


一个劲的在水中哭啼,江西老表兵在水中。


观察四周寻问到说,小老弟子弹不长眼哎。


你还要不要小命了,赶紧潜入水中跑吧。


江西小老表见,蒋兴源在无动于忠。


还是先救人要紧,江西小老表挺灵活。


江西小老表扶着门板,拖址着蒋兴源身体。


不管愿意不愿意,先躲开射击子弹再说。



顺着激流从小鬼子船的,空荡之间冒险的冲锋。


因为当时小鬼子的船,是在逆流而上的。


从速度上时速很慢,想调转头都很困难。


蒋兴源在挣扎没用,江水的流量冲击着。


夜晚江面上视线差,小鬼子的扫射在继续。


木阀上门板的人,一个个坠入到江中。


江面上被血液染红,一个个年轻的生命体。


在小鬼子的杀戮中,背动只能认人宰割。


葬身在波浪汹涌乏中,没有人能知道它们。


姓名年龄大小籍贯,不知道它们来之那里。






江面上只有浪涛声,还有哒哒哒的机枪声。


老天爷根本听不见,江面上闪耀着火焰。


逃命官兵手忙脚乱,没有被子弹击中的。


拚命往深水中泳去,来躲避子弹猛烈射击。


我们知道水的压力是,空气的压力800倍。


人只要在潜入10m以下,子弹就无法有穿透力。


大多数逃命的官兵,没吃没喝体力透资。


深水中水温更低些,官兵们越往深水泳去。


气压越低缺庠性越重,可怜的逃命官兵们。


再没有力气浮出水面,日本海军陆战队官兵。


手握带尖锐刺角的鱼叉,在船舷的走廊两旁。


来回不停的奔跑着,寻找靠近船边漂浮物体。


面对凶神恶煞的小鬼子,逃命过江的国府官兵。


心里素质较差的官兵,一个个的魂不守舍。


精神奔溃豪无斗志,一见到小鬼子冲上来。


乖乖的举起手来哀求,语无伦次的哭啼说。


皇军大人开恩哪,刀下留人小人不敢。


小鬼子都杀红了眼,哪里听的进去哎。


再说语言上的障碍,小鬼子的在不停刺杀。


嘴巴还叽里咕噜喊叫,一个比一个凶狠。



被小鬼子刺中的官兵,背脊上伤痕累累。


伤口上血迹斑斑,手无寸铁只能等死。


小鬼子疯癫癫的举动,没有被刺中的官兵。


在血醒中开始觉醒,不能白白升头被宰割。


只要有一点希望,都要玩强的活下去。


人性求生的欲望,时刻在激励着每一个。


活生生还有气的官兵,万众一心从小鬼子的。


六艘舶船空荡中穿梭,激流冲击着官兵的身体。


侠路相逄勇者胜,小鬼子阻挡不了。


逃命过江回家的官兵,彰显出中国人的勇敢。


官兵硬是从小鬼子的,眼皮底下一一通过。


蒋兴源受到触动感染,人死了不能再复生。


活着的人还要继续生存,只有不缺胳膊少腿的。


为替薛颖母子去抱恨,蒋兴源是千辛万苦。



顺利冲过了封锁线,天亮了蒋兴源悲哀的。


躺在松软的沙滩上,疲惫不堪的思索着。


心里头充满着愧疚,同薛颖生离死别的场景。


泪水漠糊了视线,悲伤击碎少年的痴心。


多年的悔恨郁闷煎熬,只有烟酒充实着躯壳。


一个抗战老兵狱工,跌宕起伏的人生经历。


还原真象是对历史的尊重,违背历史就意味着无知背叛。

蒋兴源薛颖依依不舍,告别了医疗队战友。


忍饥受饿趁着天黑,深一脚浅一脚的。


向着燕子矶山方向,艰难的一步步前行着。


路上遇到了混乱不堪的逃命官兵。


还有穿着破衣烂衫的,桂系两广子弟兵兄弟。


它们是人生地不熟,夹在逃命队伍的中间。


跟着中央军队队伍中,争先恐后穿行着在。


一片废墟荒凉的街道上,借着月光一路望不到头。


薛颖蒋兴源在队伍中,穿梭在废墟空荡荡的。


没人居住的大街上,夜晚天气非常寒冷。


官兵们走着走着,队伍是越来越乱。


不论编制番号是什么,为了一个共同的心愿。


不被小鬼子打死,不去做小鬼子俘虏。


还好这里一路上,没有遇到小鬼子兵。


凡是有火堆亮的地方,都被小鬼子给占领。


因为这里没有火光,是一片黑洞洞的荒野。


蒋兴源扶持着,怀有身孕的薛颖。


气喘吁吁走走停停,薛颖不能过于疲劳。


怕肚子里的孩子会流产,为了保住肚里的孩子。


薛颖是特别的小心,不能有半点的闪失。


逃命过江的官兵,一个劲的往前赶。


蒋兴源薛颖,实在是直的走动了。


薛颖恳求的说,亲爱的我太累了。


让我停下休息一会,薛颖说话没力气。


蒋兴源也只好停下,等他们休息完时。


大部队已不见踪影,蒋兴源望着心上人。


再看看夜晚荒无人烟,得想想办法才行哎。


