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240017125.htm 6 4124 2017-09-06 15:55:26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体育 > 南京爱跑步 > 既无所谓风雨,也无所谓天晴

既无所谓风雨,也无所谓天晴

凌城 发表于:17-05-19 18:17

记2017Xtrail武隆百公里山地越野赛

我是凌城,来自南京,跑步对我来说,就像吃饭喝水一样,很是寻常。两年半我跑了8场全马,3场半马,3场山地马,一年前在飞兔的带领下开始玩起越野,在2017年4月前一共参加过三场越野赛:2016年5月12日汶川50完赛,2016年10月29日老山50完赛,2016年11月26日江山60完赛。我逐渐发现奔跑在山间的感觉远远强于单纯的公路跑步,随时可能的突发情况让我觉得刺激和沉迷,身边的朋友陆续成功挑战了百公里,“有些事现在不做,一辈子都不会做了。” 我下决心2017年完成一个100越野比赛,武隆100无疑成了我的首选,原因有四:风景秀美;难度不大(爬升4000);门槛低(近2年内至少完成过2次全程马拉松);报名费用低(680,良心价),其后一直关注报名信息,2017年3月初我通过爱燃烧平台成功报名。

武隆的高山草甸、丛林,峡谷、天坑、地缝、天生三桥、芙蓉洞,让我身未动,心已远。

既无所谓风雨,也无所谓天晴

在我满心期待中,突然出现变故,我的左脚在比赛中受伤,首百变成4月22日柴古100, 原因什么的,请看我的上一遍赛记-山与山不曾相遇,人与人总会相逢。所幸柴古以享受赛道,拉练为主,一路上并没有把勉强自己,在没有加重伤势情况下完成了生平第一个100km。柴古结束后我进行各种针灸理疗,脚伤有好转迹象, 4月27日晨跑13 km,5月2日晨跑10km,5月3日夜跑10km,配速逐渐恢复中,这三次跑步让我重拾了不少信心。



按照计划,5月5日凌晨,我一人去往重庆,飞机转火车,火车转公交,公交转汽车,终于在中午12点前到达武隆仙女山广场,女神东丽亲自做志愿者,检查强制装备,分发赛事包,近距离看腼腆的女神很是可爱。

技术说明会是晚上6点开始,在现场,天南地北的跑友齐聚一堂,大家都一脸跃跃欲试,豪气干云,我也见到了汶川比赛时结识的小伙伴们,套用流行话语:”真正的热爱,圈子就这么大,迟早会遇见的。”,大家一阵寒喧,互相问候。

技术说明会后,我回到宾馆,和成都朋友去看了一场《印象武隆》,演出以大山为幕,演员演绎得太到位,触到人心灵最软的那一部分。观后感:好的历史都很珍贵,但努力活在当下更加重要。


关于比赛



武隆100海拔图


天气预报一直说有雨,越临近比赛日降雨概率越大,5号来报道时,阳光难得的露了会脸,让我心生侥幸:也许天气预报不准,明天会是个晴天呢?然而前一天的阳光似乎更像老天爷对我的调戏,从入睡开始,雨就开始淅淅沥沥下个不停。早上起来看微信,选手群有人嚷着要退赛,更有人说会不会直接取消比赛?由于我曾经经历过老山和江山的雨战,所以并没有被打击到,收拾好转运包和比赛包,步行赶往起点。

不顺利的存包和检录

我武隆准备的比赛装备和换装包同柴古几乎一模一样,但当我在8点赶到了起点准备存包检录时,被工作人员告知转运包已经全部被送走,8点后选手包只能放起终点。是我的疏忽,没有仔细看赛事手册,无解,我从转运包里面抽出所有能带的衣服食物尽可能地塞到了比赛包中,又将转运包送了回宾馆(起点附近100米),心情有点沮丧,这事意味着我中间不能换装换鞋没办法放补给,因为有了江山的失温经历,我必须全程穿着雨衣跑,带多的防寒衣服和袜子、食物、凡士林,不能有侥幸心理!宁肯多带,也不少带,反正多背几斤也不会有什么影响,抱着这种不成功便成仁的想法我出发了。


