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238552985.htm 6 566 2017-03-21 16:07:18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都市 > 清凉文苑 > 南京虎贲仓话史

南京虎贲仓话史

栖山红叶 发表于:17-03-21 08:25

南京虎贲仓话史

---东王府与天京事变

路过无数次走过的牌楼巷,自然想到一个虎贲仓的地名(现在只有一个虎贲仓停车场)。
南京虎贲仓话史
 

虎贲仓究竟是什么意思和来历呢?

虎贲,勇士也,贲同奔,意思是虹虎舞跑,像虎一样勇猛有力。《周礼•夏官•虎贲士》注云,王出将虎贲士居前后,是说虎贲氏是掌王出入之仪卫。汉平帝元始元年更名为虎贲郎,置中郎将统领。秩比二千石。一作星官解,属太微垣。《观象玩占》称:“虎贲一星在太微西藩之外,上相之西,下台之南。”。《开元占经》虎贲注曰:“虎贲士,以虎皮为冠,示威猛也。”

虎贲仓。1983年创刊号《南京史志》说这是最后一处东王府,仅存在三年多,各项建筑早已荡然无存。时隔近一百三十多年的今天,东王府遗址还留有原名虎贲仓、黄鹂巷、罗廊巷、侯家桥、华藏庵等地名。文中还讲到东王府北至虎贲仓(包括今解放军某部被服厂),今汉中路西段;南至侯家桥、华藏庵(明宣德年间创建)、罗廊巷、牌楼巷;西至石鼓路西,汉西门大街、堂子街边口;东至汉中路东端,黄鹂巷(包括今南京工艺装配厂),约有六七里范围。东王又将不远的龙蟠里“惜阴书院”,改为别墅,也是东王府的一个组成部分,东王曾由此到清凉山看戏。

叫人震惊的还在后面。 “东王杨秀清 究竟命丧何处”。大家知道一场“天京内讧”作为太平天国由盛变衰的转折点,历来是学者们研究的热点。当晚那位高权重的杨秀清,在府内被天国兄弟大卸八块,惨遭灭门。一提起这个事情总叫人毛骨悚然。一直以来夫子庙的“瞻园 ”被认为是最正统的东王府。我也曾认为天京事变是发生在这里,不过后来得知杨没住几天,就搬走了。随后洪秀全将瞻园赐给了西王萧朝贵的儿子萧有和,因此瞻园实际上成了“幼西王府”。最终事发的杨府在什么地方呢?在曾国藩幕僚张德坚编写的《贼情汇纂》一书中有明确的记载,“住三日,移往城内将军署,畏惧大营炮火,复移往汉西门内。”汉西门内地势较高的黄泥岗上虎贲仓前街,原为山东盐运使何其兴宅。杨在此大兴土木,拆明故宫之砖石材料,营建了一座蔚为壮观的建筑群。当时方圆六七里地,号称“九重天府”,和当时位于今天总统府的天王府相比并不逊色。

这么说来昔日东王府就在今日南京医科大学为中心的地带。校园就曾是韦昌辉大开杀戒的现场。之后杨韦部下还在峨嵋岭上演过生死决战,而整个东王府实际上包括南京中医药大学、南医、金陵协和神学院以及汉中路对面的职工医科大、男科医院、市妇幼、五中、省中医院及女子中专等周边广大地区。

回想当年太平天国定都南京之后,东王杨秀清居功自傲,逼洪秀全封他是“万岁”,洪秀全表面不说,但内心已经生出忌恨。185691日,韦昌辉暗中带领部下三千人,从安徽回到南京。南京文物局原局长韩品峥描述,“韦昌辉带部下从中华门进城后,先经过三山街,再经过水西门,于夜晚突然包围了汉西门的东王府。当时杨秀清正在家里大摆宴席,庆祝寿诞,可以说毫无准备,措手不及。” 那时峨嵋岭一带可以说是尸横遍地,血流成河,惨不忍睹。

一个在天京目睹东王被害、东王府被烧毁的英国人格列门治无限感慨地说:“东王府全部被毁而成为瓦砾场,似乎是有意不许有些少数逆迹及逆种之存留,以致所有其亲戚、朋友、部下等皆被杀绝,而其房屋品物皆被毁灭。”

不过善恶冤孽终有报。后来洪秀全担心韦昌辉会成为第二个杨秀清,在石达开的请求与辅助下,韦昌辉也被杀死,并碎尸。

现在的南京医科大学,是1956年由镇江的江苏医学院迁来现址的。用的地方是解放前金陵神学院的校址,至今神学院的那栋巴洛克风格的教学楼还在,做为大学的行政楼使用。另外一幢是建于1921年,由美国南卡拉那省(即南卡罗莱纳州)生姆脱城三一堂捐造,用作监理公会国外布道百年纪念的百年堂。

世事变迁,风云际会,沧海桑田。步行在人流攒动、熙熙攘攘的汉中路上,想想今天在这里求学的莘莘学子们有几个会清楚那段血雨腥风的往事,不说也好,否则真的是寒气袭人,揪心的很!


 



凯典装饰 发表于:17-03-21 13:18 0
2

看看


ac800m 发表于:17-03-21 14:27 0
3

长知识了,太平天国这段历史太短暂,都是互相争斗厮杀,充满了乌烟瘴气。


烟柳微波 发表于:17-03-21 14:35 0
4

太平天国名字就没起好,又太平又天国可不都上天了太平去了吗?


幽幽若兰 发表于:17-03-21 15:31 0
5

太平天国名字就没起好,又太平又天国可不都上天了太平去了吗?


涵洞口19 发表于:17-03-21 16:07 0
6

     一个地名,几多故事,更是多少血泪流成河,多少尸骨与山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