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238654947.htm 8 120 2017-03-27 20:44:11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人文 > 思想之约 > 从《盐铁论》解密先秦文化特色中国人(心)性与人(身)权史探

从《盐铁论》解密先秦文化特色中国人(心)性与人(身)权史探

wxp-wxp 发表于:17-03-24 10:48

时隔十年回到论坛,奉献刚出版的新书,还请曾关心帮助过我的网友点评!谢谢

REVEALING THE CULTURALCHARACTERISTICS OF THEPRE-QIN PERIOD BY THESTUDY OF ON SALT AND IRIONA HISTORICAL STUDY OF CHINESE HUMANITIES AND HUMAN RIGHTS从《盐铁论》解密先秦文化特色——中国人(心)性与人(身)权史探

XIAOPENG WANG王晓朋 著

AMERICAN ACADEMIC PRESS

 AMERICAN ACADEMIC PRESSPublished in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By AMERICAN ACADEMIC PRESS2038 S 1500 E8345 NW 66 ST #A3869Salt Lake CityMIAMIUT 84105 USAFL 33166 USAEmail manu@AcademicPress.usVisit us at http://www.AcademicPress.usCopyright2017 by AMERICAN ACADEMIC PRESSAll rights reserved, including those of translation into foreign languages.No part of this publication may be reproduced, stored in a retrieval system, or transmitted in any form or by any means, electronic,mechanical, photocopying, recording, or otherwise, now known or hereafter invented, without the prior written permission of theAMERICAN ACADEMIC PRESS, or as expressly permitted by law, or under terms agreed with the appropriate reprographicsrights organization. Enquiries concerning reproduction outside the scope of the above should be sent to the Rights Department,American Academic Press, at the address above.The scanning, uploading, and distribution of this book via the Internet or via any other means without the permission of thepublisher is illegal and punishable by law. Please purchase only authorized editions and do not participate in or encourageelectronic piracy of copyrighted materials. Your support of the publisher’s right is appreciated.ISBN

目录

第一章  秦朝的历史地位.... 1

秦帝国是逆先秦人性与人权进步的反动. 1

  吕不韦投资政治实现自身权与利的历史背景. 3

  秦王政的集权专制极至特色... 13

  吕不韦改良秦政的梦想落空... 15

  生存哲学对中西文化差异的解析... 16

  先秦社会私有化在公有制里发展的畸形. 18

  先秦儒道墨法等政治维稳主张的特点... 21

  破坏-结合的小农生产关系导致夏商周秦王朝崩溃...24

第二章  汉朝的文明与野蛮.... 27

  汉初解放劳动生产力的中央放手分权之进步... 27

  先秦社会文明进步与野蛮倒退的并行特征... 29

  中西丧葬祭祀文化的差异... 30

  《盘庚》是中国社会定居农耕和轻商维稳等基本国策的奠基者. 33

  先秦私有化势力对等级社会分配制的冲击... 35

  地权战争是游牧和农耕文化之间生存竞争的畸形产品... 35

  先秦社会关系的硬伤是缺失信用机制... 37

  汉武帝时期儒学已成道统的思想基础... 38

  中国传统文化里固有生存危机意识的发生机理... 40

  汉武帝时期文明与野蛮并行特色... 43

十一  汉武后时代拨乱反正的历史作用... 48

十二  定居农耕生产方式形成认知模式的特点... 53

十三  粮食与人口增量是先秦社会生产的标的. 54

十四  古代西方海洋文明与中国大陆文明的差异... 55

十五  先秦社会宗法私有世袭制的脆弱... 57

十六  夏王朝的世袭制维稳和定居维生特征... 59

第三章  《盐铁论》反映出先秦士君子文化里的精,气,神的特色.... 63

  国防与民生的轻重争论... 64

  “显学(阳)与隐士(阴)文化的特色...68

  先秦社会生产和分配的强权(掌控)制度... 72

  刘汉帝国的外交和内政之特色... 74

  对论语《子罕》地史料新解... 77

  先秦儒君子政治文化传承的特色... 78

  汉字通假附会的自一为是应用之根基来于体验为真的自信... 85

  先秦文化的字符源代码揭秘... 86

  中国水土文化的图腾象形就是显性源代码. 89

  儒法对国防与民生关系的歧见特征... 94

十一  国营专利和民营富利的对立之争... 97

十二  反战和主战者之间的利害矛盾... 101

十三  《盐铁论》焦点是政府与百姓在分配领域的利害竞争... 102

十四  儒法在贫富道德观上的立场对立... 103

十五  孔孟之道的生死观追溯... 106

十六  老庄之道和孔孟之仁在认识领域的曲高和寡特色... 112

十七  春秋时郑子产的政治开明. 117

十八  儒家的知人治人的理念特点... 122

十九  先秦触感的点性思维与古希腊视界的线性思维起源之探析... 125

二十  先秦解放而不是发展社会生产力的要点特征... 130

二十一  儒法在贫富与利害等价值观上的对立... 132

二十二  先秦儒家人权平等的潜意识特征... 135

二十三  先秦社会政治维稳方式和礼乐制度信用的追溯... 137

二十四  “文学高第取得盐铁论争第一阶段的完胜... 141

二十五  《盘庚》殷商文明构成先秦社会重农文化核心... 142

二十六  “贤良方正在汉朝政治上的作用...144

二十七  孔子主张的社会和谐关系地特色... 148

二十八  儒法外交路线的对立焦点. 149

二十九  儒家内政重生的特色... 150

三十  中国社会权力换手的特色... 155

三十一  中国社会等级架构始终处于亚稳态的特征... 155

三十二  “儒君子小人的处世理念的不同...158

第四章  建构先秦文化的自然哲学思想的对立统一关系.... 160

  五行说与阴阳学的相生内涵... 161

  《周易》八卦与五行的生胜统一性循环图解... 164

  五行和周易爻卦的人文特征... 166

  五行说和周易学的数术解析... 168

  乾坤用九用六在五行循环里相辅相成... 171

  天干地支时令对阴阳和五行之运作的定性... 175

  先秦文化的道德底线就是国民维生重于主权维稳. 178

第五章  《生存哲学纲要》.... 180

  哲学的意义与价值... 180

  进化是生存永恒的主题... 181

  人的自然与社会本质属性... 181

  人类系统的进化特征... 182

  人是万物的尺度. 183

  人本质属性进化的曙光. 184

  对经验认识模式的反思... 185

  失业与失明问题的重要性... 188

  社会生产与劳力过剩的基本原理... 188

  社会的等级制与所有制问题... 190

十一  信息时代与共产主义社会... 191

 



wxp-wxp 发表于:17-03-24 10:49 0
2

第一章  秦朝的历史地位

从《盐铁论》解密先秦文化特色中国人(心)性与人(身)权史探

 

2千年前的秦汉史奠定了中国社会特色。春秋战国出现的老庄和孔孟之道,塑造出中国传统文化的精,气,神;这集中体现在《吕览》和《鸿烈》以及《盐铁论》等秦汉文献里,其核心就是坚持“抑强扶弱”立场,实现在等级社会架构里国民的维生和君主权利的稳定。

秦帝国是逆先秦人性与人权进步的“反动”

公元前361年秦孝公推行商鞅变法,强化了郡县行政与编户齐民等格式化君主集权统治。通过抓农耕,促进人口和粮草的增产,以及施行重战功、赏爵禄,以提高军力等手段,为秦国先在西北地区确立霸主地位,“治国者,能尽地力而致民死者,名与利交至。利出于地,则民尽力;名出于战,则民致死。入使民尽力,则草不荒;出使民致死,则胜敌。胜故而草不荒,富强之功可坐而致也。入使民属于农,出使民壹于战,故圣人之治也。”《商君书》——最终要把国力全部投入统一天下的地权战争——在东南地区灭六国奠定了雄厚的社会质能基础。可以说到战国末期,秦国朝野已聚构成一头攻城略地的杀人猛兽。如秦昭襄王任用的白起位列战国四大名将之首(继孙武孙膑吴起兵家之后,秦王政时的王翦父子以及赵国的廉颇、李牧等兵家并称为战国四大战神)。在长平一战就坑杀赵俘45万(《吕氏春秋》说“秦虽大胜于长平,三年然后决,士民倦,粮食索”。当然赵国则更惨,“无以食,请粟于齐,而齐不听”《应言篇》。至于后来楚霸王项羽巨鹿战胜后,又坑杀秦军20万,也算对白起“人屠”的报应吧)。正如唐•曹松云“泽国江山入战图,生民何计乐樵苏。凭君莫话封侯事,一将功成万骨枯”(现已发现山西高平古战场十里长沟里,有多处尸骨堆积散乱遗址可佐证。据统计仅“胡服射骑”的北赵一国就有约80万人在秦国扩张兼并战争里丧生)。

史记秦军在公元前331年败魏,斩首八万;前312年破楚师于丹阳,斩首八万;前307年破宜阳,斩韩卒六万;前301年败楚于重丘,斩首二万;前300年攻楚取襄城,杀楚兵三万;前293年大败韩魏联军于伊阙,歼敌二十四万;前280年攻赵,灭敌二万;前275年破韩军,斩首四万;前274年击魏于华阳破之,斩首十五万;前260年大破赵军于长平,坑虏四十五万;前256年攻韩,杀敌四万;又攻赵,斩首九万;前234年攻赵平阳,斩首十万…《史记六国年表》统计秦东进战役近百次,灭敌口二百余万(秦军阵亡估计也有五十万以上,因为秦军不仅在每次战胜后都要砍下战俘头颅邀赏,而且本方伤员的首级也往往被充战功之数《韩非子》),相当时长-黄流域人口的十分之一。《汉书》总结道“若秦因四世之胜,据河山之阻,任用白起、王翦豺狼之徒,奋其爪牙,禽猎六国,以并天下。穷武极诈,士民不附,卒隶之徒,还为敌仇,猋起云合,果共轧之、急城杀人盈城,争地杀人满野。孙、吴、商、白之徒,皆身诛戮于前,而国灭亡于后。报应之势,各以类至,其道然矣。”

《商君书》暴料秦国这部杀人机器的动力来自所谓军功爵禄制:“怯民使以刑,必勇;勇民使以赏,则死;怯民勇,勇民死,国无敌者强,强必王”《商君书》。秦相范睢说“地者,人主所甚爱也,人主者,人臣之所乐为死也。攻人主之所爱,与乐死者斗,故十攻而弗能胜也。今王将攻韩围陉,臣愿王之毋独攻其地,而攻其人也”《战国策秦策》,即要求秦军将士用首级多少来评定邀功请赏的级别,以实现秦王“宁我负人,毋人负我”的强权欲望。不证自明,秦始皇建立的大一统帝国集中反映出——陆生动物那种寸土必争的领地意识,以及社会人要掌控万物(包括自身)命运的物欲本性。(如先秦成熟的“天圆地方”思想和战国使用领先世界的地图测绘技术——集中体现在良渚玉琮和放马滩地图以及史前方国宫城遗址等文物里。如3千年前豫东的鹿台岗祭庙遗址类似史前良渚玉琮之“外方内圆”格局)。《孟子》曰:“王之所大欲可得闻与?”王笑而不言。曰:“为肥甘不足于口与?轻暖不足于体与?抑为采色不足视于目与?声音不足听于耳与?便嬖不足使令于前与?王之诸臣皆足以供之,而王岂为是哉?”曰:“否。吾不为是也。”曰:“然则王之所大欲可知已。欲辟土地,朝秦楚,莅中国而抚四夷也。以若所为求若所欲,犹缘木而求鱼也’《梁惠王》。孟子痛斥“争地以战杀人盈野,争城以战杀人盈城,此所谓率土地而食人肉罪不容死”《离娄》,就是对秦始皇横扫六国历史价值的定论。

 

史学界评价秦帝国的天下大一统意义——避免了地方割据势力兼并战争(类似北洋军阀时期)给民生造成的伤害,顺应了天下百姓要求社会秩序稳定的心愿呼声。但事实上,在秦始皇集权统治的20多年里,强权继续推行“入使民属于农,出使民壹于战,故圣人之治也。王者,国不蓄力,民不积粟”《商君书》重耕战政策。《战国策》说统一前的秦军有“车千乘、骑万匹、带甲百余万”,约占秦国总人口半数被充军。《商君书》曾揭露秦国“全民皆兵”的军事化体制是“三军:壮男为一军,壮女为一军,男女之老弱者为一军,此之谓三军也”。(据《云梦秦简》长平之战秦国男丁“年十五以上悉发”,调集兵力约60多万攻赵《史记》是可信的)。“秦用卫鞅计,制爵二十等,以战获首级者计而受爵。是以秦人每战胜,老弱妇人皆死,计功赏至万数。天下谓之‘上首功之国’,皆以恶之也。”《帝王世纪》载“计秦及山东六国,戎卒尚有五百余万,推民口数,当尚千余万。及秦兼诸侯,置三十六郡,其所杀伤三分居二。”如此巨大的生命代价所换来的嬴政“君临天下”,问世的却是《秦律》规定17岁以上男子,都必须作“正卒”两年,其中一年在本郡服兵役接受军事训练,同时执行本郡的防卫和治安任务,然后再按征调次序到京师咸阳或边疆服兵役一年。在京师服役称“卫士”,去边疆戍守称“戍卒”。除此之外,每个男丁每年还需在本郡县服役1个月,由于是到期即更换故称“更卒”,主要担负修筑城垣、道路、宫宛,以及军需物资的运输等。服满两年“正卒”的男子,除继续服每年1个月的“更卒”外,还要随时应令入伍,与现役“正卒”共同出征作战,且不得在中途更换。

