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238655109.htm 17 5896 2017-03-27 23:49:11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人文 > 另一种存在 > 从《盐铁论》解密先秦文化特色——中国人(心)性与人(身)权史探

从《盐铁论》解密先秦文化特色——中国人(心)性与人(身)权史探

kexie 发表于:17-03-24 11:46 0
5

欢迎 wxp-wxp 君从《盐铁论》解密先秦文化特色——中国人(心)性与人(身)权史探

如此冷落之地,君之大驾光临,一时令我还没有适应过来!《盐铁论》是文革期间学习资料,过去浏览过,业已忘得差不多了。待细读后,斗胆评述,再次表达谢意!


kexie 发表于:17-03-26 00:40 0
8

展开评说之前,先表明一下,我个人之所以在后面随心所欲“就事论事”的原因、态度和视角问题。

我已年过半百,八十年代末毕业于医学院,毕业后进入省级二甲医院,从事了十年内科医师、十年医院(医务科)行政工作、五年司法鉴定管理业务,现今在医院体检科工作,距离退休已经不远。


我没有文史哲专业培训经历,只是自中学以至今,一直没有停止“文史哲”类书籍的泛泛读习,尤其在文学领域未曾间断独自探索,并尝试创作有三十多年了吧。

事前,大约浏览了一下wxp-wxp”君在西祠的“角落”,看到最早2003年就在一些论坛上阐述哲学类话题了。我自己大约2002年底开始接触网络文学论坛,之后通过可能是四川哲大的“思问”或/和“思想之约”论坛,逐步接触网络上文史哲类,甚至包括新闻传媒类论坛,凡涉及专业性哲学话语,我多数是提问和翻阅学习,偶或也发文或与人探讨。当初,无论在哲学性论坛或其他文史之类者,也无论针对自己或别人的文字,凡评议之际,总爱事先说一句话,即:“巧者不过习者之门。”至于为什么先把这样一句话摆出来,其实不言自喻,旨在表明凡我的所言所论,完全是“外行人”凭借直觉感觉的质疑、心得和问答,应属于“姑妄说之、姑妄听之”而已,甚至都无须存在“有者改之无则加勉”的负担要求。

另外,针对为何要读书以及如何读书的问题,尤其是在究竟怎样对待书本内容与其作者本人的问题上,我自己也一再公开宣扬:“读书知短,识人知长。”然而,在私下对于我的孩子以及心仪的朋友,却一会儿解释说“读书要知其短、识人要知其长”,一会儿却又强调“读书要知其长、识人要知其短”!其实,凡事物具备的某一特征,经常就是有其长,而恰是其短处所在。对于此中辩证问题,即可笼统视为矛盾的特性关系,也可视为中国传统的阴阳思维吧。话说到此,凡喜好东西方哲学,或有更广泛些“文史哲”爱好的读书人、文化人,或统称“知识分子”们,原本对于社会现象,亦如同针对个人或别人文章作品一样,无论何等模样的评论话语(此处指的是“评论话语”而不是“人身性的言语攻击和皮肉折磨”),都应该能够理智、明智、机智对待之,在外观上,起码表现出来的一定应该是一份冷静雅致的姿态,而绝不该是像自“文革”至于今依然惯常见到的:或公开的恶语相向、睚眦必报,甚至赤膊上阵、大打出手,或暗地里屏蔽拉黑、积怨蓄恨,甚至寻机落井下石、迫害摧残。


我自己觉得上面一段话,不仅是针对wxp-wxp”君的预防性表白,也是对于“另一种存在”曾经网友们的心结释解吧。

 

wxp-wxp君说,此处楼文是新出版的书籍。那么,书名应该就是“从《盐铁论》解密先秦文化特色……中国人(心)性与人(身)权史探”。不过,浏览“目录”内容,特别是看过“第2”中应是第一章的【一 秦帝国是逆先秦人性与人权进步的“反动”】内容后,我个人觉得,起码“书名”与“书目”内容之间,在匹配上不十分合适。因为我是学医的,仅仅为了晋升职称,就必须写论文或综述。君之“目录”内所列举的“话题”,或说即将言及的“知识内容”,单凭一本《盐铁论》真的能够撑得起来吗?


