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245961522.htm 1 1429 2018-02-06 19:43:06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职场 > 退役军官 > 军转干部的住房问题,不是用枪*杆*子能解决的

军转干部的住房问题,不是用枪*杆*子能解决的

正能量精进修 发表于:18-02-06 19:43

军转干部的住房问题,不是用枪*杆*子能解决的

原创 2018-02-05 村夫 村夫侃天下

军转干部的住房问题,不是用枪*杆*子能解决的


军转(自主)干部离开部&队后,面临最现实的问题不仅是职级待遇和谋生手段,更重要的是住房。


说起住房,村夫深有体会。与现在的年轻人对比,村夫当年胆子真大,上无片瓦下无寸土就敢结婚。比村夫胆子更大的是村夫的老婆,在村夫无房无车的情况下,她居然敢嫁。


村夫结婚与爱人两地分居,爱人在一城市公司上班,村夫在一山沟里带兵,两地相距280余公里。真应了那句古诗:相见亦难别亦难。在吃尽千难万苦之后,2005年,村夫具备了随军的三个条件(35岁、参军15年、提升副营职干部)才让家属随了军。估计同时具备这三个条件的,全军和武警部队村夫是绝无仅有吧。


我们单位是新组建的,2002年新的办公楼落成后,2004年才盖了家属楼。在这之前,村夫和一部门副职领导同时租住在一大套民房里。家属楼盖好后,部门副职分到了房子搬走了。那时,女儿因为和领导的女儿是同班同学,看到同学家搬走了不解地问我:爸爸,***同学搬新家了,咱们什么时候能搬啊。我告诉女儿说,爸爸的级别还不到,等爸爸提升到了和***爸爸一样级别了,咱们也能搬新家。女儿用充满憧憬的眼神说,我要努力读书,爸爸你要努力啊,咱家什么时候也能搬进新家就好了。


至今还记得,2005年春节前搬进新家的那个时刻,女儿第一次拥有了一间自己的房子,兴奋得半夜睡不着觉,在床上又蹦又跳。


在新房子里住了5年,2010年村夫被组织宣布转业了。与此同时,后勤部门还要求村夫什么时间之前腾空房子,否则就加收水电费等。其实,后勤部门的通知是多余的,村夫转业地在另外一个城市,你不通知,咱自己会搬的。


直到那个时候,老婆才知道,原来住了五年的房子不是自己的,40多岁的人了,还要重新买房。让人难过的是,房价便宜的时候,咱们不知道要买房,再说那点住房补贴还放在部队的账面上,一分钱也拿不出来。等钱拿出来了,房价却翻了一番还不止。如果当初部队不分这套房子,村夫咬紧牙关借钱也会提早银行按揭一套的。正所谓,承人事小,误人事大。


村夫经历的搬家过程,可能绝大多数军转干部都经历过。然而,部队通过暴力手段驱赶军转干部和家属的事,村夫还是头一次听说。


         

                                   图片由洪育云先生提供            


据沈阳军转干部洪育云先生讲述,自2015年8月18日到2017年5月13日,某部十二旅先后采取换锁、用502脱水胶锁眼、卸水表、锯水管、焊门、堵门和强抢东西等下三烂的方法驱赶洪先生一家。尤其让人感觉吃惊的是,2016年7月27日,双方发生争执过程中,部队一方居然还鸣了枪。


                                           图片由李宝江先生提供

和洪育云先生同样遭遇的是一位从一军事院校转业的李宝江先生。李先生讲,2015年5月28日8时20分左右,空军哈尔滨飞行学院强清的时候,他的岳母和爱人还在家里,部队就请了当地消防部门,使用消防水枪将其爱人和80多岁的岳母冲昏在屋内,战士们冲进进去之后,将二人捆绑在担架上抬走,导致2人受伤住院。


                                   图片由李宝江先生提供


这两起事件的具体细节村夫虽然没有亲自调查,但我相信这样的事肯定不是无有生有。如果这些都是事实,那么问题就来了:


第一,从法律层面讲,强清涉嫌违法。部队与转业干部之间发生矛盾,不属于行政行为,部队不具备行政主体资格,而属于民事纠纷。解决民事纠纷的途径有好几种:一是协商,二是调解。如果这两条路子都走不通,还有最后的办法就是诉讼。胜诉一方,对败诉方不履行法律义务时,可以申请强制执行,强制执行的主体是人民法院,而不是其他第三方。无论如何,非经人民法院或者依法授权第三方执行,部队一方绝对不可以动用武力来对付手无寸铁的转业干部和家属。沈阳和哈尔滨的部&队这么做,不仅不利于纠纷的化解,反而会激化矛盾,酿成新的问题,这样做和那些带黑社会性质的开发商还有区别吗?


西方谚语:“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请不能进。”就是说我的房子虽破,国王也不能擅自闯入。拿清理军&队房产来说,在双方未达成协议前,房屋的居住者拥有对房屋的居住权,除非人民法院依法执行,任何人都不能随便闯入。即便是租住的房屋,房屋原主人非经租客的同意,也不能随便出入这间房屋的。


第二,从政&治角度讲,强清失去政&治底线。为谁扛枪为谁站岗的问题,是每一名军人第一堂政治课上必须牢记的问题。军&队是党&的军&队、人民的军队和社&会&主义&国家的军&队,其根本宗旨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党&指挥&枪的原则,任何时候都不能丢。枪&口对谁,是衡量一支军&队是否讲&政治的基本标准。咱们党一再强调,要把枪&杆&子牢牢掌握在可靠人的手中,这是因为枪&杆&子本身不讲政治,就要求掌握枪&杆&子的人必须讲&政治。沈阳某部和哈飞学院的领导命令士兵把枪口对准转业干部,是谁给的权力?如果为了一己之私,就可以任意使用枪&支,那么党&指挥&枪的原则在该部队又如何坚持?


第三,从阶级情感上讲,强清没有人性。这多年来,没有再提阶级斗争一词,但并不代表不讲阶&级感情了。军&队的人&民性是由其性质职能决定的。中国的军&队素来有子&弟&兵的称谓,其基本成分就是工农的子弟,其性质是人民的武&装。这多年来,无论是将&军还是士&兵,翻阅其档案,都不难看出他们的家庭成分都是出身工农。即便有出身干部家庭的,往上数一两代,仍然是工农。前些年,以徐C厚、郭B雄、谷J山为代表的跳梁小丑们走上高位,忘记了自己的出身,忘记了人民的嘱托,忘记了军队的职能使命,从人民的子弟变成了官老爷,为所欲为,骄横跋扈,卖官鬻爵,把全&军搞得乌烟瘴气。党的18大后,以X总为核心的党&中&央采取坚决措施,拨乱反正,打虎拍蝇,一大批军队的蛀虫被查处。然而,清除徐郭余毒不是三两天的功夫,其危害仍在继续。


村夫对军队住房政策没有进行专门研究,对全&军清理房产工作中的孰是孰非不便评论。有一个事实是不能回避的,那就是如何在房价离奇的地区解决转业干部的住房问题,让转业干部住有所居,是摆在各级党&委政&府和军队各级组织面前的一件重大而紧迫的政治任务。


清理军&队房产是党&中&央的决策,是军队反腐的重要举措。村夫提醒,军队各级各部门在执行这一决策的时候,应当依法依规,从讲政治、讲规矩、讲人性的角度把这一决策落实好,绝对不能对转业干部采取这些非法的暴力手段。


尊重老兵是全世界的惯例,也是我军的优良传统。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今天的老兵是昨天的新兵,今天的新兵也会变成明天的老兵。你对老兵什么样子,明天的新兵也会仿效的。村夫敬告部&队个别领导,不要以为你今天手上有点权力,就可以胡作非为,把枪 口对准这些为军&队奉献几十年的老兵。村夫不相信迷信,但相信报应。人在做,天在看,奉劝这些人看看徐郭谷等人的下场就知道自己明天的样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