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245292985.htm 1 78 2017-12-20 12:47:02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人文 > 1213志愿者同盟 > 【原创】苟利国家 不求富贵 ——再访黄埔抗战老兵胡人仰

【原创】苟利国家 不求富贵 ——再访黄埔抗战老兵胡人仰

大雁南回 发表于:17-12-20 12:47

苟利国家   不求富贵

——再访黄埔抗战老兵胡人仰

顾少俊

走进徐州抗战老兵胡人仰的家,蹦入脑海中的是“吃惊”两个字。老人家住徐州火车站附近,然而,家里的简陋、清贫与咫尺之外繁华的市区极不相称。更让人吃惊的是,老人在家中编油炸馓子用的铁丝勺子。编好后,老人拿到大街上卖。小的4元,大的6元,再大一点的10元。铁丝勺子做工精细,柄也很结实。一把勺子,扣除材料,顶多挣一元到两元钱。

老人原籍江西,有江西人热情爽朗的性格。见有人来玩,立即停下手里的活,和来人拉起了家常。

                                     

胡人仰老人出生于1922年,江西新余人,1939年冬考入黄埔军校成都本校步兵科,在军校学习两年半。那时军校里的好多学生都是投笔从戎的大学生、高中生。

胡人仰在成都读军校时,正是抗战最艰苦的时候,学校伙食很差,难得吃上荤菜。在军校,不断听到前线有黄埔学生牺牲的消息,但没有一个同学中途退学。他们都盼望早一天上战场。

蒋介石在成都军校有宿舍。他经常给军校学生训话。胡人仰记得,蒋介石一身戎装,从平地缓步走上高台,先讲一番抗战必胜的道理,最后说:“你们是我的学生,只要打仗不怕死,不要担心没有前途。”那时,军校师生对蒋介石都特别崇拜。

有一次,蒋介石到军校训话,表情比平时严肃,在讲台上慷慨陈词:“我们要不惜牺牲与倭寇血战到底……齐心努力杀敌,驱除万恶的日寇,中国才有希望……”

当天夜里,突然响起空袭警报。以前从警报响起到日军飞机飞临至少要半个小时,可是这次警报刚响过,胡人仰和他的同学就听到一阵阵此起彼落的爆炸声。一颗颗炸弹全部丢在蒋介石的官邸——军校北较场黄埔楼周围。这是一次专门针对蒋介石的暗杀行动。但蒋介石当晚接到一份必须处理紧急电文,已在日军飞机来临前离开成都了。

第二天,胡人仰和他的同学在现场看到的是断垣残壁,焦树碎枝,地面上弹坑累累。

那一次,胡人仰和他的200多个同学用了一天时间才把炸的坑填平。

                  

军校毕业后,胡人仰分到空军警卫旅四团二营八连任排长,负责警卫四川彭山飞机场。胡人仰刚到彭山机场时,正赶上修飞机跑道。那时,物资紧缺,没有水泥和沥青,跑道上的碎石和沙子无法固定。后来,大家想了一个办法,买当地的桐油浇在跑道上,上面再洒碎石和沙子。跑道顺利建成了,官兵们欢呼雀跃。

当时,彭山飞机场经常遭到日军飞机的轰炸。后来,美国空军B29轰炸机进驻彭山机场,日军飞机不敢来了,但潜伏在成都的日军特工对机场的破坏一直没有停止。

 一天傍晚,胡人仰带小王和小赵在机场外围巡逻,遇到一个青年。胡人仰问了一声:“口令”。为了防止日军特工偷袭机场,口令每天都变。

那青年看了胡人仰一眼,没有答话,从怀里掏出手枪,对着胡人仰“呯”地开了一枪。小王和小赵受过全套警卫训练,反应极快,枪响的同时,小王一把推开胡人仰,子弹从胡人仰身边飞过。小赵手中的冲锋枪打出一个点射。那青年身子一晃转入路边的树丛中。

“追!抓活的!”胡人仰大喊一声,小王和小赵也转入树丛。那青年擅长奔跑,双方距离越来越大。小王说:“排长,抓活的不可能了。”抬起冲锋枪打出了一个长点射,那青年的后背变成了马蜂窝。

胡人仰在机场任排长时,遇到过一次日军飞机企图降落机场加油的事。

一天上午,两架日军飞机从东边直奔机场而来。日军飞机上的机关枪对着胡人仰防守的区域不断扫射。胡人仰立即命令士兵进战壕还击。当时胡人仰的排有三挺重机枪,双方展开枪战。

胡人仰很快觉察到,这两架日军飞机降落机场的企图,他们飞机的燃油快要耗尽了,想到机场加油。胡人仰命令机枪封锁日军飞行员到油库的路。日军的两架飞机最后逼迫飞离机场,在川东地区坠毁,飞行员被活捉。胡人仰受到上级领导的表扬。

                                     

B29轰炸机从彭山机场起飞,对日本的东京、名古屋、大阪,横滨、神户等多个城市进行轰炸,严重破坏这些城市的交通设施。1944年,轰炸日本本土的频率加大。成都的日军特工奉命破坏彭山机场。

中国情报系统很快获悉日军的行动计划,机场周围加强了警戒。胡人仰奉命带队在机场西边防守。

日军特工兵分4路,分别从东西南北四个方向接近机场。中国警卫部队在彭山机场周围密布明岗暗哨,日军特工根本无法靠近机场,在外围就被消灭了。

胡人仰带队守在西边,远处的枪声停后不久,他看到两个穿老百姓服装的一男一女往这边跑。胡人仰喝令:“站住!”那两人一头扎进草丛。

“出来!你们跑不了啦!”