此处仅针对“第2楼”,浅谈我的看法如下:

此一部分史料属实,作者对战争的残酷性认识,立足于仁爱人性的角度,应是属文的正道。因为这是开篇首章首节,而第一段话:2年前的秦汉史奠定了中国社会特色。春秋战国出现的老庄和孔孟之道,塑造出中国传统文化的精,气,神;这集中体现在《吕览》和《鸿烈》以及《盐铁论》等秦汉文献里,其核心就是坚持“抑强扶弱”立场,实现在等级社会架构里国民的维生和君主权利的稳定。”仅是在这一段话里面,就有一些值得商榷的大问题!

中国社会究竟有什么特色?君之首章首节里面所说的“中国社会特色”,仅是指“先秦文化特色”?还是指一直到当下“二十一世纪的中国社会特色”呢?按一般人理解,上文中“中国社会特色”应为当下中国,或者是近代中国的社会特色问题。

关于中国传统文化,尤其是文化特色问题,毋庸置疑,从专业学术论著到世俗话语中时常提到的“儒、释、道”三家,应是中国社会特色的“命门”。在此,即不用绕弯子,也不用过份谦虚,起码我自己就一直说:“中国社会特色是儒、释、道的杂合者。”请注意我这里用的是“杂合者”而非“结合者”。其为何呢?因为在我的理解上,所谓“结合者”应该是二者以上特色的提升物,而“杂合者”不过就是你中有我而我中有你而已。

既然“中国社会特色”说到了“儒、释、道”三家。那么,这三家何时碰在一起?又是历经了怎样的碰撞,才形成了今日中国像一幅“姥姥不喜而舅舅不爱”“虽把祖国比作母亲而国民孩童都像是领养的”生动画面呢?

经过上面一带而过,我想wxp-wxp君或许能够赞同:先秦文化特色与中国社会特色,在根本上就是两码事情。正因为如此,当下和未来的中国,尤其是自觉以华人为荣的人们,应该多用些力气,不妨更多付出一些精力和金钱,用心多了解一些东汉初年之前的华夏文化史,尤其是那一阶段中艺术历史内的音乐、绘画、文学的细微轨迹,应该大有裨益。

因周末家事缘故,暂且到此。


匆忙浏览片断,畅所欲言,言语不到之处,深请wxp-wxp君多多包涵!



kexie 发表于:17-03-26 19:49 0
11

谢谢wxp-wxp君的回复!

忙里偷闲,楼文内容,大致浏览一遍。其信息量之大,令我目眩。但我自己对于君之涉及近些年来国内考古成绩报道的归纳分析,颇感有趣;其中,多处关于上古部落源流和血脉分支的推论,亦很可观。至于引经据典的内容,我自己多年的习惯,尽可能少引用,凡不得不引用者,一般应为不生僻,若生僻应注明出处和自我理解。

首先简单说明一下我个人之所以整理《<绎史>中<诗经>故事》的原因。若说眼下我鼓捣的这件事,完全不是受到历朝历代任何一位先贤大德及其典籍对《诗经》颂扬的影响,更不是受近年来各省市以至于中央台类似“读诗会”栏目的启发,而是恰遇当下自己左右不知该做些什么时,为了不浪费时光,于是暗自计划在两年内完成于大学时就想做的一件事,这就是:逐字逐句读习一遍《诗经》。


书归正传。昨夜之所以匆忙回复上文,若过去在《另一种存在》的网友或许清楚,我在网络论坛上,尤其做为斑竹,凡承诺的事情必须说到做到,除非真的身不由己!

