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245524481.htm 2 656 2018-01-06 07:26:11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人文 > 锐思评论 > 挠人肯定不提倡,但挑拨医患没被挠也不值庆幸

挠人肯定不提倡,但挑拨医患没被挠也不值庆幸

墨黑纸白 发表于:18-01-05 13:11

挠人肯定不提倡,但挑拨医患没被挠也不值庆幸

挠人肯定不提倡,但挑拨医患没被挠也不值庆幸

撰文丨墨黑纸白


中国的医生大部分都是好的,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但中国的医生恰恰大多数时候是没有话语权的,这也是最为欠缺的地方,自媒体的发展给了中国医疗界一个很好的话语平台,诸如丁香园等医疗自媒体,不仅普及医疗知识,也曝光不少坑人的烂药,这是一个很好的现象。


装无辜这种事还是算了吧,忽悠完还要装圣人太无耻


但有些医生在拥有话语权的时候,还是要注意自己的行业,并非财经界,王福重那样用戏虐的言辞,去揭露中国经济的弊端以及用极端的方式,告诉普通公民,为什么过得这么苦,是因为他所在的行业,并不是太过紧密于基本民生,普通公民从经济的角度,是可以明晰问题的所在。


某人被挠的消息,被某人自证是谣言,这并不值得庆幸,在这个谣言背后,所阐述的是社会矛盾达到一定的度时,总会有它爆发的时刻,在这个谣言中,我们所能看到的爆发是,即便没有被挠,但被挠的可能性依然是存在的。




正如这个人自述的那样,总有一天他会倒下去,但这个倒下去,更多的可能并非是为医闹声讨,而是在对医疗界的过度维护上,那期的视频我看了完整版的,当然,某人后来说很多他抨击官僚不作为的话都被剪了,但也没有否认他说过中国的医疗费用太廉价的话,并且还说了,他的领导、同行都认为他说的没错。


也就是说,某人认为流传出来的是被剪辑出来的视频,其实并没有什么根本性出入,和袁立被剪辑出来的视频完全是两码事,袁立是完全被某卫视黑了,而某人则是地地道道的自黑,这段时间东北的事,也是一个典型的自黑事件。




我们来看那段视频是怎么说的,某人说:“一个新闻说,郑大一附院晚上的停车场,好多去郑大一附院看病的病人和家属,他们为了省钱,不住旅馆,他就直接在停车场打地铺,过一晚上然后第二天去看大夫,我们可以想象这种家庭连住最便宜的旅馆钱都掏不起的人,他的消费能力有多少,你可以想想一下。”


某人接着说:“但是这部分人,他们就能够到郑大一附院去看病,郑大一附院是河南省最好的医院之一,他们能负担得起河南省最好的医院提供的医疗服务,这是中国最穷的一部分人,但中国的医疗,保障了他们能够得到很好的医疗治疗。




窦涛比较纠结:“人们郁闷的是,太多的医疗资源,集中在中心大医院,导致全国的病人,拥到帝都、省会,拥到一两个大医院,一方面它压力极其之大……”某人打断窦涛的话说:“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就是因为中国医疗太廉价,太便利了……”


“什么情况人们不再会去郑大一附院打地铺排队呢?当郑大一附院的价格他支付不起的时候,他就会去下级的医院,当市级的医院他支付不起的时候,他就回去县级的医院,县级的医院他支付不起的时候,他就会去乡镇级的医院……正是因为中国维持了这种廉价的医疗,才导致大医院的医务工作者们长时间,高强度的工作”




窦涛问出了关键性的问题:“那你的意思,还应该加价?”某人这个时候依然没有放下维护医疗体系的执念,说:“我觉得两说吧,各个级别的医院,最好还是把价格适度的拉开,你看北京现在是个什么状况呢,我得个感冒,我去门口诊所看一看,挂号费是几块钱,我到北大协和看,挂号也是几块钱,竟然差不多,我干吗不去北大协和呢?”