秦朝用成文律法与案发连坐制,强拆解散家族亲情联系。《秦律》规定:群众尤其是男丁“不得聚居讨论”,“民有二男以上不分异者,倍其赋”,“父子兄弟同室共息者为禁”。既让每一个体“人人自危”,面对国家整个强权势力,而不敢抱团聚众闹事。(秦朝制造出极端的个人“自保”主义,但在其株连问责的罪罚面扩大到四邻九族时,就会“物极必反”发生“同病相怜的互庇相匿”之类抱团结邦与仗义侠气,甚至江湖帮会势力,以对抗国家机器碾压粉碎威胁)

实际上秦帝国十余年集权统治下,调集百万大军南征北战,帝国军民伤亡不断,更造成天下百姓的精神和物质生活水平,远低于战国时期“诸子立说与百家争鸣”相对自由,尚能维生阶段。据史料秦统一六国后约有人口一千多万。如按范文澜说“秦时全国人口约二千万左右,被征发造宫室坟墓共一百五十万人,守五岭五十万人,蒙恬所率防匈奴兵三十万人,筑长城假定五十万人,再加上其他杂役,总数不下三百万人,占总人口百分之十五。使用民力如此巨大急促,实非民力所能胜任。”《中国通史简编》从公元前213年嬴政建立秦帝国,到前177年刘邦登基汉帝国成立的36年间,中原大地的户口就不足八百万了《汉书食货志》。(但到西汉末平帝时统计人口又增至6千万)。以此可见秦帝国就建立在近千万尸骨之上;毋庸置疑:中国古代社会所有的人口和粮食生产的增量,才是考核中国定居文化与农业文明——所谓“盛世”进步时效的主要参考指标之一(例两宋的汴梁和临安,城市人口都达百万以上可谓“富庶盛世”的缩影。注意在中国历史中,曾出现为数不多的“盛世富足”或“中兴强大”时期,并不是同一“国运”概念)。仅从姬周和刘汉的西东两家王朝分别世袭八百年与四百多年看,可知其间兀立如此短命的秦帝国,就是违背商周遗民志士愿望,和扭曲先秦传统文化的历史反动。



wxp-wxp 发表于:17-03-24 10:55 0
3

  吕不韦投资政治实现自身权与利的历史“背景”

《史记》说:“吕不韦者濮阳人也,为阳翟之富贾家累万金”——历史上中国私有资本(如人称“商祖”或“商圣”的先秦管仲,子贡,白圭,范蠡等代表人物)要想在君主“公有制”里保值增质,就只有投资房地产进行地权兼并,或投身政治参与权利分配才能发展肥私。(坚持权与利两分法的《孟子》所谓“为富不仁”道德标准由此而起)。“公食贡,大夫食邑,士食田,庶人食力,工商食官,皂隶食职,官宰食加。”《国语•晋语》韦昭注“工,百工。商,官贾也”,《国语齐语》记桓公问:“定民之居若何?”管子对曰:“制国以为二十一乡。”桓公曰:“善。”管仲于是把全国划分为二十一个乡:工匠和商人的乡有六个,士人和农民的乡有十五个,由“国君掌管五个乡,国子掌管五个乡,高子掌管五个乡。分国事为三,各种官职也各设置三名:设三卿主管群臣,设三族主管工匠,设三乡主管商人,设三虞主管川泽,设三衡主管山林”。其中“工商各三也,二者不从戎役也。”说明先秦工商分工群体多为服务于官府的“附庸”,只有士农才是国家耕战活动的主体。(郑玄疏:“附庸者,以国事附於大国,未能以其名通也”。“贾,主市买,知物价”。他解读《诗.鲁颂.閟宫》:“锡之山川,土田附庸。”云“赐之以山川土田及附庸,令专统之”。既锡同赐)。

《周礼》说“府藏皆有贾人,以知物价。食官,官廪之。”疑似官府采购识货的经纪人叫虞贾(“贾,主市买,知物价”。御雇的预沽即虞或豫之买和鬻与之卖相对)《书.舜典》“帝曰:俞咨益,汝作朕虞”;在先秦士农工商四民分工中,类似楚人卞和会识玉以及秦人伯乐能识马的虞贾者地位作用特殊。《吕氏春秋.观表》指出“古之善相马者……若赵之王良,秦之伯乐,九方堙,尤尽其妙矣。其所以相者不同,见马之一征也,而知节之高卑,足之滑易,材之坚脆,能之长短。非独相马然也,人亦有征,事与国皆有征”。“子曰:骥不称其力,称其德也!”《论语宪问》,这是在拿“千里马”映射“士君子”的价值被发现的关键条件——必须要有《周易》多次强调的“利见大人”时,能相征和会相征以及被相征之机遇。《战国策》举例:“周有砥厄,宋有结缘,梁有悬愁,楚有和璞。”《论语.子罕》有子贡问:“有美玉于斯,韫椟而藏诸?求善贾而沽诸?”孔子曰:“沽之哉!沽之哉!我待贾者也。”孔子曾用十余种美玉品位来比喻儒君子德品,“昔者君子比德于玉焉。故君子贵之也”《礼记聘礼》。可见在先秦,没有伯乐与卞和地慧眼善贾,就没有千里良骥或和氏宝玉价值的发现问世。“凡事豫则立,不豫则废”《中庸》

有人把先秦史分为:史前玉石文化和商周青铜文化,以及传说的尧舜禹“金石”文化等三个时期。唐人李筌说“伏羲以木为兵,神农以石为兵,蚩尤以金为兵,是兵起于太昊,蚩尤始以金为之”《太白阴经》。可见代表古代中国社会生产力的石、贝、骨、木、玉。青铜合金等——自然硬质物材主要用在军事活动中。《越绝书》中说:“轩辕、神农、赫胥之时,以石为兵……至黄帝之时,以玉为兵”。相当于距今约四千至六千年前的北方的马家窑、大汶口、红山文化,以及长江中下游地区的石家河和良渚等史前地缘文化并存的共生代。如果比较红山与良渚代表器型:前者是玉猪龙和玉人以及玉龟、蚕等多物质生活产品特色(牛河梁遗址女神庙,出土了一尊完整的与真人一样大的泥塑女神头像。和女神头像同时出土的还有6个大小不同的残体泥塑女性裸体群像。目前在上千处红山文化遗址,已出土30多座“红山文化”人物塑像。据说在牛河梁附近还发现有个金字塔形的人工小山,顶部是炼铜遗址有1500个炼红铜的坩埚,每一坩埚约有1尺多高,锅口约有30厘米,像现代人用的水桶一般大小。);后者是玉琮和玉璜以及玉璧玉钺等多精神活动产品特征(良渚遗址有些陶器、玉器上已出现了为数不少的单个或成组具有表意功能的刻划符号。尤其是出土的玉器数量惊人可与城子崖遗址出土大量的陶器比美)毋庸置疑,两者在大汶口-城子崖文化里的融合(大汶口文化的陶器上发现了可能是文字刻文,可以认为刻符拓片),就奠定了先秦社会的物质与精神文化建设的基础。

 《周礼.春官.大宗伯》云“以玉作六器,以礼天地四方。以苍璧礼天,以黄琮礼地,以青圭礼东方,以赤璋礼南方,以白琥礼西方,以玄璜礼北方”。其中史前人便于加工的外方型内孔圆的玉琮,和外圆形内孔圆的玉璧是祭祀天地的礼器,以及上尖下方的玉圭是朝见天子的信物(其后演化出上朝记事用的手笏或朝板)等最为重要。《白虎通.文质》解释“五瑞”道“五玉者各何施?盖以为璜以徵召,璧以聘问,璋以发兵,珪以信质,琮以起土功之事也。”《山海经》云“天地鬼神,是食是飨;君子服之,以御不祥”。东汉郑玄疏为“礼东方……太昊、句芒食焉;礼南方……炎帝、祝融食焉;礼西方……少昊、蓐收食焉;礼北方……颛顼、玄冥食焉”。是说四方之神之礼器象征“惟辟作福,惟辟作威,惟辟玉食。臣无有作福作威玉食。臣之有作福作威玉食,其害于而家,凶于而国。”上限标准《洪范》,也是“民以食为天”理论的变种。至于《礼记》所谓“古之君子必佩玉”,“君子无故,玉不去身”则是把佩玉作为护身符或身份名片使用。要注意在先秦虽然“玉不琢不成器”,但是《周礼》规定“有圭璧金湾不粥于市,命服命率不粥于市,宗庙之器不粥于市,牺牲不粥于市,戎器不粥于市”。揭示先秦时金玉之材是不能做一般等价物交换流通的,只能是朝献礼品——“以九贡致邦国之用:一曰祀贡,二曰嫔贡,三曰器贡,四曰币贡,五曰财贡,六曰货贡,七曰服贡,八曰旅贡,九曰物贡”等,就是说在先秦社会里金铜和玉石地价值不能在“鬻卖”,只能在“虞贾”(预或豫沽)中体现出来。子贡曰“有美玉于斯,韫椟而藏诸,求善?贾而沽诸?”子曰“沽之哉沽之哉,我待贾者也!”《子罕》

随着原始社会的发展,陶制的烧煮食物的炊具逐步演变为祭祀礼器,和玉石制器成为史前权利与财富的象征。进入夏商周断代工程的“金石”时期,青铜器逐步代替了陶器,其产品可分为:容器、乐器、兵器、车马器,礼器等五大类。青铜器上布满了饕餮纹,夔纹或人形与兽面结合的纹饰,形成神灵的图纹,反映了人类从原始的愚昧状态向文明的一种过渡。考古界在西安半坡和临潼姜寨的仰韶文化遗址中都个别地发现了成份不纯的黄铜片。甘肃东乡林家和甘肃永登蒋家坪的马家窑文化遗址中,都出土了单刃青铜刀具(经碳14鉴定距今约5-6千年前华夏族已会制铜。据文献定义,唐陶的尧文化和金德的禹文化之间存在有虞氏舜益过渡阶段)。山东省胶州市三里河龙山文化遗址中出土过两件铜锌合金锥。目前所知最早的中国“典型”青铜文化器物,出土于夏-商交际时期的二里头遗址,证明其铸造技术相当成熟。青铜是红铜和锡或铅的合金熔点近千度,这与龙山文化蛋壳黑陶烧制所需温度接近。铸造青铜器必须解决采矿、熔炼、制模、翻范、铜锡铅合金成份的比例配制、熔炉和坩锅的制造等一系列技术问题。例如在二里头遗址出土的主要有礼器和兵器等两大类文物,验证着《左传•成公十三年》揭示“国之大事,在祀与戎”的先秦社会活动特征。另外偃师二里头遗址青铜铸造作坊面积超过1万平米。二期至四期都有冶炼青铜器的出土,一期青铜铸造遗迹里也有冶炼痕迹。现已清理出二至四期的铸造工场遗址,其周围遗留不少陶范、坩埚、炉壁、铜渣、木炭,及一些小件铜器、少量大件铜器。相当于前商二里冈文化期的郑州商城夯土遗址,测定C14年代为公元前1620年,正合于商汤立国的时期。综合前商出土的器物,计有:圆鼎、大方鼎、鬲、甗、瓿、簋、爵、觚、斝、罍、提梁壶、中柱盘、等等古人饮食器型。

其中鼎相当于今人煮或盛饭菜的锅。《说文》云:“鼎,和五味之宝器《左传.宣公三年》说:“铸鼎象物,使民知神奸”。这大概也是鼎作为“民以食为天”的国之大器的原因。《礼记.礼器》说:不仅用鼎”宗庙之祭”,而且还要“尊者举觯(爵),卑者举角”,使用爵、觚、斝组合的酒水容器。(注意中后期殷商制作的青铜鼎、鬲等器型,比较突出的是改变了前商器型的单耳与—足形成不平衡状,而是三足与两耳对称,成为以后所有鼎的固定格式。尤其是此时生产的几乎所有的饮食器具多为方形)。方鼎都是槽形长方,柱足粗而偏短。乐器编铙多呈圆片形,形制与钹基本相同。青铜编钟、编镈等打击乐器趋向浑圆,且口部平齐。钺是商周时代重要的礼器之一,也是一种兵器。据考证,这种器物是由石斧等工具演变而来的。其也是商周“刀币”的前身。

