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245235262.htm 284 21104 2018-07-16 22:20:41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媒体 > 江苏媒体爆料平台 > 吕品没有受贿缘何被判受贿罪

吕品没有受贿缘何被判受贿罪

雨雾巴黎 发表于:17-12-15 13:08

  2017年11月8日,原江苏省常州市金坛区文广体局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吕品被金坛区法院以受贿罪判拘役6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0万元,但事实真相究竟是怎样的呢?
  常州市金坛区检察院起诉吕品的受贿犯罪事实是:
  1.2014年下半年的一天,被告人吕品在常州市金坛区体育馆附近收受韩一鸣贿送的人民币30000元。
  2.2016年春节前的一天,被告人吕品在韩一鸣办公室内收受韩一鸣贿送的超市购物卡一张,面值为人民币3000元。
  韩一鸣是谁?他就是金坛永顺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也是常州泰豪国际大酒店的实控人。事实是吕品没有拿他一分钱,没有拿他一张卡,没有吃他一顿饭,没有单独与他见过一次面。正是韩一鸣的诬陷,使吕品蒙受不白之冤。
  证据如下: 
  1.地址不存在。韩一鸣第一次供述,在2014年12月,晚上7:30在体育馆愚池公园送了吕品3万元现金,但后来连续三次的供述分别把地址改成了体育馆旁喷泉,实际上体育馆旁没有喷泉,再后来在法庭作证时,又把地址改成了体育馆转盘,而体育馆转盘内根本没有喷泉,这个转盘从设计图纸开始就没有建喷泉的打算,转盘中央是大树木。地址的改变说明韩一鸣行贿给吕品的行为根本就不存在。 
  2.时间在变。韩一鸣说的行贿时间在2014年12月,但具体时间一直在变。第一次说是晚上7点半,很明确,而第二、三次就说是在晚上,第四次就变成了傍晚。冬天的晚上7点半与傍晚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时间概念。时间由清晰变为模糊,同样说明韩一鸣瞎说。
  3.证据无中生有。检察院指控吕品收了韩一鸣一张面值为3000元的购物卡,韩一鸣也当庭陈述是一张面值为3000元的大统华购物卡且没有定制卡,而大统华超市除定制外从没有发行过面值为3000元的购物卡。
  金坛区检察院查案不实,起诉书矛盾重重。证据如下:
  1.没有实证就抓人。检察官说没有确凿证据是不会带走吕品的,而现在呈现在法庭的均是2016年6月30日吕品被带走后的供述,也就是在没有任何实证的情况下就违法将吕品抓走。
  2.起诉的证据不实。检察院指控吕品收了韩一鸣一张面值为3000元的购物卡,韩一鸣也当庭陈述是一张面值为3000元的大统华购物卡且没有定制卡,而大统华超市从没有发行过面值为3000元的购物卡。韩一鸣2016年6月30日供述,在体育馆愚池公园送了吕品3万元现金,之后又把地址改成了体育馆旁喷泉,这个地址被固定了半年多,直到2017年春节前,检察院在第一次的起诉书中,也确定行贿地点是在体育馆旁喷泉。后来吕品的律师经过阅卷并实地调查后发现体育馆旁没有喷泉,就在律师意见书中提了出来。之后,韩一鸣就把地址改成了转盘,并且说转盘就是喷泉,而体育馆转盘内根本没有喷泉。韩一鸣在检察院供述是个人行贿,而庭审时又当庭陈述是单位行贿,说明韩一鸣一直在说谎,检察院对行贿资金的来源也没有任何说明。 
  3.明知地点有疑,不去实地核实。喷泉在哪里?韩一鸣说“喷泉就是转盘”,有什么证据证明?转盘是一个标志性非常明显的建筑物,一般记忆深刻,为什么韩一鸣第一次供述要讲在愚池公园?之后为什么突然变成了喷泉?在把地点固定在喷泉半年之后为什么又改口说在转盘?这些矛盾和疑问,检察院始终没拿出任何有力的实证去排除,在法庭上也没有提供行贿地点的现场验证记录,仅凭不实口供就进行起诉。 
  4.杜撰假证人。公诉人在法庭宣读了金城镇挂职干部张小磊的证言。据了解,金城镇从来就没有过叫张小磊的挂职干部。
  5.掩藏铁证。检察院指控吕品是在韩一鸣办公室内收受的一张面值为人民币3000元超市购物卡,在审问吕品时,吕品曾建议检察院调出她的电话记录,而且检察院也明确表示已经调了吕品的电话记录,这个证据足以证明吕品是否去过韩一鸣的办公室,但检察院至今不肯出示。
  金坛区法院一审判决吕品受贿,就是地地道道的冤假错案。证据如下:
  1.一审法院认为“公诉机关指控3000元购物卡一张有误,得不到被告人吕品和韩一鸣证言的印证”,与事实不符。韩一鸣当庭陈述“是一张面值为3000元的大统华购物卡”,与公诉机关的指控完全相符。“公诉机关指控3000元购物卡一张有误”,有什么误一审法院没说清,况且起诉书几乎能决定一个人的生死,可以使一个人倾家荡产、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岂能有误?
  2.大统华超市从没有发行过面值为3000元的购物卡,公诉机关指控的3000元购物卡一张在现实中不存在。
  3.一审法院认定吕品收受3万元现金一事,在事实和法律上存在错误。韩一鸣供述的行贿地点不断变化,从开始时的愚池公园,到后来的体育馆喷泉,再到圆形转盘,实际上是行贿地点不明确,可以说明行贿人韩一鸣口供不实。更明显的是,韩一鸣在积极配合公诉机关对吕品进行指控。
  4.一审法院采信韩一鸣关于“喷泉就是转盘”的说法,不符合证据采信规则。首先,转盘内根本没有喷泉,转盘中央是大树木。这个转盘从设计图纸开始就没有建喷泉的打算,任何人都不会认为这个地方就是喷泉。其次,体育馆旁边的城南公园内有一个废弃多年的喷泉设施,从大众的观点来评价,均不会将喷泉与转盘混同。再次,一审法院仅凭韩一鸣的口供认定,没有说明“喷泉就是转盘”的实证。
  有这么多的矛盾存在,有这么多的证据不足甚至是伪证,为何一审法院还要判吕品有罪,个中原因发人深省!
  总书记在关于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讲话中有这样一段,“人民群众每一次经历求告无门,每一次经历冤假错案,损害的都不仅仅是他们的合法权益,更是法律的尊严和权威,是他们对社会公平正义的信心。我们要依法公正对待人民群众的诉求,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能感受到公平正义,决不能让不公正的审判伤害人民群众感情、损害人民群众权益。”
  总书记的讲话落实在哪里?!