弄得吃的喝的,最好能找到一块。


用着渡江的木门板,蒋兴源细心的很。


从德国造步枪上,取下了尖锐的刺刀。


作为薛颖防身用,还小心从薛颖卷发上。


取下一枚金沾子,专门走夜路避邪用的。


过去有钱大户人家,孩子出生长不到。


13岁时火焰性太低,家长买来金锁金沾。


怕遇到小鬼当差,来抢活人去投胎。


金制品用来避邪用的,薛颖不解的追问说。


你在搞什么鬼吗,你能实话告诉我吗。


蒋兴源害怕薛颖,会担心实话实说。


颖姐姐你不用多虑,隆格马上出来一下。


顺便找点吃的喝的,你看你又不太会水。


最好能找到一块,本门板用来渡江。


你坐在门板上稳妥,身子不会被江水打湿。


关键是能保住孩子,身体又不会被冻坏。


薜颖望着蒋兴源,想想说的有点道理哎。


薛颖依赖性强的说,你要小心点快去快回。


姐姐有时挺小气的,你可千万一定要回来。


薛颖说着泪流满面,女人的心里太柔弱。


蒋兴源看着薛颖,诚恳的点了点头。


勇敢的冲进村子里,辛苦不服有心人哎。


蒋兴源在一户家中,翻箱倒柜搜出几个山玉。


还好撤下一块,破旧的木门板。


蒋兴源象一个,饿急的恶狼猛兽。


不管三七二十一,狼吞虎咽填饱了肚子。


老祖宗说得好。民以食为天哎。


二个山玉下肚后,经历充沛有力气哎。


蒋兴源赶紧去,解开裤腿上的奔带。


捆绑在门板插梢上,一路上背着跑不担格。


薛颖看见蒋兴源回来,一头扑上去死死的。


搂抱着小马鹊的头,打死了都不放手哎。


盼望心情爱不释手,颜质高的小美女人。


总是在关键的时候,好可爱还挺会撒娇的。


蒋兴源是个大男人,没有时间去浪漫爱情。


拿出洗干净的山玉,不能亏了肚子里孩子。


薛颖边吃边笑着,一股欢乐幸福的暖流。


在薛颖心中荡漾着,美丽的女人喜欢浪漫。


蒋兴源薛颖吃饱了,有的是力气奔跑着。


见见的燕子矶山环,出现在官兵的眼前。


逃命过江的官兵,一个个兴高采烈。


过了江咱就安全了,求生的欲望激励着。


逃命的官兵手拉着手,向着山顶吃力爬行。


当官兵走下坡路时,看见江边上空荡荡的。


没有接送过江的渡船,顿时官兵的心里头。


是冰冷冰冷的感觉,撕裂刺心的伤痛感。


没吃没喝没子弹的,对于一个军人来说。


已经是雪上加霜了,现在过江的船支也没了。


天快亮小鬼子打进来,到时候谁都跑不了。


心里头的焦急苦闷,心理素质差的官兵。


急匆匆的哭泣着,再好的人面对现实现。


谁也无法去承受的,人的生命是脆弱得。


官兵们眼里的泪水,哗啦啦的往下流呀。


理性点好动脑筋的,逃命官兵在发挥作用。


一个安徽六安了的,同生死滚打多次打交道。



开山炸井挖煤采矿,有塌陷漏水遇险的经历。


有在坑道里深水中,用手抱着道木争扎生还。


看了看山坡上的树木,人到山前别有路哎。


应地治移果断头的说,还傻乎乎干吗动手啊。


官兵们不再忧郁了,干脆脱去棉衣拨出。


大刀片刺刀照着树木,一震震的猛砍猛锯。


人多力量大哎,你一刀我一锯齿的。


将大树给拦腰砍断,现存的造木阀材料哎。


官兵们奋奋解下奔带,把一根根树棍连接着。


捆绑结实排列起来,一个长3一4m宽2m的。


一个个作过江用的,木阀摆渡制作成功。


咱们说句心里话,还是煤矿工比较聪明。


谁砍的谁用这是规矩,没有砍树的就别说了。


女人孩子优先照顾,身体强壮的一绿等候。


薛颖是女性护士,优先坐在本门板上。


蒋兴源紧跟着木板傍,心里这下总算踏实了。


其实在当时的夜晚,用木门板树木阀渡江。


是非常见方便实用的,关键是时间上太短了。


由于没有太多的,木门板树木阀渡江。


大多数的逃命官兵,还是选择游泳过江去。


薛颖坐在木门板上,深情的望着心上人。


哗动的木门见见远去,消失在夜色的江面。


寒冷饥饿巨浪漩涡,阻挡不了蒋兴源。


逃命求生的心愿,刺骨冰冷的江水。


扑打在蒋兴源的身上,咬牙切齿始终有。


一股力量摆在那里,时时刻刻在激励着。


为了薛颖的爱情,为了肚子里的孩子。


男人的担当责任感在,衡量着蒋兴源的勇气。


江面上的流量是,每秒钟2m一3m左右。


上游不断有物体流下,有的甚至在相互碰撞。


发出碰擦的响声,小鬼子不是吃素的。


逃命渡江的官兵,面对的是凶神恶煞。


南云忠一的,海军陆战队官兵。