《管子.国蓄》:“先王为其途之远,其至之难,故托用於其重:以珠玉为上币,以黄金为中币,以刀布为下币。”《史记.平准书论》:“农工商交易之路通,而龟贝、金钱、刀布之币兴焉。”唐司马贞索隐“布者,言货流布,故《周礼》有二夫之布。《食货志》货布首长八分,足支八分。刀者,钱也。《食货志》有契刀、错刀,形如刀,长二寸,直五千。以其形如刀,故曰刀,以其利於人也。”笔者认为商周刀布币制,反映出先秦使用皮革和青铜制作块片状,以经纬连成的军事盔甲的保命价值。类似汉朝王侯丧葬尸服的金缕玉衣。即先秦的皮(布)和金(刀)以及玉(佩)等材料产品,体现出商周时期“国之大事,在祀与戎,祀有执膰,戎有受脤,神之大节”《左传成公十三年》以及《孙子兵法》开言强调“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之类的政治价值。简言之皮革和金铜以及宝玉等并不存在市场流通交换价值。

《世木•作篇》说蚩尤“以金作兵器”,“蚩尤作五兵:戈、矛、戟、酋矛、夷矛。”《尸子》载:“造冶者,蚩尤也”。《吕氏春秋•孟春纪》载“未有蚩尤之时,固剥林木以为战矣,胜者为长。”《越绝书》载“昊治西方,蚩尤佐之,使主金”。《管子•地数篇》载:“葛芦之山,发而出水,金从之,蚩尤受而制之,以为剑、铠、矛、戟……雍狐之山,发而出水,金从之,蚩尤受制之,以为雍狐之戟、芮戈。”不言而喻:商周刀和布的币制并行,浓缩体现出先秦耕战“利害”物性标准的混沌。(所谓“珠玉为上币,以黄金为中币,以刀布为下币”与市场通货钱币之间存在职能上一定的差异,即玉金和刀布以及皮帛等只有贡献或收藏之上层建筑使用价值,不具有经济领域进行物产交换市场活动中,流通支付兑现价值的一般等价物的信用职能)。

唐杨倞注:“刀布,皆钱也。刀取其利,布取其广。” 司马贞也说“故曰刀,以其利於人也”,其实刀型意指兵刃之利杀生维稳。东汉许慎说“刀,兵也。象形”《说文》。同时《释名》“刀,到也。以斩伐到其所乃击之也”;反之“坤为布”广也《易.说卦》和“布币行礼”《国语.鲁语上》即布型则意在保命维生——《孟子》曰“狗彘食人食而不知检,涂有饿莩而不知发,人死,则日:‘非我也,岁也。’是何异于刺人而杀之,日‘非我也,兵也’?王无罪岁,斯天下之民至焉”。孔子主张布施博济于民。子贡问“如有博施于民而能济众,何如?可谓仁乎”?子曰“何事于仁,必也圣乎!尧舜其犹病诸!夫仁者,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能近取譬,可谓仁之方也已”。“若是,乃能媚於神而和於民矣,则享祀时至而布施优裕也。”《国语.周语》,《庄子.外物》认为“生不布施,死何含珠为”?《荀子.哀公》“布施天下而不病贫。”杨倞注“谓广施德泽,子惠困穷,使家给人足而上不忧贫乏。”司马贞索隐:“布者,言货流布”。董仲舒“天人合一”梦想“风行令而一其威,雨布施而均其德。”《春秋繁露》等等“扶弱济贫”布道思想,和东汉传入中国以“布施”为六度之首的佛教契合融为本土宗教信仰。继而催生出具有墨家侠义精神的“五斗米”或太平道教。——据佛经定义:散己财分他人,称为布;惠济贫弱,谓之施。六度,是大乘修行中道的六项主要内容,也是罗汉菩萨道行的法则。小乘布施之目的,在破除个人吝啬与贪心,以免除未来世之贫困,大乘则与大慈大悲之教义联结,用于超度众生。

笔者认为“布币”的出现象征着定居农耕文明的先秦社会之成熟(例战国时期的谷粟亩产30斤左右,直到29世纪初的北方旱田产量还是“涛声依旧”)。布本为麻布之意,和丝帛曾是古代“物物交换的”的一般中介等价物。《诗.氓》云“氓之嗤嗤,抱布贸丝”。当铜币出现后习惯仍称为布。""""的同声假借字,反映布币是从农具镈(锄)演变而来的,主要在三晋、两周地区通行。最初的布币,保留着其作为工具的模样,留有装柄的的銎,原始而厚重,故称为空首布;后来逐渐减轻,变薄,变小,币身完全成为片状,称为平首布。平首布上面通常铸有地名或纪重的文字。《诗经.周颂.臣工》云:“命我众人,序乃钱铸,奄观锤艾。”孔颖达引《说文》注“钱,铫,古田器”,钱和铸以及铫都是用来耨草的农具。早年的金属农具为数不多,从金属冶炼到农具制作,凝结了较多的劳动,因而具有较高的价值,同时具有一定的使用价值,能够在社会成员中相互让渡,较之牲畜、谷物,便于携带和保存,于是,它从普通交换物品中分离出来,逐步演变,成为形制稳定的金属产品。布币铸行的年代,一般都认为起始于春秋而盛行于战国。但也有人将陕西临潼零口街等出土的多件西周"青铜铲"(原始布币),与河南安阳殷墟出土的商代青铜铲进行比较,认为布币最早出现于西周。殷商和西周的青铜铲,形体大,分量重,还没有脱离农具的原形,基本上只是以实物形态,与珠玉、货贝、青铜块等一起,作为上层建筑交换媒介或象征价值的礼献信物而被使用。简言之,在先秦民间物物交换集市中“刀布”重币不会使用。

孔子曰:“夫昔者,君子比德于玉焉。温润而泽仁也;缜密以栗知也;廉而不刿义也;垂(即重)之如队礼也;叩之其声清越以长,其终诎然乐也;瑕不掩瑜,,瑜不掩瑕忠也;孚尹旁达信也;气如白虹天也;精神见于山川地也;圭璋特达德也;天下莫不贵者道也。诗云:言念君子温其如玉,故君子贵之也。”这是儒学用拟人法阐释的玉器概念。《说文解字》赞“玉,石之美;有五德;润泽以温仁之方也;理自外可以知中义之方也;其声舒扬专以远闻智之方也;不挠而折勇之方也;锐廉而不忮洁之方也。”基本上承袭了孔夫子的观点。《周礼.春官.大宗伯》“以玉作六瑞, 以等邦国”,“以玉作六器, 以礼天地四方”。说的则是用自然玉石做成的器物, 以及人工玉器的社会政治维稳功能。《孔子家语》说“夫昔者,君子德于玉”,并列出玉石的仁、智、义、礼、乐、忠、信、天、地、德、道等十一种品德。这些观念逐步融入他所追求“天下有道”的礼乐梦想,成为先秦“儒君子”的精神支柱。玉是高贵、纯洁、友谊、吉祥、平和、美丽的象征。自古言之“黄金有价玉无价”。如果说美而不朽是玉的特色,那么坚贞温润更是中华民族的精神。玉文化分支包含着“宁为玉碎”的文人气节、“化为玉帛”的和谐风尚、“润泽以温”的奉献精神、“瑕不掩瑜”的廉洁品德。不言而喻,中国特有的“玉文化”的核心就是古典自然哲学的生灵“气成说”向“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乾卦)和“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坤卦)之人文精神的外延。

《家语》记子贡问孔子:“今之人臣,孰为贤?”孔子答:“吾未识也。往者齐有鲍叔,郑有子皮,则贤者矣。”子贡追问:难道“齐无管仲,郑无子产?”您不是多次赞誉子产“惠人”?——“以是观之,人谓子产不仁,吾不信也”《左传》;您不是多次推崇管仲“人也”?——“ 桓公九合诸侯,不以兵车,管仲之力也。如其仁!如其仁!”《论语》(看《两语》里孔子对管仲奢和子产惠以及晏婴俭等行为也颇有微词批评。孟子就指出“管仲以君霸,晏子以其君显。管子晏子犹不足为与”《公孙丑》,矛头直批为君而不是“为人民服务”的管婴。但其批子产可谓是强词夺理“苛求于先贤古人”。)孔子回答:“赐,汝徒知其一,未知其二也。汝闻用力为贤乎?进贤为贤乎?”子贡曰:“进贤贤哉。”子曰:“然。吾闻鲍叔达管仲,子皮达子产,未闻二子之达贤己之才者也。”《贤君》孔子认为:“焉知来者之不如今也?四十、五十而无闻焉,斯亦不足畏也已”《子罕》,在“学而优则仕”途上,能遇见举贤择能的“大人”才是“人才辈出”的关键!因为“君子疾没世而名不称焉”《卫灵公》。此关系到“怀才不遇”士君子的机遇命运。“微管仲,吾其被发左衽矣。岂若匹夫匹妇之为谅也,自经于沟渎而莫之知也!”《宪问》实际上《易经》所谓的“利见大人”多指有权势和地位者的提携举荐。例如孔子时执政尊儒的季氏,和孟子时能容忍逆耳的齐宣王,以及吕不韦遇见落难的“异人子楚”等等。(但是子皮和子产是亲戚,鲍叔与管仲是发小,这叫“举不避亲”)。

 

为“虞贾经商”立传的司马迁认为先秦经济产业有四种职能分工:“农不出则乏其食,工不出则乏其事,商不出则三宝绝,虞不出则财匮少,财匮少而山泽不辟矣。”《史记.货殖列传》可见在先秦所谓“士农工商四民者,国之石(柱),民也。”《管子.小匡》,“是以人不兼官, 官不兼事,士农工商,乡别州异,是故农与农言力,士士言行,工与工言巧, 商与商言数。”《淮南子.齐俗训》等古代经济分工里,虞人是发现财源或评估价值的经纪行业之才能。郭沫若指出:商周有管理山林川泽的,管理市场货贻的,管理贵族吃、穿、用和娱乐的“官司之守”,例“虞人入材,甸人积薪,火师监燎,水师监濯,膳宰致饔,廪人献饩。”《国语.周语》注:“虞人,掌管山泽之官,祭祀、宾客,供其材也。”《周礼.地官.司徒》中也有山虞和泽虞之分,“山虞掌山林之政令,物之后而为之守禁,仲冬斩阳木,仲夏斩阳木。”,“泽虞掌国泽之政令,为之厉禁。使其他之人守其财物,以时入之于玉府,颁其余万民。凡祭祀、宾客,共泽物之奠,丧纪共其苇蒲之事。”《苟子.王制》说“修火宪,养山林薮泽草木鱼鳖百素,以时禁发,使国家足用而财物不屈,虞师之事也。”毋庸赘言:虞官就是先秦调控社会物产供需与分配体制的谋略化身。

《舜典》云:“德自舜明”。而“舜帝殛鲧用禹之义”,就是司马迁所谓“天下明德,皆自虞舜始。”《五帝本纪》范例之一。虞舜杀治水失败的鲧,又用其子禹治水终得成功,反映出一是有虞氏舜有发现人才的慧眼,故又叫“四目重华”。二是虞舜坚持“子承父业”的宗法世袭制,确立了社会等级秩序“配天大顺”的维稳途径。《说文》释“孝,善事父母者。孝,善事父母者。从老省,从子,子承老也。”可以说血缘关系就是原始态社会父系维稳有序的唯一性客观标准。舜禹时这种经济产业意义上的分工继承法,在夏启杀虞益后,演变成政治权位上的世袭制。所以尧舜禹被史称王位传递的“禅让”时期。

代表先秦士君子阶层的老子和孔子所强调的,则是虞舜的“是谓不争之德,是谓用人之力,是谓配天,古之极也”《道德经》之识才明德。《礼记》说:“大学之道,在明明德。”换言之:春秋“老孔”诉求的就是先秦士君子文人参政议政价值之德名(得明),以实现他们“天下有道”的维生维稳之梦想。“夫舜遇尧,天也。舜耕于历山,陶于河滨,钓于雷泽,天下说之秀士从之,人也;夫禹遇舜,天也。禹周于天下,以求贤者,事利黔首,水潦川泽之湛滞壅塞可通者,禹尽为之,人也。”《吕氏春秋》所以《周易》要求的“利见大人”由天命决定机遇,以及“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乾卦),“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坤卦),即“事在人为”等内外双赢的条件具备。

依据文物考古和文献考证,笔者认为尧舜禹传说反映出(4350年–前3950)龙山文化,和红山文化(4000年–前3000)以及良渚文化(5300年–前4200)之间交流融合的现象。当时的社会分工呈现出以唐陶氏尧和有虞氏舜以及“益主虞山泽辟”和“垂主工师,百工致工”《五帝本纪》”的官商(虞贾或为司市代表贸易经济启蒙势力)主政的陶玉器具文化时代;所谓“商不出则三宝绝,虞不出则财匮少,财匮少而山泽不辟矣”就是表明原始社会地缘物产进行交换活动的经济特征。(据说舜和益也会渔猎制陶,传说昌意-颛顼之子族伯益善养马,不仅能帮助大禹治洪排水,还发明打井取水技术《世本》)。《孟子.滕文公》记载,伯益担任火正时烧山林拓荒田,驱赶野兽逃匿。所以到益禹时期,其实是司空(金文作司工)重或垂即共工(治水或拓荒,尤其是土木夯筑建城的工匠为代表物质生产建设主体)当政的“金石”文化时代;