雨雾巴黎 发表于:17-12-15 18:54 0
2

司法腐败是最大的腐败!


雨雾巴黎 发表于:17-12-15 18:56 0
3

检察官法官,你们有责任心吗?你们敬业吗?如果冤假错案落在你们身上,你们是什么感受?你们还会这样心安理得地起诉宣判吗?


雨雾巴黎 发表于:17-12-15 20:04 0
4

司法腐败让公平正义距离我们越来越远了


雨雾巴黎 发表于:17-12-16 12:27 0
5

检察官法官,你们有责任心吗?你们敬业吗?如果冤假错案落在你们身上,你们是什么感受?你们还会这样心安理得地起诉宣判吗?


雨雾巴黎 发表于:17-12-16 12:28 0
6

此案做到4点就能服人:把一张3000元的大统华超市卡拿出来;把体育馆的喷泉指出来;把吕品的电话记录拿出来;把韩一鸣行贿的时间、地点等变化的原因和证据拿出来说清楚。


吕品lv 发表于:17-12-17 09:58 0
7
回复4楼的@雨雾巴黎 :共产党的天下更应该实事求是

雨雾巴黎 发表于:17-12-18 22:59 0
8

检察官法官,你们制造冤假错案必有报应!


雨雾巴黎 发表于:17-12-19 23:22 0
9

“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能感受到公平正义”,检察官法官做不到这名话怎么办?


