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241362508.htm 3 517 2017-07-17 15:56:59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都市 > 如皋零距离 > 港星王杰与如皋人(“港台电影之父”丁伯駪)的渊源

港星王杰与如皋人(“港台电影之父”丁伯駪)的渊源

东大街 发表于:17-07-11 17:31

港星王杰与如皋人(“港台电影之父”丁伯駪)的渊源

王杰,香港著名歌手、演员,经典作品无数

 

要说王杰与如皋人的关系,就必须提到他的父亲,港台著名(武打)演员王侠。王侠(1930年5月5日-2016年7月21日),港台著名演员。原为台湾空军官校第三十五期学生,后加入力行剧团参与话剧演出。后报考丁伯駪的亚洲公司(后与丁伯駪成为好友),演出多部台语电影。1965年赴港与邵氏电影公司签约,1977年离开邵氏公司,回台湾继续其演艺生涯。

 

丁伯駪,1916年出生,原名丁邦彦,江苏如皋人。弱冠之年就读于如皋女师附小,后考入上海中学。青少年时期因宣传抗日救国,曾被开除学籍。中学毕业后进入国民党教育部当差,赴台后被当局留职停薪,遂与人创办电影公司,开办台湾亚洲影业公司和香港大华影业公司,制作影片近百部,获多部国际电影奖。1976年迁居香港后被推选为香港电影制作发行协会会长,在港台电影界颇具声望。1985年移居美国,不久返港从事报业出版发行事业,创办《华侨日报》《香港时报》《亚洲日报》《远东日报》《新香港时报》等多份有影响的港报,并将报业和影业公司合并为“亚洲文化事业机构”,在香港成为具有相当规模和实力的文化实业集团。由于丁伯駪先生对繁荣和促进香港文化事业所作的贡献,在其退休后仍被荣聘为香港电影制作发行协会永远会长。

 

丁伯駪是香港旅港如皋同乡会首任会长,这有转一篇回忆他的文章:

 

忆香港旅港如皋同乡会首任会长丁伯駪先生

 

    旅港如皋同乡会首任会长 丁伯駪先生于2011年8月23日上午在香港与世长辞,享年96岁。噩耗传来,知与不知,咸为扼腕痛惜。作为联系海外侨胞和港澳同胞的部门,今撰此文,以示悼念。
    丁伯駪,1916年出生,原名丁邦彦,江苏如皋薛家庵(朱家庄)人。父亲丁正心,曾任安定小学校长,母亲丁范竹君,曾任如中女子部国文教师,兼职宗家港小学校长。丁伯駪先生,弱冠之年就读于如皋女师附小和如皋中学,后考入上海中学,毕业于国立清华大学经济系。1948年前,先后任江苏省特别行政区公署荐任秘书、江苏省政府参议、教育部战区教育指导委员会督导主任、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第五分校上校政治教官、鲁苏豫皖边区总指挥部少将参议。1948年弃政从商,先后任台湾亚洲和香港大华影业公司董事长、亚洲文化事业机构董事长、《亚洲日报》等九种报纸的亚洲报系主席、香港黄埔军校同学会名誉会长、世界华人退伍军人协会联合总会会长。香港旅港如皋同乡会会长、如皋市顾问等职。


救亡运动中的抗日斗士


    1930年,丁伯駪先生在如皋中学毕业后,录取于江苏省立上海中学读高中。1931年“九.一八”事变,全国人民奋起抗日救国,上海各校学生成立“学联”,大批学生涌向街头宣传抗日救国、查禁日货。丁伯駪和“上中”的一批热血青年不顾学校当局的“禁令”, 冲出校门,汇入抗日洪流,大声疾呼:“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反对卖国投降”、“还我河山”!可是,“上中”校方受当局指令,张榜开除这群“左倾分子”,并指令其他各学校不准再收留、接纳。丁伯駪也在被开除之列。后经乡贤季九余先生指点,丁先生把原名“邦彦”改为“伯駪”, 改名后重新考入私立正风中学继续完成高中学业。并在邹韬奋先生和史良大姐指点下,考进上海法学院攻读法学,获法学士学位,两年后,丁先生又被清华大学录取。
    丁先生进入清华大学不久,“七七事变”爆发,清华、北大、南开三所大学联合组成西南联合大学,迁校于昆明。经济、生活极其困难。不少学生在外兼职补贴生活。为了生计丁先生先后兼职报馆校对、外勤记者、最后被云南通讯社录为编辑、副总编。
    “联大“毕业后,经人举荐任设在昆明的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第五分校任上校政治教官。日寇侵华除军事侵略外,还在教育、文化领域实施奴化教育。丁先生接教育部令,供职于教育部战区教育指导委员会,任教育部的教育督导员,授江苏省政府参议衔,派遣往江苏盐城、阜宁、东台、兴化四县进行反日寇奴化教育的地下抗日斗争。后又奉命接任教育部上海战区督导主任职务,兼任沪杭甬铁路党部委员,战区总指挥汤恩伯授予他少将军衔。丁先生经常冒险利用关糸,辗转敌后,穿越沦陷区,检查督导学校工作,进行反日寇奴化教育的斗争。
    1945年初,日、伪汉奸垂死挣扎,大肆搜捕抗日分子,丁先生被日伪识破身份,被关进山西运城日本宪兵队监狱。处决前夕,被战区司令阎锡山从狱中救出,才大难不死。1948年冬,丁先生完成教育部迁台事宜后,因思想近共被宣布“裁撤”,自谋职业。1950年8月丁先生因不满当局“评议时政”,在台湾“绿岛”换来了两年牢狱之灾后,无罪择放。出狱后丁先生立誓不再为“官”。


