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245686594.htm 7 4599 2018-01-19 09:36:09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职场 > 退役军官 > 军转干部不能搞特殊化

军转干部不能搞特殊化

lszmxzk 发表于:18-01-16 10:07


军转干部不能搞特殊化  原创 2018-01-14 来自 村夫侃天下

上海某区公务员局干部的谈话

一直想写一篇关于军转干部的文章,因为身份的原因,担心被战友们批评,没敢下笔。今天,村夫还是忍不住说几句。

前不久,武汉战友在群里传来一段音频。从音频的内容里能够听出来,录音者是一名多年前从部队技术9级(副团级)转业到地方国税部门工作的女干部,因为转业时,降两级按副科级安排职务,导致其退休时的待遇存在与地方同级(副处级)有很多落差,于是找到当地公务员局讨要说法。双方对话过程中,公务员局有一个人问:你上过战场打过仗吗?

你上过战场吗,你打仗吗?如果你都没有,凭什么可以向组织要这要那,凭什么可以理直气壮地拿当过兵的经历说事?你们转业干部凭什么可以搞特殊化?

后面的这几个问题不是那个公务员局的工作人员说的,是村夫替他说的,因为这些话,也是今天很多部门想说,可能因为各种原因没有公开说出来。

军人这个职业自从私有制产生之后就存在了。原始社会末期,随着社会物质生产的丰富和发展,各部落之间因为财富的不均衡,那些生产落后的部落就开始觊觎比他们过的好的人群,甚至运用暴力手段抢劫别人的财富。于是,人们才发现,一个部落除了想方设法创造物质财富,还需要一部分勇猛的不怕死的人来保护这些财富。否则,你生产的越多,你的部落越不安全,你的财富可能随时被人抢夺,你的女人可能随时被人虏走,你的孩子可能随时被人杀掉。从此,军队军人这个人类特殊的职业诞生了。

军队产生后,部落安全指数大大提升,劳动生产力明显提高,人们生活的幸福感也越来越强。由于军队不直接参与社会物质生产,时间久了,一些参与社会劳动生产的人,就对这些不种地、不采摘、不狩猎的军人产生反感:你们整天拿着刀枪到处晃悠,凭什么白白吃我们种的粮食、果蔬和狩猎品?

这种思潮传到年少的部落酋长的耳朵里,因为他没有经历过被掠夺、被屠杀、被凌辱的岁月,加上自然灾害导致仓库库存不足,也感觉这样的说法不无道理,就降低了军人的俸禄。军人们吃不饱,自然会消极怠工。特别是那些年老力衰的人,当他们不能站岗打仗时,就会处于不管不问的地位。于是乎,少数军队领导干部看到前辈的今天,联想到明天自己的下场,可能就会利用职权,悄悄储存点粮食,甚至利用手中的武器,抢夺百姓的财产,以备将来年老时之用。久而久之,部落看守财产的人不尽力了,旁边的部落就打将过来,粮食被抢、果蔬被夺,女人被占,男人和孩子被杀........

历史就这样循环了两三千年。1949年,新中国成立了。解放军大军南下,国统区的城市乡村被接管,原有的统治者被打为反革命,枪毙的枪毙,关押的关押,旧政府留下的权力真空需要大批可靠的人来填补。于是,一大批经过军队良好教育的干部战士接替了原有的国民政府中的各级组织,成了新的领导者。如我三舅大字不识一个,从朝鲜战场排长职位转业后,成了乡党委书记。其经历就像《连升三级》小说中的张好古一样。在那个年月,参军光荣,已经成为全社会的共识。

1985年代以前,从中央到地方在贯彻拥军优属方面都出台了很多规定,无论是现役军人还是复退官兵,抑或是军人家属,都能够享受到党和政府的特殊照顾。在随军家属就业、子女上学、退役安置及住房等方面,都比一般地方普通干部占有很多优势。这个优军政策,让我军在建国后30多年的历史中,国防力量大大增强,军队的凝聚力和战斗力在全世界也是有相当地位的。“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的著名论断,就是在那样的时代所拥有的强大的人民军队和国防力量的基础上得出来的。

1990年代之后,随着市场经济的逐步确立,社会分工越来越细,各行各业都需要更年轻、更专业的人来工作。军转干部在这场大变革面前,就有些勉为其难了。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地方对军转的安置越来越差,很多军转为了老婆孩子,为了生存,被迫进了企业。当然,村夫没有职业歧视,并不是说进了企业就不好,而是说这些军转把最适合学习生产技术本领的年龄段,都用来搞训练、抓管理、抢险救灾、日夜巡逻,站岗放哨了。