雨雾巴黎 发表于:17-12-20 15:54 0
10

韩一鸣,你这种人还配活在世上吗?在体育产业引导资金申报过程中,吕品尽自己的工作职责,经局党政联席会讨论通过后,将符合条件的单位都上报,在上级考察评估后,你拿到了100万的体育产业引导资金,现在反过来陷害吕品受贿,你还是人吗?吕品没有拿你一分钱,没有拿你一张卡,没有吃你一顿饭,没有单独跟你见过一次面,你害她要坐牢,你的心让狗给吃了!


雨雾巴黎 发表于:17-12-20 16:01 0
11

韩一鸣,不知你妻子是否会为有你这种人渣老公感到丢脸,不知你儿子是否会为有你这种人渣老子感到羞耻?!


雨雾巴黎 发表于:17-12-21 23:15 0
12

每一个冤假错案的背后都是一部辛酸血泪史


雨雾巴黎 发表于:17-12-23 18:06 0
13

检察官办案是叫你怎么说你就必须怎么说,证据是做出来的,还可以无中生有。他们只相信假话,不相信真话,只相信人有罪,不相信人无罪。


雨雾巴黎 发表于:17-12-23 18:14 0
14

吕品的案子就是由韩一鸣诬陷然后检察院制造假证据形成的冤假错案


雨雾巴黎 发表于:17-12-23 21:18 0
15

一次不公正的审判,其恶果甚至超过十次犯罪。


雨雾巴黎 发表于:17-12-24 11:31 0
16

检察院明知办错案,为了逃避责任,不惜捏造事实、制造伪证,将罪名强加在吕品头上,法院也包庇检察院,强行判罪,并说职务犯罪不像杀人罪那样,不需要证据完全对应,因此,凭世上不存在的东西也照样判罪,可想而知,这样判罪将有多少冤假错案!


雨雾巴黎 发表于:17-12-24 22:26 0
17

检察官开始说,韩一鸣是把3万元钱打到吕品的银行卡上的,不分青红皂白就把吕品抓起来,查下吕品的银行卡不就是铁证吗,怎么起诉的时候变成韩一鸣在体育馆送3万元现金的呢?




雨雾巴黎 发表于:17-12-24 22:26 0
18

韩一鸣2016年6月30日供述,在2014年12月晚上7:30在体育馆愚池公园送了吕品3万元现金,但后来连续三次的供述分别把地址改成了体育馆旁喷泉,实际上体育馆旁没有喷泉,再后来在法庭作证时,又把地址改成了体育馆转盘。如果行贿事实存在的话,韩一鸣行贿的地址是不可能变的。总共就是一笔钱,韩一鸣连行贿的时间是几点几分都记得如此清晰,行贿的地址不可能不记得。地址的改变说明行贿给吕品的行为根本就不存在,而且是受检察官的指使在乱说。


雨雾巴黎 发表于:17-12-25 23:27 0
19

看看检察院起诉吕品受贿犯罪事实:
1.2014年下半年的一天,被告人吕品在常州市金坛区体育馆附近收受韩一鸣贿送的人民币30000元。
2.2016年春节前的一天,被告人吕品在韩一鸣办公室内收受韩一鸣贿送的超市购物卡一张,面值为人民币3000元。
起诉书这样的叙述,不觉得丢脸吗?2014年下半年的一天,时长跨了三个季度,难道连是夏天还是冬天都侦查不清吗?体育馆附近,这个附近到底有多大?连东南西北都没搞清就胡乱起诉?超巿购物卡一张,是什么超巿购物卡?一张面值3000元的超巿购物卡市场是否存在?查了近一年半,这些最起码的都没查清楚,就敢起诉?检察官到底是什么活水平!这种人还能做检察官?


雨雾巴黎 发表于:17-12-25 23:28 0
20

一件不存在的事情,就这样被胡编曲乱造地用来定罪,这是人干的事吗?!