真是冤家对头,外高桥的保卫战。


侠路相缘勇者胜,弱者只能是背动挨打。



江面上突然间传来,旺旺的狼狗狂叫声。


狗日的小鬼子够缺德,日本海军陆战队官兵。


有六艘水泥舶船,隐蔽在江中间埋伏。


时刻准备着,封锁江面上通道口。


六个移动探照灯,突然打开交叉性。


在转动式照射着,船头沙包上架设着。


六挺92式重机枪,当探照灯照到物体时。


六梃92式重机枪,立刻就开火扫射。


子弹的速度是每秒钟,700m止800m左右。


木阀木门板上,坐着站的官兵人群。


根本无法识别去判断,来快速反映躲避着。


蒋兴源立刻呼喊着,颖姐姐赶快趴下。


机枪子弹的射击,薛颖不幸中弹了。


急速的子弹穿透了,薛颖的脑门胸脯。


半个脑袋瓜子,全给打掉了。


脑血浆沾在蒋兴源,脸颊上身体上面。


子弹的猛烈撞击,薛颖猛的截到在。


波浪凶涌的江中,蒋兴源看见听见了。


蒋兴源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女人消失了。


心中的悲伤和泪水,蒋兴源整个人都疯掉。


你想想看自己的女人,还有薛颖肚子里孩子。


在一瞬间被小鬼子的,92左重机枪给打死了。


蒋兴源是一路,走到黑没了救。


对眼前继续的杀戮,蒋兴源心都快碎了。


蒋兴源对生不重要,蒋兴源只想着去拚命。


解救中弹落水的薛颖,蒋兴源拚命争脱着。


捆绑在木门板上奔带,怎么撕却也撕不断。


蒋兴源想方设法去,接近薛颖湿透的身躯。


只差一步之遥哎,不管蒋兴源怎么努力。


薛颖最终沉入江底,蒋兴源悲痛哭喊着。


颖姐姐不能死呀,老天爷行行吧。


开开恩救救它们吧,你听到了没有。


亏好一名落水老兵,在躲避着小鬼子的。


92式重机枪的扫射,看见蒋兴源不去躲避。


一个劲的在水中哭啼,江西老表兵在水中。


观察四周寻问到说,小老弟子弹不长眼哎。


你还要不要小命了,赶紧潜入水中跑吧。


江西小老表见,蒋兴源在无动于忠。


还是先救人要紧,江西小老表挺灵活。


江西小老表扶着门板,拖址着蒋兴源身体。


不管愿意不愿意,先躲开射击子弹再说。



顺着激流从小鬼子船的,空荡之间冒险的冲锋。


因为当时小鬼子的船,是在逆流而上的。


从速度上时速很慢,想调转头都很困难。


蒋兴源在挣扎没用,江水的流量冲击着。


夜晚江面上视线差,小鬼子的扫射在继续。


木阀上门板的人,一个个坠入到江中。


江面上被血液染红,一个个年轻的生命体。


在小鬼子的杀戮中,背动只能认人宰割。


葬身在波浪汹涌乏中,没有人能知道它们。


姓名年龄大小籍贯,不知道它们来之那里。






江面上只有浪涛声,还有哒哒哒的机枪声。


老天爷根本听不见,江面上闪耀着火焰。


逃命官兵手忙脚乱,没有被子弹击中的。


拚命往深水中泳去,来躲避子弹猛烈射击。


我们知道水的压力是,空气的压力800倍。


人只要在潜入10m以下,子弹就无法有穿透力。


大多数逃命的官兵,没吃没喝体力透资。


深水中水温更低些,官兵们越往深水泳去。


气压越低缺庠性越重,可怜的逃命官兵们。


再没有力气浮出水面,日本海军陆战队官兵。


手握带尖锐刺角的鱼叉,在船舷的走廊两旁。


来回不停的奔跑着,寻找靠近船边漂浮物体。


面对凶神恶煞的小鬼子,逃命过江的国府官兵。


心里素质较差的官兵,一个个的魂不守舍。


精神奔溃豪无斗志,一见到小鬼子冲上来。


乖乖的举起手来哀求,语无伦次的哭啼说。


皇军大人开恩哪,刀下留人小人不敢。


小鬼子都杀红了眼,哪里听的进去哎。


再说语言上的障碍,小鬼子的在不停刺杀。


嘴巴还叽里咕噜喊叫,一个比一个凶狠。



被小鬼子刺中的官兵,背脊上伤痕累累。


伤口上血迹斑斑,手无寸铁只能等死。


小鬼子疯癫癫的举动,没有被刺中的官兵。


在血醒中开始觉醒,不能白白升头被宰割。


只要有一点希望,都要玩强的活下去。


人性求生的欲望,时刻在激励着每一个。


活生生还有气的官兵,万众一心从小鬼子的。


六艘舶船空荡中穿梭,激流冲击着官兵的身体。


侠路相逄勇者胜,小鬼子阻挡不了。


逃命过江回家的官兵,彰显出中国人的勇敢。


官兵硬是从小鬼子的,眼皮底下一一通过。


蒋兴源受到触动感染,人死了不能再复生。