“呯、呯!”两颗子弹从草丛中飞出。

胡人仰下令:“开火!”枪战持续了五六分钟,草丛中没了声响。一个女的捂着胳膊从草丛中站起来喊:“不要开枪!他死了。”

胡人仰带人过去,没等他开口,那女的哭了,边哭边说:“我是附近村的村民。今天,我出门捡柴禾,碰到一支部队,带队的问我,到飞机场怎么走,让我带路。他们说,他们是打鬼子的部队,让我不要害怕。我就跟他们过来了。没有走多远,他们就和你们打起来。我才知道,他们是日本人。队伍打散了,这个人就拉着我往这边跑……你们放我回去吧,我孩子还等我喂奶呢……”话未说完,泪流满面。

那女的瓜子脸,秀丽端庄,身材苗条,楚楚动人。她手捂着受伤的胳膊,血不时地从指缝里溢出,眼睛里流露出害怕无助的神情。

那女的长得非常漂亮,一双眼睛亮晶晶的,初看如玉,再看似火。

“排长,她受伤了。”小王对胡人仰说。

不远处是机场医院,胡人仰让小王带她到医院包扎一下,然后送她回去。

小王带那女的走了没多久,胡人仰突然感到不对劲,让小赵赶过去。

小赵赶过去时,见那女的和小王厮打在一起。那女的手中握着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出手又快又狠,小王处于下风。那女的听到身后有动静,稍一分神,小王趁机上前打落她手中的匕首。小赵冲上去,两人联手经过一番搏斗,最终将她擒住。

原来,小王在前面带路,那女的在后面一声不响地拔出匕首。小王无意中一回头,那女已向他扑过来了。小王仓促应战,差一点遇害。

审讯得知,这是一个受过严格训练的女特工。她佯装负伤,骗过胡人仰,打算刺死小王后,闯入机场炸毁油库。

                                 

胡人仰在机场一直工作到抗战胜利。1946年,胡人仰随原部队开到南京整编。当时,胡人仰的舅舅傅亚夫是青年远征军高级参谋,66军新编28师少将旅长,听说胡人仰到南京了,把他要过来,安排到旅部做警卫连长。

胡人仰在南京住舅舅家,和表弟傅濂住一个房间。在南京,胡人仰过了一段时间清闲的日子,每天看看公文,翻翻报纸,下班回家,吃饭睡觉。当时报纸上不断刊登国军在前线“剿匪”胜利的消息。胡人仰打算等蒋校长“剿匪”彻底胜利后,请假回家看看。

有一天,胡人仰的3个黄埔同学从前线回南京,他们一起来看胡人仰。在三个同学,两个同学是团长,一个是营长。他们告诉胡人仰与报纸上不一样的消息。

一个同学说,内战爆发前,他手下的一个连长到村里征兵打八路,找到村长。那村长是个滑头,问:“怎么?日本国被我们打败了,八路国又来欺负咱了?这个八路国是不是靠着日本国?蒋委员长当时怎么没把它一块收拾了?”连长告诉村长:“八路是中国人,不听蒋委员长的话。”村长说:“蒋委员长这就不对了,怎么中国人打中国人呢?”

第二天,连长再到那村,一个人都找不着。村里的青年都参加共产党的部队了。

还有一个同学说,共产党搞土改,有一条明文规定:“如果本村有在国民党军队服役的官兵家人,一视同仁,一样分地。”我手下一个连开到一线阵地,结果还没有开战,人就全跑到共产党那边了。你们知道是怎么回事吗?共产党那边用大喇叭喊:“蒋帮弟兄们,别打了,你们家分地了。”部队“哗”一下子全散了。好家伙!共产党的政策比美国的原子弹还厉害。

另一个同学叹道,抗战胜利,我们有两千多个接受委员会。委员会成员以“接受”的名义把土地、工厂、商店等国有资产用来中饱私囊。当官的哪个不发财,发了财后,个个要享受,谁都不愿上前线卖命。人家共产党的官多清廉,当官的口袋里只有一支笔和一个笔记本,心里装的是老百姓。他们到那里,那里的老百姓就把他们当亲人。我们的后勤靠空投,人家的后勤靠老百姓。我们的队伍进村,老百姓躲得远远的,村里找不到一粒粮。共产党的部队离村几里,村长就带人到路口迎接了。