雨雾巴黎 发表于:17-12-26 23:52 0
21

为了给吕品治罪,检察院不惜杜撰假证人,制造伪证。公诉人在法庭宣读了金城镇挂职干部张小磊的证言,据了解,金城镇从来就没有过叫张小磊的挂职干部。


雨雾巴黎 发表于:17-12-26 23:53 0
22

金坛一审法院认为“公诉机关指控3000元购物卡一张有误,得不到被告人吕品和韩一鸣证言的印证”,就是睁着眼睛说瞎话。韩一鸣在法庭作证时明确说送吕品的“是一张面值为3000元的大统华购物卡”,吕品的律师问的时候他说“是一张面值为3000元的大统华购物卡”,公诉人又问的时候,他同样说“是一张面值为3000元的大统华购物卡”,所以公诉机关指控3000元购物卡一张怎么可能有误,难道韩一鸣的当庭证言也有误?一审法院你们这样判决难道不怕被人耻笑?


雨雾巴黎 发表于:17-12-27 16:27 0
23

检察官办案就是瞎审。在一次审问吕品时,一检察官说,这个案子是区委狄书记亲自批准的,我们错了,难道狄书记还会错吗?但狄书记对这个案子根本就不清楚。所以说检察官他们什么话不敢说,什么事不敢做!


雨雾巴黎 发表于:17-12-28 22:48 0
24

检察院刚把吕品抓进去审问的时候,说她态度不好、不配合、态度恶劣,要给点苦头她吃吃。那么她没有犯罪,硬是被人诬陷,还非要她承认,她怎么可能态度好!就像一个人没有偷东西,你非要说他是贼,那这个人不要跟你拚命吗?他们是检察官,吕品能把他们怎么样?说给点苦头她吃吃,就对她百般折磨,她有严重的腰椎间盘突出,一个星期,就不能正常行走,无法下蹲上厕所,几乎要瘫痪,这就是检察官要给点苦头她吃吃所做出来的事情,大家说,我说他们丧尽天良过分吗?!如果吕品真受贿,这样对待她也是她罪有应得,但现在她根本就没有受贿,一分钱、一张卡都没有拿韩一鸣的,这样对待她,大家说,还有天理吗?这就是“人民的检察官”所做出来的事!


雨雾巴黎 发表于:17-12-28 22:49 0
25

真正要坐牢的应该是这些制造冤假错案的人!


雨雾巴黎 发表于:17-12-30 20:46 0
26

 吕品没有受贿,也没有为韩一鸣谋利。案件的来源是2016年江苏省检察院的专项资金使用情况大检查,韩一鸣在2014年8月取得了省体育专项引导资金100万元,有人举报他把这个资金在2016年用来开酒店了,所以检察院就把他抓进去审问,他就在里面胡说八道,说给吕品行贿了。吕品当时是金坛文广体局的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体育专项引导资金的申报工作是吕品分管,2014年2月,吕品根据文件要求,让局具体工作人员和群体科调查摸底,把符合条件的单位都摸清楚,最后有5家单位符合条件,经局党政联席会讨论后,把5家单位全部上报,在常州市派人来考察、省里组织专家组评审后,韩一鸣获得了100万的引导资金。整个过程中,吕品完全按照文件要求来履行自己的工作职责,没有任何滥用职权的行为,而且金坛文广体局仅仅是负责体育产业引导资金的申报工作,最后到底谁能拿到资金,能拿到多少资金,不是吕品能决定的,谁都不知道最后的结果。就这样,韩一鸣在检察院诬陷吕品,检察院仅凭韩一鸣捏造的东西,就把吕品抓进去。


雨雾巴黎 发表于:17-12-30 20:49 0
27

吕品做人做事有口皆碑,好多人听说她的事情后,都纷纷打来电话,不相信检察院的起诉。3万,是量刑的最低门槛。检察院其实已经发现办错案了,但是他们怕承担责任,死不认错。最后提交出来的起诉书漏洞百出!如果不是吕品自身过硬,这件事情怎么可能会放到网上?了解吕品的人都相信,吕品不可能收韩一鸣的钱,更不可能一个人跑到韩一鸣的公司去收他的卡。检察院把吕品的电话记录拿出来就能证明一切。