最后某人总结说:“所以中国现在的问题并不是看病,中国医疗的问题不是看病难、看病贵引起来的,中国的医疗问题是看病太便宜、太便利引起来的。”




这基本上是这段争论的全过程,虽然锵锵三人行已经是过去式了,但这段争论还是有文字版在网上的,那么某人说的对吗?纸白君从低产阶层那边了解到的是,生病一般都只会去乡镇级医院,不行了才会去县级医院,而县级医院搞不定的时候,就告诉你,去市级医院,市级医院搞不定的时候,也会积极让你去省会医院,省会医院搞不定的时候,也会积极让你去帝都医院……


真的是低产阶层拼了命的往大医院钻吗?这个逻辑按照某医生的角度或者其在帝都生活的角度,可能是这样的,但按照低产阶层病人的角度,这明显是不可思议的,没有人想着积极生病,更没有人想着生病了就应该花更多的钱,更多的时间,更多的精力,去排队,去打地铺,去看病……





一般上来说,低产阶层生病看病是分两种方式,一种能不看就不看,为了省钱,如果必须得看,但治疗费用太高,干脆就在家等死,以免家破人亡,这种事纸白君见过。一种是能看的就看,治疗费用能承担得起的就承担,但看完之后基本上也就回到解放前了,家庭陷入经济崩溃的边缘,这种事纸白君也见过。


   按照医疗费用太廉价的观念来说,莆田系明显是太少了,应该遍地全是才对,逼着人们有病不看,就可以解决很多医疗纷争,也可以不让人们对医疗不满了。这种极端的观点,可能很大程度上维护了医疗体系,但也很大程度上损害了普通公民。


有必要说完话就装无辜吗?还装圣人给自己脸上贴金?别为了某些目的,把矛盾转嫁给患者和医生。纸白君不反对为医生争取权益,但绝对反对以打击普通公民作为手段去争取。


我们的医疗真的很廉价吗?


那么,我们的医疗真的很廉价吗?以与世界医疗生平排名第一的日本相比,有相关数据显示:“住院费用,日本住院费用最低的每天是568点, 按照购买力平价相当于202元人民币/天, 按收入系数差距核算 ,相当于67元人民币;中国住院费用最低16元人民币/天。”


在这个数据看起来,好像是我们最低住院费比日本的最低住院费用便宜得多,但实际上,日本人的收入在2008年时,相关数据显示的是平均年薪26.5万。当然,我们这有个神奇的调查也说了,咱们中国人的平均家庭年薪为15万。




咱们这个数据有多水就不吐槽了,我们假设15万是真实的,跟26.5万的人均年薪比起来差了多少?在医疗上的支出能力又差了多少?更何况日本还是对退休老人、穷人,是免费医疗的国家,当然,我们这里是不承认的,我们只认为古巴才是全世界免费医疗的国家。


还是来看一下协和医科大学的一位教授的话吧:“我听过一些院长开总结大会时说:过去的一年,经过全院职工的不懈努力,我们医院的住院患者增加了20%,我们的门诊患者增加了30%,我们的收入增加了10%……”




这位教授还说:“在医改中,经济指标超越了人性,生意超越了生命。郑虎“断奶断粮”逼迫公立医院“自负盈亏”,开始层层“科室承包”,于是医院越来越市场化。如何排挤竞争对手?如何争夺更多的病人?如何争取利润最大化?院长满脑袋是我院今年收入多少亿。一个医院的奋斗目标已经赤裸裸指向“让病人增加”。”


这位教授接着说:““让病人增加”、“让小病变大病”更体现在高举市场化大旗的莆田人身上,他们进军医疗,追求客户最大化,恨不得把所有人变成病人,他们的十二字方针是“你有病,病很重。我有药,药很贵”。”





某人被人痛恨到底冤枉不冤枉,在这位教授的言辞之下,已经很明显了,你可以不为普通公民看病物美价廉去思考,去说话,但你至少不应该是宣扬普通公民为医疗的花费还远远不够,任志强也说过中国的房价还是太便宜了,有些人认命了,就把任志强奉为大神,也认为中国的房价就应该涨上天。





2017全国房价基本上都是翻好几番,连贫困县也不例外,这就算回归正常了?只是在精神病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了而已,到底是谁的逻辑出问题了?医疗工作者的劳动强度大,应该归罪于病患有钱任性?而不是归罪于医疗体系孱弱和不均衡?那某些医院干嘛每年还总结营收了多少钱呢?




不要以为用奇葩的逻辑,就可以让人们都认命,人们又都不是傻子,虽然大多数人没能摆脱巨婴状态,但在切身利益上,还都是有一杆秤的。




纸白君绝对不提倡谁去挠谁,这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但也绝不会认为那些拿普通公民的伤痛当做笑谈和筹码的人,总不会被挠到,只是个时间赛跑的问题,到底是要转好,还是要转糟而已。


2018—1—5落笔于墨辩阁

微信私人号:moheizhibai

微信公众号:moheizhibai723




abc2918 发表于:18-01-06 07:26 0
2
现在大家比以前有钱了,以前月工资18元,现在月工资7000元,是不是很有钱了?
以前米0.08元/斤,现在2.5元/斤,算不算能吃上高价的米,过上好日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