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246017145.htm 1 1024 2018-02-12 10:09:11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媒体 > 南京零距离官方版 > 故事会——三个女人的耳光

故事会——三个女人的耳光

liyanming5512 发表于:18-02-12 10:09

三个女人的耳光

   这是我2010年时写的习作,在故事会网站发表后点击率近万,也被许多网站转载过,至今在网上搜索还能找到一二,不过有些作者的名字不是我了不过也没啥,毕竟是篇习作,没必要较真。当时本想在编撰故事上更进一步。可惜后来不得不给徐州铜山区政府打起了财产保卫战,如今我的官司已进入了二审,可是二审江苏省高院立案七个多月就是不开庭,很是无奈,为了解闷,翻了翻过去的一些习作,觉得有几篇还说的过去,全作聊以自慰吧,也算是苦中作乐。现拿出分享给关心我文章的网友,希望有志于此的朋友对我的作品提出宝贵的批评意见,提高彼此的认识,共同在文学上进步。 

   

  故事会——三个女人的耳光   

作者:彦

 

标签: 育儿 王母 窗帘 保证书 大床 杂谈     分类: 故事会

 

小王由于不检点勾引了一个漂亮的女大学生,仗着自己公务员的身份和优越的家庭背景许诺要和她结婚。这事败露以后,受到家庭和父母的强烈谴责,不得不有所收敛,承诺不再和那个女学生来往了。可是,小王可不是个甘愿受誓言约束的人,尤其是这种事情上。

 

    小王的父母为了把气的离家出走回娘家的儿媳妇接回来,特地买了一所一百五十多平米的大房子,还恳切地征求儿媳意见买了最时新的家具做了最好的装修。在父母亲和媳妇操持下新家简直就像个小宫殿,太漂亮了,连小王的岳父也是小王爸爸的老上级看了后虽然嘴上说太奢华了,内心里也是非常满意,在老伴面前更是感慨万千赞不绝口。新家布置好后小王的媳妇为一个窗帘发起愁来,总拿不定主意,觉得用什么样式的窗帘才能和自己精心选择的装修情调相协调呢?这一天在婆婆的相约下带着孩子到窗帘市场又转悠了一趟,终于看中了一款。付完钱后和婆婆兴冲冲地到新家去了,半路上婆婆遇到了一个老同事,小王的媳妇就先走了。一路上小王的媳妇还在为自己挑到心怡的窗帘而窃喜,在电梯里她还兴奋地对着调皮的儿子做个“耶”的手势。

 

    打开房门后的一幕让她惊呆了,在她还没睡过的大床上竟然躺着两个赤身裸体不知所措的男女。小孩子:“哎呀”一声大叫,跑开了,小王媳妇手中的窗帘掉到了地上,脸顿时变了形,怒不可遏地扑了上去,那床上女子急忙躲在男的身后,不解地忘着男的。这男的当然是小王,他急忙抓住妻子的双手不让她接近自己的情妇,一边用乞求哀怜又含有困难地表情向妻子乞饶。小王的妻子是受过高等教育地,有着极强的自尊心,看到丈夫这副嘴脸更是羞愤难当气愤至极,由于扭挣不过丈夫,羞愤中眼泪夺眶而出,挣扎着把手抽了出来,看着自己精心装修的房子和挑选的家具,眼光突然停在一包东西上,打开一看竟然也是一个窗帘,和自己挑选的颜色和式样差不多,忙把目光转向小王,猛然间看到一双震惊的眼睛正盯着她刚才掉到地上的窗帘。这时小王有些慌了,不知说什么好。小王的妻子走上前去,小王忙把情妇挡在身后,他妻子一转身猛然一记响亮的的耳光打在小王的脸上,小王的妻子也不顾右手被震的生疼,哆嗦了一下抱起床边的一堆衣服,转头就走。小王被这一巴掌打愣了,看着妻子把衣服抱走才回过神来,赶紧追了出去,可是到了门口妻子已经拉着儿子走到了门外,他刚想哀求只见儿子转过头来愤怒地小眼瞪了他一下,这时他才发觉自己一丝不挂。

 

    随着“咣当”一声,小王的媳妇扯着儿子甩门而去,一声撕心裂肺地哀嚎骤起:“你这个骗子,你把我害苦了!”。小王的情妇哭叫着向小王扑来,小王急忙招架,两个赤身裸体的人迅速在小王媳妇从未睡过的大床上撕扭起来,小王一边唯唯诺诺地说:“都是我不好,是我对不起你,我骗了你,我不是人……”双手却死死地抓住情妇的手,不让她那修剪地非常漂亮的指甲再在自己赤裸的身上留下更多地痕迹。一会儿两人都折腾地累了,女的瘫软在床上,头发凌乱,眼里噙着泪水,抽泣着说:

 

    “你说你已经开始和你老婆离婚了,为了给我证明还说这房子是你买得,以后留着咱俩结婚用?”