雨雾巴黎 发表于:17-12-31 15:04 0
28

韩一鸣说送了吕品一张3000元的大统华超市卡,那么检察院把这种卡拿出来看看行吧?韩一鸣说吕品是到他公司收的卡,那么检察院把吕品的电话记录拿出来看看行吧?韩一鸣先说是在愚池公园送了吕品3万元现金,在后来的三次审问中改口说是在体育馆旁喷泉处送的,并说他去的时候,吕品已经站在喷泉旁等他了,这个地址被检察院确认了半年,体育馆喷泉究竟在哪里,检察院把体育馆喷泉的勘验笔录拿出来看看行吧?最后韩一鸣又改口说是在体育馆转盘处送了吕品3万元现金,但地点在喷泉处已经被检察院确认了半年,怎么又要把它变成转盘?检察院把韩一鸣行贿的时间、地点、金额等变化的原因说清楚行吧?证据拿出来看看行吧?不要强词夺理地说,地点反正都是在体育馆行吧?


雨雾巴黎 发表于:18-01-02 20:52 0
29

体育馆的喷泉不存在,检察院居然把这个地址确认了半年,说吕品是站在喷泉旁等着收3万元钱的,虚构的事实被律师揭穿了,就找了个转盘来替代,并说转盘就是喷泉。一审法院判决说,转盘和喷泉是同一个地点。天下所有的人都可以来金坛体育馆看看,转盘是否就是喷泉。整个就是睁着眼睛说瞎话,闭着眼睛瞎判!


雨雾巴黎 发表于:18-01-04 17:03 0
30

现在只要把一张3000元的大统华超市卡拿出来,把体育馆的喷泉指出来,把吕品的电话记录拿出来,把韩一鸣行贿的时间、地点等变化的原因和证据拿出来说清楚,这个案子就一清二楚。


雨雾巴黎 发表于:18-01-08 05:06 0
31

看看检察院起诉书的叙述:“2014年下半年的一天,被告人吕品在常州市金坛区体育馆附近收受韩一鸣贿送的人民币30000元。”模糊的时间,模糊的地点,使吕品举证不能,还反过来说吕品没有证据证明,真是卑鄙至极!设想一下,假如我说:“2017年上半年的一天,我在常州市金坛区体育馆附近送了某检察官人民币3万元。”那么检察院是不是要把该检察官抓起来,法院是不是就要判该检察官有罪?现在我叫这个检察官举证没有受贿,我看他怎么举证


雨雾巴黎 发表于:18-01-08 16:28 0
32

再看看检察院起诉书的叙述:“2016年春节前的一天,被告人吕品在韩一鸣办公室内收受韩一鸣贿送的超市购物卡一张,面值为人民币3000元。”模糊的时间,模糊的购物卡种类,后来在法庭质证时,韩一鸣说是一张面额3000元的大统华超市购物卡。当起诉词在法庭上空回荡的时候,我不知道检察官还有没有最起码的自尊和人格,还知不知道世上还有“廉耻”二字。一张人间不存在的卡,竟然说得那么振振有词,而且吕品没有去韩一鸣的办公室已有电话记录证明。有一个词人们经常用于罪犯头上,叫“为非作歹”,我觉得用于制造冤假错案的检察官头上恰如其分!


雨雾巴黎 发表于:18-01-12 00:10 0
33

更为恶劣的是,不惜杜撰假证人金城镇挂职干部张小磊来陷害吕品。检察官,你去翻翻金城镇历年挂职干部的名册,看看到底有没有张小磊这个人!大家可以看看,什么叫为所欲为,什么叫狗胆包天,什么叫丧心病狂!这种无中生有的行为是不是可以作为反面教材写入政法的教科书?检察官,你头上顶的是国徽,干的却是卑鄙无耻的勾当,你当这个天下是你的吗?多行不义必自毙!