一开始的二公里很是轻松自在,经过田埂时,由于下雨田间路已经稀泥不堪了,时不时的被水淹没几段,一开始还想着避免湿鞋选择相对干的路,后面已经烦不了了直接踩进泥窝里,那么流畅,那么泥到渠成。不就一些黏糊糊的泥巴嘛,踩!不就河道里的淤泥湾嘛,踩!趟泥的直接后果就是鞋子重了好几倍。湿滑,厚重,于我,并不陌生。我从起点到CP1可能有些快,到CP1时只觉得胸口憋闷,头晕眼花,腿下无力,吃了两节香蕉继续往前跑。






到了景区,空气清新,云雾缭绕,仿若仙境,蜿蜒的石板路,潺潺的流水声,跑着跑着就想起了苏轼的《定风波》:“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潇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贴切的反映了我的心境。

寒冷天气下,身体状态真的不足,正好赶在CP2,好好补给了香蕉,咖啡,和小面包,感觉冷冷哒还是不兴奋,汗出来,也是凉的。

跑到26km时,碎石路和河摊上的石头让我的左脚旧伤复发,前脚掌持续疼痛,我不得不慢下来,眼见1位女选手超我而去,我很淡定停在小河沟旁,学女神珊瑚把鞋子脱了好好泡泡,顺便刷一下鞋垫。但当我穿好鞋子,赫然发现水沟的另一边竟然有女选手用水壶装小河沟的水喝!!大家可以想像一下,难怪前辈说:越野赛中,女人变成男人,男人变成原始人。

武隆100不像柴古比赛时容易出错的路口有志愿者指引,只有路标,如果稍不留神就会跑错路。我白天两次跑错,好在都不远,及时折回正确道路。


武隆100的爬升较少,我上山基本比较轻松的,想着下山应该也很轻松,谁料想下山时只能走走停停,因为那些土路已经被前面的选手踩得全成了烂泥,脚都没有地方落,只能是深一脚浅一脚左一脚右一脚狼狈不堪的缓慢通过,稍不留神就是一个趔趄,而鞋已经完全分不清颜色成了一堆泥。


CP3,两杯咖啡一点水果和一个赛百味下肚之后,果然体力有所恢复。默默一个人不知跑了多久,隐约看到前面有位选手,有机会超越的心态立刻让我加快了步伐,虽然泥泞不堪,乱石丛生。






CP5后,到了武隆100最高海拔仙女山1800米,不算高,但在连续降雨之下,尤其到了晚上,温度低到只有5度左右。我身上的雨衣已经破损不堪,双手笨拙的从包中拿出全压胶冲锋衣,拉紧领口,几分钟后浑身又有了温度。一点也不想吃身上携带的能量胶,幸亏带了不少牛肉干,细细品,慢慢嚼,非常耐饥。

有没有一点独孤女侠的感觉

分享一些小经验:遇狭路,将重心偏往山壁边,身体重心压低,山壁边有树枝或草,可以随时抓握,稳住重心。过独木桥时,尽量快速通过,因为速度越慢重心反而越不稳。赛道荆棘丛生,导致我的压缩衣裤都有一些小破损,还好没有伤及皮肤。

雨不停的下,衣服、鞋子都是湿漉漉的,衣服的袖子里不断的积水,分不清是汗水还是雨水。跑时鞋子里的水滋滋作响,鞋面不断的往外冒泡。心情崩溃但还是冒雨前行,


CP7后我打开头灯,夜路开始了。雾气升腾风雨交加,头灯的光变得模糊不清,能见度不足3米,路标变得越来越不好找,很多反光标放在地上根本照不到,在一片草原上,我往往用了十分钟来回折腾才能找到下一个路标,印象最深的是一条栈道结束,右手边有亮光,我顺着光过去,才发现头灯照的是发光的牛眼,吓的不轻,方向全无,胡乱看到路标就直接飞奔过去,2公里后发现前面有灯光,欣喜靠近,几位选手一脸奇怪的看着我问:“你怎么回来了?”。泪奔啊,特想哭,走了回头路!