《淮南子齐俗训》说“尧之治天下也,舜为司徒、契为司马、禹为司空、后稷为大田师”。到舜坐王时,商祖“契主司徒,龙主宾客远人至”,周祖“弃主稷,百谷时茂”,“皋陶为大理,平民各得其实”。他们和虞益与“平水土”的司空伯禹结党,使大禹篡夺虞舜王位,建立夏朝大业胜利(参考《舜典》《皋陶谟》《益稷》等禹的言行),从此中国进入所谓“金德”青铜器时代——“夏有乱政.而作禹刑。夏后氏正刑有五,科条三千。大辟二百,膑辟三百,宫辟五百,墨各千;“商有乱政.而作汤刑”。商朝常用刑罚主要有墨、劓、刖、宫、大辟等。三赦之法,一赦曰幼弱,二赦曰老耄,三赦曰蠢愚。三宥之法,一宥曰不识,二宥曰过失,三宥曰遗忘。疑罪从轻惟赦制度和同罪异罚制度(这当然比传说古代用獬豸(獬廌)即独角兽,在法庭上抵触讼狱者,来判决是非更进步文明。“争罪曰狱,争财曰讼”《周礼地官》”。孔子说“吾未见能见其过而内自讼者也”《公治长》,“子曰:听讼吾犹人也,必也使无讼乎!”《颜渊》试问独角羊兽怎能听懂瞧明白“讼,争也。以手曰争,以言曰讼”《说文》的人事纠纷呢?)。

“周有乱政而作《九刑》”《左传昭公六年》传说穆王作吕刑(唐玄宗注:“《甫刑》即《尚书.吕刑》也”。设立了监狱管理制度。西周的契约制度,傅别(调整债权债务关系的借贷契约),质剂(调整商品交易关系的买卖契约),书契(广义书契指一般文字或文书,狭义书契专指契约)。进入“礼坏乐崩”的东周司法决狱具有“临事制刑不豫设法。刑不可知,则威不可测”《左传昭公六年》特色;但我们比较《尚书》载夏启说“用命,赏于祖;弗用命,戮于社,予则孥戮汝”《甘誓》,商汤言“女毋不信,朕不食言。女不从誓言,予则帑戮女,无有攸赦”《汤誓》,周武王云“弗御克奔,以役西土,勖哉夫子!尔所弗勖,其于尔躬有戮”《牧誓》等就可看出历史的进步。即刑法矛头指向范围在缩小具体化地“法不责众”特征。

“鲧作城郭”“禹作宫室”《世本》,因在洪荒期“唯禹之功为大”坐夏王时《史记》,禹让权给益,但夏启杀伯益夺权,标志着政治权利世袭制决定工商经济继承法的时代起始——即士大夫和农工虞商等阶层享乐消费水平保持相对不变恒定,禁止僭越挑战“惟皇作极”和“天子作民父母,以为天下王”的尊严,其标准就是限定在君主“惟辟作福,惟辟作威,惟辟玉食。臣无有作福作威玉食。臣之有作福作威玉食,其害于而家,凶于而国。人用侧颇僻.民用僭忒。”《洪范》总之从舜益到禹启的历史传说里,始终存在“惟有司之牧夫”《书.立政》——即执政当局对社会生产和分配以及消费过程进行干预掌控作用。进商周信史后,自然物权继承法就彻底被宗法世袭制所代替。

传说燧人氏和有巢氏创造原始社会生活条件之后,太昊伏羲坐王位起用九相,并任共工氏为上相且总管祭天;军师以柏皇氏为下相;以居龙氏治屋庐、营建筑;以水龙氏导洪水、滋林木;阴康氏为土龙氏(又名中官黄龙氏)治田里,主农田与放牧;混沌氏或降龙氏,驱民害治安维生;昊英氏为潜龙氏,造甲历行时令兼理右监;朱襄氏或飞龙氏,造书契统巫师兼理左监;其他还有春官青龙氏,夏官赤龙氏,秋官白龙氏,冬官黑龙氏等等。其中军师柏皇氏和农牧阴康氏为女娲氏风姓。曾补天防涝的“女娲阴帝,佐伏羲治者也”《淮南子》。她继位后则“命共工氏为地官,居太行山,主管治水”《山海经》。可见史前御水防敌而建城筑墙的工匠职能,因维系原始部族在天灾人祸威胁中的生存安全,所以在社会分工里居上层重要地位。(其反映在先秦文献里多有立“阙”和安“×”等强调重要的字词使用)。

《国语.鲁语》云“共工氏之伯九有也,其子曰后土,能平水土,故祀以为社”,《礼记.祭法》说“共工氏之霸九州也”。实际上是说共工氏一度是九州的伯主,即中原部落联盟的上相首领。《左传》云“相传共工为水神”《昭公十七年》。《山海经.海内经》说“炎帝之妻,赤水之子听袄生炎居,炎居生节并,节并生戏器,戏器生祝融,祝融降处于江水,生共工”。但是《史记.补三皇本记》却说“诸侯有共工氏,任智刑以强霸而不王;以水乘木,乃与祝融战。不胜而怒,乃头触不周山崩,天柱折,地维缺。”此战或又传说为颛顼,神农,女娲等等与共工之争。这大概是古人用贬低共工和鲧以及玄冥治水的失败,来衬托大禹治水成功就应当上首位夏朝天子的合情合理。换言之大禹是原始手工业在早期水利工程上竞争的胜利典范。

 

《国语.周语》云“古之长民者,不堕山,不崇薮,不防川,不窦泽。……昔共工弃此道也,虞于湛乐,淫失其身,欲壅防百川,堕高堙庳,以害天下。皇天弗福,庶民弗助,祸乱并兴,共工用灭。”其中“壅防百川”就是筑堤挡水,“堕高堙庳”就是削平高坡垫平低洼,说明共工氏是“平水土”专长的族群。“共”字在甲骨文中写作两手搬一块方形物体状样子,表示双手合作的意思。甲骨文中的“工”字写作上“工”下“口”,“工”的形状为斤锛之类斫木工具,表示用工具整修东西,或者进行这类活动的工匠。依“共工”字词有合同完成工作之义。用现代话说:治水和烧荒以及建筑宫城等古代大规模社会活动就是个系统工程。需要多个工种与数以百计的工匠通力合作,更需要史前共工氏(又称重或垂)和虞益、伯禹、后稷、夏啓这样少数人等具备对用火与治水为代表的自然力,和以生产与战争活动为代表的社会力,进行控制利用或组织调配的技能才干。这样掌握着决定、影响整体生存命运的自然力,则必然拥有支配统治社会活动权利现象的产生,反映的只能是不依赖人的意愿(如禅让或选举之说)为转移的客观历史法则。  

《淮南子.本经训》说“舜之时,共工振滔洪水,以薄空桑,龙门未开,吕梁未发,江淮通流,四每溟涬,民皆上丘陵,赴树木。”联系《尚书》里多次出现“随山刊木”的字样,可知丘陵山林就是华夏族群在史前世界性洪水期间,得以逃生的“诺亚方舟”。此被《周礼.地官.司徒》拟人化为山虞和泽虞之利。《山海经》载“有禹攻共工国山。”《左传.昭公十七年》云“共工氏以水纪,故为水师而水名”,(注意共工氏族的子孙叫“四岳”,在舜禹“平水土”时具有决策发言权)。还有《荀子.成相篇》说:“禹有功,抑下鸿,为民除害逐共工,北决九河,通十二渚疏三江。”“流共工于幽州,放驩兜于崇山,窜三苗于三危,殛鲧于羽山,四罪而天下咸服”《尚书》。共工子叫后土又称句龙。后土、社神及句龙等等都与“平水土”工程有关。后土也被人们奉为社神(即土地神。而和共工交战的祝融则被奉为家庭灶神)

鲧是帝颛顼之曾孙大禹之父,被尧封于崇地(河南登封嵩山),故称崇伯鲧或有崇氏。箕子说:“我闻,在昔,鲧堙洪水,汩陈其五行。帝乃震怒,不畀其洪范玖畴,彝伦攸斁。鲧则殛死,禹乃嗣兴。”《尚书.洪范》禹治洪水通轘辕山,化为熊。谓涂山氏曰:“欲饷,闻鼓声乃来。”禹跳石误中鼓,涂山氏往,见禹方作熊,惭而去。至嵩高山下,化为石,方生启。禹曰:“归我子!”石破启生。《国语.周语》云:“昔夏之兴也,融降于崇山,”韦昭注:“融,祝融也;崇山,崇高山也,夏居阳城,崇高所近。”《书.舜典》又说“放驩兜于崇山”。总之代表史前华夏文化始祖的鲧禹和共工祝融以及驩兜(头)与老童等氏族,就发迹于中岳嵩山河洛地带《史记》。

据考古史料推论,在距今5千年左右的中原河洛地区,会聚有来自大汶口-以及红山和良渚文化交融形成的山东龙山文化势力——即向西迁徙的有虞氏舜益部族。其具有史前畜养和经商经济特征;还有以驩兜和鲧以及炎帝蚩尤或祝融三苗——所代表的豫鄂等地望贾湖、石家河、屈家岭、等遗址文化的北上部族。其具有史前治水御洪等建筑工匠技能;(考古发现在浙江良渚和山东城子崖,以及湖北石家河等遗址,史前古城石土夯筑的达十米甚至还有五十米宽厚的墙基,尤其是考古发现5千年前良渚古城修建的大型水利工程土坝,无疑重在防洪御水)。他们与裴李岗-大河村-王城岗为代表的已定居数千年的中原仰韶或河南龙山土著文化(其祖先大概是距今十万年前的许昌灵井猿人。《河南许昌灵井"许昌人"遗址考古发现与探索》认为“许昌人”生活在北京猿人和北方智人之间,证明了中国北方人类进化的延续性)——例有熊氏和有崇氏以及少典氏子族轩辕氏神农等部落之间“逐鹿中原”发生碰撞交融的结果(多发生在鄂豫皖和豫鲁苏皖之东南地区)。史前社会地缘分工性文化合成反映在天灾降临期,“禹曰:洪水滔天,浩浩怀山襄陵,下民昏垫。予乘四载,随山刊木,暨益奏庶鲜食。予决九川,距四海,浚畎浍距川;暨稷播,奏庶艰食鲜食。懋迁有无,化居。烝民乃粒,万邦作×。”《益稷》的传说里。(或许是禹联合益稷部族为躲洪水而攻占了共工氏的太行山寨。)

《史记》说“黄帝与炎帝的阪泉之战,三战,然后得其志”。《左传僖公二十五年》在炎帝“遇黄帝战于阪泉之兆”大概指贾湖、石家河、大溪等文化部族北上战争地望(或发生在河洛嵩山之华夏南方汉江流域);《逸周书.尝麦》说“昔天之初,诞作二后,乃设建典,命赤帝分正二卿,命蚩尤于宇少昊,以临四方,司□□上天未成之庆。蚩尤乃逐帝,争于涿鹿之阿,九隅无遗。赤帝大赦,乃说于黄帝,执蚩尤,杀之于中冀,以甲兵释怒”,即黄帝伐蚩尤的涿鹿之战,大概指大汶口-城子崖以及红山和良渚文化交融形成的山东龙山文化西迁部族战争地望(或发生在河洛嵩山之华夏东方淮海湿地);

《淮南子.天文训》说:“昔者共工与颛顼争为帝,怒而触不周之山,天柱折,地维绝,天倾西北,故日月星辰移焉,地不满东南,故水潦尘埃归焉”,《史记.楚世家》云:“共工氏作乱,帝喾使重黎诛之而不尽”;《吕氏春秋.召类》记“尧战于丹水之浦,以服南蛮”,《淮南子.齐俗训》说“当舜之时,有苗不服,于是舜修文偃齐,执干戚而舞之,有苗乃服”,最后“舜……南征三苗,道死苍梧”。《淮南子.修务训》。“舜葬于苍梧之野”《礼记.檀弓》郑玄注:“舜征有苗而死,因留葬焉”;《吕氏春秋.召类》云“禹攻曹、魏、屈、骜、有扈,以行其教”。《墨子.非攻》说“昔者三苗大乱,天命殛之,日妖宵出,雨血三朝,龙生于庙,犬哭于市,夏冰,地坼及泉,五谷变化,民乃大振。高阳乃命玄宫,禹亲把天之瑞令。以征有苗。四电诱祗,有神人面鸟身,若瑾以待,搤矢有苗之祥,苗师大乱,后乃遂几”,以及《战国策.魏策》说:“禹攻三苗,而东夷之民不起”,则指史前大中原部族启始南下东扩地势力范围——揭示出原始社会历史势态的转折。