雨雾巴黎 发表于:18-01-12 19:28 0
34

金坛法院的一审法官,如果说吕品这个案子的案情像聂树斌、赵作海等案子那么复杂,你们水平有限断不清、办错案,或许还有点情有可原,但现在你们明知检察院捏造事实,韩一鸣作的是伪证,却依然判吕品有罪,要吕品坐牢,那真怪不得别人要说你们与检察官狼狈为奸、沆瀣一气了。你们把手中判笔的份量看得太轻了,这支笔不仅可以定一个人的生死,还可以让一个人生不如死,按理说,手握这支笔的人应是如履薄冰、战战兢兢,而你们就这么姿意妄为,不顾证据矛盾重重,要让一个无罪的人进入牢房,这与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有什么区别!或许你们会说,你们没有杀人,要知道,这个世上很多无辜的人送命就是因为像你们这样审判不公引起的!吕品的父亲已经92岁,母亲患有心脏病等多种疾病,可以说,吕品的身上承载着两条人命!吕品被金坛检察院带走时,她儿子高考完正要填志愿,正好处在人生的十字路口。她本人患有严重的腰椎间盘突出症,在检察院侦查中心,每天超16小时的久坐审讯,使得她腰脱病复发并且两腿浮肿。在看守所白天要忍着腰痛盘腿坐在硬板上,晚上睡在地上,最多的时候两块地砖宽的地面睡4个人,难以动弹,期间受尽折磨。病痛最终导致她无法下蹲上厕所,提审时无法正常走路。因没有受贿,吕品无法交代任何事情,检察官就肆意侮辱她,逼迫吕品按他们辅导的说,并威胁如果不按他们的说,就往下走程序。想着要尽快出来帮儿子填报志愿,也为了年迈的父母不发生意外,加上自己的身体健康状况已经非常不好,吕品万般无奈,只能往自己头上扣屎盆子,按检察官的提示和辅导去说去写以先出来。但检察官靠逼供、指供、诱供弄来的东西是经不起推敲的,庭审时,说得过分一点,就是个傻子坐在那儿听,都知道韩一鸣作的是伪证,都知道检察院的证据无中生有,而你们作为阅案多起的法官却一点都看不出来?你们是专门学法律的,难道真是因为水平太低以至于拿不动手中的笔,还是另有隐情?全国模范法官宋鱼水的事迹,不是光让你们看的,是让你们学着做的。全国那么多的先进典型,为什么重点树立宋鱼水,除了她自身特别优秀外,更重要的是因为法官手上那支笔的份量太重了!是因为我们国家像她那样的法官太少了!我要说,一审法官,如果你们真拿不动手中的笔,就别拿了,不要再继续祸害别人了!


雨雾巴黎 发表于:18-01-13 22:10 0
35

事实上吕品根本就没有受贿,编造的证据再怎么样都不可能严丝合缝,顾了这头,肯定就会露出那头。检察官再怎么指使韩一鸣作伪证,让韩一鸣在法庭上说送的是一张3000元的大统华超市购物卡,让韩一鸣把行贿地址由愚池公园改成体育馆喷泉再改成转盘,也只能是辅导过了头,弄巧成拙,最终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为吕品没有受贿提供了证据。已经揭露出的那么多的冤假错案,现在看都是矛盾百出、疑点重重,而当时就认为是证据十足,说明了什么?说明了判案就掌握在法官手里,法官说你有罪你就有罪,说你无罪你就无罪,所以吕品案子的审判长才会轻松地说出:“职务犯罪不需要像杀人案那样地点完全对应”。以这样的心态和思维方式断案,可以讲,这位审判长所断的每一个案子都会让民众手里捏出一把汗,都会让民众心里产生一个巨大的问号!


雨雾巴黎 发表于:18-01-14 15:24 0
36

在某些检察官的眼里,领导干部大概都是不清廉的,大概都是有罪的。在审问吕品时,一位检察官说:“根据现在的潜规则,凭我的经验,你分管这项工作这么多年,起码受贿60万,这家没有,还有文化产业企业。”检察官,你凭什么毫无证据就这么侮辱吕品?大概你自己就是这样受贿的,所以你才会这样“经验丰富”,你才会这样肆无忌惮,你才会这样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你这种人就不配做检察官!其实清廉的干部真的非常清廉。我曾经认识一位副县长,就是常州地区的,他跟我说过一件事。有一次,他到当时县里最贫困的乡里去了解情况,中午的时候,乡政府的领导请他吃饭,当他走进餐厅时,看到桌上的鸡鱼蛋肉,他说,我真的要掉眼泪,多少老百姓穷得饭都吃不饱,我在那儿怎么能吃得下!于是,他走出餐厅,自己出去买了两个馒头吃了。过了一阵,他回来了,一桌人还在等着他,他说已经出去吃过了,就道别回去,同行人员也跟着一起回去了。这样的事,我讲给这个检察官听,他会相信吗?