复兴中华文化的港台名流


    为了达到长期霸占台湾的目的,日本在统治台湾50年间,极力推行奴化教育、大肆宣扬大和文化,电影更是其意识形态的渗透手段。1945年台湾收复后,国民党当局虽有限制日片进口的禁令,但在所谓“中日文化交流”幌子下,日本影片在台湾仍有蔓延之势。为抵制日片,弘扬民族文化,丁先生与业内同仁联手创办了“台湾亚洲影业公司”,展开了一场以国片抵日片的对决。在此后的40多年的岁月里,丁先生率领台湾、香港影界同仁不怕劳苦、不畏权贵,深刻揭露当局贪官污吏勾结日商的丑恶嘴脸;精心制作,出版优秀国片;不断开拓国片的国际市场,扩大民族文化在国际上的影响力。“亚洲影业公司”在丁先生及太太丁许娟女士、公子丁重先生的共同主持下,先后出版了72部国产影片。《神狐》、《戚继光》、《少林十弟子》等影片在西班牙、美国均获得国际影展大奖。《一封情报百万兵》在台湾上映后,更是引起轰动而万人空巷。“抵制日片、保卫国片”这一没有硝烟的战斗取得了最后的胜利,“亚洲影业公司”也在事业上获得很大的成功,丁先生的作为得到社会各界的首肯。台湾国民党元老郝柏春在为丁先生《一个电影工作者的回忆》一书序中写到:“半个世纪以来,台湾电影业发展神速,其中一大功臣,即为丁伯駪先生”。
    丁先生迁居香港后,又组建了“香港亚洲文化事业机构”,在香港发行的《亚洲日报》、《中华侨报》、《远东时报》等九种报纸,也很有影响力。更为可贵的是丁先生在办报的过程中,始终坚持四大宗旨:效忠国家民族;弘杨国父遗教;团结华侨力量;促进祖国统一。


爱国爱乡的开明贤达


    丁先生虽一生坎呵,但对祖国对家乡的眷念之情始终不移。1990年初,原如皋侨联主席黄金红女士迁居香港,与丁先生商讨联合旅港如皋人组建旅港如皋同乡会。丁先生欣然同意,并积极筹划组织,在旅港如皋同胞的热烈响应下,1990年“香港旅港如皋同乡会”宣告成立,丁先生出任首届会长。“香港旅港如皋同乡会”的成立为改革开放的如皋架起了第一座通向海外的桥梁。同乡会也为如皋引进了第一个港资合作项目。
    1991年6月,如皋撤县建市,为了扩大对外影响,决定在深圳召开庆祝大会。丁先生听到这个消息后,积极配合市政府有关部门,做好会议前的各项准备工作,同时利用其发行的报纸,在香港图文并茂、大篇幅宣传如皋,并召集同乡会成员,组成四十多人的“香港同胞庆贺团”,跨过罗浮桥参加庆祝大会。大会的成功召开,激发了众多的旅港同胞回乡观光、回报桑梓的愿望,同时也促成了范止安、顾尘洁后来对如皋三佰万元人民币的公益捐赠。
    丁先生认为,发展经济振兴如皋,关键在培养人才。1992年,丁先生在如皋创设“亚洲文化事业机构如皋助学基金会”,由市侨联全权代理。每年资助两名优秀高中毕业生,大学毕业后赴美国留学。基金会负责经济担保、院校联络、奖学金磋商及生活照顾和签证帮助等,日前受助的学生均已成才,有些学生已回国参与祖国建设,成为国家栋梁。
    《爱国阵线》是丁伯駪先生晚年,高举爱国主义大旗、力促祖国和平统一的又一战斗阵地。《爱国阵线》旗帜鲜明地赞同祖国统一,反对分裂。丁先生以铁笔雄风的骨气,捍卫着这面爱国大旗。丁先生经常以实名和馆主、炎黄子孙、一夫、爱国者说等笔名发表文章。宣传和平统一政策和《反分裂法》,发表了《和平统一十大好处》、《民族智慧解决两岸问题》《中国统一不是幻想是实际》等文章,抨击时弊、抵制谬论、批驳台独、一针见血,入木三分。至今年8月,《爱国阵线》已出刊八十一期,每期都凝聚着丁老先生崇高的爱国主义情操。丁先生的鲜明立场,得到了中央领导的首肯,全国政协多次邀请丁先生参加北京国庆观礼。
    丁先生一生充满着浓郁的思乡情怀。在《爱国阵线》第55期曾刊载了丁先生一则思乡小诗:人生七十古来稀,如今百岁不稀奇,若问仙乡何处有,江苏如皋长寿地。
    丁先生生前有一愿望:生后一定要回乡,与前不久去世的太太丁许娟女士同葬在如皋故地。
    丁先生一路走好,故乡望着你回家!  


万里江山 发表于:17-07-11 18:25 0
2

如皋的文化名人真是很多啊,数不胜数

 

如皋的影视基地据说就是香港公司投资的,不知道跟丁先生在香港的影响有没有关联。


新石器时代 发表于:17-07-12 11:25 0
3

其子丁重继任香港如皋同乡会会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