“禹既已克有三苗,焉历山川,别物上下,乡制四极而神明不违”。《墨子.非攻》这里的“别物上下,”实际就是《尚书.禹贡》所记载:夏国要求被征服的东夷南蛮地望的方国或部族,贡献不同等级的地方特产。《荀子.议兵》言:“是以尧伐驩兜,舜伐有苗,禹伐共工,汤伐有夏,文王伐崇,武王伐纣。此四帝两王,皆以仁义之兵行于天下也”。表明史前华夏四帝一统天下大业,最终是要掌控社会分工生产和聚敛地缘物产财富。从尧舜经典可知把“共工、驩兜、鲧、三苗”定为“四凶”,则预示着古代手工业,已被中原强权的禹启“金德”势力彻底奴化。其所代表的社会生产力先进推动作用,从此就很难在先秦社会经济生产活动中体现出来。例在所谓的商周青铜时代,出土的大量的文物器型与提高农业生产效率实用价值就少有联系,主要是为“国之大事在祀在戎”以及五服制生活消费而服务的。反之在西方早期文明建设中,史前手工业则是提高社会物质生活的创造主体。尤其是古希腊罗马社会的农工商阶层与哲人、海员等市民平民,基本上拥有私有制所赋予其一定的独立性和自由度。而这种情况大概只反映在尧舜益禹的禅让传说时期。

有关早期物流交换的信史记载“华商始祖”是王亥。例殷墟甲骨文中称“商高祖王亥”。传说契因协助禹治理洪荒成功后,被虞舜任司徒职,负责掌管居民的权力,同时封于商,所谓商民族因此诞生。王亥的高祖父相土发明了车马运输。王亥的父亲冥担任夏少康的司空,后再治水过程身亡。因此王亥成为商族的第七任首领。据范文澜、郭沫若等人研究,前商部落活动的中心在河南商丘。王亥是商契的第六世孙。甲骨卜辞中称之为"高且亥""高且王亥",(“狂童之狂也且”《诗经-褰裳》其中的“且”字指色狂情痴,是原始生殖崇拜男性器在甲骨文的象形。延伸为“祖”字《竹书纪年》作王子亥或"侯子亥"《楚辞.天问》作""""。《世本》作核,《古今人表》作垓,皆其通假字。《史记》作振,则因与该或垓二字形近而讹。”)在商代王室世系中,甲骨文献叙述最多的有契、王亥、上甲微、成汤四位王,王亥是卜辞中所称的三位高祖之一。《世本》云“相土作乘马,王亥作服牛”,商的祖先“立皂牢,服牛马,以为民利”。''是喂牛马的槽,''是养牛羊用的圈《管子》,说明他们很早就过渡到定居畜养和物物交换的生活状态。王亥王恒兄弟“肇牵车牛远服贾,用孝养厥父母。厥父母庆,自洗腆致用酒”《尚书.酒诰》,表明商族工商贸易的发展。《墨子•贵义》云“商人之四方,市贾倍徙,虽有关梁之难,盗贼之危,必为之”。可以说王亥开创了华夏商业贸易的先河,这就是从事贸易活动的商部落称为"商人",把用于交换的物品叫"商品",把商人从事的职业叫"商业"的原因。盘庚迁殷定居后才有殷民称呼。

 

从出土的甲骨文中可以看出,受到商族后代重视的有王亥和他的儿子微(即上甲微,甲骨文称上报甲或报甲),以及商朝的建立者汤。上甲微是王亥的儿子,他也是商代第一个以天干来命名的王。亥父玄冥因治水亡命运和鲧同。史载王亥没有“子承父业”却转行经商谋利,这和《舜典》命“伯禹作司空”,但大禹继承父鲧司工治水成功后,却当上天子转身有异工同曲之处,既不符合“子曰:父在观其志,父没观其行,三年无改于父之道,可谓孝矣。”的世袭制标准《论语》。

舜“帝曰:俞,咨!禹,汝平水土,惟时懋哉”。但其成功后“禹会诸侯于涂山,执玉帛者万国”。命各方诸侯和令九州牧贡献金属青铜,铸造象征九州九鼎。故儒说夏有金德;因“铁器兵刃,天下之大用也,非众庶所宜事也”《盐铁论》。这样大禹就把金工产业当作统治天下的工具而掌控垄断。所谓“平水土”的经济意义异变为:大一统的政治手段,就体现在制造重器九鼎,镌刻州域的山川图形。其中豫州鼎为中央大鼎,豫州即为天下政治中心。把国家重器九鼎集中到夏王朝京都阳城,体现出“普天之下,莫非王士,率上之滨,莫非王臣。”之水土资源的地权被君王一人掌控。周公说“古之人迪惟有夏,乃有室大竞,吁俊尊上帝迪,知忱恂于九德之行”。所以“今文子文孙,孺子王矣!其勿误于庶狱,惟有司之牧夫。其克诘尔戎兵以陟禹之迹,方行天下,至于海表,罔有不服。以觐文王之耿光,以扬武王之大烈”。就是要成王把内政的各种狱讼矛盾交给有司牧夫去治理。主权重要的是能手握兵权,遵循大禹的足迹,横行天下让势力范围扩张到海内外。只要效仿“轩辕黄帝乃习用干戈,以征不享”之外交手段。“天下有不顺者,黄帝从征而征之,平者去之,披山通道,未尝宁居”,就没有人胆敢不顺从不臣服《五帝本纪》。以此显扬文王圣德的光辉,继承武王统一天下的大业。《周书立政》中国大一统的历史说明:征服地方和扩张天圆的政治建构,使用的是武装夺取政权的手段。“自剥林木而来,何日而无战?太昊之难,七十战而后济;黄帝之难,五十二战而后济;少昊之难,四十八战而后济;昆吾之战,五十战而后济,牧野之战,血流漂杵。”《路史》来完成“胜王败寇”的立国大业。毋庸置疑只要能入主中原者就占据了中国历史上的祭祀地位。这就是五千年中国文明历史的社会特色,其本质还是“英雄创造历史”的胜王篇章!

《史记.殷本纪》说商祖“殷契,母曰简狄,有娀氏之女,为帝喾次妃,三人行浴,见玄鸟堕其卵,简狄取而吞之,因孕生契”。(高辛氏帝喾次妃“尧母庆都,赤龙感之,孕十四月而生丹陵”,又说“帝喾娶陈锋氏女,生放勋。娶娵訾氏女,生挚。帝喾崩而挚代立。帝挚立不善(崩),而弟放勋立,是为帝尧”《五帝本纪》;司马迁说黄帝次子昌意子族,高阳氏颛顼支系生驩兜(头)苗民、鲧禹、老童祝融以及到瞽叟虞舜之谱系,要比其长子玄嚣孙族高辛氏帝喾子系——黄河中上游地望的“尧弃契”等晚四辈,且多发支系复杂——其涵盖长-黄中下游东南地区,表明舜益和垂重共工以及禹启契代表“虞商或工匠”主政时代的特殊性)。

《商颂》云“天命玄鸟,降而生商,宅殷土茫茫,正域彼四方”。从《诗经》看商祖契和周祖弃都与鸟图腾文化有关。(这大概是商周甲骨金文里的“1”演变,但只有“一”不变,在《易经》里所用“--”爻符号——象形飞鸟展翅之缘故)。《周本纪》说“周后稷名弃。其母有邰氏女曰姜原。姜原为帝喾元妃。姜原出野见巨人迹,心忻然说欲践之,践之而身动如孕者。居期而生子,以为不祥,弃之隘巷,马牛过者皆辟不践;徙置之林中,适会山林多人,迁之;而弃渠中冰上,飞鸟以其翼覆荐之。姜原以为神,遂收养长之。初欲弃之因名曰弃”《诗经 大雅 生民》。联想“丘也闻有国有家者,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盖均无贫,和无寡,安无倾。夫如是,故远人不服,则修文德以来之。既来之,则安之”《季氏》。和孔子说“吾有知乎哉,无知也,有鄙夫问于我,空空如也,我叩其两端而竭焉”《子罕》。可推测孔子所谓“夫诚,弗勉而中,不思而得,从容中道,圣人之所以体定也”《家语哀公问政》。是指均分与平衡的中心线古代宫城架构模式,具有史前“朱雀图腾”和先秦“中庸之道”的特征。

据文物和文献考证,笔者认为除商契与周弃部族祖先除在史前曾多次迁徙共性之外,前者代表中国东南红壤低地区域的史前交流性(工商之动)文化族群(如城子崖和屈家岭以及良渚文化等。当然也有赤峰红山文化南下在山东龙山文化里留存的痕迹。),而后者代表中国黄土高坡地望的史前吸收性(农牧之静)文化族群(如马家窑和大河村以及庙底沟代表的仰韶与中原龙山文化),则是商周地缘文化始源的最大差异。《山海经》记王亥操鸟而食。甲骨文研究翘楚胡厚宣先生就从殷墟八片甲骨上的十条卜辞材料,找到祭祀商高祖王亥的""字,形体从亥从鸟从隹,隹也是鸟形,这便是商族以鸟为图腾的确证发现。其中商先公王亥之“亥”字,头上都有一鸟形,鸟或作隹形,或加一手形。孟子有言:“舜生于诸冯,迁于负夏,卒于鸣条,东夷之人也。文王生于岐周,卒于毕郢,西夷之人也。地之相去也,千有余里,世之相后也,千有余岁。得志行乎中国,若合符节。先圣后圣,其揆一也。”而东夷人的祖先为少昊氏族以鸟为图腾,其中第一胞族中的五个氏族,分别以凤鸟、玄鸟、伯赵()、青鸟、丹(朱)鸟为图腾,其中玄鸟即紫燕为商族人的图腾。晚商青铜器《玄妇罍》其铭文有"玄鸟妇"三字合文,可以佐证虞舜作“《箫韶》九成,凤凰来仪”《尚书.皋陶谟》和商族祖先以飞鸟为图腾。反之史前出土的大型飞龙图腾岩画,和龙虎贝石塑型则多出自黄河中上游的西北地区。而在长江中下游的江淮地区则很少发现。



wxp-wxp 发表于:17-03-24 11:12 0
4

  秦王政的集权专制“极至”特色

秦始皇用武力结束了战国时的地方割据,和地权兼并的混乱局面。但也消灭了地方多元化自治,并终止了先秦诸子可自由择君立说,以及百家争鸣的文化繁荣进程。他统一文字却焚诗书、坑儒生,加强思想专制和禁锢言论自由;他统一货币和度量衡,也强化了对经济领域的国家垄断官营专利;事实是在文盲遍野和民无分文的中国农业社会(此状况延续到20世纪初),上层建筑创造的文字与货币的普及流通,必然是在国家教育和赋税的专制强力下才得以进行的。如经学优者则仕,和秦汉征收的户赋与口钱——“秦则不然,用商鞅之法,改帝王之制。田租、口赋、盐钱之利,二十倍于古”《汉书食货志》和“其君长岁出赋二千一十六文,三岁一出义赋千八百钱;其民户出幏布八丈二尺,鸡羽三十镞”,“官府受钱者,千钱一畚”《秦律金布律》,以及汉制征收的一为课取十五岁以上成年男女的人头税,谓之“算赋”;二为课取于七岁以上和十四岁以下的未成年者的人口税,叫作“口钱”,跟口赋有密切关系的还有“户赋”,等等此类要求广大原本“自给自足”或“以物易物”的小农经济基础群众,必须交钱付币完成公差义务《史记》。

 

秦汉史证明:货币和文字以及度量衡的强权统一执行标准化,只能有利于集权统治,并不具有社会物质与精神信息交流或普及化使用价值职能。换言之先秦文字和货币以及度量衡,只是社会上层建筑人际关系的信用手段,对经济基础里的生产分工和贸易交换以及意识认知沟通等过程并无实用价值。(例原在先秦自谓的“朕”字就只归赢政一人专用。只要君王用过的字名,臣民就不能再使用。“为尊者讳,为亲者讳,为贤者讳”《公羊传》)。传嬴政感觉自己灭六国一统天下,“德过三皇,功盖五帝”,故选三皇五帝里“皇帝”二字为号,并以“始”字为先。“皇美也”《广雅释诰》“皇德像天地日,自始也”《说文》。梦想“惟曰欲至于万年,惟王子子孙孙永保民”一脉相承万代绵长《尚书•梓材》。郭沫若认为甲骨文里华蒂画符是帝字雏形,“因其生育之功谓之帝”。董仲舒称“德侔天地者称皇帝”,王充说古代谥法有“靖民则法曰皇,德像天地曰帝”。《释言》称“德、得也,得事宜也”。(务必注意古文汉字里多存在音同义通的联想特征。也就是今天认为的错别异体字层出不穷)。

 

