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246656718.htm 3 795 2018-04-09 12:45:29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人文 > 锐思评论 > 从秦某某的假身倒掉,看某学生的控制人生

从秦某某的假身倒掉,看某学生的控制人生

墨黑纸白 发表于:18-04-09 12:22

 从秦某某的假身倒掉,看某学生的控制人生
    撰文丨墨黑纸白
  
    今年的清明是挺有意思的,但有意思的事扎堆的时候,也就是评论最为艰难的时候,先聊两个不太过敏感的事吧。

    是谁在造就某些变态的老师?

    在学校里有没有热衷于控制学生的变态老师?这是毋庸置疑的,“人日”去年9月份的时候发过一篇文。

    文称:“孩子,妈妈希望你能遇见一位手持戒尺、眼中有光的老师 ”换个角度就是,无论从传媒还是到传统家长,都是希望自己的孩子被控制的。

    他们有一套理论,说的是:“你的不自律,你的好成绩,都是在严师和严父母中才能被规避和产出的。”

    他们在说这些理论的时候,并不太了解,为什么学习本身一定是一个要被严厉才能摄取好的结果?

    关键点在于,学习不能成为我们中国孩子的兴趣,而学习却必然成为家长和教师展示身份的一种道德制高点,并营造出一套对应的娴熟框架。

    在这种文化背景之下,我们可能才能理解,为什么学生们死亡的信息每年都不乏频出,也可以理解,为什么对于学生死亡的事很多人都漠不关心趋于麻木。

    某传媒针对某学生死亡的事,是这样评论的:“大学本是教人挺起腰杆的地方,为什么会培养出一批批弯着腰爬行的“忍者”?”

    这话不知道这家传媒自己信不信?我们的大学真的是教人挺起腰杆的地方吗?

    确定不是老师的一颦一笑,教育有司的抬手一指,就足以让学生们从生活到生命都会随意被撬动吗?

    纸白君也想像这家传媒一样去问一问:“眷恋着太阳,却一直低着头,为什么要这样?”但纸白君不是只问,还要探究出里面的真实原因,这就他么敏感了。

    秦某某假身是倒掉了,却倒不掉崇拜者的可怜可耻

    6吨近19米高的秦某某假身在前两天倒掉了,不知道那些致以崇拜、求佑的活着的人,面对一个死去的超级控制者的倒掉,会不会觉得自己无知至极?

    历史进程或者自然环境,是可以剥夺无论多么牛掰的超级控制者的嚣张跋扈的,但却不足以拯救大批量的自甘被哦控制的人群的,天生命贱并不为过。

    某学生到底有没有被其无耻导师性侵,这个不是纸白君关注的重点,留给八卦者们即可。

    纸白君关注的是,这位学生的家人明知道自己的孩子被强迫叫外人叫爸,却还要孩子忍耐,其姐姐竟然还会说出:“如果你想自杀,就想想爸爸妈妈……”

    这种跪忍的国民性格到底是怎样练就?不要听一些畜类洗地者说:“这只是小众案例,是这个大学生心理太脆弱……”

    小众它们全家女性,脆弱它们全家牌位,总有一些傻逼宁愿把被剥削的人从头到脚再剥削个遍,也不敢对着仗着一点小权势就可以控制他人的人放个屁。

    出身低微,家室劣势,这就是这些家庭低人一等的原因?这就是我们的社会所追求的所谓大同?还有碧莲说什么世界全向我们学习?无耻是要有底线的。

    首先是精神站着,才有可能不被畜类按着头颅

    一世残暴之君的秦某某,备受历朝人唾骂的秦某某,而今都可以被当做是“滨州之魂”、“缅怀先烈”去膜拜,有几个王某人式的变态控制者混迹教师队伍并不奇怪。

    这类人绝非少数,就我们的社会大环境来说,可以说各行各业中这样的人比比皆是,一个学生的死都能不当回事,各行各业里的人是真的习惯这种跪拜礼。

    还有很多话如鲠在喉,但在目前的舆论环境来说,写什么都不足以让更多的人去思考和警醒了。

    毕竟它们需要跪着的忍者,被我们瞧不起的日本人可能做梦都会笑醒的。

    就此落笔吧,秦某某的假身是倒掉了,但相信还会有更多的假身被立起来,相信还会有更多的甘愿被他人控制的人群产出。

    而不愿意的人或许依然只能面临自我了结生命这么一个最不该走的路,谁的悲哀?经常动不动就扯自豪的货们,更需要反思下的。

    人生苦短,愿诸君都能通过思考和思考所产出的行动力,早日挣脱控制。

    2018—4—9落笔于墨辩阁
    微信公众号:moheizhibai723
    私人微信号:mhzb726


mercy8 发表于:18-04-09 12:33 0
2

国之将殆, 必有妖孽! 始作俑者, 其无後乎?


mercy8 发表于:18-04-09 12:45 0
3

万里长城依然在, 不见当年秦始皇! 从秦某某的假身倒掉,看某学生的控制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