 

    “是,是,是。”

 

    “我真傻呀,这房间的一切部署明明是出自一个女人之手,我怎么就是没看出来呢?”

 

    “是,是,是”。

 

    “房子的装修和家具的摆设我居然还跟着瞎参合,你说我有多傻!”

 

    “是,是,是”。

 

    “我也是人,也有自尊心,你怎么能这样的欺骗我、羞辱我呀,……。”

 

    “是,是,是”。

 

    现在不管小王的情妇怎样委屈地说;怎样气愤地说小王只有“是,是,是”了。

 

    小王的情人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下床走到桌前拿起已摊开的自己买的窗帘愤恨地说:“为了这个窗帘我跑了好几天,居然和你老婆买的十分相似。”说着一边走到门前把地上的窗帘捡起来对比,不禁大声苦笑出来,眼泪也直往外喷,小王看得有些害怕了,小王知道哀莫大于心死这个道理地,忙说:“我,我一定会跟你结婚地”。一边说一边忙上去安慰,谁知小王的情妇一转身“啪”的一声,一记响亮的的耳光重重地打在小王脸上,愤怒地说:“你还是找你奶奶结婚去吧!”。一脚踢开掉到地上的两个窗帘,扭头就要走,突然发觉不对,连忙去穿自己地衣服。衣服哪里还有啊,已经被小王的妻子抱走了。气急败坏中翻箱倒柜找衣服,哪里找得着啊,这是一套还没有开始入住的新家,虽然衣柜衣厨都有,可都是空的。没办法也顾不了这么多了,拉起小王掉在床边的西裤直接穿在自己苗条瘦小的身上,可皮带怎么也系不住裤子,因为能系住裤子的时候,皮带上的扣眼早没了。没办法,又抓起挂在衣架上小王的西装上衣直接套在身上,又奔到窗帘傍拿起来想撕个布条系在腰上,可是撕了几下也没撕动,这时有开门的声音,她急忙找到鞋子穿上,在门开的刹那间从门里挤了出去。

 

    小王的母亲刚开开门被里面猛然抢门而出的人弄懵了,只见那人头发凌乱,满脸泪痕衣服滑稽又提溜着裤子,蹬蹬地跑下楼去,心说坏了。怪不得在小区大门外见儿媳拉着小孙子急急地上了一辆出租车,喊她时也不理,原以为因为远她没听见,可小孙子回头看时她妈妈却一把把他拽进了出租车。小王的母亲心慌意乱地来到楼前等了好一会电梯,刚开开屋门就被里面挤出来的人差点冲倒。进门一看,“哎呀”一声,小王的母亲不禁失声叫了出来。屋里一片狼藉,儿子一丝不挂呆站在那里,柜厨的门全打开着,儿子的身上有几处抓伤的痕迹,左脸帮子通红还带有指痕。小王的母亲一切都是明白了,冲上去就要打她儿子,小王急忙拦着他母亲沮丧地说:“妈妈你别再打了,刚才她们都打过了,你就别再打了”。小王的妈妈是个很懂幽默的的人,看到儿子这个熊样,说的话又莫名其妙,不禁气极而笑,突然间发现地上有两包窗帘,马上有所悟,不禁又来了气,把那包不是和儿媳一起买得窗帘推到儿子面前说:“说,这是怎么回事?”。

 

    说啥呀,这时还有什么好说的。小王回到床上,拿了个床单先把自己裹起来,耷拉着头,脸一扭,什么话也不说。

 

    小王从小就是了妈妈的心头肉,是在和妈妈嬉笑打闹中长大的,所以和妈妈胡搅蛮缠耍赖是他的拿手好戏。看来今天妈妈是真生气了,先小心点再说。反正她也不能怎么了自己。

 

    “这个是你那个小情人买的吧”说着把一包窗帘抱到了儿子面前。小王翻翻眼皮瞅了瞅又低下了眼皮,那意思是说:这还用问嘛。

 

    “ 你这个不要脸的事东西!”骂着的同时就把这包窗帘砸到了儿子脸上。“你不是下了保证不再和那个小婊子来往了吗?为此你还给全家所有的人都写了保证书……。想想保证书小王就来气,在父母的逼迫下除了给妻子、父母写了保证书,还得给岳父岳母写。拿着保证书可怜巴巴地到岳父家求妻子和岳父岳母原谅,末了,可气的儿子双手叉着腰说:“也得给我写一份”那神气活现地样子气得小王直给儿子瞪眼。想想两个女人的耳括子,在儿子面前光着腚跑来跑去的熊样,今天真是窝囊透了,不由得把头低地更低了。