另外在民间流行“以物易物”(即生产与消费的使用价值主要通过直接交换的途径来完成)之类的自发集市的自由贸易中,并无硬通货“金本位”的古代法定货币,不具备社会必要的储存流通之兑现信用构建职能。至于秦统一的度量衡即长度和重量以及容器制定的标准也与先秦文字运用一样,并无社会普适性实用价值。在史料里可发现所谓秦朝测量长度和重量以及容积等标准工具,在民间生活里很少发挥实际作用。“夫布指知寸,布手知尺,舒肘知寻。斯不远之则也;周制三百步为里,千步而井,三井而埒,埒三而距,五十里而都,封百里而有国”《家语王言解》。(例《盐铁论未通》就有古者百步为亩,西汉时240步为亩等之说)。客观讲:秦始皇用暴力代表公权实现帝国货币和文字以及度量衡的统一化,是强立起的社会公信力地“华表”。秦朝投入领先世界的地图测绘技术力量,进行国土与人口精准统计。并由此修驰道建驿站筑长城,规定车同轨行同伦的交通管制,主要用于帝国对人力与物利调用。百姓不堪重负秦朝痛苦,最终引发了卒吏陈胜率先起义。(唐诗云”六王毕,四海一。蜀山兀,阿房出。覆压三百余里,隔离天日!”中国历史存留下诸如权贵纵情所欲的皇城宫殿,往往与天下一统之君主大业连体,被当作帝国史上辉煌遗产接受瞻仰。但杜牧却提醒后人道“嗟乎一人之心,千万人之心也。秦爱纷奢,人亦念其家。奈何取尽锱铢,用之如泥沙!使负栋之柱,多于南亩之农夫;架梁之椽,多于机上之工女。。。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不要“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忘记建国大业要有尸骨堆成。

从《秦律》看秦朝要求地方官吏必须年报“上计”丁口,和赋税以及徭役的公用数量。不仅集聚国力,为其“惟皇作极”《洪范》“惟辟作福,惟辟作威,惟辟玉食。臣无有作福作威玉食。臣之有作福作威玉食,其害于而家,凶于而国。人用侧颇僻.民用僭忒”的自我纵情所欲,还把国内统一才熄灭的战火,再蔓延到南征北战的领地扩张中。《汉书》记秦始皇在十几年的集权统治里,“入使民属于农,出使民壹于战,故圣人之治也王者,国不蓄力,民不积粟”《商君书》,从人-地结合的小农生产体制抽取的劳力就达数百万壮丁充军,接近全国千万人口的三分之一。“丁男被甲,丁女被输,苦不聊生,自经于道树死者相忘”。致使脆弱的小农定居生产系统濒临崩溃。“男子力耕不足粮饷,女子纺绩不足衣服,竭天下之资财以奉其政,犹未足以詹其欲也”《食货志》。可见秦帝国统一天下,事实是断绝了先秦地方割据自治时期,百姓还存有“逝将去女”寻觅乐土或乐国或乐郊希望《诗硕鼠》的逃亡生路。《盐铁论》说秦律严法暴政下“刑者相伴于道,而死人日成积于世”,“昔秦常举天下之力以事胡越,竭天下之财以奉其用然众不能毕。而以百万之师为一夫之任,此天下共闻也”。客观说在秦王朝的物质领域里,百姓是“力罢不能胜其役,财尽不能胜其求”。在秦帝国的精神领域中,“自君卿以下至于众庶,人怀自危之心”《过秦论》。

 



wxp-wxp 发表于:17-03-24 13:20 0
5

欢迎 wxp-wxp 君从《盐铁论》解密先秦文化特色中国人(心)性与人(身)权史探

如此冷落之地,君之大驾光临,一时令我还没有适应过来!《盐铁论》是文革期间学习资料,过去浏览过,业已忘得差不多了。待细读后,斗胆评述,再次表达谢意!

回复 引用

5549187

在线

  wxp-wxp [角落] [飞语] 发表于:17-03-24 12:44   [第2版 03-24 12:44↓] [只看该作者]

6

谢谢 kexie先生,您好,我们都是历史哲学的爱好者吗?我正在拜读您的文章呢!我认为《诗经》可以做先秦社会信史的重要资料。简言之《诗经》就是先秦时代儒家“不学诗,无以言。不学礼,无以立”等言行教科书。“子曰:“小子何莫学夫诗。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迩之事父,远之事君;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子谓泊鱼曰:“女为《周南》、《召南》①矣乎?人而不为《周南》、《召南》,其犹正墙面而立也与?”《诗经》不仅是孔孟之道内涵感性情商的源泉,也是商周秦汉政治形态依据。对此我会进行考证的。还请您批评指正。

编辑 回复 引用

5549187

在线

  wxp-wxp [角落] [飞语] 发表于:17-03-24 13:14 [只看该作者]

7

我把书里有关《诗经》和先秦社会礼乐制度的历史作用的论述摘录于此,请先生斧正!谢谢

     考古证明:先秦的丧葬祭祀制度起源于5千年前的大汶口以及红山和良渚文化时期。所谓社会单元的家庭细胞——即“双人含珠合葬”所代表的一夫一妻制的家庭私有化文明——在山东龙山文化遗址首次出现(仰韶文化时期流行“单人”葬俗。但发现头向多朝东或西葬制,很少有头朝南方向安葬的)。但后来伴随诛连维稳手段的出现,原始的“群葬或重葬”习俗也变异成用大量牺牲和人殉陪葬的野蛮葬制。可以说儒家文化就是先秦丧葬祭祀和商周礼乐制度的产物。例如“君子之道,费而隐。夫妇之愚,可以与知焉;及其至也,虽圣人亦有所不知焉。夫妇之不肖,可以能行焉;及其至也,虽圣人亦有所不能焉。。。君子之道,造端乎夫妇;及其至也,察乎天地。大哉圣人之道!洋洋乎发育万物,峻极于天。优优大哉。。。君子之道,辟如行远必自迩,辟如登高必自卑。《诗》曰:“妻子好合,如鼓瑟琴。兄弟既翕,和乐且耽。宜尔室家,乐尔妻帑。”“子曰:“父母其顺矣乎”“仲尼祖述尧舜,宪章文武。上律天时,下袭水土。。。郊社之礼,所以事上帝也。宗庙之礼,所以祀乎其先也。明乎郊社之礼,禘尝之义,治国其如示诸掌乎!”《中庸》

    “周公曰:呜呼,自殷王中宗及高宗及祖甲及我周文王,此四人迪哲”《无逸》,他所举实例就是开禁言论自由的兼听政风。“乐操土风不忘旧也”《左传成公九年》,其最具历史价值的文明遗产就是由商周官方用雅言文字记录民声世风的《诗经》——“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迩之事父,远之事君,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子曰:诗三百,一言蔽之曰:思无邪”,“不学诗无以言”等表明韩愈所谓“未知所究竟,且作新诗謡”之民歌众音发出的心声就是先秦普及教育的百科全书。在秦朝设有掌宗庙礼仪的“奉常”和掌宫廷内务的“少府”二署,其下设有与音乐相应的属官分别为“太乐”和“乐府”。(在秦始皇陵附近出土了一只秦代错金甬钟,钟柄上镌有秦篆“乐府”二字,可作为秦时乐府存在的佐证)。资料记载,秦时“乐府”隶属“少府”,专掌供秦庭享用表演的世俗音乐歌舞。《史记》说“高祖过沛,诗《三侯之章》,令小儿歌之。高祖崩,令沛得以四时歌舞宗庙。孝惠、孝文、孝景无所增更, 于乐府习常肄旧而已”。《汉书礼乐志》载“至武帝定郊祀之礼……乃立乐府,采诗夜诵,有赵、代、秦、楚之讴。以李延年为协律都尉,多举司马相如等数十人造为诗赋,略论律吕,以合八音之调, 作十九章之歌。”即西汉王朝已把民间“采诗”或“采风”作为一项重要的政治活动。

    “声音之道,与政通矣。故礼以道其志,乐以和其声,政以一其行,刑以防其奸。礼乐刑政,其极一也;所以同民心而出治道也”《礼记乐本》。统治者通过百姓传唱的歌谣来了解政治得失,然后对方针政策进行必要的调整。“采诗夜诵”是指在夜间将收集到的民间歌谣逐个进行咏读或演唱,以此来了解民情心声反映。“凡音者,生于人心者也;乐者,通伦理者也。是故,知声而不知音者,禽兽是也;知音而不知乐者,众庶是也。唯君子为能知乐。是故,审声以知音,审音以知乐,审乐以知政,而治道备矣。是故,不知声者不可与言音,不知音者不可与言乐。知乐,则几于知礼矣。礼乐皆得,谓之有德。德者得也”《乐本》。知音知人与治人治心,以及礼乐德行就是先秦政治维稳主要特征。


   御史大夫篡改孔子语义道:“县官之于百姓,若慈父之于子也。忠焉能无诲焉?爱之而无劳乎?”他也修正了韩非子把《老子》“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的无情寡意用于法治的思想——“人之情性莫先于父母,皆见爱而未必治也,虽厚爱矣,奚遽不乱?故父母之爱不足以教子,必待州部之严刑者,民固骄于爱、听于威矣”(韩非所谓“夫君之直臣,父子暴子也”“夫父之孝子,君之背臣也”也点中了先秦儒家“先孝后忠”即民贵家重君为轻《孟子》的思想核心)。其实儒家认为君臣或官民的关系,应和诗经开篇《周南》与《召南》那样的男女及阴阳关系相同——“君子之道费而隐。夫妇之愚,可以与知焉,及其至也,虽圣人亦有所不知焉”,“君子之道,造端乎夫妇,及其至也,察乎天地”《中庸》。

    在《孔子家语:大婚解》里鲁哀公曰:“敢问为政如之何?孔子对曰夫妇别、男女亲、君臣信,三者正,则庶物从之。古之政爱人为大,所以治.爱人礼为大,所以治.礼,敬为大.敬之至矣,大婚为大.大婚至矣,冕而亲迎,亲迎者,敬之也.是故君子兴敬为亲,舍敬则是遗亲也.弗亲弗敬,弗尊也.爱与敬,其政之本与。。。天地不合,万物不生,大婚,万世之嗣也,君何谓已重焉?。。。昔三代明王,必敬妻子也,盖有道焉.妻也者,亲之主也,子也者,亲之后也,敢不敬与.是故君子无不敬,敬也者,敬身为大.身也者,亲之支也,敢不敬与.不敬其身,是伤其亲.伤其亲,是伤本也.伤其本,则支从之而亡”至于家国同构的意识则是汉儒修正孔孟之道后的产物。《淮南子》云:“夫臣主之相与也,非有父子之厚骨之亲也。而竭力殊死,不辞其驱者何也?势有使之然也”。

    孔子强调:“不学诗,无以言”而学会说话的目的则是认知人;“是故不知声者不可与言音,不知音者不可与言乐。知乐则几于礼矣。礼乐皆得,谓之有德。德者得也”《乐记》。“不知言,无以知人也,”而“知所以修身,则知所以治人。知所以治人,则知所以治天下国家矣”《中庸》。学言知人的启蒙课本就是《诗经》。“子曰:“小子何莫学夫诗?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迩之事父,远之事君,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诗三百 一言以蔽之 思无邪”。

    苏格拉底认为“求知是最大的善”以使思想在陌生未知的精神领域自由探索飞翔;而在孔子看来“知礼立人”以稳定社会等级建构有序不紊才是至善之美;前者寻找自然秩序的美,而后者要恢复等级社会常态有序的美,“诵《诗》三百,授之以政,不达;使于四方,不能专对,虽多,亦奚以为?”《子路》。王阳明结论“知行合一,止于至善”;

    “子谓伯鱼曰:女为《周南》、《召南》矣乎?人而不为《周南》、《召南》,其犹正墙面而立也与”。而知道人之常情,遵循中庸之道,就能实现人性化社会管理。“子曰:《关雎》,乐而不淫,哀而不伤.”,作为《诗经》开篇的主题曲:水鸟鸣声求偶,靓女俊男好逑;(强调声色效应)美女忙采食,君子多思恋;(凸显食色人性)“参差荇菜,左右流之”和“参差荇菜,左右芼之”(意喻维生与维稳的平衡);“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暗恋爱慕的相思欲望呀,要靠友好示爱来完成“子曰:爱之,能勿劳乎?”)所以对“窈窕淑女,琴瑟友之”——《中庸》引“妻子好合,如鼓瑟琴。兄弟既翕,和乐且湛。妻子好合,如鼓瑟琴。兄弟既翕,和乐且湛。宜尔室家,乐尔妻帑。是究是图,亶其然乎?”《常棣》;所以对“窈窕淑女,钟鼓乐之”——《家语》说“妻也者,亲之主也,子也者,亲之后也,敢不敬与?”“爱与敬,其政之本与”;所以“子曰:“礼云礼云,玉帛云乎哉?乐云乐云,钟鼓云乎哉?”《阳货》总而言之就是要对“窈窕淑女,琴瑟友之”和“窈窕淑女,钟鼓乐之”用情求爱,而不能倚强凌弱去欺女霸妻。这就是《诗经》里君子和公子成家立业的分水岭。

