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245961730.htm 1 418 2018-02-06 20:10:32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人文 > 锐思评论 > 将《红楼梦》针对雍正索隐是无稽之论——与黄一农教授商榷

将《红楼梦》针对雍正索隐是无稽之论——与黄一农教授商榷

瓜田老农 发表于:18-02-06 20:10

将《红楼梦》针对雍正索隐是无稽之论



索隐未尝不可,索隐成了派就成无稽之谈了。对于索隐派的东西我向来不太关心,大致看了近日黄一农教授在北大做的讲座《〈红楼梦〉与文学研究中的索隐传统》(http://mp.weixin.qq.com/s/9wKBm3_HXRYH2kJCQSflcQ)之后,知对雍正的索隐已蔚然成风,故略微讲一点。


01:15:36,黄一农讲下面一段:


蕙香道:“我原叫芸香的,是花大姐姐改了蕙香。”宝玉道:“正经该叫‘晦气’罢了,什么蕙香呢!”又问:“你姊妹几个?”蕙香道:“四个。”宝玉道:“你第几?”蕙香道:“第四。”宝玉道:“明儿就叫‘四儿’,不必什么‘蕙香’‘兰气’的。那一个配比这些花,没的玷辱了好名好姓。”一面说,一面命他倒了茶来吃。袭人和麝月在外间听了抿嘴而笑。

这一日,宝玉也不大出房,也不和姊妹丫头等厮闹,自己闷闷的,只不过拿着书解闷,或弄笔墨,也不使唤众人,只叫四儿答应。谁知四儿是个聪敏乖巧不过的丫头,【庚辰(戚序、蒙府)夹批:又是一个有害无益者。作者一生为此所误,批者一生亦为此所误,于开卷凡见如此人,世人故为喜,余反抱恨,盖四字误人甚矣。被误者深感此批。】(二十一回,http://www.myhonglou.com/honglou/bb/gengcb/gcbym/21/234.htm


这里的“四字误人”,就是“聪敏乖巧”四字,这都看不出来看的什么《红楼梦》,怎么扯到雍正这个“老四”头上?“明儿就叫‘四儿’,不必什么‘蕙香’‘兰气’的。那一个配比这些花,没的玷辱了好名好姓。”这是爱好文学的人文字上的一种洁癖,与“四”无关,若是恨“四”应是把叫“四”的改为不叫“四”,而现在是把不叫“四”的改为叫“四”。逻辑都搞颠倒了。


01:24:15,“忽见东府中几个人,慌慌张张跑来,说:‘老爷宾天了!’”(六十三回,http://www.myhonglou.com/honglou/bb/jmb/jmbym/61-70/63/416.htm A),黄一农的PPT:


*第六十三回记贾敬骤逝,庚辰本、己卯本、甲辰本、梦稿本和程乙本用了“殡天”一语,列藏本和程甲本作“宾天”,蒙府本和戚序本则写成“仙逝”。

*耙梳大数据后,发现“殡天”一词远比“宾天”罕见,前者仅见于少数章回小说,但两词不论是否通用,其意皆只用来描述帝、后等皇族之死。

*《续修四库全书》共有七百多条“宾天”,几乎全是描述帝、后去世,仅三则例外:一称东宫妃郭氏之死;一称皇后刘燕珠长女之死;一称周灵王太子晋“宾天而仙”。

*《汉语大词典》谓其可泛指尊者之死,则是迳以《红楼梦》中的贾敬之死为例!


《礼记.曲礼下》:“天子死曰崩,诸侯曰薨,大夫曰卒,士曰不禄,庶人曰死。”古人的等级观念很强,关于死亡的词是不能乱用的。若按照黄教授耙梳大数据的结论,“宾天”几乎全是描述帝、后去世,那我们若把第六十三回“老爷宾天了”的“宾天”改为“崩”字,可以吗?就是降一等,改为“薨”字,可以吗?这样子的话《红楼梦》不成了大笑话了?!


“宾天”是什么意思呢?《逸周书.太子晋》:“吾后二年上宾于帝所。”“帝”就是“天帝”。故“宾天”的意思是升天,去当天帝的宾客。还可作“上宾”,即升上天做天帝的宾客。唐刘禹锡《唐故宣歙池等州都团练观察处置使赠左散骑常侍王公神道碑》:“常侍讳质,字华卿。始得姓自周灵王太子晋,宾天而仙,时人曰王子,因去姬为王氏。”


中国古代有神仙之学。什么人可以上天呢?当然是修仙得道之人。《列仙传》云:“王子乔者,周灵王太子晋也。好吹笙,作凤凰鸣。游伊洛之间,道士浮丘公接以上嵩高山上。三十余年后,求之于山上。见桓良,曰:‘告我家,七月七日,待我于缑氏山头。’至时,果乘白鹤驻山头,望之不得见,举手谢时人。数日而去。”黄一农教授搜索过《道藏》没有?


古代的帝王虽然至贵,但是还是觉得远远不如神仙,因为就那么一点点寿命。所以帝王总要求仙问道。那么对于死亡,跟修成仙的人一样叫做“宾天”自然觉得吉利得不得了。这就是帝王驾崩叫“宾天”的由来。又帝王称“天子”,“宾天”“上宾”就是顺理成章的,其他人还真的不大好用,除非是修仙之人。宋叶适《华文阁待制知庐州钱公墓志铭》:“孝宗宾天,公困多毁。”清薛福成《庸盦笔记.史料一.咸丰季年三奸伏诛》:“且先帝宾天,皇太后居丧,尤不宜召见亲王。”


《红楼梦》中的贾敬就是修仙之人,他死了家里人说“宾天”也是顺理成章的。但是,到了明清之时,仙人一般恐怕没人见到了,“宾天”似乎成了帝、后的专用名词,所以《石头记》里就用了一个不伦不类的词“殡天”,实际本意就是“宾天”。


本文就讲这两个例子。



19:52 2018-2-6 瓜田老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