雨雾巴黎 发表于:18-01-16 20:07 0
37

其实,检察院对韩一鸣供述的真伪还是比较容易辨别的。韩一鸣2016年6月30日供述第一次向吕品行贿的时间是2013年10月,当时2014年的资金申报工作尚未启动,吕品根本就不认识韩一鸣。对于韩一鸣的谎言,检察官不是去作深入的分析和实地取证,而是直接把吕品抓来,拚命搞逼供、指供、诱供。韩一鸣第一次供述,在2014年12月晚上7:30在体育馆愚池公园送了吕品3万元现金,按理讲,检察官应该继续问,在愚池公园的什么地点,以什么方式送的,吕品是怎么在愚池公园受贿的,还要到现场去指认,做勘验笔录等等,如果行贿行为存在,这个地址是不会变的。但后来的这些侦查细节都没有,就是说在愚池公园。我说,检察官,你们这种查案方式肯定不是第一次,而是你们的侦查习惯,如果有一天,别人也来这样查你们,你们会是什么想法呢?


雨雾巴黎 发表于:18-01-16 20:11 0
38

关键是检察官压根就不想去查清韩一鸣供述的真伪,就想着逼吕品把供述向韩一鸣的供述靠拢,然后再指使韩一鸣把供述向吕品的方向改,甚至不惜制造假证,最后把两个人讲得东西整得自以为大差不差了,就以为是大功告成了。韩一鸣庭审时说是单位行贿,钱是从公司账上走的,检察院是不是应该把行贿钱的来源查查清?而吕品的电话记录已经证明了她没有去过韩一鸣的办公室,这样的铁证检察院就是不拿出来。一审法院也不向检察院调取电话记录、24小时监控录相等实证,对假证置若罔闻,仅凭不实的口供主观推断判案。所以说,这起冤假错案就是人为制造的!韩一鸣行贿的对象绝对不是吕品!


雨雾巴黎 发表于:18-01-16 20:11 0
39

检察院起诉吕品收受韩一鸣贿送的一张面额为3000元的超市购物卡,韩一鸣当庭作证也说送给吕品的是一张面额为3000元的大统华超市购物卡,而这种卡世上不存在,这就为吕品没有受贿提供了铁证,就为检察院逼供、指供、诱供提供了铁证,就为检察院指使韩一鸣作伪证提供了铁证!


雨雾巴黎 发表于:18-01-16 20:12 0
40

韩一鸣把行贿地址从愚池公园改成体育馆喷泉旁,是检察院指使韩一鸣作伪证的又一铁证!2016年7月6日,检察官到看守所提审,吕品说没受贿。收线后,检察官问她:“你想出去吧?”
“想。”答。
“那你要说。”检察官说。
“我又没受贿,怎么说啊?”答。
“按自书的说。”检察官说。
停顿了一会儿,检察官忽然又问“体育馆边上有什么?” 
“有什么啊?”吕品云里雾里,周边没有什么地标性的东西啊。这之前几个月,她去了趟西安,看了市民广场的喷泉。金坛下下河里曾经有过喷泉,于是就随口说了“喷泉”。
在吕品7月6日说了喷泉后,韩一鸣后面就把地址改成了体育馆旁喷泉,并且连续三次的供述都分别固定在体育馆喷泉。没有检察官的指使,韩一鸣如何会想到喷泉?直到2017年春节前,检察院准备起诉,吕品的律师经过阅卷并实地调查后发现体育馆旁没有喷泉,就在律师意见书中提了出来。之后,韩一鸣就把地址改成了转盘,并且说转盘就是喷泉,而体育馆转盘内根本没有喷泉!没有检察官的指使,韩一鸣不可能也没有必要把连续三次审讯讲的喷泉又改成转盘。行贿地址的不存在恰恰证明了吕品没有受贿!行贿地址的变化恰恰证明了是检察院指使韩一鸣作伪证!