随着夜越来越深,雨下的也大了,雾气更浓,整个世界都成了一片白色的虚无,比赛的路条四顾难寻。于是,跑错路就成了常事。在一个分叉路口,我跑出去后几百米看不到路标,知道跑错了立马回头,叫住后面的人,几个人在那转悠了五六分钟才发现是要从右边的菜地里往山里拐。每每跑了几十米没看到路标就提心吊胆,担心是不是又错了,当在前方的白雾中终于看到那飘动着的闪光条时,顿时觉得那是上帝赐予的明灯,指引着我们走向人生的彼岸。

不知道是因为弯道还是雾的关系,本来结伴的人不见了。我回过头去看,一片沉寂。站在没有任何赛道标识的狭窄小路上,我傻了足足三秒,然后开始大喊,我不知道想得到什么,帮助还是回应,还是仅仅出于恐惧。我硬着头皮沿着那条莫名的路往前走,恐惧比利剑更伤人,大概走了几十米的时候我就回到了赛道上,但是就在前面不远的地方,我颤栗徘徊了那么久。这时手机提示我已经跑了101km,观察着路标我继续前行,心说再坚持会就快结束了。

到公路了,两旁的路灯让我感觉又回到了人间,我兴奋地奔跑起来,历时17小时15分,我冲过了终点,裁判帮我取下计时芯片,发给我完赛服。我原本开心地跑到补给站想吃点热食,结果志愿者说前面三十几位选手已经把补给站吃空了,只有苹果香蕉,连热水都没有,悲愤如我只能拿了一个杯面悻悻然回去宾馆。冲线没有、奖牌没有、吃的没有,完赛的喜悦瞬间被冲淡了不少。

现在回想起这个夜晚,我就像梦游一样,踽踽独行。景色看不到,人影看不到,脚底下只有时刻变换的路-土路、草路、石路、水泥路,感觉脚下的路很长很长,没有尽头。


传说中的奖牌,应该在邮寄的路上吧,怎么感觉像跑了个假越野

赛后感

武隆越野赛中,CP4后有一段泥水里随处可见的蚂蟥,我是不畏惧的,我穿着长裤它吸的不太深,手掌使劲拍打几下,蚂蝗就会自己脱落。野外除了狼和snake会让我惊叫却步,农村孩子的我还真不怕其它。但雨雾夜战让我第一次有了手足无措,多次迷路折返,让人绝望,有时也会想着,去他妈的,赶紧结束,我下次再也不自找苦吃,花钱受罪了。

这次比赛由于个人疏忽,全程我只能穿一双鞋一身衣服,我大概每到20km会停下来在脚上擦试凡士林、换袜子,所以全程没有起泡。但没有带防沙套也是这次的败笔,赛中倒泥沙浪费了不少时间,也打乱了节奏。还有就是我依旧没有带仗,虽然完成了,但不轻松,被狗追了好几次不敢跑。回来说给师父听,他说我:“无知者无畏,有根杖好歹可以防身啊”,好吧,我承认我是有点大条。

说完我,该说组织方了,登协赛事我第一次参加,作为曾做过其他比赛志愿者的选手,我深知路标的重要性,最后两段在深夜里进行,路标的反光条竟然是逆向的!!!而且大多数绑在1米2以下的位置!!!让选手们没法发觉,除了个别户外经验老道或者头灯较好的选手外几乎没有不迷路的。而赛事方仅仅只给了一个解释:“志愿者是外地来的,绑路标时是反方向上山,经验不足疏忽了”,我真的挺失望,希望以后他们能够加以重视。

最后,用几句话来结语这场赛事,百公里的挑战来自生理和心理两方面:生理上有体力透支、崩溃、缺水、饥饿、疼痛、受伤等,心理上有沮丧、孤独、害怕、幻觉、方向感混乱等,交错在一起,一点点耗尽你的体能,拖垮你的意志,直至退赛或者冲线……



上坡路 发表于:17-05-16 20:56 0
2

回复 第1楼 的 @凌城:

谢谢凌城的精彩分享!

只可惜图片不能看到。

两周两个百公里越野,被你彻底惊到了。

与你共勉: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长阳的博客 发表于:17-05-17 14:32 0
3

厉害了!


invenpu_ 发表于:17-05-17 17:41 0
4

先是关切,再是谢谢分享,最后祝贺“也无风雨也无晴”之境界!


猪头nj 发表于:17-05-21 04:52 0
5

牛,组办方的加油了


江水平装修雅婷 发表于:17-09-06 15:55 0
6

看完你的文章,不敢说自己喜欢跑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