提到“儒释道”的命门,与“先秦文化特色”在中国传统文化史上的价值和意义,两者不相矛盾。


前些时间,具体应该是一年之前吧,中央台通过考古发现,揭示了秦国偏居中国西北一隅,究竟如何强大并统一中原者。随后,与一位朋友闲聊,他说是从这个电视节目上知道两件事情,也可说引出两个疑问:其一,秦国的祖先应是源自东方,是否就是东夷人?其二,君主丧葬规制究竟能否阴鹜子孙并断定未来?对其说法,我没有接合,因为我看过这个电视节目,随后提出了我自己最感兴趣的事情,则是秦国军功制度及其兵器部件的标注化生产体系。


近来,偶然看到七十年代末出版的一本书,是介绍美国数学家诺伯特-维纳的“控制论”。恰是这本书,又让我联想起大学时,最痴迷的杜拉克《有效管理者》以及忘记是戴尔还是卡耐基的《成功之路》。为何突然提及此类近代西方经济管理学的书籍呢?因为,我以往一再于哲学论坛热谈的“知难行易与知易行难”的话题,以及时常摆出来炫耀说的是中学时已经手抄一遍的《吕氏春秋》,让我之所以在人生绝境之中活过来,就是因为记住了《吕氏春秋》上不知哪一页一句话:“由其道功名不可逃,犹见闪电知雷霆将至。”为何这样一句话可以挽救一个人于危亡之中呢?简单一些看,这就如同绝望之中高呼“天无绝人之路”或“二十年后依然是一条好汉”一样,类似精神麻木力量。但是,就这样一句话出现在《吕氏春秋》之中,而且吕不韦其人其书及其与秦始皇的干系,都不应该视为儿戏样胡言乱语,而应该成为对他们那会儿每一个人及其事业成败得失的观念依据,或直言就是他们那一时代人物所行所为的哲学思想根本所在。


我大概最初是从季羡林先生书本中,约略知道“释教”(一般说的佛教思想及其团体活动)在东汉末年才开始流传中国,并有人著述说在《三国演义》中就有一段描写佛教徒修行的场景。对此历史我没有探究,但是到了两晋南北朝时,艺术文化成果无不充斥着“佛”家观念思想的印记。


楼主在此传播的书籍,既然旨在于“解密先秦文化特色”。那么,我自己以为有必要提醒读者,首先明确此书中“先秦文化”的大致时间段何在;另外,就是这种“先秦文化”铸就了那一时代人们何等样子的特质,而这种特质特征融进了华夏人种的骨子里,究竟是独占鳌头即居为首位啊?还是隐隐约约且似有实无呢?若进而再言,大概就是能否实现“不忘初心方得始终”的理想吧?!即便欧洲人回不到古希腊、罗马时的辉煌风光一样,而中国人也注定回不到与“先秦”时代一模一样的强悍霸道……东西方继往开来的前景风采,即使世界文明的终结就是“一片空白”,其实也无所谓喜悲。因为,有史以来的地球文化已经一再证实着一个浅显易懂的不老话题或课题:历史所谓惊人的相似,根本原因不过就是真正知道凡事物动因及其必然结果的人数不够多而已。


kexie 发表于:17-03-27 16:26 0
15

通常“说话、讲故事、写文章”都应注意“语境”问题。什么是语境?所谓“语境”,基本类似老百姓日常生活中,一般都要求的“见什么人说什么话,就事说/论事”吧。

平素,看到或听人强调“见什么人说什么话,就事说/论事”的话语,尤其是前半句,即“见什么人说什么话”,多数人,尤其年轻人,一准特反感。仿佛这种教诲,就是教唆人们首鼠两端、委曲求全……完全就是一幅小市民油头滑脑的嘴脸。然而,若静下心来细想,尤其要进一步把“就事论事”讲得明白之后,无论老少贤不肖,也就不难理解,或许还能认同那种不是别有用心而是解释生活常理的“说教”。

我家附近街头上有一家农业银行。每逢月末或月初,凡正常上班时间内,若说这一家银行一准“高朋满座”“人满为患”,都应该不是过头的话。因为,在端坐排队或进进出出的形影之间,虽不乏青中年男女,但占大多数的还是耄耋老人;另外,此种时刻的这里,若必须经过柜台的人工业务,经常没有两三小时的静候,应属于极高效率了。上周六,七老八十岁的爸妈借口看一下近两个月的工资是否打上了,其实是想把登满流水的存折更换成新的,于是还专门叮嘱我,不要把工资取出来,等下个月有到期的钱,合在一起再存定期的。对于老人絮叨了三四遍的事情,提升到“孝顺”高度,就是违命不如从命。于是乎,揣上电池充满的手机,我溜达着去了街头那家银行里面。

