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ci.net/d235267818.htm 1 2465 2016-11-02 08:18:45
花嫁 家装 汽车 亲子 房产 财富 活动 鲜行 旅游 摄影 招聘
胡同口 > 文艺 > 长安 > 《黑镜》并不是将来时,它正在发生

《黑镜》并不是将来时,它正在发生

lonely_carmen 发表于:16-11-02 08:18

StripeRai嘶吼,她是平民!你疯了吗!

Rai一把撞开他,她的枪口毫不犹豫地对准面目可憎的蟑螂。那枪声仿佛在Stripe心口炸开。每一声,每一发,S做着抵死挣扎,他对着Arquette嘶吼,那些平民呢,他们看见的也是蟑螂啊!

他们宁愿相信他们所看见的是蟑螂。

我宁愿相信, 台湾是属于中国的,不论出处。我身边的台湾同学宁愿相信台湾是独立的,不论出处。

但我们都是可怜的。

 

我们相信的,都是历史的演变结果。我们所受的教育,我们被灌输的思想,正如一个台湾朋友斩钉截铁说的那句话,台湾和中国太不一样了,那就是两个国家。

我听了好想笑。

她的外祖辈也斩钉截铁地相信,他们来自中国。那片植入眼球的芯片难道不正深深地插在我们的价值观里么。不同时代,不同政府,不同政见,使我们安插了不同芯片。抹去历史是多么容易,只要我们的童年时代被攫取,即使我成年后拥有了独立思考的能力,那芯片也深深地扎根在了我的社会身份里。

她说的话是多么渺小。只要一方够强大,我们完全可以掌控她的下一代。正如我们无意识地让科技掌控了我们自己。


加拿大在2015年已经研发出了仿生眼镜。也许在我还没有衰老之前,大部分的近视患者和眼部疾病患者就会被完全没有副作用的治愈了。而我死去以后的时代,人们身上的器官将渐渐被仿生器官代替。这只是一部分,身体。还有另一部分,感官。有段时间在网络上很流行的一首诗,“从前书信很慢,车马很远,一生只爱一个人”。通讯的便利简化了一段感情的难度,也稀释了它的深度。黑镜里,KellyYorkie,You wanna spend forever somewhere nothing matters?

这不是有意地政治灌输,这是一场长达千百年的正在进行时的无意识地洗脑。我们的感觉正在被渐渐淡化。这场没有目的性的“自我教育”中,我们渐渐靠近比人类更加先进的产物,机器。

机器是我们欣欣向荣的未来。为什么小米MIX会受到如此好评。倘若不是出于历史的必然,一定出于人类本性的必然。我们遵从舒适与逼真,MIX给予我们这种需求,但所有的好都是坏,所有的先进都是落后。我们的发展都是毁灭。我们正身处一场无意识的运动中,这场运动正如每一个时代的政治任务,我们在无意识中被科技洗脑,我们的肉体和情感逐渐向机器过渡。过渡时间之长并不能得出这是脑洞大开的结论,这是我们没有意识到的真实,或者说,这是我们专门放在电影里的真实,比如黑镜。

 

说实话我不明白和别人争台湾是否属于中国到底有什么意义。我们不过是21世纪的一粒尘埃,我们的民族自豪感,我们的爱国之情,我们的归属感,都基于我们处于这个集体当中,归根结底,不过利益二字。利益并不是一个功利的词汇,至少不是关于钱的功利,利益也关乎情感,得到祖国保护的情感。在政治问题上,我从来没能形成自己的价值观。我不明白每次当来自台湾的人们还有来自其他国家的人们,当他们都坚定地相信台湾是一个独立的国家时,当我发现,似乎除了大陆人民,我身边的外国朋友都一致地认为我所受到的教育是不客观的时,我心里油然而生地那种遭到背叛的伤心的带着愤怒的感觉,到底有什么意义。这只是源于我从小受到的教育,它们扎地太深了。

 

舆论确实是很可怕的东西。

有本事控制舆论,于我来说,等同于科技世界的巫术。智能蜂通过电脑中的大众意向,确定目标杀人,那些代表了网络暴力的网民,在当今世界中,难道不是逃脱于法网外的杀手么,多少明星,多少普通人,因此而毁去一生。也许黑镜拍摄的许多科技属于未来,但他们造成的问题源于现世。我一直记得很久以前,看阮玲玉的人物传记,“人言可畏”四个字直直地冲击了我的记忆。科技不是罪魁祸首,它只是狡猾的逃脱于法网外的帮凶。

甚至因为几封匿名邮件和短信,就使一个孩子抢劫银行和杀人,这来自无形世界的偷窥难道不正是进行时么。美国前中情局工作人员Snowden揭露的那些美国监视世界各国大型通讯公司用户、各国政要的旧闻,再进一步,秘密交易难道不是顺理成章么。黑镜最可怕的一点在于,科技掌控了每一个人,这六集当中的每一个受益者、受害者,都是平民百姓。但他们又不是幕后黑手,事实上,没有人是罪魁祸首,所有人都不过顺应了历史的必然,无论个人还是组织抑或国家,这正是最恐怖的一点,每一个人都不是凶手,但每一个人都是一份子。


我们正在变成机器,未来的战斗并不是人类和机器人的战斗,一直都是我们和自己的战斗,科技使我们的器官更加强大,科技逐渐淡化了我们的情感,黑镜是将来时么?不,我们正处于这场演变中,并且无力阻止。

这是随着我们人的起源就产生的遵从本性的世纪洗脑,美名其曰“发展”。

我们早就输了。