中国有句古话“人过三十不学艺”。到了三四十岁的年纪,你再让这些军转干部从头学新技术、新知识,谈何容易?特别是后来国企改制过程中,那些长年在生产一线的技术工人或管理干部,基本没有受到影响,对他们而言,改制只是换了一种管理模式,设备还是那些设备,自己所学的技术还是派上了用场。然而,那些因为转业被安置在企业普通行政岗位上的人员,纷纷成了下岗的对象,因为新的企业养不了闲人,更不会承认他们过去的荣誉和经历。

党政机关也一样,各个岗位同样需要更专业更年轻的人才。于是乎,军转干部近年来也成了各个单位各个部门歧视和嫌弃的对象。其中,有个叫贺卫方的教授在《南方周末》撰文道:安排军转干部进法院当法官,和安排军转干部进医院当医生一样不可思议,因为法官和医生一样都是主掌生死大权的裁判者!

此文一出,议论纷纷。一大批军转干部指名道姓地谩骂贺卫方教授,认为他这篇文章是对军转干部的歧视,是对国防事业的蔑视。村夫当年还在部队,也在网络上参与了讨论。不过,村夫并没有谩骂贺教授,相反也很支持他的观点。因为国家法治建设非常需要专业的法治人才从事司法一线工作,把一个没有经过专业培训的军转干部任命为法官(检察官)或审(检)委员会委员,让他们审判案件或给疑难案件把关,怎么可能不出冤假错案呢?

既然法院、检察院需要专业的人才,那么公安部门、党委政府部门、还有其他职能部门呢?事实上,建设高效廉洁政府,依法执政正在成为改革的大方向,把转业干部安置到党政机关,也不符合全面深化改革的需要。

上面的这些认识,村夫直到2010年转业到某法院之后被全面颠覆了。

到新岗位时,为了认识熟悉同事,村夫认真翻看了本单位干警花名册后发现,1995年前,全院160多名在编干警,真正接受过法学专业教育,即从法学院毕业的科班生,仅占一成不到,六成多以上的人员,基本都是通过内部招工、招干后,再参加自学、函授等继续教育获得的学历。那个年代,各个单位还自办了一种叫“业大”的学校。这是那种与其他高校合办的非全日制学校,平时安排干警学习,单位自己组织考试,最后毕业证上盖着合办大学的印章。这些人拿到文凭后,从书记员干起,先后都被任命为助审员、审判员。如果再了解他们的成分,你会发现,这些人无一例外都是地方党政机关、政法部门和各路关系户的子弟。最有代表性的是,一个县级市法院,1990年前,全法院130多名工作人员中,真正从政法科班毕业的,只有1人!被贺卫方教授强调专业性强的法院是这样,其他党政机关就不知道了。

本单位还流传一个真实的故事,1992年一名武汉大学法学院毕业的女生,希望能进专业对口的本法院工作,但领导为了节约编制指标,好安排自己子弟,不同意接收她。此女只好到本地市委党校当了一名事业编的老师。20多年后,她进了团中央,成为了一名省部级干部。

由此看来,地方一些部门以专业不对口的名义不接收军转干部、对军转干部的降职安排或者进行其他条件限制,并非真正的专业需要,个中原因,只有他们自己晓得。

1990年代末,河南某市在军转安置上出了一件事。一名海军团长,为了转业安置,花掉近20万元的转业费送礼无果后,在某政府大楼上跳楼自杀。此事惊动了中N海。为了应对各地对军转干部的抵制,中央就出台了一个文件:

中发【20013号文件《军队转业干部安置暂行办法》第二十三条规定,“担任师级领导职务或者团级领导职务且任职满最低年限的军队转业干部,一般安排相应的领导职务。安排领导职务确有困难的地区,可以安排相应的非领导职务。其他担任师、团级职务或者担任营级领导职务且任职满最低年限的军队转业干部,参照上述规定,合理安排。”

