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241966201.htm 9 2415 2018-03-25 23:11:12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人文 > 如皋老乡会 > 从《端敬皇后行状》看董鄂妃不可能为董小宛

从《端敬皇后行状》看董鄂妃不可能为董小宛

瓜田老农 发表于:17-08-01 22:36

从《端敬皇后行状》看董鄂妃不可能为董小宛



台湾已故著名作家高阳(许晏骈)提出董鄂妃即董小宛,信心十足。老农从关于董鄂妃的最重要文献《端敬皇后行状》中没有看到任何董鄂妃是董小宛的依据,相反看到了董鄂妃不可能是董小宛的证据。即:


【初,后父病故,闻讣哀怛,朕慰之,擦泪对曰:“妾岂敢过悲,遗陛下忧?所以痛者,恨未答鞠育恩耳!今已亡,妾衷愈安。何者?妾父情性夙愚,不达大道,有女获侍至尊,荣宠已极;恐心无所惧,所行或不韪,以是每用忧念。今幸以始终,荷陛下恩恤至备,妾何复恸哉!”因遂辍哀。


反复有兄之丧,时后属疾,未使闻。后谓朕曰:“妾兄其死矣。囊月必遣妾嫂来问,今久不至,可知也。”朕以后疾,故仍不语以实,慰安之。后曰:“妾兄心矜傲,在外所行,多不义,以恃妾母家,恣要挟,容有之,审尔讵止辱妾名,恐举国谓陛下以一微贱女,致不肖者肆行罔忌;故夙夜忧惧,寝食未敢宁,今幸无他故殁,足矣,妾安用悲为?”】


从该段看,“后董鄂氏,满洲人也。父,内大臣鄂硕”丝毫无疑。顺治帝此文情真意切,非同史书还可能造假,亦非同野史真假莫辨;故“一票否决”也。



22:18 2017-8-1 瓜田老农



瓜田老农 发表于:17-08-01 23:09 0
2
以下是引用 第1楼 @瓜田老农 的话:
擦泪对曰……反复有兄之丧……

泪对曰……复有兄之丧……


引文中可能还有错误,无古籍可校对。


瓜田老农 发表于:17-08-01 23:15 0
3

西祠就是怪,明明打的“扌+文”字,出来还是“擦”。这种现象以前也遇过


慵懒的叮当猫 发表于:17-08-02 11:47 0
4

从《端敬皇后行状》看董鄂妃不可能为董小宛


瓜田老农 发表于:17-08-09 11:47 0
5
以下是引用 第1楼 @瓜田老农 的话:
囊月必遣妾嫂来问

曩月必遣妾嫂来问


小山田心子11 发表于:17-08-16 16:13 0
6
从《端敬皇后行状》看董鄂妃不可能为董小宛


瓜田老农 发表于:18-03-12 16:15 0
7

刘聪泉:《影梅庵忆语》再版代序

http://mp.weixin.qq.com/s/cZSN8AOzoKwgRCN4C7QRFQ


    《影梅庵忆语》有相对完整的结构和曲折的情节,全文似可分为四大部分:一是记载作者与董小宛的相识经过,小宛不顾冒襄的拒绝,执意随从,终于争取到了自己的爱情;二叙述小宛进入冒家后平静如水的生活场景,读书、写字、作画、下棋,烹饪、制香、品茗、赏月,爱情生活如诗如画,宛转动人;三是刻画甲申之变后他们流离失所经历的种种艰险困苦,小宛处处以大局为重,显示出果敢大义的男儿气,并体贴入微地照顾身患重病的冒襄,自己却因操劳过度,殒身于世。四是选写谶言、预言与梦幻,用一种宿命的观点来解释他们的婚姻和小宛的辞世。因戛然而止,故有人推断作者有难言之隐,实是不解冒襄艺术匠心的缘故。董小宛死后葬于如皋城南龙游河畔影梅庵中,众多冒襄亲友参与葬礼,数十位名宦鸿儒赋诗悼亡,大都收入冒襄《同人集》。董小宛正直善良,不畏劳苦,才艺出众,爱情坚贞,惜世人对这种高尚的妇德女范极少追捧,反而津津乐道于董小宛即董鄂妃的臆测妄解。

    冒鹤亭先生认为入宫之说是光(绪)、宣(统)间“群小肆无忌惮之言”。民国初年王梦阮和沈瓶庵合署《红楼梦索隐》,无稽附会,胡乱推测。胡适批驳“索隐”混淆史实与文艺作品。高阳师法陈寅恪以史说诗,实则借诗造史。其实,陈寅恪亦指“董小宛即董鄂妃”为以讹传讹。一代史学大家孟森于1915年发表《董小宛考》,对董小宛生平详加考证,拔翳纠谬,廓清雾障,使清世祖之董妃另有其人不辨自明。因代先祖雪诬,冒鹤亭先生曾向孟森致谢。《辞海》亦就董小宛即董鄂妃之说于辞条中正色辟谣。



sparrow_lou 发表于:18-03-21 14:39 0
8

从《端敬皇后行状》看董鄂妃不可能为董小宛


冢茔之地 发表于:18-03-25 23:11 0
9

当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