活着的人还要继续生存,只有不缺胳膊少腿的。


为替薛颖母子去抱恨,蒋兴源是千辛万苦。



顺利冲过了封锁线,天亮了蒋兴源悲哀的。


躺在松软的沙滩上,疲惫不堪的思索着。


心里头充满着愧疚,同薛颖生离死别的场景。


泪水漠糊了视线,悲伤击碎少年的痴心。


多年的悔恨郁闷煎熬,只有烟酒充实着躯壳。


一个抗战老兵狱工,跌宕起伏的人生经历。


还原真象是对历史的尊重,违背历史就意味着无知背叛。蒋兴源薛颖依依不舍,告别了医疗队战友。


忍饥受饿趁着天黑,深一脚浅一脚的。


向着燕子矶山方向,艰难的一步步前行着。


路上遇到了混乱不堪的逃命官兵。


还有穿着破衣烂衫的,桂系两广子弟兵兄弟。


它们是人生地不熟,夹在逃命队伍的中间。


跟着中央军队队伍中,争先恐后穿行着在。


一片废墟荒凉的街道上,借着月光一路望不到头。


薛颖蒋兴源在队伍中,穿梭在废墟空荡荡的。


没人居住的大街上,夜晚天气非常寒冷。


官兵们走着走着,队伍是越来越乱。


不论编制番号是什么,为了一个共同的心愿。


不被小鬼子打死,不去做小鬼子俘虏。


还好这里一路上,没有遇到小鬼子兵。


凡是有火堆亮的地方,都被小鬼子给占领。


因为这里没有火光,是一片黑洞洞的荒野。


蒋兴源扶持着,怀有身孕的薛颖。


气喘吁吁走走停停,薛颖不能过于疲劳。


怕肚子里的孩子会流产,为了保住肚里的孩子。


薛颖是特别的小心,不能有半点的闪失。


逃命过江的官兵,一个劲的往前赶。


蒋兴源薛颖,实在是直的走动了。


薛颖恳求的说,亲爱的我太累了。


让我停下休息一会,薛颖说话没力气。


蒋兴源也只好停下,等他们休息完时。


大部队已不见踪影,蒋兴源望着心上人。


再看看夜晚荒无人烟,得想想办法才行哎。


弄得吃的喝的,最好能找到一块。


用着渡江的木门板,蒋兴源细心的很。


从德国造步枪上,取下了尖锐的刺刀。


作为薛颖防身用,还小心从薛颖卷发上。


取下一枚金沾子,专门走夜路避邪用的。


过去有钱大户人家,孩子出生长不到。


13岁时火焰性太低,家长买来金锁金沾。


怕遇到小鬼当差,来抢活人去投胎。


金制品用来避邪用的,薛颖不解的追问说。


你在搞什么鬼吗,你能实话告诉我吗。


蒋兴源害怕薛颖,会担心实话实说。


颖姐姐你不用多虑,隆格马上出来一下。


顺便找点吃的喝的,你看你又不太会水。


最好能找到一块,本门板用来渡江。


你坐在门板上稳妥,身子不会被江水打湿。


关键是能保住孩子,身体又不会被冻坏。


薜颖望着蒋兴源,想想说的有点道理哎。


薛颖依赖性强的说,你要小心点快去快回。


姐姐有时挺小气的,你可千万一定要回来。


薛颖说着泪流满面,女人的心里太柔弱。


蒋兴源看着薛颖,诚恳的点了点头。


勇敢的冲进村子里,辛苦不服有心人哎。


蒋兴源在一户家中,翻箱倒柜搜出几个山玉。


还好撤下一块,破旧的木门板。


蒋兴源象一个,饿急的恶狼猛兽。


不管三七二十一,狼吞虎咽填饱了肚子。


老祖宗说得好。民以食为天哎。


二个山玉下肚后,经历充沛有力气哎。


蒋兴源赶紧去,解开裤腿上的奔带。


捆绑在门板插梢上,一路上背着跑不担格。


薛颖看见蒋兴源回来,一头扑上去死死的。


搂抱着小马鹊的头,打死了都不放手哎。


盼望心情爱不释手,颜质高的小美女人。


总是在关键的时候,好可爱还挺会撒娇的。


蒋兴源是个大男人,没有时间去浪漫爱情。


拿出洗干净的山玉,不能亏了肚子里孩子。


薛颖边吃边笑着,一股欢乐幸福的暖流。


在薛颖心中荡漾着,美丽的女人喜欢浪漫。


蒋兴源薛颖吃饱了,有的是力气奔跑着。


见见的燕子矶山环,出现在官兵的眼前。


逃命过江的官兵,一个个兴高采烈。


过了江咱就安全了,求生的欲望激励着。


逃命的官兵手拉着手,向着山顶吃力爬行。


当官兵走下坡路时,看见江边上空荡荡的。


没有接送过江的渡船,顿时官兵的心里头。


是冰冷冰冷的感觉,撕裂刺心的伤痛感。


没吃没喝没子弹的,对于一个军人来说。


已经是雪上加霜了,现在过江的船支也没了。


天快亮小鬼子打进来,到时候谁都跑不了。


心里头的焦急苦闷,心理素质差的官兵。


急匆匆的哭泣着,再好的人面对现实现。


谁也无法去承受的,人的生命是脆弱得。