    “百世以俟圣人而不惑,知人也。故君子不可以不修身;思修身,不可以不事亲;思事亲,不可以不知人;思知人,不可以不知天。故君子不可以不修身;思修身,不可以不事亲;思事亲,不可以不知人;思知人,不可以不知天《中庸》。孔子的忠恕之道和《大学》的挈矩之道。进一步提出了“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自诚明,谓之性。自明诚,谓之教。诚则明矣,明则诚矣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诚者,天之道也,诚之者,人之道也。诚者,不勉而中 ,不思而得,从容中道,圣人也。诚之者,择善而固执之者也。”“致中和 ,天地位焉,万物育焉。。。执其两端,用其中于民,其斯以为舜乎”之“好学近乎知,力行近乎仁,知耻近乎勇。知斯三者,则知所以修身;知所以修身,则知所以治人;知所以治人,则知所以治天下国家矣”的人文治世理念。简言之先秦孔孟之道的知言和知人以及治人树人的情商思想与感性思维范本就是《诗经》。



wxp-wxp 发表于:17-03-26 11:35 0
6

 kexie [角落] [飞语] 发表于:17-03-26 00:40   [第2版 03-26 00:40] [只看该作者]

8

展开评说之前,先表明一下,我个人之所以在后面随心所欲“就事论事”的原因、态度和视角问题。

我已年过半百,八十年代末毕业于医学院,毕业后进入省级二甲医院,从事了十年内科医师、十年医院(医务科)行政工作、五年司法鉴定管理业务,现今在医院体检科工作,距离退休已经不远。


我没有文史哲专业培训经历,只是自中学以至今,一直没有停止“文史哲”类书籍的泛泛读习,尤其在文学领域未曾间断独自探索,并尝试创作有三十多年了吧。

事前,大约浏览了一下“wxp-wxp”君在西祠的“角落”,看到最早2003年就在一些论坛上阐述哲学类话题了。我自己大约2002年底开始接触网络文学论坛,之后通过可能是四川哲大的“思问”或/和“思想之约”论坛,逐步接触网络上文史哲类,甚至包括新闻传媒类论坛,凡涉及专业性哲学话语,我多数是提问和翻阅学习,偶或也发文或与人探讨。当初,无论在哲学性论坛或其他文史之类者,也无论针对自己或别人的文字,凡评议之际,总爱事先说一句话,即:“巧者不过习者之门。”至于为什么先把这样一句话摆出来,其实不言自喻,旨在表明凡我的所言所论,完全是“外行人”凭借直觉感觉的质疑、心得和问答,应属于“姑妄说之、姑妄听之”而已,甚至都无须存在“有者改之无则加勉”的负担要求。

另外,针对为何要读书以及如何读书的问题,尤其是在究竟怎样对待书本内容与其作者本人的问题上,我自己也一再公开宣扬:“读书知短,识人知长。”然而,在私下对于我的孩子以及心仪的朋友,却一会儿解释说“读书要知其短、识人要知其长”,一会儿却又强调“读书要知其长、识人要知其短”!其实,凡事物具备的某一特征,经常就是有其长,而恰是其短处所在。对于此中辩证问题,即可笼统视为矛盾的特性关系,也可视为中国传统的阴阳思维吧。话说到此,凡喜好东西方哲学,或有更广泛些“文史哲”爱好的读书人、文化人,或统称“知识分子”们,原本对于社会现象,亦如同针对个人或别人文章作品一样,无论何等模样的评论话语(此处指的是“评论话语”而不是“人身性的言语攻击和皮肉折磨”),都应该能够理智、明智、机智对待之,在外观上,起码表现出来的一定应该是一份冷静雅致的姿态,而绝不该是像自“文革”至于今依然惯常见到的:或公开的恶语相向、睚眦必报,甚至赤膊上阵、大打出手,或暗地里屏蔽拉黑、积怨蓄恨,甚至寻机落井下石、迫害摧残。


我自己觉得上面一段话,不仅是针对“wxp-wxp”君的预防性表白,也是对于“另一种存在”曾经网友们的心结释解吧。

 

wxp-wxp君说,此处楼文是新出版的书籍。那么,书名应该就是“从《盐铁论》解密先秦文化特色……中国人(心)性与人(身)权史探”。不过,浏览“目录”内容,特别是看过“第2楼”中应是第一章的【一 秦帝国是逆先秦人性与人权进步的“反动”】内容后,我个人觉得,起码“书名”与“书目”内容之间,在匹配上不十分合适。因为我是学医的,仅仅为了晋升职称,就必须写论文或综述。君之“目录”内所列举的“话题”,或说即将言及的“知识内容”,单凭一本《盐铁论》真的能够撑得起来吗?


此处仅针对“第2楼”,浅谈我的看法如下:

此一部分史料属实,作者对战争的残酷性认识,立足于仁爱人性的角度,应是属文的正道。因为这是开篇首章首节,而第一段话:“2年前的秦汉史奠定了中国社会特色。春秋战国出现的老庄和孔孟之道,塑造出中国传统文化的精,气,神;这集中体现在《吕览》和《鸿烈》以及《盐铁论》等秦汉文献里,其核心就是坚持“抑强扶弱”立场,实现在等级社会架构里国民的维生和君主权利的稳定。”仅是在这一段话里面,就有一些值得商榷的大问题!

中国社会究竟有什么特色?君之首章首节里面所说的“中国社会特色”,仅是指“先秦文化特色”?还是指一直到当下“二十一世纪的中国社会特色”呢?按一般人理解,上文中“中国社会特色”应为当下中国,或者是近代中国的社会特色问题。

关于中国传统文化,尤其是文化特色问题,毋庸置疑,从专业学术论著到世俗话语中时常提到的“儒、释、道”三家,应是中国社会特色的“命门”。在此,即不用绕弯子,也不用过份谦虚,起码我自己就一直说:“中国社会特色是儒、释、道的杂合者。”请注意我这里用的是“杂合者”而非“结合者”。其为何呢?因为在我的理解上,所谓“结合者”应该是二者以上特色的提升物,而“杂合者”不过就是你中有我而我中有你而已。

既然“中国社会特色”说到了“儒、释、道”三家。那么,这三家何时碰在一起?又是历经了怎样的碰撞,才形成了今日中国像一幅“姥姥不喜而舅舅不爱”“虽把祖国比作母亲而国民孩童都像是领养的”生动画面呢?

经过上面一带而过,我想wxp-wxp君或许能够赞同:先秦文化特色与中国社会特色,在根本上就是两码事情。正因为如此,当下和未来的中国,尤其是自觉以华人为荣的人们,应该多用些力气,不妨更多付出一些精力和金钱,用心多了解一些东汉初年之前的华夏文化史,尤其是那一阶段中艺术历史内的音乐、绘画、文学的细微轨迹,应该大有裨益。

因周末家事缘故,暂且到此。


匆忙浏览片断,畅所欲言,言语不到之处,深请wxp-wxp君多多包涵!


回复 引用

从《盐铁论》解密先秦文化特色中国人(心)性与人(身)权史探5549187

在线

  wxp-wxp [角落] [飞语] 发表于:17-03-26 11:26 [只看该作者]

9

 kexie您好

关于您指出的——

第一段话:“2年前的秦汉史奠定了中国社会特色。春秋战国出现的老庄和孔孟之道,塑造出中国传统文化的精,气,神;这集中体现在《吕览》和《鸿烈》以及《盐铁论》等秦汉文献里,其核心就是坚持“抑强扶弱”立场,实现在等级社会架构里国民的维生和君主权利的稳定。”仅是在这一段话里面,就有一些值得商榷的大问题!

中国社会究竟有什么特色?君之首章首节里面所说的“中国社会特色”,仅是指“先秦文化特色”?还是指一直到当下“二十一世纪的中国社会特色”呢?按一般人理解,上文中“中国社会特色”应为当下中国,或者是近代中国的社会特色问题。。。我想wxp-wxp君或许能够赞同:先秦文化特色与中国社会特色,在根本上就是两码事情。正因为如此,当下和未来的中国,尤其是自觉以华人为荣的人们,应该多用些力气,不妨更多付出一些精力和金钱,用心多了解一些东汉初年之前的华夏文化史,尤其是那一阶段中艺术历史内的音乐、绘画、文学的细微轨迹,应该大有裨益。——本人是这样认为的:先秦文化是奠定中国社会的传统文化特色的基础。就好比不了解物理和化学的原子或元素结构就不懂得生物或生理形式一样。不知道信息软件编程的源代码,就不能掌握操作系统的本质,无非只是在进行使用技术的发展。我的第一段话首先指出的是:人类社会本质属性就是等级制架构,任何理论和实践都是在政治尊卑和经济贫富等这样历史既定性的基本矛盾中的产物。至于先秦文化进步核心内容自西汉中后期就逐渐被修正为您说的——“儒、释、道”三家,应是中国社会特色的“命门”,换言之这个“命门”已丧失了先秦文化里孔孟之道儒君子的精气神。您是学医的,肯定知道中医和西医的理论实践的根本区别,就是前者依靠的是对人体“精、气、神”等要素的调理养生。他把后者对物理和生理以及心理等不同层次的存在知识,混沌成一个“自组织维稳,自保护维生”的有机系统。所以了解先秦社会更有助于我们今天中国人性与人权的现状。邓小平早就指出改革开放的关键是要解决人思想观念这一根本问题。所以不了解先秦历史就不会深刻理解中国社会特色的本质起源,也不会理解现代科学研究成果——由耗散结构理论(Dissipative Structure)、协同学(Synergetics)、突变论(Catastrophe Theory)和超循环理论(Super circle)集合架构的社会系统理论。




wxp-wxp 发表于:17-03-27 00:08 0
7

 kexie [角落] [飞语] 发表于:17-03-26 19:49   [第2版 03-26 19:49] [只看该作者] 第11楼

谢谢wxp-wxp君的回复!

忙里偷闲,楼文内容,大致浏览一遍。其信息量之大,令我目眩。但我自己对于君之涉及近些年来国内考古成绩报道的归纳分析,颇感有趣;其中,多处关于上古部落源流和血脉分支的推论,亦很可观。至于引经据典的内容,我自己多年的习惯,尽可能少引用,凡不得不引用者,一般应为不生僻,若生僻应注明出处和自我理解。

首先简单说明一下我个人之所以整理《<绎史>中<诗经>故事》的原因。若说眼下我鼓捣的这件事,完全不是受到历朝历代任何一位先贤大德及其典籍对《诗经》颂扬的影响,更不是受近年来各省市以至于中央台类似“读诗会”栏目的启发,而是恰遇当下自己左右不知该做些什么时,为了不浪费时光,于是暗自计划在两年内完成于大学时就想做的一件事,这就是:逐字逐句读习一遍《诗经》。


书归正传。昨夜之所以匆忙回复上文,若过去在《另一种存在》的网友或许清楚,我在网络论坛上,尤其做为斑竹,凡承诺的事情必须说到做到,除非真的身不由己!

提到“儒释道”的命门,与“先秦文化特色”在中国传统文化史上的价值和意义,两者不相矛盾。


前些时间,具体应该是一年之前吧,中央台通过考古发现,揭示了秦国偏居中国西北一隅,究竟如何强大并统一中原者。随后,与一位朋友闲聊,他说是从这个电视节目上知道两件事情,也可说引出两个疑问:其一,秦国的祖先应是源自东方,是否就是东夷人?其二,君主丧葬规制究竟能否阴鹜子孙并断定未来?对其说法,我没有接合,因为我看过这个电视节目,随后提出了我自己最感兴趣的事情,则是秦国军功制度及其兵器部件的标注化生产体系。


近来,偶然看到七十年代末出版的一本书,是介绍美国数学家诺伯特-维纳的“控制论”。恰是这本书,又让我联想起大学时,最痴迷的杜拉克《有效管理者》以及忘记是戴尔还是卡耐基的《成功之路》。为何突然提及此类近代西方经济管理学的书籍呢?因为,我以往一再于哲学论坛热谈的“知难行易与知易行难”的话题,以及时常摆出来炫耀说的是中学时已经手抄一遍的《吕氏春秋》,让我之所以在人生绝境之中活过来,就是因为记住了《吕氏春秋》上不知哪一页一句话:“由其道功名不可逃,犹见闪电知雷霆将至。”为何这样一句话可以挽救一个人于危亡之中呢?简单一些看,这就如同绝望之中高呼“天无绝人之路”或“二十年后依然是一条好汉”一样,类似精神麻木力量。但是,就这样一句话出现在《吕氏春秋》之中,而且吕不韦其人其书及其与秦始皇的干系,都不应该视为儿戏样胡言乱语,而应该成为对他们那会儿每一个人及其事业成败得失的观念依据,或直言就是他们那一时代人物所行所为的哲学思想根本所在。


我大概最初是从季羡林先生书本中,约略知道“释教”(一般说的佛教思想及其团体活动)在东汉末年才开始流传中国,并有人著述说在《三国演义》中就有一段描写佛教徒修行的场景。对此历史我没有探究,但是到了两晋南北朝时,艺术文化成果无不充斥着“佛”家观念思想的印记。