进了格外宽阔明亮的银行大厅,瞥了一眼座无虚席的排排椅子,我径直走向自动取号机。见我进了业务大厅,站在不远处像是大堂经理的一个人,一边凑过来一边问道:“办什么业务啊?”我刚说出“给老人取工资……”的话头,人家即刻转过了身子。看到手中挨号小票上分明写着前面还有51个人等候,我没有一点气馁。挪步到排排座椅一旁,赶等有人起身,我赶紧抽空坐了下来。凭借以往经验,我估计真正等待着办业务的不会超过30人。逢周末进银行的人,按说都是一些取千儿八百工资,或不过万儿八千输出输入的业务,再进一步猜测:即便数十万上亿元的银行大宗买卖,单凭现代人的经济头脑和人工智能网络能力……真的,让我一直弄不明白:有的人在银行柜台上,从一刻钟到半个多小时,无论是他还是她,为何都不挪动地方呢?!

xxx该垮台了!什么玩意儿!股票只跌不涨,房价只涨不跌。你说理财不是陷阱,吃亏的人还少吗?老百姓手里这点钱,也就放在银行还算踏实……你是这个银行的吗?你有这个功夫,再开个窗口多好……”突然,自动取号机边上,一个一米八零以上五大三粗的大叔,冲着他身边那个大堂经理模样的人,竟然大声吆喝起来。井然有序的银行大厅内,原本低头看手机的人们,齐刷刷地都抬起头来。而在明明有六个柜台窗口,却只开了两个的工作区内,那两个客户和玻璃幕内的工作人员,一下子全都停止了业务,甚至玻璃幕墙内的两个工作人员都站了起来,而在他们身后,至少又露出来另一个工作人员的嘴脸。霎时间,银行内所有人的目光,格外一致地聚焦在距离大门不远处自动取号机旁的大个子身上。大堂经理模样的人,一声不吭,转身去了自动取款机区域。满脸怒气的大个子,扫了一眼视野内一个又一个茫然盯着他看的目光,他转身推开了银行厚重而透明的玻璃大门,出门后反手狠命地推了一把大门。但那玻璃大门着实太厚重了,依然有条不紊地静静地合上了,根本没有发出一丁点响声。

眼瞧着如此健硕的一个人,愤然离开的背影。在我脑海里,突然冒出来一个时常纠结的词汇:尴尬;也可说是:不尴不尬。但是,他为何做出如此令他自己和别人都很容易觉察出来的十分尴尬事情呢?难道他不懂得“见什么人说什么话”的道理?难道他没有“就事论事”吗?答案:既有也无!虽然,他貌似“就事论事”也说了大伙心里的话,但这种场合不对称啊!特别是这样一种态度和姿态,只能说是反映问题的形式之一罢了,而不是根本解决问题的康庄大道。

 

上面语句和所讲故事,本想解释“语境”与话语内容的重要性。但回头一读,确乎连强调“办事说话应该注意场合”的价值意义都有些个“跑偏”了。那么下面,补充说一个旨在强调“语境”重要性,但也即像实际,却又属于预判性的事例。

古今中外凡讲故事的书本,开头翻译成中文者,经常会是这样一句话:“很久很久以前……”如果在讲这“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中,总是穿插着现代的服装、音乐和道具。如此艺术形式,过去叫演绎/演义,而今天则叫“穿越”,但我自己真正理解了这竟然还是当代一种格外时髦的艺术形式,则通过所谓“无厘头”的港台影视镜头。但是,“无厘头”也好,“穿越”“演绎”也罢,如同某一类艺术或言文学形式,若能让更多人从中明白一种做人做事的道理,而不仅是让观众大把掏钱之后,只不过图了哈哈一笑的乐子而已。那么,像这样一份对艺术作品的“崇高”性要求,尽管在今天都显得有点过分且不合实际,但未来或说艺术发展的内在规律性,必定通过艺术生命力的意义而非一时一地票房的价值,给予“盖棺定论”吧。