这个文件是什么意思呢?中央针对各地方所提出的人事改革、专业化、年轻化的问题,为了不影响地方人事改革,又能比较好的安抚退役军官,就下一个文件说,转业军官到地方后考虑到专业不对口,防止在领导岗位上外行指导内行,影响改革,影响市场经济建设,转业时可以不给你安排原来的职务,但可以让你享受原来的职务工资和各种福利。比如说,你是个团级干部,你转业后可能给你安排一个副科级干部的位置,但你的工资福利和当地的处级非领导职务(调研员)干部一模一样,包括岗位津贴在内都一样。营以下的干部尽管很受委屈,看到师团职干部也安置成那样,感觉到地方有碗饭吃就可以了。然而,师团职干部不答应,意见很大。于是,2008年中央又接着出台了一个文件:

国发【20088号文件《军队转业干部工资待遇确定办法的通知》中明确规定:“到地方所任职务低于原军队职务的,职务工资执行相应职务层次的非领导职务工资标准(在军队担任师团级领导职务的,执行相应职务层次的领导职务工资标准),其津贴、补贴、奖金等工资待遇,按同职务等级(专业技术职务)同等条件地方人员的规定执行。”

这个文件又在前面一个文件中加了一条,即保证师团职干部转业后仍然享受其在职时与地方相当的实职工资待遇。如团级不再是享受调研员级的待遇,而是享受处级实职工资待遇了。这个文件对军转干部实际安排的职务却没有硬性规定。

从情理上讲,中央出台了这两个文件,只要地方能认真贯彻落实,把师团职以上的干部安置好,让营以下的干部能拿到相应的工资福利待遇,从内心里讲,这些人也不会有什么大的意见,即使不满意,他们也没有什么话语权,也翻不了多大个浪。毕竟军转人数一年比一年增多,地方的安置压力也一年比一年大,既然是改革,总得要有人做出奉献和牺牲,只是这次改革针对军转设置的条件太多了,能忍就忍忍吧!

2014年起,全国各级党政机关和政法部门纷纷推行公车改革。根据改革意见,原有的公车全部拍买,按不同的级别给干部本人发放不同数额的乘车补贴。湖南、湖北在落实这一政策时,置中央明文规定于不顾,把军转干部应当享受的车贴排除在外。为了给各个单位贯彻车改提供政策依据,湖南某市和湖北武汉国税局甚至还出台专门针对军转干部在享受车改的具体文件解释:

下面是武汉市国税局的文件解释:

看了这些,有的人可能认为,你们这些军转干部也太矫情了,为了几百元钱的车补至于吗?我要告诉你,军转所争取的不是几百元钱,而是一个群体的尊严,尊严是什么,不说你也明白。

军转在这次车改上为什么如此憋气,比较一下就知道。村夫还是用事实说话。村夫转业到地方工作已经九个年头,不妨拿地方生长干部与军队转业干部进行一番比较吧。

村夫转业到法院某办公室工作时,同办公室名册中有两个人没见过面,问同事才知道,这两个人是上一届落选的基层法院院长。因为他们任期到了,新一届又没有选上,院长当不成了,就活动关系到上一级法院来,为的是可以把户口落到市里。从情感上讲,这也符合我党有关干部政策,毕竟人家在基层工作了若干年嘛。然而,让人想不明白的是,这两个人从来不上一天班。其中一个人名字挂在单位两年后,提了一级(正调)之后就退休了。还有一个人吃了两年空饷,新领导上任后,他不知道通过什么手段活动一下关系,居然进了党组班子。前年,此公又提了一级后退休。

还有两个领导干部犯了严重错误受到相应的党纪政纪处分。处分宣布之日,也是他们开始吃空饷之日。“惩前毖后,治病救人”是我党对待犯错误同志的工作方针。然而,这两名领导干部犯了错误,不仅不思悔过,反而拒绝上班。村夫不明白,这样的身处厅、处级的干部究竟是什么样的干部,“两学一做”都是如何学习的,“七个有之”的现象居然没有人来管?

特别强调,上述地方领导干部被免职后和受处分后,他们的工资福利以及这次车改补贴与他们未受处分之前一分不少!

对比地方干部,军转干部没有犯错误(犯错误的都进去了),只是为了保持军队年轻化,根据《军官法》的规定,服从大局,从党领导的人民军队,转业到党领导的地方各个部门,为什么可以降职安排?为什么在改革中连发放车补这样的津贴要受到歧视?