官兵们眼里的泪水,哗啦啦的往下流呀。


理性点好动脑筋的,逃命官兵在发挥作用。


一个安徽六安了的,同生死滚打多次打交道。



开山炸井挖煤采矿,有塌陷漏水遇险的经历。


有在坑道里深水中,用手抱着道木争扎生还。


看了看山坡上的树木,人到山前别有路哎。


应地治移果断头的说,还傻乎乎干吗动手啊。


官兵们不再忧郁了,干脆脱去棉衣拨出。


大刀片刺刀照着树木,一震震的猛砍猛锯。


人多力量大哎,你一刀我一锯齿的。


将大树给拦腰砍断,现存的造木阀材料哎。


官兵们奋奋解下奔带,把一根根树棍连接着。


捆绑结实排列起来,一个长3一4m宽2m的。


一个个作过江用的,木阀摆渡制作成功。


咱们说句心里话,还是煤矿工比较聪明。


谁砍的谁用这是规矩,没有砍树的就别说了。


女人孩子优先照顾,身体强壮的一绿等候。


薛颖是女性护士,优先坐在本门板上。


蒋兴源紧跟着木板傍,心里这下总算踏实了。


其实在当时的夜晚,用木门板树木阀渡江。


是非常见方便实用的,关键是时间上太短了。


由于没有太多的,木门板树木阀渡江。


大多数的逃命官兵,还是选择游泳过江去。


薛颖坐在木门板上,深情的望着心上人。


哗动的木门见见远去,消失在夜色的江面。


寒冷饥饿巨浪漩涡,阻挡不了蒋兴源。


逃命求生的心愿,刺骨冰冷的江水。


扑打在蒋兴源的身上,咬牙切齿始终有。


一股力量摆在那里,时时刻刻在激励着。


为了薛颖的爱情,为了肚子里的孩子。


男人的担当责任感在,衡量着蒋兴源的勇气。


江面上的流量是,每秒钟2m一3m左右。


上游不断有物体流下,有的甚至在相互碰撞。


发出碰擦的响声,小鬼子不是吃素的。


逃命渡江的官兵,面对的是凶神恶煞。


南云忠一的,海军陆战队官兵。


真是冤家对头,外高桥的保卫战。


侠路相缘勇者胜,弱者只能是背动挨打。



江面上突然间传来,旺旺的狼狗狂叫声。


狗日的小鬼子够缺德,日本海军陆战队官兵。


有六艘水泥舶船,隐蔽在江中间埋伏。


时刻准备着,封锁江面上通道口。


六个移动探照灯,突然打开交叉性。


在转动式照射着,船头沙包上架设着。


六挺92式重机枪,当探照灯照到物体时。


六梃92式重机枪,立刻就开火扫射。


子弹的速度是每秒钟,700m止800m左右。


木阀木门板上,坐着站的官兵人群。


根本无法识别去判断,来快速反映躲避着。


蒋兴源立刻呼喊着,颖姐姐赶快趴下。


机枪子弹的射击,薛颖不幸中弹了。


急速的子弹穿透了,薛颖的脑门胸脯。


半个脑袋瓜子,全给打掉了。


脑血浆沾在蒋兴源,脸颊上身体上面。


子弹的猛烈撞击,薛颖猛的截到在。


波浪凶涌的江中,蒋兴源看见听见了。


蒋兴源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女人消失了。


心中的悲伤和泪水,蒋兴源整个人都疯掉。


你想想看自己的女人,还有薛颖肚子里孩子。


在一瞬间被小鬼子的,92左重机枪给打死了。


蒋兴源是一路,走到黑没了救。


对眼前继续的杀戮,蒋兴源心都快碎了。


蒋兴源对生不重要,蒋兴源只想着去拚命。


解救中弹落水的薛颖,蒋兴源拚命争脱着。


捆绑在木门板上奔带,怎么撕却也撕不断。


蒋兴源想方设法去,接近薛颖湿透的身躯。


只差一步之遥哎,不管蒋兴源怎么努力。


薛颖最终沉入江底,蒋兴源悲痛哭喊着。


颖姐姐不能死呀,老天爷行行吧。


开开恩救救它们吧,你听到了没有。


亏好一名落水老兵,在躲避着小鬼子的。


92式重机枪的扫射,看见蒋兴源不去躲避。


一个劲的在水中哭啼,江西老表兵在水中。


观察四周寻问到说,小老弟子弹不长眼哎。


你还要不要小命了,赶紧潜入水中跑吧。


江西小老表见,蒋兴源在无动于忠。


还是先救人要紧,江西小老表挺灵活。


江西小老表扶着门板,拖址着蒋兴源身体。


不管愿意不愿意,先躲开射击子弹再说。



顺着激流从小鬼子船的,空荡之间冒险的冲锋。


因为当时小鬼子的船,是在逆流而上的。


从速度上时速很慢,想调转头都很困难。


蒋兴源在挣扎没用,江水的流量冲击着。


夜晚江面上视线差,小鬼子的扫射在继续。


木阀上门板的人,一个个坠入到江中。


江面上被血液染红,一个个年轻的生命体。