听了同学的话,胡人仰感到校长的“剿匪”是一场遥遥无期的战争。下班回家,他把白天和同学谈话的内容悄悄告诉表弟傅濂。表弟说:“这些我早听说了。”

                                   

1947年底,胡人仰请假回家。母亲见他回来,高兴得不得了,村里亲戚朋友轮流带胡人仰到家里吃饭。在家中一晃过了十几天。

胡人仰退意已定,在家中协助哥哥打理生意。

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蒋介石要反攻大陆,政府开展镇压反革命运动。胡人仰认为自己没有和共产党打过仗,不会有事,继续从事商业活动。他母亲感到心里不踏实,坚决要求他离开江西。胡人仰辗转到徐州定居下来。

胡人仰到徐州后以手工编织铁丝用品为生。1956年,胡人仰到公安部门交代自己的历史问题,政府免于对他的刑事处理。后来,一个徐州姑娘看上胡人仰。他们结婚后生了一个女孩。没过几年好日子,胡人仰的妻子病故。以后漫长的岁月,胡人仰和他的女儿相依为命。

胡人仰有一个同学叫沈秉铄是山东菏泽人,到台湾后离开部队经商成了企业家。改革开放后,沈秉铄到大陆投资,在菏泽、青岛、深圳办厂。沈秉铄重情谊,通过黄埔同学会找到胡人仰,在徐州最大的饭店请胡人仰吃饭。

沈秉铄在台湾“食有鱼,出有车”,日子过得顺风顺水,保养得好,显得很年轻。胡人仰的脸上满是岁月的沧桑,眼角堆起了皱纹,衣服也是过时的,看着一桌美食,竟然不忍下箸:“当年我们在军校一天只吃两顿,咸菜汤、烂地瓜、碎窝头……这么一桌好菜,别糟蹋了。”

沈秉铄眼眶润湿了,烽火岁月中的往事一下子涌上心头:

有一次,在军校,沈秉铄患病毒性感冒。当时,医疗条件不好,军医给他简单地用了一点药后,说:“能不能活下来靠他的造化了。”

那几天,军校改善伙食,每人碗里分几块红烧肉。红烧肉香啊!长期吃咸菜汤的学生们嗅到香味就涎水欲滴。肉分到碗里三两口就下肚了。胡人仰没有吃,把肉省下来给病中的沈秉铄吃。

沈秉铄嗅到肉香,从床上撑起来,很快吃完自己的一份。胡人仰又把自己的一份递过去。沈秉铄的眼睛盯着胡人仰瘦削的脸,问:“你吃了?”“吃了,长官听说你有病,多给了你一份。”

事后,沈秉铄才知道,自己能活下来了,除了自身的抵抗力外,更主要的是胡人仰真诚的欺骗,。

饭桌上,沈秉铄不停地给胡人仰夹菜。饭后,沈秉铄从包里掏出一叠人民币给胡人仰,让他在徐州买幢像样的房子,胡人仰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几天后,沈秉铄再次找到胡人仰,请他到厂里做副厂长,一个1600元的工资,年底还有奖金。

年底发工资时,沈秉铄因病在台北住院。沈秉铄的妻子以每月600元和胡人仰结账,对他说:“你的工资是我们厂最高的。”当时,徐州公办教师工资只有100多元,600元的工资在当时确实不低。胡人仰没有说什么。

胡人仰回徐州后接到沈秉铄的电话:“工资领了吗?”“领了。”“年终奖拿到了吗?”“拿到了。”“好!明年再帮我干一年,你就可以在徐州买房了。”“是的,谢谢你!”沈秉铄的妻子年轻,阅历不深,无法理解丈夫和他战友之间的生死友情。胡人仰不想为了自己的工资,让沈秉铄夫妻之间产生不愉快,隐忍了。

第二年,沈秉铄病逝。以后,胡人仰就再没离开过徐州。他每天骑自行车,穿越这个城市的风霜雪雨春夏秋冬,沿街叫卖他的铁丝勺子,为一日三餐奔波。

大陆和台湾实行“三通”后,胡人仰就给表弟傅濂写信,让他来大陆玩。傅濂长期生活在台湾,在台湾人的眼里,大陆万马齐喑,一片萧条。胡人仰一次次写信给他,介绍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大陆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老百姓生活很好,绝非你想象中的样子。

90年代初,傅濂到大陆。胡人仰带着他到南昌、南京、徐州走了一圈。一路上的所见所闻让傅濂感慨万千!“怀旧空吟闻笛赋,到乡翻似烂柯人。”在淮河大堤上,傅濂指着堤下一眼望不到边的麦苗,说:“有一年发大水,这个地方赤地千里。现在共产党把当年国民党想做而没有做的事做了,而且做得很好!”

从那以后,傅濂每年都来大陆。

                                     

胡人仰几十年在清贫中默默坚守,他很开朗,说:“国家这么大,当家的也不容易。我虽然90多岁了,但身子骨还很结实,能自食其力,就不麻烦国家了。”好在,徐州有个叫李春民的好人,帮老爷爷向深圳每月申请了500元的补助,每月给老爷爷送米、油等日常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