楼主在此传播的书籍,既然旨在于“解密先秦文化特色”。那么,我自己以为有必要提醒读者,首先明确此书中“先秦文化”的大致时间段何在;另外,就是这种“先秦文化”铸就了那一时代人们何等样子的特质,而这种特质特征融进了华夏人种的骨子里,究竟是独占鳌头即居为首位啊?还是隐隐约约且似有实无呢?若进而再言,大概就是能否实现“不忘初心方得始终”的理想吧?!即便欧洲人回不到古希腊、罗马时的辉煌风光一样,而中国人也注定回不到与“先秦”时代一模一样的强悍霸道……东西方继往开来的前景风采,即使世界文明的终结就是“一片空白”,其实也无所谓喜悲。因为,有史以来的地球文化已经一再证实着一个浅显易懂的不老话题或课题:历史所谓惊人的相似,根本原因不过就是真正知道凡事物动因及其必然结果的人数不够多而已。

5549187

离线

 wxp-wxp [角落] [飞语] 发表于:17-03-26 20:39 [只看该作者] 第12楼

kexie先生,您好

1)关于“凡不得不引用者,一般应为不生僻,若生僻应注明出处和自我理解。”的问题,我认为书里引经据典和举例文物考古资料一是上网一查就可知,为省事我一般不再注明出处,或只标篇名或书名。至于我的观点一般用白话文且不加引号。当然因为因为我父留下一些绝版的考古资料我引用就不怕人家质疑。真有较真的我当然会提供说明的。只不过叫懂的行家知道证据确凿就行了。还是尽量想压缩篇幅。

2)你说““儒释道”的命门,与“先秦文化特色”在中国传统文化史上的价值和意义,两者不相矛盾”和您前说“我想wxp-wxp君或许能够赞同:先秦文化特色与中国社会特色,在根本上就是两码事情”的矛盾我不知该如何理解?我认同您说的“历史所谓惊人的相似,根本原因不过就是真正知道凡事物动因及其必然结果的人数不够多而已”,我写此书无非是要解释当下中西文化的碰撞源于先秦时代就因生存方式的不同,历史既定性的烙下了触感点性思维和视界线性思维等两种不同意识形态里的历史胎记。而中西文化必然的交流就要找出人类文明发展的契合点。(可以说现代西方基督教文化与中国“儒释道”文化的交流互通,要比他与俄罗斯东正教文化以及伊斯兰文化的契合点更少。也就是说现在在军事对抗或空间站合作活动里,美英所代表的西方势力为何首先把中国排除在外的。尽管他所面临的威胁事实上主要来自中东和东欧等原教旨主义与其价值观的对立。。。)简单地说就是中国人考虑问题首先是从自我“体验为真”的感受立场出发,去评价自在之物的价值。从不“全力以赴”去分析探究与现实功利无关事物的客观必然性。反之一旦对某一事物关注就必然要和主观判断的利害价值挂钩。

例1971年开始美国第三舰队倡议的国际上规模最大的多国环太平洋联合军演,目的在于保障太平洋沿岸国家海上通道的安全以及联合反恐。可以邀请沙特、印度、俄罗斯等与其对立显著地文化势力(20多个国家)参加,至到2012年中国才象征性参与其中。况且当今只有中国在不停的向世界保证“永不称霸”和“绝不首先使用核武”。那么G7集团所代表的二战后世界新秩序总在防范中国什么呢?这应该好好考虑一下吧。

编辑 回复 引用

从《盐铁论》解密先秦文化特色中国人(心)性与人(身)权史探5549187

在线

  wxp-wxp [角落] [飞语] 发表于:17-03-27 00:01   [第3版 03-27 00:01↓] [只看该作者]

14

尤其是上世纪70年代建立的国际站,由多个国家分工建造、联合运用,成为国际合作进行太空开发的标志。自2000年11月之后,中国始终被排斥在外,不得不另起炉灶自己摸索步人后尘。我认为主要原因还是西方人对沙特和伊朗以及俄罗斯等异教势力的思维方式较为了解或易换位思考掌控,但西方人对中国思维意识就如铁幕厚黑琢磨不透。



wxp-wxp 发表于:17-03-27 20:44 0
8

kexie [角落] [飞语] 发表于:17-03-27 16:26 [只看该作者] 第15楼

通常“说话、讲故事、写文章”都应注意“语境”问题。什么是语境?所谓“语境”,基本类似老百姓日常生活中,一般都要求的“见什么人说什么话,就事说/论事”吧。

平素,看到或听人强调“见什么人说什么话,就事说/论事”的话语,尤其是前半句,即“见什么人说什么话”,多数人,尤其年轻人,一准特反感。仿佛这种教诲,就是教唆人们首鼠两端、委曲求全……完全就是一幅小市民油头滑脑的嘴脸。然而,若静下心来细想,尤其要进一步把“就事论事”讲得明白之后,无论老少贤不肖,也就不难理解,或许还能认同那种不是别有用心而是解释生活常理的“说教”。

我家附近街头上有一家农业银行。每逢月末或月初,凡正常上班时间内,若说这一家银行一准“高朋满座”“人满为患”,都应该不是过头的话。因为,在端坐排队或进进出出的形影之间,虽不乏青中年男女,但占大多数的还是耄耋老人;另外,此种时刻的这里,若必须经过柜台的人工业务,经常没有两三小时的静候,应属于极高效率了。上周六,七老八十岁的爸妈借口看一下近两个月的工资是否打上了,其实是想把登满流水的存折更换成新的,于是还专门叮嘱我,不要把工资取出来,等下个月有到期的钱,合在一起再存定期的。对于老人絮叨了三四遍的事情,提升到“孝顺”高度,就是违命不如从命。于是乎,揣上电池充满的手机,我溜达着去了街头那家银行里面。

进了格外宽阔明亮的银行大厅,瞥了一眼座无虚席的排排椅子,我径直走向自动取号机。见我进了业务大厅,站在不远处像是大堂经理的一个人,一边凑过来一边问道:“办什么业务啊?”我刚说出“给老人取工资……”的话头,人家即刻转过了身子。看到手中挨号小票上分明写着前面还有51个人等候,我没有一点气馁。挪步到排排座椅一旁,赶等有人起身,我赶紧抽空坐了下来。凭借以往经验,我估计真正等待着办业务的不会超过30人。逢周末进银行的人,按说都是一些取千儿八百工资,或不过万儿八千输出输入的业务,再进一步猜测:即便数十万上亿元的银行大宗买卖,单凭现代人的经济头脑和人工智能网络能力……真的,让我一直弄不明白:有的人在银行柜台上,从一刻钟到半个多小时,无论是他还是她,为何都不挪动地方呢?!

“xxx该垮台了!什么玩意儿!股票只跌不涨,房价只涨不跌。你说理财不是陷阱,吃亏的人还少吗?老百姓手里这点钱,也就放在银行还算踏实……你是这个银行的吗?你有这个功夫,再开个窗口多好……”突然,自动取号机边上,一个一米八零以上五大三粗的大叔,冲着他身边那个大堂经理模样的人,竟然大声吆喝起来。井然有序的银行大厅内,原本低头看手机的人们,齐刷刷地都抬起头来。而在明明有六个柜台窗口,却只开了两个的工作区内,那两个客户和玻璃幕内的工作人员,一下子全都停止了业务,甚至玻璃幕墙内的两个工作人员都站了起来,而在他们身后,至少又露出来另一个工作人员的嘴脸。霎时间,银行内所有人的目光,格外一致地聚焦在距离大门不远处自动取号机旁的大个子身上。大堂经理模样的人,一声不吭,转身去了自动取款机区域。满脸怒气的大个子,扫了一眼视野内一个又一个茫然盯着他看的目光,他转身推开了银行厚重而透明的玻璃大门,出门后反手狠命地推了一把大门。但那玻璃大门着实太厚重了,依然有条不紊地静静地合上了,根本没有发出一丁点响声。

眼瞧着如此健硕的一个人,愤然离开的背影。在我脑海里,突然冒出来一个时常纠结的词汇:尴尬;也可说是:不尴不尬。但是,他为何做出如此令他自己和别人都很容易觉察出来的十分尴尬事情呢?难道他不懂得“见什么人说什么话”的道理?难道他没有“就事论事”吗?答案:既有也无!虽然,他貌似“就事论事”也说了大伙心里的话,但这种场合不对称啊!特别是这样一种态度和姿态,只能说是反映问题的形式之一罢了,而不是根本解决问题的康庄大道。

 

上面语句和所讲故事,本想解释“语境”与话语内容的重要性。但回头一读,确乎连强调“办事说话应该注意场合”的价值意义都有些个“跑偏”了。那么下面,补充说一个旨在强调“语境”重要性,但也即像实际,却又属于预判性的事例。

古今中外凡讲故事的书本,开头翻译成中文者,经常会是这样一句话:“很久很久以前……”如果在讲这“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中,总是穿插着现代的服装、音乐和道具。如此艺术形式,过去叫演绎/演义,而今天则叫“穿越”,但我自己真正理解了这竟然还是当代一种格外时髦的艺术形式,则通过所谓“无厘头”的港台影视镜头。但是,“无厘头”也好,“穿越”“演绎”也罢,如同某一类艺术或言文学形式,若能让更多人从中明白一种做人做事的道理,而不仅是让观众大把掏钱之后,只不过图了哈哈一笑的乐子而已。那么,像这样一份对艺术作品的“崇高”性要求,尽管在今天都显得有点过分且不合实际,但未来或说艺术发展的内在规律性,必定通过艺术生命力的意义而非一时一地票房的价值,给予“盖棺定论”吧。

 

wxp-wxp君问我:“上面‘儒释道’的命门,与‘先秦文化特色’在中国传统文化史上的价值和意义,两者不相矛盾”和前面所说‘……先秦文化特色与中国社会特色,在根本上就是两码事情’二者之间,应如何理解的问题。对此,我觉得若用在给概念下定义时,一般需要明确内涵和外延的关系……但如此说法,不免空虚。还是用“语境”来进一步说明比较容易相互理解。

第一句话的成因,是因为我看到“书名”“书目”和“首章首节”后,依据一份直觉感受而直言的话语,其措辞中“命门”一词,确实有点故弄玄虚,或用“关键”或“根本”或“根源”更好一些吧。而在这句话中,基于“当代中国社会特色”而言,所谓“先秦文化特色”,因为其中缺失“释教”思想成分,甚至就是“儒、道”也是到汉代之后才“特立独行”吧?所以,从这种思路或范畴基础上,“先秦文化特色与中国社会特色,在根本上就是两码事情”。

第二句话旨在强调从君之已上传内容所界定的“先秦文化特色”,其本身对于后来“中国社会特色”必定有其独特的价值和意义。这如同说:“最初城子崖的考古发现认定了龙山文化在中国传统文化发展上有不可或缺的价值和意义”一样,类似传承角度的价值判定和意义宣扬,则是不能任意抹杀者。

总之,或许我今日之用心,依然没能把想表达的意思解释清楚。不过,我还有一个想法,这就是如果本楼文书名,如同《燕山夜话》或《夜读偶记》或《读书随想》之类的个性认识与观念布道。那么,我可能从一开始开始不可能有上面那样的议论言辞,反而会针对各自独立章节或最终某一结论性问题上“就事论事”一番!


至于后面全球战略、战术形势分析,即便关注,亦确实不是我曾用心的所在!实在不置可否,见谅!


回复 引用

5549187

在线

   wxp-wxp [角落] [飞语] 发表于:17-03-27 20:39 [只看该作者] 第16楼

 kexie先生您好

    您说的——所谓“先秦文化特色”,因为其中缺失“释教”思想成分,甚至就是“儒、道”也是到汉代之后才“特立独行”吧?所以,从这种思路或范畴基础上,“先秦文化特色与中国社会特色,在根本上就是两码事情”。——这句话的语境我不懂。尤其是我认为所谓的儒道(例老庄和孔孟)他们的思言行,恰恰是在春秋战国时期才真正的“特立独行”。而在西汉后就已经变种成披着“天人合一”的君王之术或宗教巫术。

   我写此书无非是要解释当下中西文化的碰撞源于先秦时代就因生存方式的不同,历史既定性的烙下了触感点性思维和视界线性思维等两种不同意识形态里的历史胎记。而中西文化必然的交流就要找出人类文明发展的契合点。也就是想在当今中西关系的症结里,反省中国传统文化自身的优劣根本。因为去此中国特色也就失去中国文化的自在独立性。反之一味继承被汉化经学已修正的所谓历史道统思想,就必然和西方科学发展史创造的现代文明难以沟通。

   您说“至于后面全球战略、战术形势分析,即便关注,亦确实不是我曾用心的所在!实在不置可否,见谅”——看来我们是“道不同不相为谋”了。总而言之,本人在历史哲学投入精力的宗旨还是能为现实“古为今用”和“洋为中用”的社会需要做点贡献。并不是在自我感性或随心所欲状态里的思辨活动。即让中外人士更深层次理解中国思维和中国社会的历史既定性特色。但其社会文明起点或普适价值观启蒙所内涵的“抑强扶弱”人性和人权以及人文化的社会立场却是相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