在小鬼子的杀戮中,背动只能认人宰割。


葬身在波浪汹涌乏中,没有人能知道它们。


姓名年龄大小籍贯,不知道它们来之那里。






江面上只有浪涛声,还有哒哒哒的机枪声。


老天爷根本听不见,江面上闪耀着火焰。


逃命官兵手忙脚乱,没有被子弹击中的。


拚命往深水中泳去,来躲避子弹猛烈射击。


我们知道水的压力是,空气的压力800倍。


人只要在潜入10m以下,子弹就无法有穿透力。


大多数逃命的官兵,没吃没喝体力透资。


深水中水温更低些,官兵们越往深水泳去。


气压越低缺庠性越重,可怜的逃命官兵们。


再没有力气浮出水面,日本海军陆战队官兵。


手握带尖锐刺角的鱼叉,在船舷的走廊两旁。


来回不停的奔跑着,寻找靠近船边漂浮物体。


面对凶神恶煞的小鬼子,逃命过江的国府官兵。


心里素质较差的官兵,一个个的魂不守舍。


精神奔溃豪无斗志,一见到小鬼子冲上来。


乖乖的举起手来哀求,语无伦次的哭啼说。


皇军大人开恩哪,刀下留人小人不敢。


小鬼子都杀红了眼,哪里听的进去哎。


再说语言上的障碍,小鬼子的在不停刺杀。


嘴巴还叽里咕噜喊叫,一个比一个凶狠。



被小鬼子刺中的官兵,背脊上伤痕累累。


伤口上血迹斑斑,手无寸铁只能等死。


小鬼子疯癫癫的举动,没有被刺中的官兵。


在血醒中开始觉醒,不能白白升头被宰割。


只要有一点希望,都要玩强的活下去。


人性求生的欲望,时刻在激励着每一个。


活生生还有气的官兵,万众一心从小鬼子的。


六艘舶船空荡中穿梭,激流冲击着官兵的身体。


侠路相逄勇者胜,小鬼子阻挡不了。


逃命过江回家的官兵,彰显出中国人的勇敢。


官兵硬是从小鬼子的,眼皮底下一一通过。


蒋兴源受到触动感染,人死了不能再复生。


活着的人还要继续生存,只有不缺胳膊少腿的。


为替薛颖母子去抱恨,蒋兴源是千辛万苦。



顺利冲过了封锁线,天亮了蒋兴源悲哀的。


躺在松软的沙滩上,疲惫不堪的思索着。


心里头充满着愧疚,同薛颖生离死别的场景。


泪水漠糊了视线,悲伤击碎少年的痴心。


多年的悔恨郁闷煎熬,只有烟酒充实着躯壳。


一个抗战老兵狱工,跌宕起伏的人生经历。


还原真象是对历史的尊重,违背历史就意味着无知背叛。蒋兴源薛颖依依不舍,告别了医疗队战友。


忍饥受饿趁着天黑,深一脚浅一脚的。


向着燕子矶山方向,艰难的一步步前行着。


路上遇到了混乱不堪的逃命官兵。


还有穿着破衣烂衫的,桂系两广子弟兵兄弟。


它们是人生地不熟,夹在逃命队伍的中间。


跟着中央军队队伍中,争先恐后穿行着在。


一片废墟荒凉的街道上,借着月光一路望不到头。


薛颖蒋兴源在队伍中,穿梭在废墟空荡荡的。


没人居住的大街上,夜晚天气非常寒冷。


官兵们走着走着,队伍是越来越乱。


不论编制番号是什么,为了一个共同的心愿。


不被小鬼子打死,不去做小鬼子俘虏。


还好这里一路上,没有遇到小鬼子兵。


凡是有火堆亮的地方,都被小鬼子给占领。


因为这里没有火光,是一片黑洞洞的荒野。


蒋兴源扶持着,怀有身孕的薛颖。


气喘吁吁走走停停,薛颖不能过于疲劳。


怕肚子里的孩子会流产,为了保住肚里的孩子。


薛颖是特别的小心,不能有半点的闪失。


逃命过江的官兵,一个劲的往前赶。


蒋兴源薛颖,实在是直的走动了。


薛颖恳求的说,亲爱的我太累了。


让我停下休息一会,薛颖说话没力气。


蒋兴源也只好停下,等他们休息完时。


大部队已不见踪影,蒋兴源望着心上人。


再看看夜晚荒无人烟,得想想办法才行哎。


弄得吃的喝的,最好能找到一块。


用着渡江的木门板,蒋兴源细心的很。


从德国造步枪上,取下了尖锐的刺刀。


作为薛颖防身用,还小心从薛颖卷发上。


取下一枚金沾子,专门走夜路避邪用的。


过去有钱大户人家,孩子出生长不到。


13岁时火焰性太低,家长买来金锁金沾。


怕遇到小鬼当差,来抢活人去投胎。


金制品用来避邪用的,薛颖不解的追问说。


你在搞什么鬼吗,你能实话告诉我吗。


蒋兴源害怕薛颖,会担心实话实说。


颖姐姐你不用多虑,隆格马上出来一下。


顺便找点吃的喝的,你看你又不太会水。


最好能找到一块,本门板用来渡江。


你坐在门板上稳妥,身子不会被江水打湿。


