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246613550.htm 1 405 2018-04-05 07:27:06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人文 > 锐思评论 > 宋高宗敲丧钟3次在先,岳飞误以为汉献帝可欺,屡教不改

宋高宗敲丧钟3次在先,岳飞误以为汉献帝可欺,屡教不改

老孔佛转世灵童 发表于:18-04-05 07:27

宋高宗敲丧钟3次在先,岳飞误以为汉献帝可欺,屡教不改

绍兴七年,河南京西宣抚副使岳飞赴行在,飞密奏,请正建国公皇子之位。上谕曰:“卿言虽忠,然握重兵于外,此事非卿所当预也。”飞色落而退,,参谋官薛弼继进,帝语之故,且曰:“飞意似不悦,卿自以意开谕之。”

  高宗可谓一针见血,武将干政,若持不同政见,则有政变之虞,而且岳飞很可能是为了今后向嗣君邀功求赏,以出将入相,因为历朝历代立新君有功者每每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史弥远弑太子立理宗后荣为终身宰相即可见一斑,可见岳飞难逃野心家和不忠于高宗之嫌。高宗推心置腹批评,岳飞理应立即认错以释疑,反而面露不悦之色,其“反骨”可谓昭然若揭,皇帝岂能坐以待毙乎?


张浚见飞,具道上所以眷遇之意,且责其不俟报,弃军而庐墓。飞词穷,曰:『奈何?』浚曰:『待罪可也。』飞然之,遂具表待罪。此举表明,岳飞罪有应得,只不过大敌当前,不容自坏长城耳。倘若岳飞有自知之明,知错就改,惟命是从,不复抗旨,何来杀身之祸呢?

  上谓飞曰:“卿前日奏陈轻率,朕实不怒卿,若怒卿则必有行遣。所谓‘犯吾法者,惟有剑耳’,所以复令卿典军,任卿以恢复之事者,可以知朕无怒卿之意也。”飞得上语,意乃安。岳飞不忠不臣,高宗暂时安慰而已。

  

岳飞谓豫不足平,要当以十万众横截金境,使敌不能援,势孤自败,则中原可复;张浚不以为然。会刘光世乞奉祠,飞乃见帝,请由商、虢取关陕、欲并统淮右之兵,帝问:“何时可毕?”飞曰:“期以三年。”帝曰:“朕驻跸于此,以淮甸为屏蔽。若辍淮甸之兵,便能平定中原,朕亦何惜?第恐中原未复而淮甸失守,则行朝未得奠枕而卧也。”

  其时,金国如日中天,锐不可当,其锋不可撄,岳飞妄图区区以十万众横截金境,使敌不能援,显然是螳臂当车,不自量力,其结局很可能正是高宗担忧的“中原未复而淮甸失守”,故张浚亦不以为然。以蒙古之空前强大,历经数十年,且最后与南宋夹攻方能灭金,就是对岳飞狂言的绝妙讽刺。醉翁之意不在酒,不排除岳飞旨在独揽兵权,远离朝廷,伺机叛乱,若侥幸打败金国更只会被麾下黄袍加身,三国鼎立,绝不重蹈韩信取齐归汉的覆辙。


所谓事不过三 不教而诛谓之虐 不援淮西 宗弼长驱直入 擒贼先擒王矣

岳飞当诛至少4次 高宗警告3次 忍无可忍 岳飞不得其死 孰任其咎

换位思考 高宗残忍无情乎 岳飞执迷不悟乎 误以为高宗奈何不了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