村夫百思不得其解。

接下来,村夫来回答“你打过仗吗”的问题。

毫无疑问,军队是为打仗而存在的,但军队并不是天天都在打仗。军队存在的最高境界是不打仗。一个小区长时间没有发生业主被盗、被砍杀、被绑架,肯定有一支敬业的保安队伍。保安的主要职责是防小偷。只有防范到位了,小偷才不敢进来,才能算是最称职的保安。

没有打过仗的军人,并不意味着没有做打仗的准备,就像没有亲手抓过小偷,但却时刻监视着小区安全的保安一样。

那个质问转业干部“你打过仗吗”的上海某公务员局的工作人员,除了脑子进了水,可能精神上也存在一定的障碍。如果他来问我同样的问题,我会这样反问他:你家进过小偷吗,你老婆被强奸过了吗?

他若回答是肯定的,那么证明他的脑子进的水不算太多。

他若回答是否定的,我就告诉他,既然你家没有进过小偷,你老婆也没有被人欺负过,那就把你家门锁卸了,把你家防盗门窗拆了,把小区保安赶走得了,省好多事啊!

最后,村夫再讲一个没有打过仗的军人在部队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

村夫当兵二十年,父母去世时,我连最后一面都没有见着,这种遗憾将陪伴终身。另外,村夫从结婚到转业,先后搬过8次家,女儿跟着我从幼儿园到高中毕业,漂泊过3个城市、七所学校,其中换过4个幼儿园,两所小学、两所初中、一所高中。老婆因为随军,十多年前就被迫下岗。

说到这里,不免想起一件更辛酸的事。

村夫当教导员时,在担负抗洪抢险备勤任务的中队蹲点。期间,上级一再强调,干部要安心备勤,不准家属来队,以免影响抢险救灾队伍的拉动。某中队长的爱人半年没见着老公,趁放暑假从外地带着孩子来队探亲。中队长家属刚到,上级某领导就来检查救灾备勤情况。中队长担心老婆孩子来队被批评,就让老婆和孩子躲在储藏室(放官兵杂物的房间)。那年月,上级首长下来检查,都是一间房子一间房子地过。当首长来到储藏室旁边准备检查时,中队长紧张得说不出话来。指导员只好打个圆场,说钥匙让文书带走了打不开,首长这才作罢。此时,我却隐隐听到另外一个声音,让人的心直发疼。原来,中队长老婆把儿子带到储藏室以后,因为没有光线,儿子害怕哭了起来。此时,首长带领的检查团和我们一行已经来到储藏室门口。中队长的老婆害怕暴露目标,只好用手捂住儿子的嘴,儿子被捂住嘴的声音从中队长老婆指缝里传出来,那是怎样的凄凉啊!

村夫赞成一个说法:军队不生产粮食,不生产布匹,只生产安全。

有个农夫养了一头驴,推了十几年的磨。有一天,驴推磨速度慢了,农夫才发现驴老了,于是就请了个屠夫将驴杀了。这个成语故事的名字叫“卸磨杀驴”。

希望有关部门不要把军转干部当作“卸磨之驴”。老驴杀了的确是省事,但在信息高度发达的今天,那些还在拉磨的“驴”都看着在,当他们看到自己未来的下场时,会安心“拉磨”吗?

最后还是呼吁战友们不要跟着别人一起叫嚷什么“军人优先”、“拥军优属”之类的口号了。对这样的所谓“优先”,村夫只能说呵呵了。村夫告诉你,这些口号是忽悠人的,用来转移民众视线的,听着就让人恶心。它的目的就是告诉大家,全社会连坐车都让你们军人优先了,让你们搞特殊化了,有了这么大的荣誉,你们还叫嚷什么待遇呢?

其实,我们根本不要求这样的“优先”,更不要求什么特殊化,只要求能够按照《公务员法》的规定,与地方生长干部平等对待,享受到应有的待遇,不再被歧视就够了。



sbc001 发表于:18-01-16 11:46 0
2

拜读,说的很好。


正能量精进修 发表于:18-01-16 11:54 0
3

要给实实在在的真正让军人在社会上被看得起,得到尊崇


空天一体 发表于:18-01-17 08:43 0
4

军转干部本来就没有特殊化,这位仁兄说的是屁话,军转干部按照国家政策维权,有什么错,地方为什么要把他们当作维稳对象,这样做是让人寒心的。是维错了对象,维错了人


lszmxzk 发表于:18-01-17 14:52 0
5

楼上,请看仔细点!


20974326scht 发表于:18-01-18 11:47 0
6

军转干部到地方上班既降级使用,又受排挤和冷落,哪还有什么特殊化。


森林呐喊 发表于:18-01-19 09:36 0
7

降级使用,边缘岗位

这就是军转干部的特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