雨雾巴黎 发表于:18-01-17 16:36 0
41

 一审法院在判决书中说:“公诉机关指控的3000元购物卡1张有误,得不到被告人吕品及韩一鸣证言的印证,应当予以纠正。”一审法官,你写这句话的时候怎么不怕遭雷劈!韩一鸣那么个大活人站在法庭上作证,难道你们没看见?你们说检察院的指控有误,难道韩一鸣的证词也有误?韩一鸣红口白牙在法庭上说了两遍,“他送的是1张3000元的大统华超市卡”,难道你们耳朵聋了?只能证明你们存心与检察官联手制造冤假错案陷害吕品!


雨雾巴黎 发表于:18-01-17 16:38 0
42

韩一鸣的供词多处矛盾且随着检察院的指控而改变。在韩一鸣庭审时,公诉人问他改酒店的事吕品知不知道,他说吕品不知道,连问了三遍,韩一鸣连讲了三遍不知道,而后来在吕品庭审作证时,同样的问题,他说改酒店的事吕品知道。还有,韩一鸣在检察院说2016年春节前,吕品到他们公司,他送了5000元的超市卡给吕品,一次说是大统华的,后来又说是苏果的,后来又说是大统华的,而最后在吕品庭审作证时,他说送的是一张3000元的大统华超市卡。特别是将行贿3万元的地址由愚池公园改成体育馆喷泉并在检察院确认了半年之后又改成了转盘,应该说韩一鸣的供词一直在变,可信度很低,而且可以用铁证排除(卡不存在且吕品的电话记录证明了她没去韩的公司、体育馆喷泉不存在等),但一审法官依然采信韩一鸣的谎言,所以这个案子就是一审法官与检察官联手做案陷害吕品!


雨雾巴黎 发表于:18-01-17 16:40 0
43

检察官隐瞒事实真相,隐匿吕品的电话记录等证据,杜撰张小磊这个假证人,玩忽职守,用世上不存在的证据起诉吕品,造成错案,使无罪的人受到刑事追究,按规定应严肃追究检察官的错案责任。而一审法官为了帮检察官开脱责任,明知检察院的起诉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依然枉法裁判。他们主观故意,一手造成了冤假错案,最终必定会遭到全社会的抨击!难逃罪责!


雨雾巴黎 发表于:18-01-18 17:09 0
44

金坛检察院是2016年6月30日把吕品抓进去的,在2016年7月5日,听吕品的律师说,检察官讲,韩一鸣把一笔3万元的钱打到了吕品的银行卡上,当天下午这笔钱就被吕品转出去了,那么把吕品银行卡账目进出这样的铁证拿出来不就可以了吗?怎么后来变成了韩一鸣送3万元现金给吕品了呢?


雨雾巴黎 发表于:18-01-18 17:10 0
45

在审问吕品时,一检察官说:“你的案子是区委狄书记亲自批准的,我们错了,难道狄书记还会错吗?”那么请把狄书记签批的文件拿出来!如果狄书记是会议上说的,那么请把会议记录拿出来!如果拿不出来,那就证明你检察官逼供、诱供、胡说八道!


雨雾巴黎 发表于:18-01-19 21:22 0
46

吕品的案子从侧面也反映了不能在金坛这个地方搞发展,因为凭检察官的经验,投资的人都是行贿者,招商引资的人都是受贿者,领导干部都是受贿者,所以在金坛这个地方,要想做成事,就要冒坐牢的风险,再清廉也没有用!


雨雾巴黎 发表于:18-01-19 21:23 0
47

一检察官说,凭他的经验,吕品起码受贿60万,那这位检察官,请你拿出吕品至少受贿60万的证据出来!


雨雾巴黎 发表于:18-01-22 20:46 0
48

人都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在金坛这个地方,你不做亏心事,但鬼照样拚命敲门。


雨雾巴黎 发表于:18-01-24 17:48 0
49

制造冤假错案的检察官法官,最好让他们也经受一下冤假错案的考验,让他们也亲身感受下其中的滋味。


雨雾巴黎 发表于:18-01-24 17:54 0
50

金坛的检察官法官,你们查案判案最好彻底查查清、断断清,不要含含糊糊、似是而非、伪造证据,不要让冤假错案这块耻辱的牌子永久贴在你们的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