关键是能保住孩子,身体又不会被冻坏。


薜颖望着蒋兴源,想想说的有点道理哎。


薛颖依赖性强的说,你要小心点快去快回。


姐姐有时挺小气的,你可千万一定要回来。


薛颖说着泪流满面,女人的心里太柔弱。


蒋兴源看着薛颖,诚恳的点了点头。


勇敢的冲进村子里,辛苦不服有心人哎。


蒋兴源在一户家中,翻箱倒柜搜出几个山玉。


还好撤下一块,破旧的木门板。


蒋兴源象一个,饿急的恶狼猛兽。


不管三七二十一,狼吞虎咽填饱了肚子。


老祖宗说得好。民以食为天哎。


二个山玉下肚后,经历充沛有力气哎。


蒋兴源赶紧去,解开裤腿上的奔带。


捆绑在门板插梢上,一路上背着跑不担格。


薛颖看见蒋兴源回来,一头扑上去死死的。


搂抱着小马鹊的头,打死了都不放手哎。


盼望心情爱不释手,颜质高的小美女人。


总是在关键的时候,好可爱还挺会撒娇的。


蒋兴源是个大男人,没有时间去浪漫爱情。


拿出洗干净的山玉,不能亏了肚子里孩子。


薛颖边吃边笑着,一股欢乐幸福的暖流。


在薛颖心中荡漾着,美丽的女人喜欢浪漫。


蒋兴源薛颖吃饱了,有的是力气奔跑着。


见见的燕子矶山环,出现在官兵的眼前。


逃命过江的官兵,一个个兴高采烈。


过了江咱就安全了,求生的欲望激励着。


逃命的官兵手拉着手,向着山顶吃力爬行。


当官兵走下坡路时,看见江边上空荡荡的。


没有接送过江的渡船,顿时官兵的心里头。


是冰冷冰冷的感觉,撕裂刺心的伤痛感。


没吃没喝没子弹的,对于一个军人来说。


已经是雪上加霜了,现在过江的船支也没了。


天快亮小鬼子打进来,到时候谁都跑不了。


心里头的焦急苦闷,心理素质差的官兵。


急匆匆的哭泣着,再好的人面对现实现。


谁也无法去承受的,人的生命是脆弱得。


官兵们眼里的泪水,哗啦啦的往下流呀。


理性点好动脑筋的,逃命官兵在发挥作用。


一个安徽六安了的,同生死滚打多次打交道。



开山炸井挖煤采矿,有塌陷漏水遇险的经历。


有在坑道里深水中,用手抱着道木争扎生还。


看了看山坡上的树木,人到山前别有路哎。


应地治移果断头的说,还傻乎乎干吗动手啊。


官兵们不再忧郁了,干脆脱去棉衣拨出。


大刀片刺刀照着树木,一震震的猛砍猛锯。


人多力量大哎,你一刀我一锯齿的。


将大树给拦腰砍断,现存的造木阀材料哎。


官兵们奋奋解下奔带,把一根根树棍连接着。


捆绑结实排列起来,一个长3一4m宽2m的。


一个个作过江用的,木阀摆渡制作成功。


咱们说句心里话,还是煤矿工比较聪明。


谁砍的谁用这是规矩,没有砍树的就别说了。


女人孩子优先照顾,身体强壮的一绿等候。


薛颖是女性护士,优先坐在本门板上。


蒋兴源紧跟着木板傍,心里这下总算踏实了。


其实在当时的夜晚,用木门板树木阀渡江。


是非常见方便实用的,关键是时间上太短了。


由于没有太多的,木门板树木阀渡江。


大多数的逃命官兵,还是选择游泳过江去。


薛颖坐在木门板上,深情的望着心上人。


哗动的木门见见远去,消失在夜色的江面。


寒冷饥饿巨浪漩涡,阻挡不了蒋兴源。


逃命求生的心愿,刺骨冰冷的江水。


扑打在蒋兴源的身上,咬牙切齿始终有。


一股力量摆在那里,时时刻刻在激励着。


为了薛颖的爱情,为了肚子里的孩子。


男人的担当责任感在,衡量着蒋兴源的勇气。


江面上的流量是,每秒钟2m一3m左右。


上游不断有物体流下,有的甚至在相互碰撞。


发出碰擦的响声,小鬼子不是吃素的。


逃命渡江的官兵,面对的是凶神恶煞。


南云忠一的,海军陆战队官兵。


真是冤家对头,外高桥的保卫战。


侠路相缘勇者胜,弱者只能是背动挨打。



江面上突然间传来,旺旺的狼狗狂叫声。


狗日的小鬼子够缺德,日本海军陆战队官兵。


有六艘水泥舶船,隐蔽在江中间埋伏。


时刻准备着,封锁江面上通道口。


六个移动探照灯,突然打开交叉性。


在转动式照射着,船头沙包上架设着。


六挺92式重机枪,当探照灯照到物体时。


六梃92式重机枪,立刻就开火扫射。


子弹的速度是每秒钟,700m止800m左右。


木阀木门板上,坐着站的官兵人群。


根本无法识别去判断,来快速反映躲避着。


蒋兴源立刻呼喊着,颖姐姐赶快趴下。


机枪子弹的射击,薛颖不幸中弹了。