 

wxp-wxp君问我:“上面‘儒释道’的命门,与‘先秦文化特色’在中国传统文化史上的价值和意义,两者不相矛盾”和前面所说‘……先秦文化特色与中国社会特色,在根本上就是两码事情’二者之间,应如何理解的问题。对此,我觉得若用在给概念下定义时,一般需要明确内涵和外延的关系……但如此说法,不免空虚。还是用“语境”来进一步说明比较容易相互理解。

第一句话的成因,是因为我看到“书名”“书目”和“首章首节”后,依据一份直觉感受而直言的话语,其措辞中“命门”一词,确实有点故弄玄虚,或用“关键”或“根本”或“根源”更好一些吧。而在这句话中,基于“当代中国社会特色”而言,所谓“先秦文化特色”,因为其中缺失“释教”思想成分,甚至就是“儒、道”也是到汉代之后才“特立独行”吧?所以,从这种思路或范畴基础上,“先秦文化特色与中国社会特色,在根本上就是两码事情”。

第二句话旨在强调从君之已上传内容所界定的“先秦文化特色”,其本身对于后来“中国社会特色”必定有其独特的价值和意义。这如同说:“最初城子崖的考古发现认定了龙山文化在中国传统文化发展上有不可或缺的价值和意义”一样,类似传承角度的价值判定和意义宣扬,则是不能任意抹杀者。

总之,或许我今日之用心,依然没能把想表达的意思解释清楚。不过,我还有一个想法,这就是如果本楼文书名,如同《燕山夜话》或《夜读偶记》或《读书随想》之类的个性认识与观念布道。那么,我可能从一开始开始不可能有上面那样的议论言辞,反而会针对各自独立章节或最终某一结论性问题上“就事论事”一番!


至于后面全球战略、战术形势分析,即便关注,亦确实不是我曾用心的所在!实在不置可否,见谅!



kexie 发表于:17-03-27 23:49 0
17

wxp-wxp君您好!

说实话,我一直心仪文艺评论,对于实用哲学或政治哲学,确实无心涉足太深。所以,事关政治或军事策略之类,我自觉空谈无益,因而一直热衷“纯艺术”观念,通过“纯文艺”表达一份个性认知。

上文君之所言,既然祭起来“道不同不相为谋”的大旗。按说,我应知趣一些,赶紧“刀枪入库,马放南山,回家抱儿孙,苟且自娱其乐去吧……”由此,若还有什么话可说,大概只能是:“静观当代风流人物,斗争出来一番何等模样的新天地吧。”另外,在我以往回牟历史时,窃以为:自古以来,但凡在“道不同不相为谋”大旗之下,而成就“称王称霸、耀武扬威”得逞一时一势者,往往最终落得一个孤家寡人,周围虽有不少自称“同道相谋之人”,亦不过各怀鬼胎,貌似安之若素,实质刀光斧影,挥不尽的煞气异味。


有言道:万变不离其宗,大道至简而归一。

凡做文章,亦如做人。大可不必故弄玄虚,鼓捣亦如云山雾罩、神秘兮兮的东西。若自持把握了“真理”,并确信自我颖悟,业已得到了开启“光明大道”钥匙后,其是否就一定要杀尽“异己”,唯求一份顺民仰慕、同谋吹捧的成就感,才足以彰显“得道多助失道寡助”的风貌呢?

 

“古为今用、洋为中用”应该连接上“推陈出新、百花齐放”,才最为凸显出来近代中国社会民主革命胜利之后,华夏民众文化理念的开明及其胸襟胆识的大度。像这样一些标志性口号,人人都可以喊。但是,敢于喊这种口号的人是否都在身体力行呢?类似这样质疑是否为一个由来已久的问题啊?若像这样一些显而易见“假、大、空”充斥四方的痼疾弊病都克服不了。试问:自今天以至于未来,中华民族复兴若任凭张三李四王二麻子再三忽悠拥有何等秘籍神功……如此前景,即便不用木心先生所言“轻轻的判断、隐隐的预见”,亦能够可想而知吧!


wxp-wxp君饱读圣贤之书,相关道德文章和知书达礼之务,我确实不好再多说什么。祝君生活愉快、身体康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