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245580209.htm 1 440 2018-01-09 10:15:42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人文 > 锐思评论 > 赵立才是民族英雄—韩世忠岳飞不能同年而语也

赵立才是民族英雄—韩世忠岳飞不能同年而语也

老孔佛转世灵童 发表于:18-01-09 10:15

赵立才是民族英雄—韩世忠岳飞不能同年而语也

赵立,徐州张益村人。建炎三年,金人攻徐,王复拒守,命立督战,中六矢,战益厉。复壮其勇,酌卮酒挥涕劳之。城陷,立巷战,夺门以出,金人击之死,夜半得微雨而苏,乃杀守者,入城求复尸,恸哭手瘗之。阴结乡民为收复计。金人北还,立率残兵邀击,断其归路,夺舟船金帛以千计,军声复振。乃尽结乡民为兵,遂复徐州。

金左将军昌围楚州急,通守贾敦诗欲以城降,宣抚使杜充命立将所部兵往赴之。且战且行,连七战胜而后能达楚。两颊中流矢,不能言,以手指麾,既入城休士,而后拔镞。诏以立守楚州。明年正月,金人攻城,立命撤废屋,城下然火池,壮士持长矛以待。金人登城,钩取投火中。金人选死士突入,又搏杀之,乃稍引退。五月,兀术北归,筑高台六合,以辎重假道于楚,立斩其使。兀术怒,乃设南北两屯,绝楚饷道,立引兵出战,大破之。

立一日拥六骑出城,呼曰:“我镇抚也,可来接战。”有两骑将袭其背,立奋二矛刺之,俱堕地,夺两马而还。众数十追其后,立瞋目大呼,人马皆辟易。明日,金人列三队邀战,立为三阵应之,金人以铁骑数百横分其阵而围之,立奋身突围,持挺左右大呼,金人落马者不知数。

承州既陷,楚势益孤,立遣人诣朝廷告急。签书枢密院事赵鼎欲遣张俊救之,俊不肯行。鼎曰:“江东新造,全藉两淮,失楚则大事去矣。若俊惮行,臣愿与之偕往。”俊复力辞,乃命刘光世督淮南诸镇救楚。东海李彦先首以兵至淮河,扼不得进;高邮薛庆至扬州,转战被执死;光世将王德至承州,下不用命;扬州郭仲威按兵天长,阴怀顾望;独海陵岳飞仅能为援,而众寡不敌。

高宗览立奏,叹曰:“立坚守孤城,虽古名将无以逾之。”以书趣光世会兵者五,光世讫不行。

金知外救绝,围益急。九月,攻东城,立募壮士焚其梯,火辄反向,立叹曰:“岂天未助顺乎。”一旦风转,焚一梯,立喜,登磴道以观,飞炮中其首,左右驰救之,立曰:“我终不能为国殄贼矣。”言讫而绝,年三十有七。众巷哭。以参谋官程括摄镇抚使以守。金人疑立诈死,不敢动。越旬余,城始陷。

立家先残于徐,以单骑入楚。为人木强,不知书,忠义出天性。善骑射,不喜声色财利,与士卒均廪给。每战擐甲胄先登,有退却者,大呼驰至,捽而斩之。初入城,合徐、楚兵不满万,二州众不相能,立善抚驭,无敢私隙。仇视金人,言之必嚼齿而怒,所俘获磔以示众,未尝献馘行在也。刘豫遣立故人赍书约降,立不发书,束以油布焚市中,且曰:“吾了此贼,必灭豫乃止。”由是忠义之声远近皆倾下之,金人不敢斥其名。

围既久,众益困,立夜焚香望东南拜,且泣曰:“誓死守,不敢负国家。”命其众击鼓,曰:“援兵至,闻吾鼓声则应矣。”如是累月,终无至者。立尝戒士卒:不幸城破,必巷战决死。及陷,众如其言。

自金人犯中国,所下城率以虚声胁降,惟太原坚守逾二年,濮州城破,杀伤大相当,皆为金人所惮。而立威名战多,咸出其上。讣闻,辍朝,谥忠烈。

如果赵立不死,何来中兴四将。历史便是历史,赵立只能做一个叹息的英雄,很少有人知道。

独海陵岳飞仅能为援,而众寡不敌。朱仙镇大捷鬼话连篇,足以为证矣。

以书趣光世会兵者五,光世讫不行。张俊亦不奉诏,可见一斑诸将皆藩镇割据,见死不救,幸灾乐祸,金兵得懈可击,如入无人之境,高宗徒一纸空文,中兴四将皆民族罪人十恶不赦也。

相形见绌,岳飞抗旨不抗金,保存实力,吞并土匪伪军为能,招兵买马,扩张地盘,弑舅舅,功劳皆孙子捏造,指鹿为马,功德皆无,地地道道土匪藩镇耳,有辱英雄一词明矣。

赵立忠心耿耿,勇冠三军,堪称伪英雄之照妖镜,韩世忠岳飞统统无从望其项背,民族英雄独一无二者也。

帝师 王佐 翰林侍读 天子争臣 老孔佛转世灵童 自然孝子 郭金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