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246714399.htm 1 1376 2018-04-13 12:22:01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人文 > 锐思评论 > 怎样都可以,就是别打着我们90后的名义

怎样都可以,就是别打着我们90后的名义

墨黑纸白 发表于:18-04-13 12:22

    怎样都可以,就是别打着我们90后的名义
    撰文丨墨黑纸白
  
    出乎纸白君的意料,这次确实是这些年来最为反弹的一次,但纸白君高兴不起来,也不会如同那些亢奋的人一般,去盛誉一些90后、00后某友们。

    因为纸白君是在多年前已经试过阳谋的,其结果是令纸白君痛心的,并不是所有人,尤其是平时不关注社会的人所能了解的那种锥痛。

    不要以为自己是草芥无所谓,这很天真

    前天一篇鞭尸文都遭到了多方劫持,可见其心之坚,也可见并非所谓之低俗,纸白君又一次想起了前几年说的一句无奈话:“飓风过岗,伏草惟存。”

    要知道老子说这句话的时候,他面对的只是弱小秦国,他并不知道多年后,一个暴烈的秦国是如何从伏草变为飓风,并席卷战国时代的。

    而今这句话已经不足以面对更为严厉的风声鹤唳了,要知道伏草不仅仅是现在弱势的一方,也是曾经弱势的那一方,它们尤懂连伏草都不能放过的道理。

    这两天打着90、00后口号的人,请放下你们不敢一往无前却执着于按在年轻一代头上的执念,为几个下三滥的APP把年轻人推到风口浪尖,于心何忍?

    总要为点什么吧?在思考尚未形成大环境的时候,在波动尚未显露出其真实面目的时候,在荒诞尚未开始它真正表演的时候,请呵护好新一代少年们。

    前天混迹在天涯上的某友们,对纸白君那篇鞭尸文也狠狠地鞭了纸白君一顿,认为纸白君蔑视段友们的权利,并积极摘除自己不是低俗是内涵。

    纸白君愿意相信,并且也尊重每一位某友的业余消遣方式,但如果连前因后果都懒得去弄清楚,只是一味的叫屈,甚至是谩骂分析前因后果的人。

    是不会了解到,自己如何成为新祭品的?又是如何各方分而食之的?更不会了解到,自己是如何被打上低俗标签的?

    相比起现在的豪情万丈,并不如那时候的雄姿英发

    相信很多某友们,会为一些为他们的某些行动叫好、鼓舞而感到自豪,自豪只是因为有很多过往的悲怆二字都无法形容的故事,他们不知道,不了解,更不会有反思和恐惧。

    但当你变着法把这些故事用不能说的方式去说的时候,又会在各方留难中,被某友们视为蔑视他们的话语,身为年轻一代的网友们,网络真不是这么用的。

    也许此篇看起来太过胆怯、懦弱,时值新一轮国运期,我们究竟再一次开启新多元,还是再一次重归彻自封,这都是最为关键的阶段,兹事体大不可不察。

    这个时候就再次体现出了被我们谩骂的某校长,那句有名的内外论,外紧内松恰恰是可以谩骂某校长的原因,而今它们做的则是外紧内更紧。

    无论从历史发生过的,还是从它们不断研究和反思的,这种模式必然将在这段时期更为紧迫和不心软,换句话说,它们想要的,其实也是我们需要的。

    即在多环境的共同碰撞下,它们寻求外部环境的缓和,我们寻求空档期的进一步思考,从而将新一轮的再次多元化,开启并实践到我们的社会和生活点滴。

    有人说,无法安顿的灵魂,岂能就此罢休?这话过于诛心,无论对上对下。就多年写文的经验来看,纸白君是希望少一些这样看似宏伟的大口号。

    没有实质性的内在彻悟在脑海中的时候,任何一种大口号都是一种相互吸粉的过程,而这个过程所吸收的恰恰是丧失思考的人。

    纸白君只关心这些人是否能够加入到思考的队伍中来,并不以哪一方的胜利去帮衬或者认同,独思的意义无论何时都大于任何大口号的虚伪。

    搬砖苦并不是寻求精神麻痹的借口

    在这里回答一下前天某友对纸白君的谩骂:“大家搬砖这么辛苦,搬完了娱乐一下,就要被定义为是低俗?难道大家都要做大思考家吗?你算什么东西?”

    请注意,低俗非纸白君所定义的,其次搬砖辛苦是需要思考为什么搬砖辛苦,而不是搬完之后用精神麻痹自己去为第二天搬砖有更好的动力。

    前天纸白君的文写的非常清楚了,空余的时间从思考的方式可以开启对自己更好的深挖掘,这不是要大家都成为大思考家,而是对自己有更深刻的理解。

    如果说这是一种阳春白雪,那面对自己不断丧失或者被强力作用下所剥夺的权利,应该是不支持、不反对、不参与、不评论式态度才对,而不是谩骂愤怒。

    换句话说,谩骂和愤怒都是正常的反应,但这种反应应该更多的体现在空闲时间的重新利用和重新估值,愤怒也是需要意义的。

    而仅仅是谩骂式的愤怒,甚至是硬抵抗,最终只能是祭品的二次方,不要以为无所谓,只是因为你不曾关心过去方式的故事而已。

    纸白君知道写这篇无意义,某友们不会深看并嗤之以鼻,审查者们恰恰会深看并咬牙切齿,而那些打着90、00后的鼓舞者们则会谩骂纸白君是软骨头……

    但该写的还是要写的,这是思考式记录必须要有的过程,或许多年之后,我们的后代们再看这一段时期,他们是有着参考体在的。

    不至于再像某段时期那样,连任何参考物都没有,又一次在得过且过中不断轮回,这才是最为悲伤的故事。

    2018—4—13落笔于墨辩阁
    微信公众号:moheizhibai723
    微信新私号:mhzb7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