急速的子弹穿透了,薛颖的脑门胸脯。


半个脑袋瓜子,全给打掉了。


脑血浆沾在蒋兴源,脸颊上身体上面。


子弹的猛烈撞击,薛颖猛的截到在。


波浪凶涌的江中,蒋兴源看见听见了。


蒋兴源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女人消失了。


心中的悲伤和泪水,蒋兴源整个人都疯掉。


你想想看自己的女人,还有薛颖肚子里孩子。


在一瞬间被小鬼子的,92左重机枪给打死了。


蒋兴源是一路,走到黑没了救。


对眼前继续的杀戮,蒋兴源心都快碎了。


蒋兴源对生不重要,蒋兴源只想着去拚命。


解救中弹落水的薛颖,蒋兴源拚命争脱着。


捆绑在木门板上奔带,怎么撕却也撕不断。


蒋兴源想方设法去,接近薛颖湿透的身躯。


只差一步之遥哎,不管蒋兴源怎么努力。


薛颖最终沉入江底,蒋兴源悲痛哭喊着。


颖姐姐不能死呀,老天爷行行吧。


开开恩救救它们吧,你听到了没有。


亏好一名落水老兵,在躲避着小鬼子的。


92式重机枪的扫射,看见蒋兴源不去躲避。


一个劲的在水中哭啼,江西老表兵在水中。


观察四周寻问到说,小老弟子弹不长眼哎。


你还要不要小命了,赶紧潜入水中跑吧。


江西小老表见,蒋兴源在无动于忠。


还是先救人要紧,江西小老表挺灵活。


江西小老表扶着门板,拖址着蒋兴源身体。


不管愿意不愿意,先躲开射击子弹再说。



顺着激流从小鬼子船的,空荡之间冒险的冲锋。


因为当时小鬼子的船,是在逆流而上的。


从速度上时速很慢,想调转头都很困难。


蒋兴源在挣扎没用,江水的流量冲击着。


夜晚江面上视线差,小鬼子的扫射在继续。


木阀上门板的人,一个个坠入到江中。


江面上被血液染红,一个个年轻的生命体。


在小鬼子的杀戮中,背动只能认人宰割。


葬身在波浪汹涌乏中,没有人能知道它们。


姓名年龄大小籍贯,不知道它们来之那里。






江面上只有浪涛声,还有哒哒哒的机枪声。


老天爷根本听不见,江面上闪耀着火焰。


逃命官兵手忙脚乱,没有被子弹击中的。


拚命往深水中泳去,来躲避子弹猛烈射击。


我们知道水的压力是,空气的压力800倍。


人只要在潜入10m以下,子弹就无法有穿透力。


大多数逃命的官兵,没吃没喝体力透资。


深水中水温更低些,官兵们越往深水泳去。


气压越低缺庠性越重,可怜的逃命官兵们。


再没有力气浮出水面,日本海军陆战队官兵。


手握带尖锐刺角的鱼叉,在船舷的走廊两旁。


来回不停的奔跑着,寻找靠近船边漂浮物体。


面对凶神恶煞的小鬼子,逃命过江的国府官兵。


心里素质较差的官兵,一个个的魂不守舍。


精神奔溃豪无斗志,一见到小鬼子冲上来。


乖乖的举起手来哀求,语无伦次的哭啼说。


皇军大人开恩哪,刀下留人小人不敢。


小鬼子都杀红了眼,哪里听的进去哎。


再说语言上的障碍,小鬼子的在不停刺杀。


嘴巴还叽里咕噜喊叫,一个比一个凶狠。



被小鬼子刺中的官兵,背脊上伤痕累累。


伤口上血迹斑斑,手无寸铁只能等死。


小鬼子疯癫癫的举动,没有被刺中的官兵。


在血醒中开始觉醒,不能白白升头被宰割。


只要有一点希望,都要玩强的活下去。


人性求生的欲望,时刻在激励着每一个。


活生生还有气的官兵,万众一心从小鬼子的。


六艘舶船空荡中穿梭,激流冲击着官兵的身体。


侠路相逄勇者胜,小鬼子阻挡不了。


逃命过江回家的官兵,彰显出中国人的勇敢。


官兵硬是从小鬼子的,眼皮底下一一通过。


蒋兴源受到触动感染,人死了不能再复生。


活着的人还要继续生存,只有不缺胳膊少腿的。


为替薛颖母子去抱恨,蒋兴源是千辛万苦。



顺利冲过了封锁线,天亮了蒋兴源悲哀的。


躺在松软的沙滩上,疲惫不堪的思索着。


心里头充满着愧疚,同薛颖生离死别的场景。


泪水漠糊了视线,悲伤击碎少年的痴心。


多年的悔恨郁闷煎熬,只有烟酒充实着躯壳。


一个抗战老兵狱工,跌宕起伏的人生经历。


还原真象是对历史的尊重,违背历史就意味着无知背叛。



拾忆xici 发表于:18-04-17 16:46 0
2

血染红了江水,太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