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246017182.htm 1 94 2018-02-12 10:12:42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媒体 > 西祠3.15维权平台 > 獐子岛十年一梦:扇贝亩产从上百斤缩水到不足1斤 毛利率逐步下滑全因“天灾”?

獐子岛十年一梦:扇贝亩产从上百斤缩水到不足1斤 毛利率逐步下滑全因“天灾”?

西祠315小编 发表于:18-02-12 10:12
獐子岛十年一梦:扇贝亩产从上百斤缩水到不足1斤 毛利率逐步下滑全因“天灾”?

 

  美丽宁静的獐子岛

  “獐子岛这环境多好,可惜了这地方。夜不闭户啊,你看我那个鱼在外头挂着好几个月了,没人偷。”獐子岛镇本地居民王兴(化名)坐在自家小店里望向门外,然而并没有什么顾客进来。正值年关,獐子岛人大包小裹地登上船回来过年,但即便这样,街面上仍显得冷清。

  獐子岛,早已与虾夷扇贝绑在一起。十年前或者更早,得益于得天独厚的养殖条件和逐步扩大的规模,“虾夷扇贝”这四个字曾是獐子岛人的骄傲。2009年,獐子岛底播虾夷扇贝产量占全国份额的78.15%。不过,这一骄傲正变成隐痛,提起近几年来的虾夷扇贝情况,本地居民表露出的无奈并不掩饰。

  十年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多位獐子岛本地居民提到,这些年虾夷扇贝的产量并不如意,但养殖仍是上市公司主业,也属于核心业绩来源。记者注意到,獐子岛(002069)2008年度底播虾夷扇贝亩产为73.47公斤,但2018年2月5日显示的盘点结果,有20多万亩的亩产预计是0.49公斤。同时,獐子岛虾夷扇贝的毛利率在2010年达到顶峰后,便呈现梯度下降趋势至今。

  “就是一个烂摊子。”曾享有诸多美誉的獐子岛,如今被本地人如此评价。

  虾夷扇贝收益难见往日辉煌

  2006年9月28日,獐子岛在深交所上市,“海上大寨”成为中小企业板首家来自东北的企业,开盘价60.89元(不复权,下同),成为当日A股市场上第二高价股;随后,獐子岛股价曾屡屡攀升,在3个月内成为当时沪深两市第一高价股。

  如今站在獐子岛安静的街道上,行人寥寥,店铺稀少——这一切让人很难联想到十几年前的高光时刻。

  “獐子岛在2011年左右达到鼎盛时期。就算企业转型,你别忘了獐子岛是依靠什么,就是海上养殖为主业。”王兴说道。与之观点相似,另一位曾与上市公司合作的人士也向记者表达了对公司主营业务经营能力的质疑。

  獐子岛披露,公司以海珍品种业、海水增养殖、海洋食品为主业,加之冷链物流、渔业装备等相关产业。从业绩看,从2006年上市至今,2011年确实是獐子岛业绩的高峰,当年实现营收29.37亿元,归母净利润4.98亿元。当年的营收仅次于2016年,净利润则是上市至今的最高。同时,虾夷扇贝这一支柱品种,也在2011年达到了创收顶峰,当年实现营收11.82亿元。

  虽然仍旧保持着较为稳定的收入规模,但2011年至今,上市公司的归母净利润迅速下滑,2014年因“冷水团”大幅亏损11.89亿元,2015年仍告亏损。分产品来看,虾夷扇贝的营收在2011年之后在波动中下滑,2016年为7.53亿元。

  从虾夷扇贝的毛利率来看,2010年、2011年的62.27%、61.81%已是往日辉煌,其后便显著下滑,2016年仅为22.28%,且不足30%的毛利率水平至少维持了3年之久。与之相对,虾夷扇贝的营业成本却在攀升。

  至少从经营层面看,虾夷扇贝的盈利能力在上市之初五年稳步增长,但2011年至今则呈现出逐年递减的衰落气象。作为业绩支柱和特色产品,上市公司曾具备颇为理想的虾夷扇贝经营能力,但2011年之后,这一品种的衰落仍在继续发生。

  “獐子岛这片海,多好啊。”作为本地人虽然早已见惯,但吴红(化名)开车经过时仍忍不住感叹。2014年“冷水团”加上如今的大量减产,獐子岛本地居民对于家门口的上市公司仍有很多疑问。獐子岛上,“中国电话第一岛”的纪念碑已立了很多个年头,默默向人们提醒着往日的好年景。花了十年,獐子岛从高光走向失意,下一个十年将何去何从?

  亩产大幅缩水

  虾夷扇贝经营不善的表征就是毛利率持续下滑。从上市公司的实际情况来看,十年间,底播虾夷扇贝的亩产产量也逐渐跌入谷底。

  2006年獐子岛《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招股意向书》显示,依据该公司底播密度规范标准及多年试验数据,公司所拥有海域的底播虾夷扇贝最佳养殖能力为亩产80公斤,最大底播增殖能力为亩产110公斤。

  据獐子岛公开披露,该公司底播虾夷扇贝在2005年的亩产为82公斤;2008年,獐子岛底播虾夷扇贝亩产为73.47公斤。

  到2012年以后,上市公司披露的底播虾夷扇贝亩产出现下降。例如,公司在2012年收获的2009年底播虾夷扇贝,因区域位于深水区,扇贝较小导致亩产下降,同时新区海域中部分欠收严重。

  今年2月7日据獐子岛披露,2017年12月捕捞的2014年底播的虾夷扇贝平均亩产23公斤,2015年底播的为23公斤。在2017年秋测中,其2017年收获的2014年底播虾夷扇贝、2015年底播虾夷扇贝的存量分别为30公斤/亩、34公斤/亩。

  这些亩产数据已经较2005年、2008年出现了大幅下滑。

  而在遭遇意外情况后,根据此次年终盘点抽测,獐子岛同时得出了亩产的测算结果,其中,2014年度投苗的虾夷扇贝,抽测整体亩产为0.49公斤/亩;2015年、2016年投苗的亩产测算结果为0.74公斤/亩、0.73公斤/亩。

  除了上述核销成本部分,也有部分海域抽测亩产在20公斤左右,但从整体来看,平均亩产仍非常低,獐子岛十年间公布的亩产数据缩减严重。

  从学界来看,一篇学术论文《我国虾夷扇贝底播增殖产量影响因素研究》在分析虾夷扇贝底播产量影响因素时提出,2008年獐子岛因气候影响导致虾夷扇贝2008年亩产下降到73公斤/亩,与上市公司披露基本一致;该文献同时指出,2010年獐子岛虾夷扇贝亩产高达177公斤/亩。

  抛开2014年及2017年的“天灾”,獐子岛的虾夷扇贝在多年的养殖中,确实有过高产、高毛利的红利期。2011年至今,“天灾”并不是每年都发生,但毛利率及亩产仍在持续缩减,7年左右的时间里,为何不及时调整播种策略,直到陷入如今的尴尬境况?

  近日,记者前往獐子岛大连办公区并多次联系公司相关人士,但均未获回应。

  獐子岛海洋牧场容量超限诱发绝产 早有警示仍难免覆辙?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