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245894836.htm 5 2256 2018-02-12 22:29:51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媒体 > 南京零距离官方版 > 为什么二审江苏省高院立案七个月了不开庭?

为什么二审江苏省高院立案七个月了不开庭?

liyanming5512 发表于:18-01-31 17:42

为什么二审江苏省高院立案七个月了不开庭?原因只能是被告徐州铜山区政府违法了,一审法院又在赔偿标准的适用法律上错了。试想强拆了,不管怎么赔偿也不应该低于政府拆迁赔偿的标准吧?但对我的赔偿却只有正常标准的三分之一。由于上级法院没有否定下级法院判案结果的习惯,行政案能判政府败诉的比例少的比在妓院找处女都难,所以在面对下级法院在政府强拆赔偿上的判决省高院真的为难了,由于一时找不到维护一审法院的办法,所以只好不开庭了。其实更坏的是违法的徐州铜山区政府,由于它拒绝我的和解的请求,这才使一审法院、二审法院在尴尬中被法治的阳光曝晒。我的和解请求很简单,只要按政府拆迁标准对我赔偿,我立即撤诉。



liyanming5512 发表于:18-02-06 09:51 0
2

十九大以来,中纪委二中全会以后,习主席领导的党中央正在发力,反腐败向清理两面人方向深入,扫黑除恶比过去打黑除恶目标更明确了,一场大规模的风暴就要到来了这是一次重拾民心的战斗,这是一次保党救国的运动,这是一次让党重新辉煌的举措,这也是一次重新坚定共产主义信仰伟大行动。不过中国的问题不是一天形成的,也不可能在一夜之间就解决了,那些反动势力,腐败势力,欺压在人头上的官僚黑恶势力还在盘根错节,还在让这个国家堕落,还在在这个国家和人民身上抽血,腐朽的文化还在使他们纸醉金迷,贪官污吏们还在打着“为人民服务”的幌子售卖黄、赌、毒的膏药,还在与民夺利,还在践踏党纪国法。既然习主席打响了反腐扫恶的第一枪,他们也不会束手就擒,他们也一定为保护自己的天堂拼命的,所以前景并不乐观。不过这一战可是党和国家的生死之战,胜利了开创一个人民为主的新时代,失败了,中华民族必然身陷万劫不复之中。道理很简单,中国的基因腐败而烂掉了,党的信仰在基早就看不到了,人们对腐败利益集团,贪官污吏等黑恶势力早就义愤难平了,如果习近平失败了,他连击鼓传花的机会都没有了。那第二个前苏联的悲剧必然在中国上演,不过后果一定比前苏联悲惨百倍。



liyanming5512 发表于:18-02-08 21:05 0
3

拖案,瞎判是当今中国司法的普遍现象。有朋友警告我说,如果真是政府法院有错,你上诉了,不拖死你才怪呢。事实真是这样,我一个上诉案立案七个多月了江苏省高院就是不开庭、究其原因只能是被告违法,一审瞎判,二审为难了。奇怪的是,违法者徐州铜山区政府又不愿意和解,直接把一审、二审法院戏耍了。


liyanming5512 发表于:18-02-09 19:35 0
4


  今天在西祠徐州论坛看一了篇徐州将怎样落实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精神的文章,不由得心生感慨,为此我在跟帖中写到:

“今年的中央一号文件太好了,把社会的基础农村、农民的根本利益当大事办了,这是巩固社会根基的大好事。该文件有一项重要内容,也就是进城落户农村人的权益问题,当然这也中央的一贯精神,该文件是这样写的:“维护进城落户农民土地承包权、宅基地使用权、集体收益分配权,引导进城落户农民依法自愿有偿转让上述权益。”对这项规定不知徐州是怎样落实的?我的房产被强拆五年了,之所以不能很好的解决就是因为强拆者铜山区政府说我们的户口迁出就不享有宅基地使用权,只能按房产建筑面积赔偿。显然他们这样做是与中央关于维护进城落户农民各项利益的规定是相悖的。对此不知徐州政府将会有什么举措来纠正铜山区政府在对党的政策上的错误认识,还被强拆者一个公道?我的上诉案已七个多月了,省高院就是不开庭,不就是想让徐州政府根据党中央的一贯政策让已被判违法的铜山区政府按党的方针路线与我们和解解决吗?我们的诉求很简单,只要按铜山区政府制定的拆迁补偿标准对我们赔偿就可以了。唉!一些人只想自己的利益不顾党的荣誉,人民的利益竟然单独给我们制定了拆迁上的“一国两制”是不是有点太滑稽了?”

      我是真心希望徐州好起来的,毕竟徐州是生我养我的地方,如果徐州真能跟上党中央的步伐,把徐州打造成法治徐州,真正能让老百姓点赞的文明城市,让徐州人引以为豪的生态城市岂不是万民之福,徐州老百姓的骄傲?


 

 


 


liyanming5512 发表于:18-02-12 22:29 0
5

没想到我一个上诉案省高院竟然七个多月不开庭,难道真的是案子多生意好忙不过来吗?显然不是;如果是我的上诉案无理取闹能在七个多月的时间里不开庭吗?显然不可能。原因只有一个,对我提出的诉求江苏高院的法官们根本找不到合适的法律来驳回,这才是二审省高立案不开庭的真正原因。那么说我的提出的诉求是不是太刁钻?绝对不是,我提出的诉求只是让这个社会能体现公平正义,让法律能成为人民群众的保护神,让政府能遵守基本的社会道德。对于我这个要求就是在封建社会也不算过分吧,何况我们现在是人民当家作主的有伟大理想信念武装的共产党人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我的诉求很简单,就是在原址恢复我房产的原貌。我为什么这样提呢,一、因为我的房产是被强拆,其强拆行为已被认定为违法;二、一审法院找的法托严重败坏房地产评估的原则,是在没有实物的基础上完全按照法院的指示和被告的要求评估的,根本没有第三方的独立、客观的影子,是活脱脱一个掮客,其评估结果竟然只有政府拆迁赔偿标准的三分之一;三、一审法院在赔偿上适用法律错误,把灭失原则当成其他损害,致使因强拆的房产在赔偿判决上只有相似原则的三分之一。可以负责任的说,如果我的房产还在,铜山区政府不敢只给我他人三之一赔偿;如果我的房产还在,卑鄙无耻的苏北房地产评估公司也不敢公然败坏评估原则;如果我们的房产还在,一审法院绝不敢瞪着眼睛说瞎话。现在是我的房产没了,成了被告、法托、一审法院想怎么赔就怎么赔,想怎么评就怎么评,想怎么判就怎么判的借口,想怎么拖就怎么拖的理由。因此,恢复我房产的原貌就成了能不能体现法治中国是真的还是假的的试金石。试想拿一个小小的案来检验中国法治建设的真实性,能是二审法官当的了家的事吗?我想二审的法官不是不开庭,而是不敢开庭。他们是想把案子拖到退休那就是别人的事了。其实,如果违法的铜山区政府能按他们制定的拆迁标准对我赔偿我也是接受的,只是二审法官无法说服铜山区政府。这事一审法院的法官们也做过,最终司法哪里是政府的对手,在一些政府官员的常识里,法院不过是自己的马仔,我让你怎么判,你就得怎么判。一审法院最终不还是屈服了政府的意志了吗,虽然铜山区政府是最基层的政府,而且还是个敢于违法的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