 

    “你那个小婊子真蠢,她还以为这新房子是给她买得结婚用的呢?她也不看看这屋子的装修和家具的摆设,哪一点不体现了一个成熟女人的匠心。看看这儿童房布置的分量和偏好,没当过母亲的人是绝想不到的。”小王母亲说着又拿起那包窗帘到亮处仔细看了看:“咦,还是很有眼光的嘛,竟和东子妈买的款式和色道差不多。”接着又说:“这更蠢,蠢透了。受了男人的欺骗,再聪明的女人也都得是蠢货。我的宝贝儿子,你是怎样骗这个小婊子的,”

 

    “妈妈你别骂人家‘小婊子小婊子地好不好,人家对我是真心的”小王不无感慨地说。

 

    “那你是真的要跟你老婆离婚,跟你的那个小婊子结婚了?”小王母亲愤恨地问。

 

    “ 哪能啊,我怎么能抛妻弃子呢,我不过是跟那小丫头玩玩而已。”

 

     “那你还是欺骗人家了?”小王的母亲逼视而又轻蔑地看着小王说。

 

 小王一看她母亲这样,心里不免有些发慌,忙狡辩说:“这都什么年代了,我们单位谁没有一两个相好的。这年头朋友在一起相聚,谁要是带着老婆去都会被同事笑死得。”

 

    “你爸爸每次有老朋友老同事相聚都是带着我,怎么也没有被人家笑死?你们的圈子,你的那些朋友同事都是些狐朋狗友、男盗女娼吧。”

 

    听妈妈这样说,小王不愿意了,放肆地说:“我们的时代跟你们不一样了,谁向你,守着真感情,委屈自己,不敢有一丝地表现,为了却你和你干哥哥也就是我现在的岳父方伯伯那段感情,怂恿我拼命追求他家的小梅。小时候整天带着我到方伯伯家玩,让小梅欺负我。”

 

    听儿子这么一说,小王的母亲有些紧张,忙说:“你胡说些什么。”

 

    看着母亲有些慌乱地样子,小王有些得意,也更放肆了:

 

    “我知道你和方伯伯、李阿姨还有我爸爸的事,你们的情感世界浪漫、纯洁、高尚,的确上人感动。当年你们都是知青,下放在一个公社,方伯伯是公社知青办的助理,是你们知青的头,李阿姨没下放农村当兵去了。你暗恋方伯伯,方伯伯由于早就于李阿姨有了婚约,于是就把你介绍给爸爸。当时爸爸也在苦苦地追求你。在那个年头你们真伟大,真高尚,可是,这是什么年代了?这是一个张扬个性、思想解放、‘做自己想做的事让别去说吧’的时代。为了别人苦了自己,在这个时代不叫高尚了,叫傻冒,是不懂的什么叫‘与时俱进’,是落伍的行为,要是我是你,非得把方伯伯从李阿姨手里抢过来,绝不会说自己的感情多么地屈辱。现在的社会讲究地是竞争,没有竞争精神,在这个时代就不能生存,这些道理你们懂吗?我在单位里混的不错,我可不想让别人把我当成了另类,让人家总防着点。向方伯伯那样有能力的人;人人都认为他要高升了,却偏偏不得不到顾问圈里混饭吃。连我们单位的人都知道他这个局长是怎样下台地,说什么给年轻人腾位置,放屁,谁不知道他办的案子得罪了上边的人。”

 

    小王话说的有些得意忘形了,床单从腰间滑落到了大腿上,屁股露在了外面。这时他母亲早已羞愤难当,气得手都哆嗦了,肯定是儿子偷看了自己年轻时的日记,那可是到死也不愿意让人知道事呀。

 

    小王没注意这些,还不无感慨地说:“这年头眼睛就得活一点,你再正直,只要比你的官大,人家就能整死你。要是向你们那样,在单位,我早就死定了。带个小妞玩玩,那算啥呀。这年头做人嘛,我算是明白了,就得活的潇洒一点,你知道这个时代的最强音是什么吗?就是‘潇洒走一回。”

 

    这时小王的母亲不仅是羞愤难当,而且是怒不可遏了,大声骂道:“你敢偷看我的日记,还变的那么不要脸。我打死你。”一边骂一边扑了过去,小王急忙招架,看来妈妈是真生气了,一边在大床上躲来躲去,一边求饶,他妈妈围着大床打不着他,气急之下一把扯下儿子身上的床单,小王马上去抢,不想把脸凑了上来,“啪”的一声,一个大嘴巴打在小王的脸上,这一耳光就像一个还没长好的伤口,又被一下子撕开了,小王那个疼啊,双手捂着脸和嘴在床上直打滚。

 

    小王母亲喘了口气,解气地说:“我叫你潇洒走一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